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

一 巧施毒计 狠下辣手
2020-05-14 15:23:3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暮色苍茫。
  落日的余晖,将天畔映得多彩而绚丽,迂回的山道上,潇洒而挺秀的骑士,也被这秋日的晚霞映得更挺秀了。
  没有炊烟,因为这里并没有人家,大地是寂静的,马上的骑士落寞地挥着马鞭,喃喃地低语,英俊的面庞使人看起来有一种喜悦的感觉,这就是归心似箭的万斯同,内心充满了喜悦、兴奋和火似的热情。
  在离开了秦家之后,他马不停蹄,一路直向浙省的雁荡赶去,我们可以想到,在一个认为几乎已成了绝症的病人,突然之间病体痊愈后,那是如何的兴奋,如何的惊喜欲狂,那么,万斯同正是这种心境。
  在奔涛惊浪的长江三峡入口处,万斯同伫立在船头上,从他那飞扈的神采上看来,这年轻人该是多么的高兴。
  他仰首望着天上的云,云也开了,俯首看江中的水,水是那么的清澈,真的,如果你是一个愉快的人,看什么都顺眼,即使连石头,也都是含着笑的。
  回想到这些日子以来,秦冰为自己医治这个隐疾,自己也吃了苦头。
  每日正午,他把身子剥光了,在如焚的沙堆里,用滚热的沙把整个的身子包起来,直到流出的汗,把滚热的沙都浸湿了,才可暂时休息一会儿。
  然后还要照着秦冰的指示,做各式的动作,除此之外,在午夜,还要接受秦冰为他全身施行的大按摩,如此,竟在短短的几天里,产生了奇迹,小腹下的那粒朱砂红痣不见了,他竟恢复了昔日的健康。
  对于秦冰祖孙二人的大恩,他是刻骨铭心,永远也忘不了,可是眼前,他不得不暂时告别他们。
  他要去完成一件大事,完成一件生命中不可少的盛大事情。
  那个曾经使他以为不可能再重聚的女人——花心蕊,又在他的内心复活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心蕊在自己临别时,向自己诉说的那些海誓山盟,他也忘不了她活泼可爱的影子。
  现在自己已康复了,如果不尽快地找到她,如果不立刻与她成婚,那自己就是不忠于感情的一个叛徒。
  这连日以来,他儿乎是昼夜兼程地行着,他相信心蕊是痴心地在等候着自己,只是,他又怕心蕊已经见着了郭潜,郭潜自然把自己嘱咐他的话,都坦诚地告诉她了,她该是多么的伤心,也许她已经离开雁荡了,也许她真的已经和郭潜……
  有了这么多的因素,自然又可以想到,他的心是多么的急,多么的乱。
  出长江,入浙省,在一条叫柳溪的水路上又行了一日,转入钱塘,好在水路甚便,倒用不着骑马投宿,只雇一条可以住人的大船便行了。
  这一日他到了杭州,虽是归心似箭,然而面对着这天下名城,富有诗情画意的西子湖,他不得不强压着焦急的心情,而在此破例地住上一天。
  暮晚,万斯同在岳王坟上浏览了一阵,又雇小船直放湖心,湖中有处孤岛,名唤“小瀛洲”,是西湖胜地之一,尤其美的是,岛上有醉人的红叶,在这深秋的日子里,这些美丽的枫叶,就像是西天的晚霞那么艳丽,微风吹过的时候,卷起了丛丛的浪,偶尔飘下来几片叶子,散乱在清澈的水面上,随着浪花而沉浮,就像是少女的芳唇。
  万斯同看了红叶,登上了“小瀛洲”。
  他像是一个骚人墨客,多少带着一点酸味地来到了岛上,微风掀起他那袭湖青色的绸子长衫,露出他单绸扎腿裤,配着他那双素面的双脸便履,看来真是翩翩风度,好儒雅的一个相公。
  “小瀛洲”上有几家卖吃食的饭店,都是半隐在枫林之中,看来很幽雅。
  一个系着白色围裙的小贩,口中叫着:“菱角!菱角!”他手里还挽着一个细竹编就的小篮子,上面盖着几片叶子。
  万斯同抬了抬手,小贩走过来,看样子这小孩顶多十一二岁,头上还扎着两个发角。
  “相公,要菱角吧?”他一面问,一面睁着那双大眼睛,朝万斯同身上上下地瞧着,又龇牙一笑道:“我知道,相公是被莲姑娘请来吃饭的。”
  斯同怔了一下道:“谁是莲姑娘?”随又笑道:“不是,我是来玩的,我买三个钱的菱角,卖不卖?”
  小孩搁下了篮子,似乎很奇怪地看着他道:“你不是来吃饭的?”
  斯同摸了一下他的头,笑道:“玩过了再吃也不迟,你老问这个干什么?”
  小孩嘻嘻一笑说:“我说呢,今天莲姑娘请客,这地方已被包下了,旁人连靠船都不许,相公若不是客人,又怎么能上来?”
  万斯同心中一动,四下看了一眼,果然游人可数,可是孩子的话,也不可相信,试想这小瀛洲乃是公众的,又不是属于一人一户,岂能有不许闲人游玩之理?
  当下也就一笑置之,遂掏出了三个制钱给小孩,小孩数了三十个菱角给他,又嘟着嘴说:“娘今天交给我一大篮子菱角,我才卖了一点点,要知道今天这里客人这么少,我就不来了。”
  斯同笑道:“你不是说有人请客么,今大应该生意更好才对,怎么反而卖不出去呢?”
  小孩噘着嘴,回头指了一下说。“瘦西湖的茶房不叫我进去嘛,要不我怎么知道今天是莲姑娘请客呢?”
  万斯同点了点头,见手上还多着几个制钱,就都赏给他了,小孩连连称谢不已,又笑道:“我再给你些菱角。”
  万斯同摇摇头,说道;“我一个人怎么吃得下这么多?你有了钱,就好回去交差了。”
  小孩似很高兴,一面拾掇着篮子,一面嘴里哼着歌,万斯同口中嚼着菱角,就信步沿着堤边走下去,见堤边的杨柳,都有些枯萎了。
  有几个茶房打扮的人,拿着扫帚在扫着地上的红叶,万斯同走过去,他们都停下了扫帚,似乎很是惊奇,向他这边望着。
  有一个人还弯腰向万斯同问道:“客官这么早就来了?”
  斯同口中答应着又点了点头,就走了,他走了几步,才想出了道理,不禁暗笑道:“这些茶房,竟把我当成请来的客人了。”
  当时心中不由动了一下,心想莫非那小孩说的是真的,这小瀛洲真的不许外人涉足么?可是方才我上来,他们怎么并未干涉呢?
  他往前又走了十几步,就看见一丛丛的花圃,都用白石头围着,有方形的、圆形的、长方形的,还有扇形的,里面开着各式的花,最引人的却是那用细竹子支起来的菊花。
  他对于菊花素有雅爱,此刻见状,不禁快步走了过去,见花坛内,少说也置有百十盆菊花,粉红鹅黄,形态不一,美艳已极。
  花坛的正对面,也就是这小瀛洲的中心地方,有一幢讲究的房子,遍体深绿,其上满生绿苔,占地约有亩许方圆,多是四面轩窗洞开的敞房,窗前有一道花廊,有凉棚搭着,棚下悬着很多鸟笼子,每隔六七步,都置有一盆盛开的菊花。
  万斯同已看出了这是一所讲究的饭庄子,因为敞房里整齐地放着铺有台布的桌椅。
  再抬头看,果见有“瘦西湖”三个大草字匾,悬在入口处一座宫殿式的排楼正中,蓝底金字,十分爽朗悦目。
  这瘦西湖门前,站有两个白衣茶房,似在等着接待客人的模样,不时地往湖面上望去。
  万斯同这才看清了,原来院中置有一张大圆桌面,铺着雪白的台布,其上置有讲究的银质器皿,可想知果然是有人要在此宴客了。
  从各方面看去,这宴客的主人,定是一个非常的人物,多半是本地的州府官眷,否则绝不至有如此排场。
  万斯同见那门前的两个茶房,又在用奇异的眼光望着自己,就不大好意思地走开了。
  这时有几个游人乘小舟来,可是岸边有一块竖着的圆形漆牌,这些人看见了这块牌子,又都乘船走了。
  斯同心中奇怪,就走过去,才看清楚,那竖立在岸边的漆牌上,仅仅写着一个“莲”
  字。
  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意思,自己一个外乡客,初临西湖,也实在不懂本地人这些规矩,总之,自己是来此游玩赏景,其他也不必细问就是了。
  他想着遂往花坛行去,谁知走了没几步,忽见水面上乘风破浪,飞快地驰来了一艘快船。
  万斯同仅仅向这船瞟了一眼,顿时就为这快船的外表惊住了。
  原来这是一艘长有五丈,宽有两丈许的大型花船,船身是极为漂亮的紫色雕花木块拼凑而成,这不足为奇,最妙的是,在船身正中,镶有一条宽有尺许的铜片,那铜片擦磨得黄光闪闪,光可鉴人。
  映着红日,这些发亮的钢片,闪耀出一片灿烂的五彩光华,令人不敢逼视。
  船顶是金漆涂就并垂有无数琉璃的吊灯,这些吊灯颜色有红有绿,给即将下山的红日一照,放射出各种不同的颜色,真是一艘极为别致的玄宫画航。
  由于舟行过速,水面上,被分起的浪花,像两条白带子似地分开来,甚是好看。
  再看船上,湘妃竹的翠帘子卷起,一双白衣少女,分侍舱门两旁,两旁船舷,却由八名青衣壮汉各持一桨,以同样快的速度在水中划着,即使是督抚巡按,也很少见有这种气派。
  万斯同看得心中甚是惊讶,暗想这是谁?好大的声势。
  思念之间,这艘大船已行抵岸边,船尾一汉子高呼了一声:“停!”
  顿时只见那八名操舟的汉子,霍地把长桨向天空一举,桨身平直地竖着,又同时向下一落,那艘大船竟纹丝不动地定在水中。
  这种举桨、落桨、定舟的手法,如非具有熟练的手法,实在很难做出如此的成就。
  船身已定,就由瘦西湖内,狗颠屁股似地跑出了一个胖子,这胖子头上戴着小凉帽,身着酱色团花马褂,肚子挺大,足下是一双福字履,一望就知是这瘦西湖内的东家。
  他身后是两个小伙计,抬着一条宽宽的踏板,三人直向船边跑来。
  等伙计把木板搭好之后,还在上面铺了一层白布,那胖子才弯腰拱背地对着大船抱拳道:“小号酒宴已备,敬请贵客莅临。”
  说了两遍,那舱首侍立的少女,才叱了一声:“候着!”
  胖子退了一步,连声恭应道:“是!是……”
  少女转身入舱,过了一会儿又出来,高声道:“我家郡主问所请客人,是否都已来到?”
  胖子怔了一下,又回头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小伙计,似朝着万斯同这边指了一下。
  万斯同方觉一惊,遂闻胖子道:“回莲姑娘的话,客人尚未来齐,只来了一位相公,现在赏花。”
  那白衣侍女又叱了声:“候着!”
  遂返身入内,须臾即出,高声道:“郡主出驾,小心侍候!”
  胖子吓得头颅垂了下来,连连躬身作揖。
  万斯同在花坛边,距离泊舟处有五六丈距离,因受好奇心驱使,想要看看这一位郡主,到底系何等样人,竟有如此威望。
  他有了这种心思,所以目不转睛地朝这边望着,但见那另一名女侍,把翠帘向一边扬开了些,紧接着,自舱中步出了一个绝等姿色的少女来。
  这少女身着一袭深紫色的丝质长裙,腰上系着一根同色的丝绦,丝绦两端,各垂有一块绿光晶晶的翠莲,衬以她高高身材,雪白的肌肤,乌黑的一头青丝,任何人只要看她一眼,也会心中怦然一跳,眼睛一亮。
  她那张瓜子型的脸,又红又白,两弯蛾眉,淡淡地斜扫出去,两泓秋水似的眸子,是那么的冰、清、明、洁,你会觉得她美,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
  再看她芳唇半启,齿如编贝,偶一顾盼,真有仙子凌波、鹤立鸡群之感。
  那赏花的万斯同,此刻倒真是赏到了一朵倾国的仙宫玉蕊。
  他只觉得全身血液一阵涨热,不禁呆呆地立在当场,目光竟完全被这少女的绝艳吸住了。
  少女出舱之后,只向岸上瞟了一眼,微微笑了笑,遂踏板而下。
  万斯同这才觉得自己的失态,当时忙转身过来,装着是在赏花,而向前徐徐行去。
  可是走了几步,他毕竟忍不住,又回过身来,却意外地发现,那个胖子,正指着自己,在和那少女弯腰答话。
  万斯同心中一动,暗道糟!这胖子莫非真把我当成她请来的客人了?
  这种想法在他脑中转着,果见那少女目光向自己这边平视而来。
  她那双剪水的瞳孔,在看你的时候,你如果是自作多情,那你准会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所幸万斯同是一位大丈夫,是一位敦品力行的侠士,他除了感到一些惊愕之外,并没有什么别的失态表情,尤其是这种错认人的事,不把它当回事,也就是了,自己来此旨在游玩,还是不要扫了兴头的好。
  所以当那美丽的少女,用她那一双剪水瞳孔打量他的时候,他只微一顾视,即流眸他处。
  那位风华绝代的少女,似乎在思索着一件心事。
  随后,她们一行人,在胖子的引导之下,直向瘦西湖匆匆行去。
  万斯同也似去了了件心事,想起来不禁有些好笑,可是,出乎意外的是,想不到能在这地方,见到一个如此超群绝伦的娇娃。
  不过他此刻心中,仅仅只有一个花心蕊,由于他对心蕊在内心爱得太厉害了,所以只允许他对别的女孩子抱着一种好奇的欣赏态度,而绝无染指之念。
  当他嘴角带着微笑,正步入一座扇形的花坛入口处时,他听到背后有人碎步匆匆跑来。
  万斯同回身看时,却见是一个白衣少女,他认得这少女正是船上侍立舱前的二女之一,不禁心中微异。
  这女侍跑到了万斯同身前,福了一福,万斯同慌忙也还了一礼。
  遂见那白衣少女脸色微红道:“莲姑娘命小婢恭询相公,可是云南上清堡的岳堡主?
  并请人内一叙。”
  万斯同俊脸一红,遂摇头笑了笑,道:“你主人认错人了,在下姓万,新近由洞庭入浙,只是道经西湖,来此作竟日游,并不是什么岳堡主。”
  那女婢怔了一下,不自然地笑了笑,道:“噢!是这样的,怪不得莲姑娘说不大像呢!”
  斯同含笑说道:“世上相似之人甚多,也许,在下和那位岳堡主,有点相似而已。”
  女婢手中扯着一条月白的汗巾,扭了一下,似颇为难地道:“那么相公也不是我们莲姑娘今天请来的客人了?”
  斯同摇了摇头说:“我是来玩的。”
  白衣少女又上下地看了他几眼,用白白的牙咬着嘴唇忍着笑,说:“那真对不起,我走了。”
  说着又福了一下,万斯同少不得也回了一礼,就见她扭着腰肢跑回去了。
  万斯同暗笑道:“这真是奇中奇,把我误当为客人已是可笑,居然又把我认成是什么岳堡主,岂不滑稽?”
  他因见此刻,那瘦西湖内十几个伙计,全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
  经此一来,他哪里还有赏花的兴致,连本来想在这岛上用饭的心意也打消了。
  他回过身来,见水边上停着几艘小船,就踱过去,想雇舟而去,可是待走近了,才发现那是几艘空船。
  一个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身后有人唤道:“喂!喂!万相公,万相公!”
  万斯同皱着眉回过身来,见竟是先前那个白衣少女,又向着自己跑过来。
  她手中还舞着那条月白色的汗巾,边跑边喊着,须臾已跑近万斯同身前。
  万斯同问:“姑娘有什么事么?在下要离去了。”
  这女婢喘了一口气,才道:“别走,别走,我们莲姑娘请你进去呢!”
  斯同呆了一下道:“不会吧!我并不认识她呀!”
  女婢翻了一下眼道:“不认识有什么关系?”
  说着又微微一笑,斜眸道:“你倒是去不去呀?人家可等着回话呢。”
  万斯同脸色一冷道:“我不能去,请你回谢她,就说在下不便叨扰。”
  说着就回过身来,招手唤舟道:“小船,小船。”
  奈何这些小船都是空着,就见水边站着一个穿大褂的伙计龇牙笑道。“相公你老要船早来就好了,此刻莲姑来此宴客,他们早就避开了,谁敢来呀?”
  万斯同皱眉道:“那么,我就不能走了?”
  那伙计嘿嘿一笑道:“这可是麻烦,你相公要是不嫌累,就在此等一会儿,看看有路过的划子没有。”
  万斯同无奈,就点了点头,这时那一边使女还没有走,就笑道:“相公,我要是把你刚才的话,照实回禀我们郡主,只怕她会不高兴哩!”
  万斯同苦笑道:“这是什么话?我和你们一向陌生,岂有叨扰之理,再说你们主人在宴客。”
  白衣女婢脸色微变,却立刻又放松了,她笑了笑道:“相公既如此说,我也就这么回报就是了。”
  说着对斯同行了礼,遂转身而去。
  万斯同略有些歉疚地看着她的背影,心想自己也并未说错什么话,何必多疑。
  想着就又回过身来,却见身侧的那个伙计,却对着自己挤鼻子弄眼道:“相公,你老可是惹祸了。”
  斯同望着他道:“我惹什么祸?”
  伙计又回头看了一眼,才压低了嗓子道:“相公,你老是外省人吧?莲姑姑你能不知道?”
  斯同茫然地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伙计就一笑,露出发黑的牙齿道:“这可是稀罕,在此地,连三岁小孩都没有不知道莲姑的大名的。”
  他迈了一步,更小声说:“没别的,你老别耍横了,快去吧!”
  一转脖子,又用大姆指往后指了指,道:“瘦西湖,燕翅全席,你老尝尝就知道了。”
  斯同摇了摇头说:“我不能去。”
  伙计又怔了一下,好似十分不解斯同的别扭脾气,翻了一阵子眼珠又说:“这……
  这不大好吧!相公,小的可全是为你老着想。”
  斯同懒得理他,就往一边走了几步,目望湖面,似等待搭乘一艘过路的小船。
  那伙计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再说了,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忽然大惊失色道:“噢,莲姑亲自来了。”
  斯同不禁一惊,忙回过身来,果见那风姿绰约的莲姑,在两个白衣女侍的跟随之下,直向江边走来。
  万斯同心说糟糕,别是来找我算账来了吧!
  想着就直直地看着她们,见前行的莲姑,面上含着一层微笑,就像风中水仙似的美。
  斯同心就放了一半,因为起码可知她并没为此动怒,还不失是一个讲礼的人。
  莲姑姗姗行到了他身前,先是含笑瞧着他没有说话,弄得斯同甚窘。
  遂见她微微颔首道:“方才都是我太失礼,把你当成了一个帮友,从小婢回报,才知是认错了人,实在汗颜之至。”
  斯同闻她语音清脆,略似川湘一带口音,听来只是觉得清脆悦耳。
  对方既这么说了,他也只好抱拳含笑道:“这是一桩小事,在下不会介意的,郡主何必亲自劳动,真是太失敬了。”
  这“郡主”二字,万斯同也不过是道听途说,人云亦云而已,却不知传入这位莲姑耳中,却是十分受听。
  她那薄薄芳唇,不禁微微翘了开来,露出了两排白雪的玉齿。
  她眨了一下眸子笑道:“你也叫我郡主?”
  斯同一怔,遂窘笑道:“大家对你不都是这么称呼吗?”
  莲姑杏目一瞥,遂道:“本来在我宴客的时候,这地方一向是不欢迎闲人的,你怎会贸然地来了呢?”
  说着俏皮地一笑,又“嘤”了一声,半笑地看着斯同,似要看他如何置答。
  万斯同心说好个狂傲的姑娘,这小瀛洲也不是你私人产业,岂能阻止我来游玩?
  可是他因在初见她时,已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有了怜香惜玉之心,自然不会出言顶撞。
  当下只淡淡一笑道:“在下是初游西湖,不知姑娘有此规矩,实在失礼得很。”说着又指了指水上道:“只要有船来我马上就走。”
  睡莲龙十姑妙目一转,微微笑道:“这理由尚称合理……”微一吟哦遂又道:“如果我邀请你今夜作我上宾,你是否也肯赏光呢?”
  斯同想不到她有如此一问,当下尴尬道:“这……这……”
  十姑星眸直视着他笑道:“既来小瀛洲就是我龙十姑的朋友,岂有逐客之理?”
  万斯同见她妙目直视着自己,似等待自己一言,不禁有些为难。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堂堂一个男子汉,莫非真还惧她一个姑娘?再说人家是一番好意,我又何苦一再坚持。想着就点了点头笑道:“姑娘既如此说,在下就厚颜叨扰了,只是……太失敬了。”
  龙十姑见他应允,面上重露笑意,秀目向身后二婢一扫似在说:“怎么样?我请他,他还会不来么?”
  这时那瘦西湖的胖掌柜的,远远地跑过来,鞠躬哈腰道:“相公你老来了,怎么不早关照一声呢?看!在外面站了半天。”
  斯同闻言不由好笑,就笑了笑,却见那睡莲龙十姑,也望着自己微笑。
  当下众人一齐转身由胖掌柜的在先,一行人直向瘦西湖行去。
  等大家进人之后,斯同见院中早已设有舒适的座位,各色水果,都用果盘托着,陈放在座位之旁。
  龙十姑含笑引手道:“请坐。”
  斯同欠了欠身,就坐了下来,却见她巧移莲步,就在自己身侧隔几的一张红木靠椅上坐了下来。
  她向斯同问道:“万先生不是本地人吧?”
  斯同点点头说:“在下祖籍豫北。”
  十姑点了点头,这时就见一个伙计由外面进来,躬身道:“郡主所请的朋友都来了。”
  龙十姑朝斯同点了点头道:“万兄请稍待,待我去迎接他们进来。”
  万斯同微微欠身,笑道:“姑娘请自便吧。”
  龙十姑遂下位自去,万斯同想到这种情形,不觉暗笑自己真个唐突,和对方一面未谋,居然毫不客气地参加人家宴会,如果眼前情形,落入花心蕊眼中,不知她又如何想法?或许要心生误会吧?
  想着不由略略感到有些后悔和不安,思索之间,主人已陪着大批客人鱼贯而入。
  万斯同与他们并不相识,却也没有坐着不动的道理,当下忙站起身来。
  只见为首来的是一个白发皤皤的老人,身着茧绸长衫,个儿很高。
  他身后接着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的妇人和一个四十上下的书生模样的人物,这二人从形态上看来,宛然是一对夫妇。
  再后是两个老婆婆,其中之一手中还拄着一根刻有龙头的拐杖。
  其后是一个红鼻子的驼子,和两个鸠首垢面的中年化子,连睡莲龙十姑共是八人。
  这么怪异复杂的一群人物,点缀在庭院之中,确是很新鲜。
  万斯同一眼即可判出,这些人物,虽是外表身份迥异,可是都是离不开风尘的江湖人物。
  他们似乎事先彼此都已约好,集合在一起,一并来赴睡莲的晚宴来的。
  而且从他们种种神态上看来,他们彼此都甚为熟悉,嘻嘻哈哈地交谈着进来,各自择席而坐。
  可是当他们目光发现到另外尚有一个青年在座时,从神色上看来,他们显然是很吃惊。
  七个人十四只眼睛,一齐注视着万斯同,那为首老者嘻嘻一笑,向龙十姑道:“想不到十姑另外还请有朋友,这位少英雄老朽看来却是眼生得很呢!”
  万斯同俊脸一红,心说本来嘛,我看你们谁都眼生。
  睡莲龙十姑闻言微微一笑,玉手向万斯同微微一抬道:“这位是由洞庭来的万相公。”
  说着杏目微眯,又笑道:“和你我都是同道之人。”
  众人目光一齐集向了万斯同,万斯同忙躬身抱拳道:“在下太失敬了。”说着不禁向龙十始瞟了一眼,暗惊她好厉害的目光,自己这种一派文生打扮,却依然瞒不过她的眼力,由此可想而知,这位睡莲龙十姑,定必是一个击技高手了。
  他心中有了此意,不禁向座中各人望去,愈发觉这些人物,虽年迈古稀,细细看来,无不是精华内敛的人物。
  倒是睡莲本人,如不事先认识,却是看不出丝毫江湖形色来。
  斯同经十姑的介绍,始知那老人是一掌红石子奇和一字剑商和跟他妻子燕翅镖段英,另二婆婆,一为田琴,一为赤杖姥江雪梅,另二化子为青蛇许小乙及闪电手丁介。
  斯同获知,不禁大大惊骇,这些人具是厉害棘手的人物。
  万斯同乍然听到了这些江湖知名之士的大名之后,不禁大吃了一惊,因为诸如一掌红石子奇、赤杖姥江雪梅,以及托钵乞门中的青蛇许小乙、闪电手丁介等,无不是自己久已闻名之辈。
  这些不同身份、门户各异的武林中人,素日是难得凑在一块儿的。
  今天睡莲龙十姑把他们都请了来,如果仅仅是为了友谊上的来往,似乎令人费解,因为其中有来自四川的,有来自秦岭的,他们千里迢迢来此,决非是只为了吃龙十站一顿饭。
  尤其令万斯同惊奇的是,他对主人龙十姑的身份,始终摸不清楚。
  她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可是她在江湖中,似有极为尊贵的身份,只看这些来自各地的武林前辈,对她都甚敬重,就可想而知了。
  人人都称她郡主,可知她乃是一郡之主,这是官家的封爵,还是武林的一派门户呢?
  这就更令人想不通了。
  这几个人在龙十姑介绍之后,十几只眸子,在万斯同身上溜着,那身着茧绸长夜的一掌红石子奇,对着万斯同嘻嘻一笑道:“老弟一向在哪里发财?”
  斯同欠身道:“晚生初入江湖,一切生疏得很,哪里还谈得到什么发财,老先生说笑了。”
  在万斯同左手边,坐着那两位中年叫化子,此刻那个叫青蛇许小乙的,忽然嘻嘻笑道:“石老儿贩卖珠宝发了财,所以见谁都问在哪里发财,其实咱们在江湖上混饭吃的,有几个不饿肚子的。”
  他的话,把所有的人都逗笑了。
  一掌红石子奇,被说得老脸通红,他狠狠地瞟了许小乙一眼,冷笑道:“许大侠真是好风趣,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咱们各人肚子里有数。”
  许小乙忽然面色一红,随即仰天狂笑了一声,甩着一双破烂的袖子,连连道:“奇了!奇了!我花子一向是愚钝成性,实在不懂石老头话中的意思。”
  一掌红石子奇装着无事地晒道:“不懂就算了,我才没工夫和你斗嘴。”
  这时一边的一个老妇,眯目微笑道:“二位还是少开玩笑,不要忘了咱们是赴十姑的宴会来的。”
  万斯同知道这个说话的老妇人叫田琴,只知道她是来自江西,但对她生平并不清楚。
  见她身着黑绸子面夹袄,面色红润,只是满头头发,就像雪花似的白,她说话的时候,一双眸子微微眯着,很有点含蓄的味道。
  果然,她的话立刻就令各人安静了下来,而这回老妇人却用手中一条白色绸子,在脸上慢慢擦着,睨目对着身侧的那位来自秦岭的中年儒生道:“商先生,这瘦西湖的花可真美啊!”
  一字剑商和很安详地在呷着香茗。闻言连连点头道:“是的,是,太美了。”
  田老妇人又回头对着赤杖姥江雪梅说道:“去年我来的时候,还没有开这么多呢!”
  赤杖姥只淡淡地笑了笑说:“噢!”
  由于大家的目光,全注意着她,这老婆婆的话可说得不大自在了,可是她越要掩饰她的不自然,又说:“这地方真比我们那里的庐山还美呢!我说江大姐,你说是不是?”
  赤杖姥江雪梅似也有满腹心事,又嫌她多嘴,只冷冷地哼了一声。
  睡莲龙十姑这时笑眯眯地搁下了杯,道:“田夫人,你是一向足迹不下庐山的,却怎会到了杭州?这倒是奇怪了!”
  田夫人左右看了一眼,面红着道:“老了,再不出来跑跑,活着还有个什么劲呢。”
  龙十姑暗笑她这话说得牵强,当下并不点破,目光遂又扫向那一对中年夫妇,微笑说道:“贤伉俪也是难得一出的隐士,此番却有雅致来此一游,倒真是太难得了。”
  一字剑商和从容地笑了笑道:“十姑,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莫非不知道,我们夫妇是最爱游山玩水的,既入了浙省,这杭州是非来不可的。”
  他说完之后,看了他夫人一眼,又笑了笑接道:“却想不到,一些朋友都来了。”
  一掌红石子奇,在一边大笑了一声说:“说到这里,老夫不得不佩服龙群主的耳目精细……”
  他张大了眸于又道:“老夫是昨午方抵杭州,可是今晨即收到了龙郡主的请帖,哈!
  好快的消息!”
  龙十姑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这时候那另一个叫闪电手丁介的化子,冷笑了一声说:“昨天来的,已算是晚了,我叫化子今午方到,可是龙郡主的帖子,已由我们门中的三代弟子先一日就转到了”
  他对着龙十姑抱了抱拳,笑道:“佩服,佩服!看来我等江湖中人,只一入浙,全逃不到十姑的眼睛,真令人惊佩不已!”
  那位田老夫人也含笑点头道;“十姑,你到底是如何知道我们来了呢?”
  众人目光全数集在睡莲龙十姑的身上,只见她淡然一笑,目光略微向万斯同瞟了一眼,曼声道:“各位朋友可是太抬举我了,其实智者千虑,必有一疏,就拿这位小侠来说吧……”
  她说着,玉手轻轻向着万斯同指了一下,遂又笑接道:“我就大大失礼了!”
  万斯同和众人都不禁怔了一下,龙十姑笑吟吟地道:“这位小侠客来到敝地,小妹却是事先毫不知情,甚至于人家到了这小瀛州,找上门来,我还不知道呢!”
  田老夫人口中“哦”了一声,各人目光都向万斯同望去。。”
  他们各人脸上都显示出十分惊异的神色来,田老夫人微微点头,道:“这位小侠客大名如何称呼,恕老身方才没有听清楚。”
  万斯同很不情愿地笑了笑,说道:“在下万斯同,无名小辈,各位是不会知道的。”
  田老夫人仰头想了想,又点头道:“近来江湖上,出了一些少年英雄,我们是不会一一知道的。”
  万斯同目注龙十姑抱拳道:“在下本系一平凡书生,郡主何故抬爱至此,当着如许高人之面,岂不是令我惭愧?”
  睡莲龙十姑微微饮了一口香茗,巧笑倩然地道:“万兄你不必客气,实在来说,能受我邀宴之人,绝无泛泛之辈,这一点,我确信还不至看错了人?”
  她这几句话,自然又引起各人一阵笑声,纷纷客套起来。
  万斯同本以为,他们这一群人,必定是互相间都有很厚的友谊及深切的了解,可是此刻看起来,却并不是这种情形。
  他们之间,反而看起来都显得格格不人,尤其很沉闷,似乎含有一种极为隐秘的气氛,可是他们偏偏都要伪装成很熟的样子。
  而所说之言,也全是一些无关痛痒、虚无缥缈的话,这真令他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了。
  这时瘦西湖的胖掌柜的,走了出来,向睡莲龙十姑弯腰请示道:“酒菜俱已备好,请莲姑及各位贵客入席。”
  龙十姑站起身来,微微笑道:“我已命家人送来自酿的碧莲露,你们的酒可以撤下去。”
  胖掌柜的忙弯身道:“是!是!”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红颜

下一篇:二 勇闯龙潭 轻捋虎须
上一篇:
第三部 睡莲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