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剑气红颜 正文

二 连番激斗 血溅天台
 
2020-05-14 16:54:1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演武厅里好宽的地势!当中是一个练武的场子,四周围列着许多兵器架子,举凡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无不具备。
  东面有两座占地颇广的红木架子,架上却是极细的绳索,花蕾只一眼,已知道这是用来练习轻功用的。再看南面有一个大沙盘,黄沙铺得厚厚的,在沙层上却插着无数竹刀,刀尖朝上,其上还系着红色的布,看到此花蕾不禁明白了,这是“竹刀换掌”的功夫,自己早先也曾练过。
  她的目光又向别处望去,发觉还有一些奇怪的装置,凭自己的阅历,竟叫不出名堂来。
  这时降龙尊者和一大群弟子,簇拥着鬼面神君一窝蜂般地走进来。
  花蕾向四下各人略一打量,只见黑压压全是人头,尽管她技高胆大,只是敌人又岂是弱者?抛开那个老魔头鬼面神君葛鹰不说,只是这种气势,自己先是胜它不过。
  葛鹰坐定之后,一阵怪笑道:“既来到了我这演武厅,花蕾你是插翅难逃,现在你有什么好说?”
  花蕾一双眸子闪闪放光,闻言冷笑了一声道:“老怪物,你想以多为胜么?”
  鬼面神君葛鹰还未说出话,他身后的葛金郎却寒声道:“你想错了,对你这么一个女子,焉用得许多人?来,少爷先会一会你这刁妇。”
  说着单手一按其父的椅背,身子“唰”的一声掠了起来,正好落在花蕾身前,冷笑道:“你要如何比试?快说!”
  紫蝶仙花蕾一生纵横武林,几曾这么为人当面凌辱过?一时闻言几乎要气炸了肺。
  她秀眉霍地一挑,厉叱道:“不知死活的小辈,竟敢目无尊长,当着你父亲,今天我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葛金郎狂笑了一声,一抖双掌道:“你少逞口舌之利,只要你能胜过少爷我这双铁掌,少爷任你发落;否则这上丸天宫,就是你埋骨之地,再想从容出去,今生休想!”
  花蕾谛听之下,顿时面带寒霜,冷冷一笑,足下向前迈进了一步,一双瞳子里陡然现出了无限杀机。
  远坐在轮椅皮座上的葛鹰目睹之下,不禁吃了一惊,当下冷冷一笑道:“金郎,你不要轻敌过甚,你先退下,换你降龙师兄会她便是。”
  葛金郎对父亲这种当面轻视之言,认为是极大的侮辱,当下朗声道:“父亲请放心,看孩儿擒她便是。”
  鬼面神君冷冷一笑,不再言语,葛金郎对着花蕾抱了一下拳道:“你无故侵犯天宫,死伤我门下多人,罪不可赦,今日万万饶你不得,现在你要与我如何比试,不妨自己说来,少爷我无不奉陪。”
  葛金郎这番话说得真狂,可是花蕾表面看来,并不动怒,她冷笑了一声道:“客随主便,只要你划出道儿来,我一定奉陪。”
  葛金郎点了点头,又冷笑了一声道:“好吧,只怕我划出的道儿,你却接不下来。”
  紫蝶仙花蕾不禁面色一白,可是她却淡淡地一笑,说道:“噢?我接不下来?你就放心地说出来好了,我死在你手中,那算我学艺不精,却是怨你不得!你快说吧!”
  葛金郎咬了一下牙道:“好,这是你自己说的。”
  说着目光遂向一边扫了一下道:“我想与你换一样新鲜的玩艺儿玩玩,我们轻松地一决胜负生死,却是比一刀一剑的有意思得多,不知你意下如何?”
  “你说清楚一点。”花蕾冷冷地说着,一时间,她想到了女儿的出走,决计要在这一阵对搏里,立取对方性命。
  葛金郎显然不知对方心意,手指着远处那个绳索说道:“你可愿与我在绳索上较量几手轻功?”
  花蕾点了点头笑道:“我早已说过,一切奉陪,只是这轻功如何比法,却要你先说清楚。”
  葛金郎哈哈一笑,拍了一下胸脯道:“我身上有几件暗器,想要与你交换一下手法,我们就在这座绳架子上,各展身法,不胜不休如何?”
  花蕾冷笑了一声道:“这样很好。”
  葛金郎指着一边的一个架子,说道:“那架子上有各种暗器,你可以随意挑选备用。”
  他说完话后,一面把身子那领披风脱了下来,露出了他猿臂蜂腰的健美身材,花蕾见他对自己竟然不放在心上,也就不敢对他太存轻视之心!
  当下冷冷一笑,说道:“不劳挂心!请!”
  “好!”葛金郎一声怒叱,身形如同一只大鹤般地腾了起来,待临到了那绳架上空,蓦地向下一翻,直坠下来。
  但见他双手平分,就像是一只白骛般地栖在了绳架一端,看来身形是极其轻灵。花蕾看到此,心知这葛金郎在这一方面,有着极深的造诣,他是安心想以其轻灵的身法来取胜自己。
  花蕾心中定了主意,一提丹田之气,足下加劲,一连三个起落,如同燕子似地,纵到了绳架之上。
  她身形轻灵已极,动作极快,差不多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楚她是怎么上去的,一时交相对视,俱是惊奇不止。
  这时候二人都已经上了绳架,花蕾自一上身之后,身形是丝毫也不停留,只见她倏起倏落,如同星丸跳掷般地在这两座绳架上纵着身子。
  葛金郎却也并不迟疑地在上面活动着身子,只是他活动的方向,却和花蕾是相反的。
  一时间二人已踏遍了一周,就在二人过肩擦背飞驰而过的一刹那,忽听得葛金郎口中叱了一声道:“打!”就见他身形倏地向后一仰,右足向前一跨,“跨虎登山”,用足尖勾在了一根绳索之上,全身向后仰视着。
  就这样,随着他手腕向外一翻,“哧哧”两股尖风,自他掌中飞出了两口薄叶飞刀。
  两口飞刀一出手,并排而驰,刀身上却闪着雪也似白的光芒,一闪而至,直往花蕾两处肩窝上奔来。
  花蕾见状心中吃了一惊,她本以为对方手上,不过是些普通的暗器,却不知竟是这种狠毒的飞刀。
  只见这种刀子,长有八寸左右,薄如纸片,光华闪闪,十分耀目,在刀柄上各有两条半指粗细的刀衣,色作鲜红,看来极为刺眼。
  葛金郎这种仰身掷刀的方法,堪称是一绝,容到花蕾感觉出来的时候,这两口刀已临身前,她吟哼了一声道:“好!”
  当下就见她猛地向下一卸肩,双手由下而上,反着向二刀的刀柄上捏去。
  她这种接拿暗器的手法,果然是别具一格,双手后捏,各自拿提在了二刀的刀衣之上。
  可就在这时,就见葛金郎身形霍地一个后倒之势,身形更下沉了一些,变成了“卧看巧云”之势。
  同时之间,“哧”的一股尖风,他竟左腕外翻,又掷出了第三口飞刀。
  这第三口飞刀来势极猛,一闪即至,却是直取花蕾心窝。好个紫蝶仙,果不愧是名家身手,在这种情形之下,任何人都以为她无法避开了。
  可是她却有独到的功夫,只见她全身向前一跄,整个身子猛然向下一坐,全身都坐了下来,借力在一根绳索之上,那口刀擦着她的头皮飞了过去。
  葛金郎见一连三刀都没有掷中她,心中不禁有些吃惊,倏地纵身直向另一个绳架上落去。
  花蕾一声冷笑,高叱了声:“少当家的,你慢走一步,原物奉还。”
  她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已蓦地腾了起来,看来是居高临下。
  可是她手中那两口刀,并没有立刻掷出去,直到身子下坠到了绳架的另一端。她再次纵起的刹那,两口刀子才上下成一列地直向葛金郎飞去。
  飞刀出手之后,她身子绝不少缓须臾,竟以“海燕掠波”的绝技,直向葛金郎背后猛扑了过去。
  葛金郎暗器被人家接去,已经够丢人的,现在人家竟原物回敬,这实在是侮辱。
  他冷笑了一声,双臂一振,身形拔起,竟以“鸳鸯腿”叮当的一声,把这一双飞刀踢落在地,身形巧快,确实也令人钦佩。
  可是,如此一耽误,花蕾已扑到了近前,这妇人一向是嫉恶如仇的性格,睚眦必报。
  由于葛金郎的狂傲无礼,以及自己女儿的种种行为,她把这个葛金郎,早已恨到了极点,真恨不能当时即制其于死地!
  这时她来到了葛金郎近前,如何能手下留情?
  只见她双掌齐开,鹰爪似地直向金郎前胸抓去。
  葛金郎身形方坠,见状心中一动,他身子向右一偏。可是却觉得身外有一种无形的潜力,硬硬地拘束着自己,这才令他大吃一惊。
  他本来对花蕾,多少还存了些轻视之心,以为她一个妇人,又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功夫?可是此刻看来,他的轻视之心,竟是一点也没有了。由她掌力上判来,他断定这个妇人必然练有“混元一气”的内家功夫。
  照说这种掌力,只是功力运足,对方必然无法突破逃身,怪在花蕾仓促运功,未免力不从心,葛金郎又当情急之下,竟以“双撞掌”,猛地向右边一击,全力攻同一掌,跟着跃身而出!
  他是再也不敢停留了,身形纵出,急向一边扑去,可是花蕾是如何也不让他逃开手下。
  就听得她一声怒吼道:“畜生,你想跑么?”
  她嘴里这么叫着,竟以“捻指”之力,“哧哧”地发出了两枚制线。
  这一双金钱镖发出了两股尖啸之声,一奔“灵台”,一奔“志堂”,直向葛金郎背后打去。
  葛金郎足下一踹悬索,用“浪赶船”的身法,向前纵出了丈许以外,倏地“惺蟒翻身”,中食二指合骈着,一连二指,只听得“叮叮”两声,两枚金钱镖遂为其点落在地。
  然而花蕾发镖其实并非意在伤敌,她只是借以拖延对方的身法而已。
  关于这一点,葛金郎也看得很明白,所以他在点落对方金钱镖之后,身形决不敢丝毫停留,马上拔了起来,而花蕾却正好自后扑身而上。
  一起一落,只在毫厘之间,葛金郎连番遇险,心中不禁大怒,在父亲、师兄以及各弟子面前,他的脸可是丢大了。
  就在他身形腾起的刹那,他已和对方存下了绝不两全的心意。
  只见他右手倏地把上衣前襟拉了开来,现出了他藏在中衣内的一层细皮衣。
  他是安心要以自己剩下的十口飞刀,和对方一块雌雄,身形纵出绝不少停,倏起倏落地直向另一个架子上飞扑了过去。
  花蕾如厉鬼扑身似地跟着他纵到了第二个架子上,葛金郎却有意把足步放慢,容花蕾已扑到了背后的刹那之间,这位上丸天宫的少东主,忽然冷笑了一声,只见他右肩霍地向下一沉,用“甩手”的功夫,“唰”地掷出了一口飞刀。
  这口飞刀,直奔花蕾面门上飞来,却为花蕾晃身让过,可是葛金郎焉能就此甘心?
  忽地他向斜面一倒,整个身子,看来像是直坠了下去,可是他却借着一只足尖,暗中勾住了一道绳索,猛地向上一弹,他的人就像是一只大鸟似地倏地飞跃了起来,正迎着了花蕾的来势。
  花蕾掌心里也早就扣好了一掌金钱,这时顺手向处一翻,叱了声:“打!”
  可是那葛金郎却远比她更厉害,随着他这翻起的势子,竟由他双手及口齿间,一共发出了三口飞刀。
  这三口飞刀是成品字形打出去的,一奔咽喉,两奔双肘,一闪而至。
  因为二人的距离太近了,所以双方的暗器都是间不容发。
  葛金郎一心打人,却没想到会被人打,而对方又是极厉害的满天花雨打法,眼看着大片金星光雨,没头带脸地朝着自己一拥而来,他不禁一时慌了手脚。
  这时候,任他再快的身手也难以躲开了,身子又在半空未落之际,这迎面而来的金钱,少说也在二三十枚之多,再想从容躲开,可真是万难了。
  就在这不容发的刹那之间,忽然一股侧面疾风,直劈了过来。
  这股风力简直是太怪了;而且力道绝猛,它像是专奔着花蕾那一掌金钱,竟会忽然地向一边一闪,全数错开了二尺以外。就是如此,葛金郎也不能幸免。
  他为一枚金钱正正地打在了足踝之上,这枚金钱就像是小刀子一般地,扎穿了他的鹿皮快靴,而深深没入了他的肉里。
  他口中“噢”了一声,身形猛地摇晃了一下,差一点儿闪下了架子。
  事情是双方面的,花蕾虽打出了一掌金钱,却也未曾料到对方有此一着。
  由于距离太近,这三口飞刀几乎是闻声即至,这个时候要是想闪躲,至多只可以逃开最上的一口;而奔两侧的一双,却是无法。若是上腾,奔两侧的或可躲过;可是奔上方的那一口,却是万万不行。
  以紫蝶仙花蕾的身份,要是今天真败在葛金郎这个小辈的手上,那可是一生威名,顿付流水了。
  花蕾到了这个时候,只得把数十年来浸淫的内家功力霍地提起,用“劈空掌”力向外劈出!
  就在她“小天灯火”的劈空功力,方一击出的刹那,足下那座索架发出了一阵密响并大大地摇动了一下,幸而没有塌下去。
  她双掌上发出的功力,使得这三口刀的刀锋,一齐向左面一偏,偏开了约有一尺许,竟是擦着她的两侧和颈项,“哧”地滑了过去。
  花蕾不禁吓出了一声冷汗,可是她眼角同时注意到了对方。
  在她以为,对方除非也像是具有自己这种“小天灯火”的功力,才能逃开了自己这一掌金钱镖;否则他在自己这种“满天花雨”的打法之下,要想逃开,或是再想逃得活命,那实在是万难了。
  可是她目光望时,也正是那所有的金钱一齐向左面偏动的同时。
  花蕾不禁大吃了一惊,暗忖道:“莫非这个小辈,还真有这种功夫么?”
  再一注视,却见葛金郎一副惊恐吓慌之态,万万不像是他所发,同时也看见了他足踝负伤。
  紫蝶仙花蕾身形前点,跃出七八尺之外,她猛地偏头向架下望去,倒要看看是哪一个奇人,竟有这种惊人凌空掌力,破了自己的暗器。
  可是目光望去,不见一人面现异色,仅仅看见那坐在兽皮之上的葛鹰,正伸出一只留有长长指甲的手,在捋着他唇下的长须。
  花蕾自是一目了然,不成疑问的。这老儿,定是怕自己伤了他的儿子,所以假借摸须;而暗中发出了混元凌虚的劈空掌力。
  说起来这种举动,固是有欠光明;可是鬼面神君和他既是父子,“舐犊情深”,人之常情,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花蕾心中这一口气,却也发不出来,可是因而她更恨上了那葛金郎。
  她唯恐他借着一点伤势,向自己认了输,那么自己就没有理由再下手伤他了。
  所以她口内一声不哼地,忽地一扭蛮腰,身子侧腾了起来,用“飞鹰搏兔”的身法,直向葛金郎踉跄的身形扑了下去。
  这妇人心也是真狠,她是一心要取这葛金郎的性命,所以下手全是最厉害的功夫。
  容得她身形向下一落,正好是在葛金郎身侧,她冷笑了一声,一挥双掌,竟以“金插手”直向葛金郎肺、肋之间插了下去。
  葛金郎负伤之下,惊魂未定,如何再能逃开这种厉害的手法。
  他惊慌地大叫了声:“爹……”
  其实他这一声实在是多余的,他口中这么出声叫着,双手用“炸手”向两下一分,想去挡开对方的手腕子。
  可是早已失了劲头,四臂交击之下,他非但未能把对方身形打下绳去,自己身子却大大晃动了一下。
  眼看着花蕾双手一插下,葛金郎定必血溅当场,万难活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一条人影,如同星驰电闪似地,直向架子上扑了来。
  这人红发披肩,身披兽皮,正是葛鹰座下降龙伏虎二位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他在得了师父暗示之后,上绳来救助师弟葛金郎,同时要会一会花蕾。
  所以他身子是丝毫不迟疑,身形未至,掌力先发,只是这种掌力却全是柔力,旨在救人。
  就在他双掌力一吐之后,葛金郎那站在架上摇摇欲坠的身子,竟为他击得一连退出了七八尺之外。
  葛金郎自是再也没有脸现丑了,他勉强地提起了一口丹田之气,飘身而下。
  这时就有两个白衣弟子跑过来搀扶他,却为他挥手拒绝了。
  他低着头红着脸,一破一跛地直向演武厅外行去,鬼面神君葛鹰,却面带冷笑地望着他的背上不发一言。
  这时候,台架上,却成了一个新的对势!
  降龙尊者跃上绳后,救了葛金郎,而紫蝶仙花蕾,足下“倒踩莲枝步”,退后了丈许以外。
  她看清了来人之后,一声冷笑道:“你这小辈如何不遵守较武的规矩?”
  这位貌相奇丑的降龙尊者,咧开了大口哈哈一笑,同时一抱双拳道:“好说!好说!
  我师弟技不如你,足上负伤,自无再和你厮打的必要。在下不才,要见识一下你中原的身手!”
  他说完了这句话,又大喝了一声:“请!”
  只见他双掌同时下垂,一双大脚半蹲半立,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猩猩也似,哪里像是人立的架式。
  任何人看了他这种样子,也免不了要发笑,可是花蕾却是心中暗暗吃惊。
  这就是所谓的“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这位满头红发的怪人,一立这个架式,花蕾就已知道,他身上确有过人的奇技。”
  当下不免吃了一惊,真不知对付这个强敌,自己是否能应付得下来?
  她心中有此见地,双掌向腹下一抱,冷冷一笑也道了声:“请!”
  只见她瞳子半睁半闭,含蓄精锐;而所立架式,是一式“太极如意图谱”,有意也使对方看不出一个名堂来,而莫测高深。
  果然那降龙尊者看到此,眉头皱了一下,他已目睹过花蕾厉害的身手,知道是一个极为厉害的劲敌,心中早已不敢轻视,这时见状,更具戒心。
  他嘿嘿一笑道:“花女侠,方才我那师弟,已向你讨教过了暗器手法,果然高明,在下是自叹弗如,现在在下想向你领教几手掌法,不知尊意如何?”
  花蕾自来天台上丸天宫,一路是不停手地打进来,从大门直打到了这里。
  按说她早该精疲力尽了,可是看来她依然是神采奕奕,丝毫不带倦容。
  这时闻言,她冷笑了一声道:“我不是早已说过了,你们只要划出了道儿,一任它刀山油锅,我花蕾也万无不奉陪的道理。”
  降龙尊者冷笑了一声道:“如此甚好,显见得阁下武技广泛与精湛了。”
  他说完了这句话后,一连掠过了两根绳索,已来到了花蕾身边,花蕾仍是原式不动。
  降龙尊者忽然大喝了一声,倏地弹身而起,直向花蕾头顶上掠去。
  这种“黄雀捕螂”的身法,花蕾自是明白,因此她不待对方身形落下,就猛地转过身来,双掌疾出。
  果然那降龙尊者身形尚未落下,已就空发出了掌力,四掌拍印之下,那绳索又发出了一阵暴响,两条人影也如同狂风飘絮似地荡了起来。
  紫蝶仙花蕾是飞向南,降龙尊者却是向北,身形向下一落都是不发一言,转身就走。
  他们俱是尝到了对方的惊人功力,在一击之下,各人都不敢开口,生怕元气外泄。
  一圈之后,他们很快地又凑在了一块,这一次花蕾不再心存客气,她左足向前一跨,用“进步搂膝”的掌法,照准降龙尊者膝上就打,可是降龙尊者却是身形岸然不动。
  花蕾的掌已逼近,见状却自撤了回来,身形一个疾转,足踩软索,已把身子转到了降龙尊者背后,忽地吐气出声,一掌打出。
  降龙尊者方才已试过对方功力,当下不敢再实接她这一掌,容到花蕾掌势已到,这位出身高丽的怪人,忽地长啸了一声,双臂一振,腾身而起,起势虽不甚高,却是疾快无比。
  以花蕾这么快捷的手法,竟是扑打了个空,容她身子落下之后,那降龙尊者却也飘然地落在了八尺以外,二人都不禁怒目而视,相互哈哈一笑。
  随着往当中一凑,都是各尽所能地展开了一场龙争虎斗!那原本不太大的两个绳架,经二人这么一展开身形,看来满是人影,一时间掌风呼呼,人影飘飘,好不惊人!
  一个是眉目清秀的半老妇人,一个是赤发伟岸的大汉,这两个人一较量开身手,顿成奇观。只就身形外貌上看来,似乎强弱十分悬殊;可是击技之精湛,实不能凭外表强弱而定。
  就像眼前这个花蕾,以一个娇弱体质的妇人,她那击技之精湛,却非降龙尊者所能比拟。只是后者体力之充沛,却又是花蕾所不及,如此互有强弱,所以一较开了身手,一时难以看出胜负。
  远坐在兽皮椅垫上的葛鹰,也不禁看得白眉连耸,他本以为这个弟子,已得了自己七成真传,应该毫无疑问地一上来就可把对方擒下台来。
  可是事实上却远非如此,竟是久战无功;而且很有几招,都险些伤在那妇人之手。
  鬼面神君本来打算自己不必出手,现在不得不有所改变!
  他忽然冷笑了一声,沉声道:“红儿你下来!”
  索架上的降龙尊者,此刻正以大摔碑手的功力,想伤花蕾下盘,掌力已发出了三成,突然闻得师父这么一唤,他不禁吃了一惊。
  所谓“意到力到”,心念一劲,掌力自然中途而止;可是乘势而来的紫蝶仙花蕾,却未免有些得势不让人。
  在降龙尊者的大摔碑手掌力方欲发出之时,花蕾早已提贯内力,以“童子拜佛”的招式向外霍地推出,预备再次地实力一击。
  这时候降龙尊者内心一敛,花蕾掌力已出,那红发怪人再想闪开,哪里还来得及?
  当下,只听得“嘭”的一声大响,降龙尊者偌大的躯体,竟被震得平蹿了起来。
  同时那处身的索架之上,发出了一阵密响,紧接着他那巨大的躯体,直向另一个绳架之上坠去。
  葛鹰万没想到,只图和他说话,竟差一点儿害了爱徒性命,到了这时,他再也顾不得自尊的身份了。
  就听他大吼了一声:“好孽障!”
  只见他双足交叉着一拧,身形已如同一朵飞云似地腾了起来。
  同时他双手前伸,想去接住降龙尊者下坠的身子,可是已经太迟了。
  就听见“叭喳”一声大响,降龙尊者那宠大的身材,再加上下坠的惯力,那种力量何止千百斤,小小的一个木架,如何当得起!
  眼看着索断木折,就连一边四根主柱之一,也断了一根;而降龙的背部,正是摔坠在这根木柱的尖端之上,他如何受得了?
  只听他口中“唉呀”大叫了一声,顿时坠地昏死了过去。
  同时之间,白影跟着落地,现出了那高瘦金髯的老人葛鹰。
  他顿足重重地叹了一声,双手把这个最心爱的弟子抱了起来,只见降龙尊者牙关咬紧,瞪目如鱼,口角已流出了鲜血。
  这种样子葛鹰一望之下,已知是受了极重的掌功内力,再加上如此沉重的一摔,无异受了千斤一锤,这种力量,就是铁打的汉子,也是受不了的。
  降龙和伏虎本是兄弟二人,一起从师,因二人体躯质禀均异常人,一见即蒙葛鹰赏识,鬼面神君自收这二弟子之后,把一身功力倾囊而授,二弟子却也不负师恩,各自学成了一身绝技。在武功门路上来说,降龙偏重于外门横练的功夫,而伏虎却偏重于内柔一路,各人都有极深的造诣。
  正因为如此,这降龙尊者才能侥幸保住了活命,可是以他目下的伤势来说,也绝非十天半月所能复元的了。
  鬼面神群眼看着来了这么一个女人,她由大门一路上来,势如破竹,杀伤杀死自己门下弟子无数,就连自己的爱子爱徒三个人,也无一幸免,先后都负重伤。
  尤其是这降龙伏虎两个大弟子,更是生命垂危。
  鬼面神君葛鹰目睹此情,焉能不痛心欲裂。
  他抱持住降龙发了一会儿呆,忽然冷笑了一声道:“来人,把他抬下去!”
  就见来了四名青衣道人,把他们的大师兄,自师父手中接下来。
  鬼面神君葛鹰强忍着内心的怒火,面授了救治之法,遂挥了挥手,令他们下去。
  然后他呵呵怪笑了一声,大声道:“好功夫!好功夫!今天我葛鹰算是开了眼界了。”
  花蕾冷笑道:“岂敢。”
  她也知到了此时再想善罢甘休,那简直是梦想了,心中根本也就不存如是想。
  于是她接口道:“葛鹰,现在你不得不出手了,老实说,你这些弟子死的死,伤的伤,归根结底,罪魁祸首还是你父子二人。”
  葛鹰头上的白头,就像鹦鹉似地全数直立了起来,他极为狞恶地笑了笑问道:“怎么说我是罪魁祸首?妇人!你好一张利口。”
  花蕾哼了一声,说道:“这事情,固然是由于你那孽子惹起的祸事,可是你这老鬼如不一意袒护,也万万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葛鹰发出了一阵嘿嘿的冷笑,一双长臂在膝前连连晃动不已,那样子就像一个大猩猩也似。
  花蕾暗中提防着,她口头上并不停止,又接下去道:“我花蕾来此本按着武林规矩,登门求见,你这老鬼却妄自托大,一意刁难,如今大祸临身又怨得谁来,你还有脸说我么?”
  鬼面神君葛鹰眯了一下眸子,发出了一阵阴沉的冷笑,他往前走了两步。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红颜

上一篇:一 毁誓下山 独闯魔宫
下一篇:三 剑戮伏虎 掌毁降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