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七章 恩将仇报
 
2019-08-16 21:35:3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卜青娥道:“令师在江湖上,可曾结下过什么仇人不曾?”
  左秋阳摇摇头说:“没有……”可是他立刻想起了一桩事,面色一变,中止了语气。
  卜青娥道:“没有?”
  左秋阳冷笑道:“只有一个女人……这也就是他为什么怀恨女人的原因?”
  卜青娥吃了一惊,道:“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左秋阳摇摇头道:“家师未曾说出……我只知道,那个女人在二十年前杀了我师父全家,而且活生生的砍断了家师的双腕……”
  卜青娥道:“那个女人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了?”
  左秋阳叹息了一声,摇摇头说:“详细情形我不知道,只知道那个杀害家师全家的女人自己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报应!”
  卜青峨道:“啊!怎么样了?”
  左秋阳哼了一声道:“她自投山涧,殉身而亡了!”
  卜青娥道:“也许她并没有死也不一定,如果我是她,我才不会死呢!”
  左秋阳谈到师父昔年事,似乎不胜伤感,他苦笑道:“这二十年来,家师一直为这件事伤感……忏悔!”
  卜青娥一怔道:“忏悔?你是说令师对那个女人感到忏悔?”
  左秋阳冷笑道:“恨她死还来不及,岂会对她忏悔?”
  卜青娥双手抱着膝头,很认真地去谈论这件事,因为这事情实在是急于要知道的一件大隐密,还不曾见过她这么揭根刨底的去问一件事情。
  她那双水汪汪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内敛的奇光,谁也看不出她隐藏在内心的怒火……
  她看着左秋阳,冷冷的道:“令师的心,真比我们女人还要狭窄!”
  左秋阳不悦道:“姑娘,你不知一件事的真情,请不要滥加批评!”
  卜青娥秀美的脸上,带出了一丝冷笑。
  左秋阳道:“只因为杀害家师的那个女人,身上怀有家师也就是欧阳门中,唯一第六代根苗!”
  卜青娥神色大变道:“阿……有这种事?”
  左秋阳道:“家师是这么说的。”
  卜青娥忽然抓住他一只胳膊道:“这是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左秋阳用手拨开了她的手,奇怪地看着她,道:“你怎么知道?奇怪!”
  卜青娥面上一红,立时又坐下来,苦笑道:“我太激动了,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想不通的事!”
  左秋阳道:“家师这二十多年来,每一思及此事,都要恨透那女人千百万遍,并且发誓说,如果那个女人没有死的话,他要在那个女人身上戳上千个刀孔!”
  卜青娥不屑地笑笑,道:“这只是令师一面之意。我想那女人二十年前,既然已是位侠女,武功亦甚可观,果真要是没有死,如今的造诣,只怕早已入了化境,令师双腕尽失,更何能与她一争短长?”
  左秋阳怔了一下,道:“这话也有点道理。”
  他转过来看着卜青娥道:“奇怪,家师对你有救命之恩,你非但不向着他说话,却反过来帮助那个杀害他全家的女人?”
  卜青娥道:“很简单,我们都是女人。如果女人再不同情女人,还等着谁来同情呢?”
  左秋阳一时为之气结,摇摇头道:“反正你很怪就是了。”
  卜青娥道:“我一点都不怪,我看你们师徒才怪呢!”
  左秋阳怒道:“我们什么地方怪?”
  “多着哪!”卜青娥道:“譬如说,哪里住不了,何必找一个坟墓里住?好像见不得人似的!”
  左秋阳一时又为之气结,他叹了一声,道:“家师选择这里定居,是因为这里清静,其实己经不算是坟墓了,你难道没有看见,这些通气窗,全是我们开出来的,住在这里又有哪点不好?”
  卜青娥道:“我想还有别的理由!”
  左秋阳看了她一眼,心说这女人心眼真精明。
  其实卜青娥倒真是没猜错,是有别的原因。大概左秋阳这个人生平从不擅于说谎的缘故,被卜青娥这么随便一激就由不住要口说真言了。
  左秋阳看着她,甚久才道:“我今对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可千万不可走漏一句,否则,我必不放过你!”
  卜青娥道:“我不是为了怕你才不说,而是从来没有搬弄是非口舌的毛病!”
  左秋阳不得不佩服她答话的技巧:不亢不卑。
  当下叹了一声道:“你说得不错。我师父所以住在这里,除了喜爱清静,便于练功之外,最大的原因,是在逃避那个女人……”
  卜青娥冷笑道:“我好像记得你才说过,那个女人已经跳崖死了!”
  左秋阳道:“不错,可是……”
  “可是又怎么样呢?”
  “可是!”左秋阳似乎也极于要打开这个谜结,他眉头紧皱道:“家师于静中参悟,又常常感受到那个女人还没有死……”
  卜青娥一怔道:“令师还有这种本事?”
  左秋阳冷笑看着她道:“家师二十年来苦修道功,九转丹成,一待三年返哺成功,只怕普天之下,再无一人能是家师的对手了!”
  卜青娥默默无言地垂下了头,这句话她是相信的。因为她曾亲目看见过欧阳同出壳的元婴。
  左秋阳遂又道:“可是在他道婴未能成功之前,是他最虚弱的时候,如果这时候,那个女人找了来,家师万万不是她的对手,半世苦修均将付之流水了!”
  卜青娥看着他,道:“令师一旦练成了道婴,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之后,他是否还要去找那个女人报仇?”
  左秋阳冷笑道:“这是必然的事。我要是师父,一定也会这么做的!”
  卜青娥面色显著的变了一下,苦笑道:“他这么做又是何苦?”
  左秋阳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何能怪家师狠心辣手?”
  卜青娥”‘哦!”一声,不屑地道:“这话就奇怪了,天下也不止那个女人会生孩子?你师父又何必非要她生不可?别的女人不多的是吗?”
  说这句话时,她的脸不禁有些红了。
  左秋阳哼了一声道:“卜姑娘,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咳!这话,我又该怎么对你说呢?”
  他来回在室内走了几步,定下来,欲言又止,一副吞吞吐叶的样子。
  卜青娥翻了一下眸子道:“怎么啦?”
  左秋阳道:“你可曾知道所谓的‘宫刑’?”
  卜青娥脸一红,啐了一口道:“别说了,我知道就是了,我不相信那个女人会这么辣手!”
  左秋阳道:“就是这么辣手,正因为如此,所以家师才发誓,今生誓不与她共立于天地之间!”
  卜青娥冷笑道:“人急了造反.,狗急了跳墙,我想那个女人对令师如此恨恶,当然是有相当的理由的,令师可曾说过为什么没有?”
  左秋阳摇摇头道:“这是他老人家的痛心事,他不愿意提起。”
  “不愿意提?”卜青娥哈哈一笑道:“我看是没有脸提吧?”
  左秋阳猛地转过身来道:“卜姑娘你口下积德,左某可不是容易欺侮的……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卜青娥道:“哪个又怕了你来?”
  左秋阳剑眉一挑,右掌向外一翻,“呼!”一股疾劲掌风向着卜青峨面上袭来。卜青蛾玉手轻抒,向外一吐一扬,两股劲力在空中甫一交接,遂自消于无影无形。
  二人足下都未曾多移,只是两袭轻衣,被化解后的疾风,吹拂得猎猎作响,须臾,又恢复如初。
  左秋阳面上一惊,抱拳道:“人言姑娘天下无敌,今日一见,果然不假。佩服!佩服!”
  卜青娥一笑道:“我也正在想,臭男人堆里,有你这么一颗灵芝草,倒也是不假了!”
  左秋阳道:“姑娘舌箭唇枪,我说不过你,请示姑娘师承何人?”
  卜青娥道:“换个题目谈谈吧!”
  左秋阳一笑道:“对了,你既然毒伤已愈,却也没有留此的必要,姑娘是否要离开,请自便!”
  卜青娥妙目一转道:“如果我还想在此多住几天,左兄你意下如何?”
  左秋阳呆了一下道:“这个……?”遂又一笑道:“我倒是无所谓,只是家师惯于静修,只怕会吵了他老人家。”
  卜青娥道:“我在这里,他在那里,相隔这么远,怎么会吵了他?”
  左秋阳点点头道:“也好,好在这里石室甚多,你可以任选一间,只是切记不可随便走动!”
  卜青娥一笑道:“我方才立在门前,见门外石人石马……好像布得有阵,只是一时却解它不开,我看如果没有你指引,我简直连门也出不了啦!”
  左秋阳俊眉一耸笑道:“姑娘所说不错,这是家师布施的‘石马阵’,确是奥妙无方,姑娘且随我来。”说罢向门外步出,卜青娥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背后,只见左秋阳在前踏宫步位,时进时退,那消一刻,已到了对面室前。
  他回头一看,卜青娥霍然就在眼前,当下抱拳道:“姑娘悟力惊人,佩服!”
  卜青娥道:“左兄‘正反乾坤步’法,更令人佩服!”
  她有意手指向欧阳同潜修的那边道:“那边的阵势又自不同,其中玄奥,左兄可以一并指点么?”
  左秋阳摇摇头道:“那是家师潜修之处,设有‘八卦生死阵’的厉害埋伏,只是未得家师许可,却不便传授姑娘。好在你日常进出,并不必经过那里,无需一定要知道。可是?”
  卜青娥暗中一笑,却点点头道:“你说得有理,我现在觉得有点累了,想入室休息一下,左兄请便!”
  左秋阳道:“室内黄精、首乌还存得有,姑娘可以暂时用以充饥,如欲肉食,只得外出到长安市上了。”
  卜青娥道:“我知道了。”说罢转身入内。左秋阳望着室内呆了一阵,不可否认的,这个姑娘,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世上的女子多得很,也不乏所谓的美女,可是以个人遭遇者所论,无庸讳言,这位卜青娥该算是个中佼佼者最杰出的一位了。
  这么想着,内心却不无感伤。是时,忽闻耳边细若游丝声音道:“徒儿速来师处,有事面谈!”
  左秋阳暗吃一惊,足尖飞点,几个起落,已来到了欧阳同所住室前,揭帘而入。
  却见欧阳同此刻精神甚为萎糜的样子,左秋阳道:“师父何事相召?”
  欧阳同道:“姓卜的少女初来之时,为师即示意不可,你却不听,此刻,只怕事情来了!”
  左秋阳一怔道:“什么事情?”
  欧阳同道:“方才惊吓为师乳婴必是此女,为师元气已受伤不轻,只怕半年之内不易恢复……”
  左秋阳摇头道:“不见得,弟子见她尚不解石马阵图,如何能接近师父?”
  欧阳同道:“你年纪尚轻……阅人不深,方才你与此女谈话,为师已用‘他心透听’听得一清二楚!”左秋阳道:“这么说,师父以为她是何等样人?”欧阳同冷冷一笑道:“貌若鲜花,内藏凶险,此女不除,终成大患。”
  左秋阳一惊道:“这……”
  欧阳同道:“我本有放她逃命之意,只是闻听你们谈话之后,却觉出此女大有来头,再说为师在此练婴之事,不欲为任何人得知,一旦张扬,如我那对头知道,后果不堪设想……”说到此,他望向左秋阳道:“为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为师令你,今晚取她性命,你意如何?”
  左秋阳神色一变,讷讷道:“这……师父,你老人家于心何忍?”
  欧阳同森森一笑道:“为师又看出,此女必是我那对头一路之人,现在她已知道为师之一切,如不杀她,她必杀我!”
  左秋阳道:“弟子看还不至于!”
  欧阳同道:“我看你是为她女色所迷……需知为师多年修真,成道不易……”说到此,双目微阖,长叹一声。
  左秋阳道:“师父……你老人家又怎可断定这位卜姑娘是那陷害师父满门女人一路的?”
  欧阳同道:“岂止是她一路的……多半就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子!”
  左秋阳道:“这么说,那个女人果然是没有死了?”
  欧阳同点头,目现凶光道:“本来我还不敢断定,可是刚才听那卜姑娘说话语气,可以断定她必尚健在人间,此女与我仇深似海,她如得悉我此刻在此潜修,焉能会留我活命?……”
  他的脸色现出一副狰狞可怕的样子,不再是“道貌岸然”,接下去道:“就是此女,也必得我那对头亲自传授,一身武功非可轻视!”
  左秋阳道:“这位卜姑娘据说来自雪山……”
  忽然.他发觉走了口风,因为欧阳同平日最恨“雪山派”的人,生恐他为此更迁怒卜青娥,是以顿时止住。
  无奈,欧阳同已听见了。
  他的神色一刹时变得极为狰狞可怕,抖颤颤地自座位上站了起来。左秋阳大吃一惊,忙上前一步道“师父你怎么啦?”
  欧阳同道:“什么……她是来自雪山……她是雪山派的?”
  左秋阳无可奈何地,只得点头道:“据说她是……真的是不是,弟子也不知道。”
  欧阳同呆若木鸡地又重新坐了下来,道:“这就不错了……这真是天堂有路她不去,地狱无门自来投……”
  左秋阳道:“师父……你老人家与雪山派到底有什么仇?……那个当年陷害你老人家的女人又是谁?”
  欧阳同惨笑道:“孩子,不必多问,你听为师的话,杀了她……杀了她!”
  左秋阳低头不语。欧阳同冷冷地道:“你不愿意?……要是为师自己能下手,也决不会要你下手了!”左秋阳仍然低头不语。
  欧阳同道:“你从我多年以来,师父可曾求过你什么没有?……徒儿……只这一次,下不为例!”
  左秋阳抬头毅然点头道:“师父既如此说,弟子遵命就是!”
  欧阳同道:“这才是,只是此女并非可以轻敌之人,你要千万注意,一旦下手不成,打草惊蛇.可就坏了事了!”
  左秋阳道:“弟子知道!”遂转身告退而出。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六章 垂帘君子
下一篇:第八章 雪岭寻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