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七章 恩将仇报
 
2019-08-16 21:35:3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夜……
  一切都是静止的,整个的陵墓显得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在石壁间的一枝火把烘衬之下,那些石人、石马……金甲武士,整齐的排列着,看过去,别具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时……一扇石门“伊呀!”一声被推了开来,左秋阳闪身而出,他双眉紧皱,目射精光,面色十分沉重,像似要去做一件什么神秘的事情。
  略一打量附近的情形,身形已然纵起,起落之间已来到另一间石室前面,身后的一对奇形兵刃——日月轮在昏暗的火光下,闪烁着一片红紫光华!
  奉师命,他是来取卜青峨性命来的。
  可是,他内心的确不愿意这么做……然而,师命难违,却又不得不如此。是以,在此午夜三更,他来到了卜青娥居住的石室。
  在门前,他凝声屏息,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对付像卜青娥这样绝世高手,是不能有一丝一毫大意的!
  轻轻地推开了门,只见卜青娥背向着自己,正在石床上打坐。
  她长发拂眉,虽然是由背影上看过去,她仍然是够迷人的。左秋阳提住气,慢慢蹑到了她身后。
  在距离卜青娥背后三尺左右范围之内,他感觉到一股侵人的寒气,左秋阳立时定住了脚步,他知道这是对方用以御身的“内气潜力”,这种功力须视本人的功力深浅而定,能够在一尺以外使人感觉出来的,武林中已不多见,而眼前的卜青娥,其内气感应圈,竟然能达到三尺以外,自然是骇人之至了!
  左秋阳站定了身子,心中却不无犹豫!
  自然,以他所练功力,此刻只须用所谓的“巨灵金刚掌”力,猝然由背后向卜青娥出手,是不难攻破其防身的内气,而毙命对方于铁掌之下,问题是,自己能不能这么做?这种“趁人以虚”的动作,是不是一个大丈夫应有的作为?
  这一瞬间,他真的感到很为难。
  盘坐在石床上的卜青娥,忽然发出了一声冷笑,她仍然是背向着左秋阳,没有回过身来。
  左秋阳却大吃了一惊,点足退身于三尺以外。
  卜青娥这时才慢慢转过身来,她若无其事地看着左秋阳道:“左兄,我等你很久了!”
  左秋阳讷讷道:“等我……?”
  卜青娥笑道:“是的,等你来下手杀我……”
  “杀……你?”左秋阳强自镇定道:“谁告诉你的,我要杀你?”
  “还用谁说?”卜青娥妙目一转,道:“那么你来又是干什么?”
  左秋阳一时倒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了。
  卜青娥浅浅一笑道:“看来令师似乎是选错了人啦……其实刚才我背向着你的时候,你是有足够的时间和功力,可以取我性命的,你为什么中途又胆怯了呢?”
  左秋阳俊脸一红道:“这个……”
  卜青娥道:“即使现在,你仍然可以下手杀了我。”
  左秋阳尴尬地笑道:“卜姑娘不必取笑了。”
  卜青娥道:“我这个人向来不会取笑人的,我说的是真的。”
  左秋阳道:“你是说,我现在仍可以下手?”
  卜青娥冷冷的道:“不错!”
  左秋阳道:“你不还手?”
  卜青娥点点头道:“不错!”
  左秋阳不解地道:“为什么?”
  卜青娥道:“不为什么。因为你曾经救过我一条命,现在就杀了我,不过等于是当初没有救我罢了!……其实你我非亲无故,你原本没有救我的必要,是不是?”
  这几句话,顿时使得左秋阳面上一红,一时却也使他感到下手之难。
  他沉重地叹息一声,不知如何是好。
  卜青娥一笑道:“你我可以放心说话,不必再愁令师窃听,以他的身份那样做是不值得的。”
  左秋阳脸上又一红,心料原来她什么都知道。
  卜青娥道:“其实上一次他偷听我们说话,我已感觉到了,但是这一次,我不愿意再让他从心如愿!”
  左秋阳道:“你怎么做?”
  卜青娥一笑道:“很简单,我用‘冰玄神功’把这屋子四周全封住了。”
  左秋阳道:“这也不难透穿,譬如说用内气中的透点之力,也就可以透穿而过。”
  卜青娥微笑道:“足见高明。只是令师此刻,怕还不能如此施展吧!”
  左秋阳道:“姑娘锦心绣口,样样皆知。”
  说到此,他长叹了一声,道:“莫怪家师如此的不放心你了。”
  卜青娥冷冰冰地道:“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放过我,你现在下手杀我,尚不为晚。”
  左秋阳冷冷一笑道:“你以为下手杀人,是一件容易的事?”
  卜青娥道:“在我来说,确是很容易的。”
  左秋阳暗暗吃了一惊,打量着她道:“莫怪乎江湖上传说你是一个狠心辣手的人了!”
  卜青娥道:“我痛恨世上的男人,是有原因的。正如令师痛恨女人是一样的。只是眼前,我倒要与他蹩一蹩,看看谁强谁弱了!”
  左秋阳双手向后一交插,“叮当”两声,已把背后一对日月轮撤在了手中。
  他冷声道:“我要是现在杀了你呢?”
  卜青娥道:“你下不了手!”
  左秋阳嘿嘿冷笑道:“你凭什么断定?”
  “凭你的眼睛!”卜青娥轻描淡写地这么说了一句。
  左秋阳朗笑一声道:“那是因为我不愿意下手杀一个不抵抗的人,卜姑娘,请你撤出兵刃!”
  卜青娥一翻眼皮道:“我为什么要与你打?”
  左秋阳道:“因为我要杀你!”
  卜青娥“嗤!”一笑道:“在你一进门时,你没有立刻下手,我就知道,你永远也下不了手了。现在你逼我出手,使我觉得可笑,你实在是很笨的,你以为我会那么做吗?”
  左秋阳道:“为什么不会?”
  卜青娥道:“我不愿与你动手,是有原因的。如果你胜了我,杀了我,我会很蹩扭,你也会很不安,必定以为我是故意求死的。反过来,如果我胜了你,杀了你,我会更不安,因为我并没有杀害你的意思。所以,我又何必与你动手呢?”
  左秋阳怔了一下道:“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真弄不明白你。”
  卜青娥道:“你用不着明白,我不妨再告诉你,令师要你来下手杀我,是有道理的,我现在要你下手,也是真心诚意,至于你下不下手,那是你的事……”说到此,她冷冷一笑道:“我不妨再说清楚一点,无论你此刻下手不下手,以后你都会后悔的!”左秋阳面色陡然一变,上前一步,掌中日月轮霍地举起,面上现出一片杀机。他寒声道:“既然如此,恕我手狠心辣!”
  卜青娥扬头道:“对啦!来吧!”
  左秋阳右手“日月轮”划出了一阵疾风,眼看已临到了卜青峨面门之上,却又临时止住了,硬生生的又收了同来。
  卜青娥发出了一声轻叹道:“现在你下不了手,更失去机会了。”
  左秋阳恨声道:“我真的下不了手,算了!”
  卜青娥偏头道:“你不后悔?”
  左秋阳冷笑道:“有什么好后悔的?”
  卜青娥道:“即使我是令师敌人的门下,你也不后悔?”
  左秋阳哈哈笑道:“我想你还不至于做出为害家师的事,再怎么说,家师还曾救过你一条命。”
  卜青娥冷笑道:“这可不能一概而论。他既救了我,现在又何必再令你来对我下手?”
  说罢一笑,翻身下床,道:“你既然两次坐失良机,我也不必再等第三次了,主人既不欢迎,我就告辞了。”
  左秋阳道:“你要走了?”
  卜青娥点点头,姗姗步向门口,却又回头道:“师门之仇,不共戴天,早晚我还会再来的!”
  身形一闪,已自跃出。左秋阳心中一动,忽然道声“不好!”身子跟着闪出,直扑向古陵墓之外。
  严冬寒夜,但见当空闪烁着几颗寒星,冷风飕飕,四野萧然,哪里还有她的踪影?
  他对着冷月发了一会儿怔,没精打彩地转回,透自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石室,关上门……
  这时候,甬道里却又出现了另一个人影,原来卜青娥去而复返,她远远的跟在左秋阳背后,始终未曾远去。
  她脸上带着一丝浅笑,向着左秋阳的房门微瞟一眼,遂转向欧阳同的住处行去。
  珠帘一响,步人石室之内。
  欧阳同在垂帘之内,道:“事成了没有?”
  卜青娥一步步的逼近竹帘,欧阳同霍地张开眸子,大吃一惊,他还来不及站起身子,一只闪烁刺目的金柄小刀,已然抵住了他前心之上。
  欧阳同一惊道:“是你……”
  卜青娥一笑道:“没有想到吧?”
  欧阳同道:“你怎么进来的?”
  卜青娥道:“这些无关宏旨,我只向你打听一个人,你可认得?”
  欧阳同微微合上眸子,十分气馁地道:“是谁?”
  卜青娥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吐出,道:“查——三——姑!”
  欧阳同倏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她,面现苦笑道:“我果然没有猜错……你是她的徒弟?”
  卜青娥点点头道:“不错!”
  欧阳同冷冷地哼道:“她还活着?”
  卜青峨道:“不错!”
  欧阳同看着她手中的刀,点点头道:“不错,这是她的刀……是她要你来杀我的?”
  卜青峨摇摇头。欧阳同道:“那么为什么?”
  说话时,他试着运行真气,提贯全身,可是逃不过卜青娥的眼睛,她左手一双玉指,出手飞快,同时点中了他的“软麻穴”以及“中枢脉根”,但见欧阳同全身一阵战抖,几乎似同一堆棉花也似的瘫下了身子。
  卜青娥冷冷地道:“你此刻要与我动手,无异以卵击石,你那徒弟武功足可与我一拼,只可惜他太也儒弱无能,才会予我以可乘之机!”
  欧阳同闭上眸子,长吁道:“他果然坏了我的大事……命运如此,夫复何言,卜姑娘快下手吧!”
  卜青娥道:“我自然会下手的。”
  言罢,金柄小刀一翻,架在了欧阳同喉管之上,欧阳同道:“我此刻已近不死之身,顶多再一年的时间,大关即过,想不到竟然会……”
  卜青娥道:“当年家师查三姑是何等钟情于你,你竟然忍心抛弃了她,你害得她好惨……”
  欧阳同面若寒霜地道:“我固然负她于先,可是她却杀我满门上下,并斩了我双臂,难道还不够?”卜青娥道:“家师也曾自断双腿,永世不下雪山……”说到此,她泪流满脸地道:“这事情原因如何,你们结果经过如何,她老人家却从来也未曾与我提过,你能告诉我么?”
  欧阳同脸色铁青,叹声道:“过去的事还提它做什么?你如要下手就快一点,不必多问!”
  卜青娥冷冷一笑,道:“你以为我不敢?”
  言罢,一狠心,金柄小刀向前一推,大股鲜血狂窜而出。欧阳同双目大张,变色道:“你……”
  言罢向后一倒,却有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白衣少年,蓦地自他的躯体内涌出,向着门外急闪而出。
  卜青娥暗吃一惊,心知是对方所练的“本命元婴”,一待放出,必为后患,口中轻叱一声,手中翠柄小刀,蓦地自后方掷出,正中那少年后心。
  但闻得那少年口中发出一声婴啼,仆倒在地。
  卜青娥上前看了看,拔起小刀,眼看着那少年躯体由大而小,遂化为一滩白糊糊的胎骨。
  很显然的,欧阳同想由卜青娥手中翠柄小刀上冀求兵解,不想所练元婴方出躯壳,即死在卜青娥手中,正是所谓的“形神俱灭”,也算是命该如此,劫数难逃。
  卜青娥一心只想着为师报仇,哪里料想到其它,也不曾想到左秋阳将作何想,尤其是杀害了一个即将成道的修士,更失其忠厚。
  而眼前,她内心却感到十分欣慰,因为这多年以来,她每见师父查三姑对于往事的怅恨,独处时的寂寞愁苦,她就不由自主地加恨在陷害师父的那个仇人——也就是眼前的欧阳同上,恨不能一朝能够手刃了他,为师泄恨,她恨恶欧阳同的心绝不下于方人杰!
  这个世界上,正因为有这么多的负心人,才会使得真正懂得爱情,而付出感情的人寒心,她认为这是不公平的,对付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只有一个“杀”字。
  耳边似乎听到了一丝异音,如果此时左秋阳闯进来,见了面,那实在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虽然,左秋阳这个人,并不见得在她芳心上占了多大的位置,可是不可否认,对方却是她自下雪山以来,所遇见的一个侠士,第一个所谓“君子”,对于这样的一个人,自然是不能与方人杰那类的人相提并论。
  而目,左秋阳也是第一个能与她动手过招,武功相伯仲的人,,也是她不忍心下手伤害的一个人。
  有了这许多因素,她极不愿在此时此刻与他见面,当下匆匆闪身而出,一路落荒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六章 垂帘君子
下一篇:第八章 雪岭寻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