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冷剑娥眉 正文

第七章 恩将仇报
 
2019-08-16 21:35:38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夕阳西下——
  这座黑色的塔,由高岭而下,被那抹残阳,把影子拉得更长了,它蜿蜒伸展在地面上,像是一条巨大的黑龙。
  岭陌上散满了枯叶,忽然一阵风来,那些树叶被卷起在空中,互相纠缠着,像是一群鼓噪的麻雀也似的。
  塔共五层,并不十分高,也不像传统的浮屠那样,顶子是尖的。
  眼前这座塔,却是平平的顶子,虽然只有五层,可是由于塔身粗大,建筑结实,看起来它足可以再加高到八层九层,甚至于十层……
  那是一种黯然的黑色,看过去更不觉得有任何华丽的感觉。
  五层塔檐上,都悬着“惊鸟铃”,因此,风吹过来的时候,幻出一片美妙悦耳的铃声,也许是铃声太好听了,或是时间太久了,被这些扁毛畜牲摸住了行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反正是这些鸟儿,不再怕了……
  因此,塔檐上筑起了垒垒的雀巢,檐下更成了燕子的大本营,每当日出日落的时候,是这些燕子进出最频繁的时候,黑色的双翼翩翩进出,映衬着翠岭长空,呢喃声中,好一派秦岭清秋!
  “塔”是“行易派”开派的鼻祖“无名老人”修建的,不过他只不过完成了第一层,目的是封锁住自己。
  然后第二代的掌门人“风铃剑”桑和,他也不过完成了第二层,目的也是用来关闭自己。
  依次类推,每一代的掌门人,在即任中途,就开始为自己建下一层,目的都是为了关闭自己。
  这是“行易派”一种不成明文的规矩,历代的掌门人都遵守着这种规矩。
  这种规矩是,一旦掌门人交出了印信,都会自动地退居到自己建筑的塔层之内,然后在其内谢绝一切,不问外事,至死为止。
  因此,我们可以很清晰的看得见,每一层塔门都紧紧关闭着,而且两扇门的合缝地方,都贴着印有“行易宝玺”的封条。
  那些被封条锁在塔层内的历代元老掌门人,一任他有天大的武功,一旦自封于塔层之内,也无不自感和武林风云绝了缘,而且心甘情愿地在其内潜居素食,至死为止。
  塔一共是五层。最上的一层,也就是“行易派”的第五代掌门人法修之处。
  这位年近耄耋的老人,前文曾经提过,姓熊名谦,人称“矮叟”,他是“行易派”的第五代传人,隶属江西南昌人氏,幼年从师,一身武功得自上代掌门人“七禽老人”亲自传授,在他八十退位之后,亲传掌门印符于弟子“金麒麟”方坤。
  由于方坤的武功,尚未能尽得其精髓,是以在他退隐之初,曾令方坤每半年来塔一见,秘传他一些本门的心法。
  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矮叟”熊谦充其量只能做到此点了,至于“金麒麟”方坤这个人,是不是能够光大行易门户,继其师道统一脉相传,那就不得而知了。
  事实上证明,“金麒麟”方坤确是不能胜任,因为在他即位不久,就面临了卜青娥这等大敌,眼看着相传达三百年之久的这一武林名门,即将要保不住了。
  因此,也可以说是“矮叟”熊谦的不幸,因为在他垂暮之年,并不能如同列代的掌门人那样安宁的渡过……
  而眼前,甚至于连他也要卷入这场武林不幸的疾流漩涡中去了。

×      ×      ×

  几双快速的脚步,向塔前行进。
  脚步践踏着地面的枯叶,发出了一片吱吱喳喳的声音,惊得成群的鸟儿,自塔檐上纷纷振翅起飞,噪成一片。
  一行人,在塔前站下来。
  为首的一个人,正是“行易派”当今的掌门人“金麒麟”方坤,在他左首站着面色苍白,断了左臂的“九连环”罗光传,其次是方、罗的同门师兄弟,“双鞭”熊光辉和“火眼金鹰”雷文。
  一共是四个人,也可以说是行易派目前的第一流高手人物,全到齐了。
  大家的脸色,都显得极为阴沉,当他们在塔前立定了脚步之后,彼此对看了一眼,面上俱都现出一样苦笑,自此向塔,不足两丈的距离,可是在他们看来,每一步都似重有万斤!
  “火眼金鹰”雷文,向着掌门人“金麒麟”方坤,哭丧着脸道:“掌门师兄,请代表我等三人求见如何?”
  方坤冷冷一笑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难为情的,再说,罗师兄的断臂,还要师父亲自一看才好。”
  “九连环”罗光传叹了一声,道:“想不到偌大的武林江湖,竟会被一个黄毛丫头逼得走投无路……我等也算是幼承师授,自命不凡的人物,而今……”言到此,又自长叹一声,捧抱着他那只断臂,不胜唏嘘!
  “双鞭”熊光辉道:“武林中七门八派,哪一派多少也有些伤害,比较起来,咱们行易派,还算不幸中之大幸。试看两广的‘七金龙’……唉!太惨了!”
  “火眼金鹰”雷文冷笑道:“那姓卜的丫头死期也不会远了,‘七金龙’的背后靠山‘梨山摇’麻九,岂会就此干休,再说华山派的人也不是这么好欺侮的!”
  方坤怅然道:“你们也不要低估了那卜青娥,她背后那位姓查的女人……”说到此,他的脸霎息之间,变得纸也似白。
  他一辈子也忘不了,在大雪山,那个养有群鸦的断膝妇人,这个妇人,一旦出山,与天下为敌,那真是胜负难估……
  定了定神,他咬了一下牙,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我们见师父去!”
  他率先而行,其他三人跟随其后,一行四人向前步进,塔侧筑有向上环伸的石梯,四个人一级级的拾阶而上,一直走到了最高的一层定下了脚步。
  两扇黑漆的大门紧紧的关闭着,正中交叉地贴着黄纸的封条。
  四人对看了一眼,一齐面门下跪。
  “金麒麟”方坤向门一叩,朗声道:“掌门弟子方坤率师兄弟罗光传、雷文、熊光辉求见,请师传惠赐一见!”四人同时又叩了个头。
  门内发出了一声浩叹,良久,才传出一个老迈的声音,道:“你们的来意,我已知道……起来吧!”四人面有喜色,对看一眼,相继站起。
  门内人声又道:“夜来每见剑星闪烁,就知道武林中必生大故,但不知吾行易派亦牵连其中。”
  方坤叩头道:“弟子领导无方,致使行易派蒙羞武林,现本门已面临覆亡地步,恳请师父赐教定夺!”
  塔内人叹道:“为师业已坐塔,况老朽之身,何能为力?不过你既已来到,为师焉有不见之理?只是本门规矩不可忘记……”
  方坤立刻抢接道:“弟子等已曾设香座,请过历代宗师神安,并曾散发武林帖,告知江湖……”
  塔内人道:“既如此,进来说话!”
  四人齐应一声,又叩了一个头,然后站起,二人一边,把交封在黑扇门上的一对封纸揭了下来。
  塔内人道:“开门!”
  方坤应了一声:“是!”双手徐推,两扇木门“伊呀!”的一声张了开来,门上落下了两只雀巢,巢中的卵滚碎在地。
  “罪过……罪过……”一个矮小干枯,驼背白首的灰袍老人走过来,由地上捡起了雀巢,望着地上的破碎卵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然后喟叹一声,抬头向四人正视。
  方坤等四人,立时跪倒在地,垂下头来。
  “矮叟”熊谦频眨白眉,那雪团也似的一对白眉毛,似乎把一双眸子压得都睁不开了,但由那一对目缝之中,闪烁着炯炯神光。
  他一一打量着跪倒在地的四个门人,待看到“九连环”罗光传,显然地吃了一惊,那张生满了黑色斑点的老脸,微微颤动了一下。他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罗光传,你的手……”
  “九连环”罗光传,但觉鼻中一酸,由不住潸然泪下,他伏地叩首道:“弟子学艺不精,愧对师门,请恩师降罪,虽死无怨!”
  “矮叟”熊谦呆若木鸡般地道:“你为师门受此重伤,为师焉能苛责于你!”
  说时,目光却转向方坤。方坤察言观色,慌不迭叩头道:“弟子护门无力,罪该万死!”
  熊谦冷冷地道:“本门自开派以来,忠厚相传,历代掌门师尊,皆以侠道相传,亦不曾与江湖上任何帮派结有宿仇,何以会遭致不幸,诚为不可思议之事,吾想这其中必然有故!”
  方坤吓得打了个哆嗦,叩头道:“弟子职掌本派以来,从未与人结怨,本门各师兄弟亦奉公守法,不曾开罪武林,师父明察秋毫!”
  熊谦冷冷一笑道:“这事为师日后不难查究,本门绝不容作奸犯科之辈苟存!”
  四人齐声应道:“是!”
  “矮叟”熊谦道:“既如此,起来说话!”
  四人又叩了一个头站起身来。只见塔室之内,八面皆轩窗大启,却各垂有竹帘一扇,天光透过竹帘,明晦宜人,南面开有半扇小门,每日皆有一个固定职司弟子,上塔侍奉汤水等杂务。
  四人皆知,熊谦自八旬以后,已断绝人间烟火,日以黄精首乌裹腹,每坐关,半月不思饮食,近年来尤有过之。
  这八面开窗的塔室内,布置极为简单,一式的竹制器具,看过去别具一种出世之感。
  坐定之后,“矮叟”熊谦目光注定着方坤,道:“这个兴波武林的人是谁?难道普天之下,七门六派中众人就任他如此张狂不成?”
  方坤面现忿恨道:“这个人是一个初出江湖的少女,武功极高,天下无敌!”
  罗光传道:“华山派已丧数人,四川的‘龙虎堂’主诸虎,以及两广‘七金龙’皆丧命在此女之手,当今江湖简直找不出一人能是此女的对手。”
  熊谦的脸上,带出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道:“竟有此事?”
  方坤道:“此女名卜青娥,据传是来自雪山,弟子窥其门径,也极似雪山路数……”
  “矮叟”熊谦脸上立时为之动容,他微微点头道:“雪山老人查洪,所创雪山派,武功确是独成一家,世罕其匹……”
  四人立时现出失望之色,互相对看了一眼。
  熊谦却又接道:“查洪四十年前已经坐化,雪山派并无传人……”
  说到此,忽然一怔,点头道:“莫非是他那任性的女儿查三姑的传人?”
  方坤立时道:“正是查三姑的传人。师父,你老与查氏父女有什么来往?”
  熊谦冷冷一笑道:“既是查三姑的门人,我倒有话可说了。”
  他目光一扫四人,道:“当年查老坐化之时,我与青海的‘麻冠道人’,南海的‘一韦僧’等五人同为护法之人,查洪当时曾面嘱我五人,日后代其管教其女三姑,后闻那查三姑遇一复姓欧阳的文士,论及婚嫁,曾有弃武从文之说……自后演变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火眼金鹰”雷文愤愤道:“这么说,我行易门非但与她雪山派无仇,反倒有恩,查三姑门下如此反恩为仇,诚令人不解了。”
  方坤立时道:“师弟此言错了。也许那卜青娥所做所为,其师并不知晓,看她行径,分明与天下武林中男子为敌……师父可以不必与其师查三姑接头,迳自下手格杀那肇祸的卜青娥也就是了!”
  “矮叟”熊谦冷冷一笑,道:“你这就错了。以为师之身份,焉能找寻一后辈女子动手?再说为师焉能不分黑白下手杀人?此事自应与其师查三姑理论,促她管束门下,以匡天下才是。”
  “金麒麟”方坤立时面色微变道:“这么说师父你老人家的意思?……”
  熊谦冷冷一笑道:“那查三姑幼时与吾曾有数面之缘,吾想此事她不能不管……”
  说到此,鼻中哼了一声,道:“当年与其父查老护法之人,除去岭南老人已故之外,其他四人,如今仍然健在,况乎那‘麻冠道人’司空湛,与‘华山’渊源甚厚,华山派弟子受此惨祸,他也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顿了顿,才又道:“吾此刻即修书数封,尔等四人分头前往,持为师信物,就邀以上几位老人,定时共上雪山,寻那查三姑一论就是!”
  四人之中,除去方坤面现惴惴不安状,其他三人均极大喜,当下皆都连连称是。
  于是,“矮叟”熊谦,乃修书三封,面交罗光传,熊光辉,雷文等三人,嘱其返后即刻起程。
  一切交待完毕,四人乃叩辞而出。
  至此,武林中却将又要掀起另一番风潮,其势又非眼前所可“同日而论”了。

相关热词搜索:冷剑娥眉

上一篇:第六章 垂帘君子
下一篇:第八章 雪岭寻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