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三章 晏春风
 
2019-07-18 19:54:54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各人乍闻之下,俱不禁吃了一惊。一时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却只见正面轩窗无风自开。
  一片冷风散自窗外……
  灯火阑珊影里,窗前现出了一个细长身子。
  这人穿着一袭闪有隐隐光泽的黑丝长衣,腰上束着的一根“闹腰”却是纯色白玉,灯光映视里,越是黑白分明,戴着顶“六合一”的瓜皮小帽,称得上衣着潇洒。
  白细的一张脸子,衬托着下巴上的一圈胡子,促染目睹之下,给人以无比阴森的感觉。
  令人更骇异的,却是来人的一双眼睛,灯火映射里,这双眼睛“猫”样的闪着“绿”光。
  “啊呀!”
  一个人的大声尖叫,带给了举座的震惊、骚动。
  却是极短的一霎,又恢复了沉寂。
  对于现场八个人来说,眼前的这个经历,太过诡异,简直无能适应,怎么可能刚刚说到了他,他就出现了?
  一霎间,八个人全呆住了。
  八双惊栗的眼睛,只是向来人瞬也不瞬地注视着。
  却是“六先生”事先已有了警惕,只手轻按,“刷”地闪身八尺开外。
  “什么人?”
  无消多说,大家心里有数。
  这个人便是所谓的“神眼鬼见愁”晏春风了。
  大厅里树立着的四盏高脚灯,在夜风轻袭里,不时地婆娑摇曳,衬托出来人扭曲了的细长人影,更似有说不出的阴森气息。
  “你是明知故问吧——?”
  这个人脸上微微笑着,纸人儿也似地向前飘进过来。
  随着他的前进之势,身后的两扇巨窗,“哐当”一声,自行合拢。
  在场各人少不得又自一阵子心里打颤,奇怪的却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起座离开。
  手里仍自搓着两个“猫眼玉”的球儿,其声“铿锵”,声音不大,传在每个人耳朵里,却似有“惊天动地”的震惊。
  ——那是因为,柴九爷便因此致死……
  事实上柴九爷直挺挺的尸身,便自陈列当场,脑门儿上的那个大血窟窿,黑森森的看起来尤其骇人,加之此人的忽然来到,简直与人有阴曹地府、幽冥世界的联想。
  “商和,你总还记得吧……?”紧接着来人自报姓名:“晏春风……三十年以前,我们见过……”
  说话的当儿,那一双碧光森森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向六先生,再也不曾移动。
  “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六先生一霎间睁大了眼睛,惊悸自管惊悸,却有他一世奇侠的风范。
  “晏春风……你好毒辣的手……”说话的当儿,六先生也自镇定下来:“为什么对我柴拜弟下这种毒手?你……”
  姓晏的哼哼唧唧地打鼻子里发出了一串笑声,声音真比哭还难听。
  “为什么?你问得好……问得好……”
  一股无名劲道,陡地传自晏春风立处,直袭向六先生商和,却是后者已机警地闪了开来。
  脚下趟着横步,风摆残荷般地连连摇晃不已。
  在场不乏擅武者流,竟然不曾有一个识得商和这种“醉太极”的身法。
  自然,却是掩不住来人晏春风那一双碧光四射的“招子”。
  一片笑容,起自他白皙的脸上,显示着他的极其自负与不屑。
  “原打算这事情完了,到洞庭去找你。千里有缘客来投——想不到你却是自己来了,可是太好了……”
  是那种浓重的“老表”口音,这个“江西老表”看起来尤其透着难缠。
  商和的身子始终就没有完全停止,这一霎仍自轻轻摇晃不已。
  这就使来人一时难定取舍。
  总似有了“气”的感染,惹得一行灯焰连连打闪,伸长了又缩短了,光影婆娑,冷焰四溢。
  晏春风再一次脸现不屑。
  “看起来,你应似比柴九强多了,不过结果还是一样,又是何苦?”
  “那可难说——”商和身子仍在左右摇着。
  似乎从他的眼神儿里,已经察觉出一种气势,对方晏春风,即将要向自己出手了。
  却是万万没有料到,竟然有人抢先一步较晏春风更快出手——
  “哧——”一股尖风,在灯影里划出了一线银光,由斜刺里直飞而出,直认着晏春风颈项咽喉间疾射而来。
  是一口长不盈半尺的柳叶飞刀。
  即在此同时之间,另一面座头上,一人暴喝“着”已自腾身而起——正是死者弟子之一,精于“轻巧”的薛勇。
  至于掷发飞刀的一个,姓秦名照,亦是柴九爷生前弟子之一。
  六先生与来人晏春风对答之际,他二人早已眉目互通,既知来人是杀害柴九凶手,如何还能按捺得住?即在秦照飞刀出手的一霎,双双腾身而起,施展出“怒鹰搏兔”的身法,待将向来人晏春风身上袭去。
  情势之爆发,大出各人意料。
  六先生目睹之下,简直来不及出声阻止,现场情势却又已有了转变。
  说时迟,那时快。
  先者。飞刀一线,眼看着已将触及晏春风颈项的一霎,蓦地,这个人身子矮了一矮,却不知怎么一来,“铮”然脆响一声,已吃姓晏的张口咬住了薄锐的刀锋。
  白齿青锋,交相锐利。
  一阵子银光急颤里,交迸自晏春风红唇白牙——几乎在同一个时候,晏春风右手后翻,抛出了掌心的一对玉球。
  “哧——”
  一缕尖风,爆射出绿光二点。却是一经出手,燕子双飞的分向两下岔开。无巧不巧,双双命中秦照、薛勇的颜面“印堂”,一时怒血飞溅,脑浆四溢。
  情形简直与死者柴九并无二致。
  那一双出手的玉球,更像是穹空划过的两只流星,总之,快到了极点。
  在目睹各人根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之前,惨厉的状况已自发生。
  眼看着秦照、薛勇两个人跃起的身子,不过才拔了个高儿,随即双双坠落下来,登时倒卧血泊。
  这番惨烈情况,看在各人眼里,俱不禁吓得魂飞魄散。群情激荡里,六先生已忍不住向来人施展出凌厉的攻势、杀手。
  他其实酝酿甚久,早已蓄势已待,乘着群情大哗的一霎,即行向对方出手。
  六先生商和,原是以一口雷音剑驰名江湖,却是眼前这把称手兵刃,不在身上,自然像他们这般内功高手,一双白手其实较之兵刃亦相去不远,只看对方晏春风这个怪人,是何等样的一个角色了。
  像是一阵疾风,六先生已闪在了晏春风身前,几乎在同一个势子里,一双手掌已同时抡起,有似并举双锋,直向姓晏的两肋插来。
  掌势未至,先就有两股尖风,利剑穿空般,直刺而来。电光石火,一发而至。
  晏春风瘦长的身子,忽然间伸了一伸。
  黯淡灯光影里,他修长的身子,就像个纸人儿似的,忽然打了个转儿。
  六先生那么快的势子,竟然扑了个空。
  凭着他数十年内功浸淫,立时就有所体会,是以一双手掌不待插实,立时向后撤出,身子猝然摇了一摇,飘身于寻丈之外。
  “呼——”
  有似疾风一阵,六先生已落身长桌。
  进退极猛,风力迂回,竖立长桌子上的一对灯盏,顿时为之熄灭。
  六先生灵巧的身势,宛若大鹰天降。
  他当然知道对方怪人的厉害,身子一经下落,立时向侧面闪身而开。
  却是晏春风放他不过。
  黑云般地卷起了一阵子旋风,姓晏的已自侧面飞身眼前,一起即落,快到极点。
  随着他张开的双手,鼓合之间,像煞巨大的一只苍鹰,不偏不倚,正好拦住了商和去路。
  四只手掌,便在此疾快的一霎,迎在了一块。
  像是传自晏春风一声冷峻的鼻哼——六先生偌大的身子,凌空一个疾翻,飞落七尺开外。
  “咔喳”一声,踏翻了一张座椅。
  吃醉酒了那样的一个踉跄,他总算还没有倒下来——却是那张清癯的瘦脸,在灯光映衬里,其白如雪,霎时间已布满了汗珠。
  “你——好……”
  说了两个字,他随即闭住了嘴,不由自主地竟自大声喘息起来。
  晏春风其时伫立长桌一角。
  这一霎,目睹着对方的落败,白皙的脸上,极其自负地绽现出一丝笑容,撩起来一只左脚,状至潇洒地摆出了一式“金鸡独立”。
  “商和,你还差得远——看在你不请自来的份上,给你留一份人情——”
  话声出口,人影猝起,鬼影子样的一式蹁跃,已落身地面。
  随着他落下的身子,正面紧闭着的门扉“咔吱吱”发出了一阵子急颤,竟像是不胜巨力,眼看着即将破开。
  目睹各人,看到这里,一颗心直似提到了嗓子眼儿……
  却是来人忽然收住了前进之势,好整以暇地又自缓缓转过身来,直向着战兢中的六先生频频打量不已。
  “你的功夫不错,还挺得住,给你五天的时间,料理后事去吧!”
  说时,露出白森森的一嘴牙齿,他又自笑了。
  “你……”六先生陡地踏进一步:“欺人忒甚——”
  “甚”字方自出口,一口血箭,再也吞不住,“噗”地直喷而出。
  六先生身子一个踉跄,直似要倒了下来。
  却有个人飞快地扑身而上,搀住了他——
  “先生,您多保重……就忍下了吧……”
  说时,这个人用着极其骇异、悲忿的眼神向对方晏春风打量着,却没有冲动到向对方“拼命”的意思。
  瞧了瞧,不过是个“后生子”而已——
  一丝骄傲的笑,现之晏春风冷酷的脸上。似乎是眼前除却“六先生”之外,再无一人堪与匹敌,甚至于连多看他们一眼的兴趣都“淡”得很。
  “这话就对了!”
  接着了那个“后生子”的话头,晏春风一双碧光闪烁的眸子,瞬也不瞬地“盯”着六先生——
  “看来你空活了一把子年岁,见地还不如一个少年,只为了逞一时之忿,又有何益?”他冷冷地说:“刚才我还说你有五天的活命,却由于你只逞一时之快,现在便只剩下了三天,却是何苦?”
  一个人,抖颤颤地站了起来,用着手里的白木拐杖直指着他——
  “你……这个人……”
  脚下蹒跚着趟了出来,那样子真像是随时都将要倒了下来。
  “……到底跟你有什么大仇……你竟然下这种毒手?你不怕造孽吗?……”
  一面说,这个干巴的瘦老头儿,竟自大声咳了起来。
  ——原来是柴家的舅老爷,眼看着六先生和两个弟子的惨遭毒手,老人家竟自也“豁”了出去。
  却是这般仗义执言,实效如何?
  “你是什么人?”
  晏春风绿光四射的眼睛,直逼过来。
  舅老爷说:“我……我是他舅舅……是柴九的舅舅!”
  这几个字,简直是吼出来的。
  却由于出声过巨,一时又自大声呛咳起来。
  声音有时候就是胆子,舅老爷拄着白木手杖,简直像是要跳了起来。
  “原来如此——”晏春风一笑说:“那你也是在该死。”
  “你才该死!”
  舅老爷声若洪钟,一跳老高,却是又大声“咳”了起来,身子一歪,几乎要倒了下来。
  面前人影子一闪——
  一个人忽地馋住了他。
  依然是那个“后生子”。
  “六先生”的情势既已稳住,想不到又杀出了一个不怕死的舅老爷,年轻人只得又过来照顾他。
  “老爷子——你少说两句吧!”
  “别管我……”舅老爷的声音来得更大,“教他也杀了我吧……有种的,你就也杀了我……来吧……来呀……杀了我——”
  翻着两只白眼,老头子声嘶力竭地叫着,连吐沫星子都喷了出来。
  不仅仅如此,手里的一根白木头拐杖,几乎要指到了对方晏春风脸上。
  姓晏的呆了一呆。
  忽然他抬起手来,抓住了眼前的木杖。
  却在这一霎,木杖的另一端,改为对方年轻的后生子抢手握住。
  ——一股强劲的力道,传自晏春风手上。对方年轻人手势方握之下,不由全身为之一震,霍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晏春风原意向老人出手,并未施展全力,却不意那个后生少年竟自成了代罪羔羊。见状微微一呆,一双绿光灼灼的眼睛,情不自禁转向对方少年望去。
  ——二十三四岁的年纪,束发、高额,或许是眼前的内力一击,失之于重创之下,那张脸,竟与六先生一样,苍白清瘦,却是眉浓目俊,显示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尤其是这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正自向晏春风逼视着,尽管受伤颇剧,却不曾有丝毫畏缩之意。
  晏春风颇是惊异地看了这少年一眼,忽然目传杀机,却是一霎间,又失于无形,无知,那双眸子却是狡黠的。
  以他之绝顶自负,自不屑与对方一个后辈小子出手,更何况他已受伤不轻。
  正是这种极其自负的性子,乃得饶过了眼前少年的不死,为此却也放过了那个看来无论如何也是“该死”的老人,冷森森地笑了一笑,才自转过身子。
  随着他前进的脚步,一股巨大的力道,直冲当前,终使得面前门扉无能负荷,“轰隆”作响里,霍地向两下里分了开来。
  晏春风瘦高的身躯,箭矢也似的直射而出,蓦地消逝于黑暗之中。
  那个少年才自松开了抓住木杖的手,却似有一种微妙的感触,使得他意识到一种危机。
  ——那是他刚才透过晏春风的眼神,忽然有所觉察。当下不假思索地向长桌之后坐下来。
  这个紫檀木的长桌,用为柴九爷设供之用,上面除有四色祭品之外,四面垂有围帏,用以掩饰身形,倒也不至为人发现。
  匆忙之中,这已是难能的藏身之所。
  果然,少年身子方自坐定,厅门外人影一闪,晏春风去而复返。
  大厅各人,目睹之下,俱不禁大吃一惊。
  晏春风身形乍现,疾若飘风地已自闪身而入。
  灯焰子一纵而长,一片摇曳昏黯里,照见着他冷削的面部表情,特别是那双绿光璀璨的眼睛。
  “你……?”
  舅老爷方自坐下来的身子,一下子又站了起来,连惊带吓,气急败坏,早已是全身发抖。
  晏春风白皙的脸上,显现着极其冷漠的杀机,那一双灼灼绿光的眸子,缓缓由每一个人面前移过,整个大厅巡视一周,却是已失去了对方那个少年的踪影。
  俄顷之间,他脸上显现出一种失望。
  这番心机自不宜说破,凭他的自负与托大,竟然会对一个无足轻重的少年人心生畏忌?未免太可笑了。什么话也没有说,他随即转身而去,真的走了!
  却是那个少年,福至心震——凭着他的一念之差,躲过了眼前的杀身大难。大难不死,也称异数。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二章 燕子穿帘
下一篇:第四章 潘郎初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