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二章 妙手翻云
 
2019-07-18 20:05:0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却只见矮壮汉子脸上泛起了大片乌黑颜色,喉咙里“咯!”地响了一声,两眼一翻,竟为之一命鸣呼。
  精瘦汉子一惊之下,“啊!”地叫了一声,可就傻了眼,却只见面前人影一晃,一朵红云般地落下一人。
  正是先前的那个居中而立的红衣秃顶老人。
  “崔亮!没你的事,给我退下!”
  精瘦汉子应了一声,脸色怪异地向着秃顶老人道:“八当家的,这件事可是邪门儿——他娘的,这船上……难道……?”
  秃头老人一声冷笑说:“没你的事,给我退到一边去!”
  话声一落,这才慢吞吞地转向船上各人,冷傲地抱着鸟爪子样的一双瘦手——
  “这是哪位朋友,好高明的‘暗青子’!”
  黑道语称暗器为“暗青子”,眼前秃顶老人,打着一口浓重的云贵口音,声音既称沙哑,听起来尤其难听。
  “在下乌大宇,这里有礼,给朋友你作揖了——”
  两只瘦手四下里打揖一周,三角眼里精芒四射,满是狰狞。
  “尊驾你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不用说这是跟敝帮过不去,故意找碴——”
  嘿嘿冷笑着,乌大宇两只眼贼也似地在人群里搜索着,脸上神色,怒不可遏,嘴里继续说着:“这算什么,有本事暗算人,却又缩头藏脑,不敢出来,姓鸟的眼里揉不进砂子,可是不吃这一套!”
  话声一顿,转向手下同伴叱了一声:“给我搜!!”
  人影猝闪,蓦地纵落二人。
  二人身形猝落,手脚齐施,一片碰碰声响,转瞬间,已把附近七八个客商摔倒舱板。
  一片呼叫声里二匪直趋而前。
  潘栋暗中观察甚是仔细,先者,即在那名矮壮汉子为暗器所伤的一霎,他已留意到侧面那个灰衣少女的有所异动。虽只是轻轻举手之微,亦不免落了痕迹,心里不由得大是震惊。
  怎么也没料到,以对方之娇娇弱质,竟然会有如此身手,怪在,眼前情势发展,已是迫在眉睫,灰衣姑娘既已施暗器伤人,却又迟迟不与现身,眼看着敌人来近身侧,亦是无动于衷。
  莫非要等到对方先行向她出手,才施以报复不可?
  眼看着一干客商,被两名直趋搜索的暴徒,一路摔打得东倒西歪,转眼间已迫近眼前。
  潘栋心里一急,才自警觉到自己站处较诸灰衣少女为先。换句话说,对方二匪固是非来不可,却是碍于灰衣少女坐处较自己更为居后,这么一来,自己势不得已,便将先她与二匪接触,势将要代她出手打个“头阵”了。
  一念之警,才自觉出了不妙。
  现看着灰衣姑娘隐藏在软笠帽穗之后的一双妙目,正自含有微笑地看向自己。
  四目相交,她的笑靥益显,不啻直示出她的促狭。潘栋心里一动,才知道一时不察,中了她的圈套,眼前后退无门,只得被迫出手之一途。
  事机紧迫,已不容稍缓须臾。
  两名劫匪一路摔打客商,直如入无人之境,潘栋倚舱而立,衣着朴实,更无特殊之处。
  二盗却是彪形大汉,直似凶神恶煞。
  其中超前的一个黄发大汉尤称彪悍,精赤着上身,却罩着个将士用的护胸皮甲,一只手提着根七节钢鞭,那一只空着的左手,见人就抓。
  只听他暴喝一声,一只蒲扇巨掌,直向着潘栋肩上抓来。
  势非寻常,若不出手,定必为对方所伤——
  心念方启,潘栋已不由自主地向左面闪开。
  看似无奇,其实绝快。
  黄发大汉那般快势的一掌,竟自落了个空。
  “好小子!”
  身子向前一栽,差一点撞向船舷。
  嘴里大喊着:“在这里了!”黄发大汉顺势一个疾转,已把身子“刷!”地掉了过来。
  便在这一霎,另外一个匪人已扑身而上。
  这家伙又黑又高,衬着一头乱发,猝然扑身而前,简直像是山魈木客。
  随着这人的一声怪叫:“哪里跑!?”
  话声甫落,两只铁叉样的长手,已向潘栋颈项间扑抓过来。
  潘栋自忖已是非出手不可,便自不再留情。
  黑大汉一双毵毵巨手,眼看着已抓了个结实,其实却为潘栋分开的两只手腕搪住。
  “嘿!!”
  黑大汉用刀一挤,虽是力道千钧,终不能把潘栋分持的双手合拢分毫。
  猛可里,传自一旁被称为“八当家的”那个红衣秃顶老人乌大宇一声断喝道:“老九,快退!”
  喝声未已,潘栋已合掌进身,一式“童子拜天”,随着他落下的双掌,两手合十,只一下已劈中黑大汉的面门。
  这一掌力道至猛,须知潘栋“两极气功”已具有相当实力,眼前出击虽非全力,却也大有可观。黑大汉一介莽夫,哪里吃受得住?
  随着潘栋的出手,黑汉子只觉着头顶上一声鸣雷,宛若青天响了个霹雳,双眼一翻,便自直直地倒了下来。
  潘栋心里一惊,才自觉出来自己手法过重,怕是对方这个黑汉子的性命不保。
  人声混乱里,只听得“八当家的”乌大宇一声喝叱道:“住手,都给我住手!”
  话声一顿,人已腾身而起,空中人影一闪,宛若红云一片,当头直落而下。
  好快的身法!
  却是在将落未下的一霎,一只瘦手陡地自上而下,一掌直向着潘栋头顶上直按而落。
  此番行动,即使没有灰衣少女的“嫁祸于人”,潘栋也势将被迫出手,眼前这个八当家的身手果然了得,一经出手即是要命的杀着。无如潘栋心里有数,却是伤他不着。
  脚下霍地作势一个前跨——
  随着他仰起的头,右手已猛力推出,“呼——”,不偏不倚,正好迎着了八当家的手掌,“噗!”地接在了一块。
  整个渡船都为之大大震动。八当家的来的快去的也快,空中身子一个倒翦,夹带着一阵子衣袂飘风之声,“噗噜噜——”直坠而落,却为他单脚找着了船舷,滴溜溜打了个转儿,总算不曾落身江水,当众出丑。
  尽管如此,八当家的乌大宇当着自己一干手下,一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臊的直发红。
  非仅如此,一条胳臂竟是齐根发酸,简直抬动皆难——
  这么一来可就愈加认定,刚才暗中向自己手下施以“点穴”手法的必是此人无疑。
  “好个小子——你是找死?”
  话声微顿,身子第二次纵起,宛若白鹤戏空,再一次飘身潘栋眼前。
  其时,黄发大汉以及先时那个叫崔亮的精瘦汉子,也同时自两面夹抄而前,一口雪花长刀,一根七节钢鞭,配合着居中而临的乌大宇,三个人一经现身,成“品”字形,把潘栋看在了当中。
  “小子,你报个字号吧!”乌大宇眉眼里透着狠:“今天你走不了啦!”
  “也不打听打听!”崔亮接口道:“这长江地头上,岂是你撒野行凶的地方,小子,你等死吧!”
  自忖着眼前的这个梁子是结上了,潘栋心里可真是叫不迭的苦。
  方才与秃顶老人“八当家的”过了一掌,这一掌已有八分实力,料不到对方老人竟然实实地接住。且是透过对方掌心传来的真力,力道万钧,断非寻常,直到现在,一颗心犹自忐忑不已。
  这就不容他再存轻视。敢情是“红云帮”里大有能人,即以眼前这个“八当家的”而论,即有非常身手,万不可掉以轻心。
  “这话可就错了!”
  潘栋湛湛目神,瞬也不瞬地直向当前八当家的盯着,脸上神态尤其镇定——
  “你们拦路打劫在先,反说我撒野行凶,未免强词夺理,在下无名小卒,名字不说也罢,足下既称八当家的,料是一方之尊,眼下尚请网开一面,带着你的手下即速退开,在下也就不为己甚,否则,哼哼……可就怪不得我手下无情,多有开罪。”
  乌大宇霍地向后退开一步,怒叱道:“上!!”
  原来他自忖独力无能取胜潘栋,乃自想到了联手出击之一图。眼下即在他脚下后退的一霎,黄发大汉与崔亮两般兵刃,蓦地双双自两侧齐攻而出,其势之快,间不容缓。
  黄发大汉的“七节钢鞭”居左面,崔亮的雪花长刀在右,两个人身子竟是同样的快,身形甫现,已临近前。
  “哧!”一片刀风。雪花刀直劈左肋。
  同时间,黄发大汉连人带鞭,挟带着凌人的巨大风力,飞鹰搏兔般,已攻向潘栋右侧。
  两个人像是事先约定好了似的,联手而出,其势雷霆万钧。
  潘栋一口长剑,原是插置行囊,就在身后肩上。这一霎情势绝险,他竟然不及出剑——随着他飞转的身势,“噗!”的一脚,正正踢中在崔亮的右腕之上。
  这一脚力道疾猛。
  崔亮掌中竟是把持不住,“哧!”地直飞而出,足足飞射出六七丈远近,落向江心。
  却在此同时,潘栋左掌突现,一式“云龙探爪”,抓住了黄发大汉的鞭身。
  雷霆万钧,冰雪一片。
  正中的“八当家的”乌大宇眼看着两个手下纷纷受制,再不出手,更待何时?
  眼下形势,堪称绝险!
  ——随着潘栋左手的向后一收,黄发大汉身子由不住蓦地向前一栽。
  潘栋手上功力十足,对方竟难当这一扯之力,“吭!”了一声,七节钢鞭已到了对方手上,非但如此,那一只握鞭的右手,竞自皮开肉绽,鲜血怒溢。
  便在这一霎,秃顶老人乌大宇已直身切入。先时与潘栋的一番过手,已领教了对方实力,不敢再硬接硬架,这一霎乘虚而入,全在巧快。
  “你给我躺下吧!?”
  嘴里话音方吐,一双瘦手简直像是两把匕首,随着他前进的身子,直认着潘栋两肋上扎来。
  这一手出势奇快。
  即使潘栋之机警,亦不免心头一震。却是,他的一只脚,蓦地自老头儿胯下翻起,用“巧踢天灯”一式。点踢对方海底要害。
  这般出手,堪称弄险。
  乌老头儿若存心硬不撤招,自己胯下可就非受伤不可,明摆着两败俱伤的场面。
  老头儿虽是一万个不干,也不能不往后退。
  双手霍地向后一个疾撤,紧跟着身形的一个巧翻“呼!”地一个倒仰,翻起来丈把来高。
  偏偏潘栋一式得手,就是放他不过,掌中七节鞭“唏哩!”抖了个笔直。软兵刃一样可以当长剑来用,随着他的一个进身之势。“一剑穿日”刺向当空,仍然是取向对方下盘海底。
  乌大宇“嘿!”了一声,原已在空中的身子,再一次一个巧翻,宛若戏空飞蝙,“呼!”地又腾起了三尺高下,翩若飞鹰,向着左翼船舷飘身直下。
  渡船上众多乘客,眼看着来人如此身手,俱不禁惊得叫了起来。
  说来这个乌大宇的一身轻功着实不差,眼前空中拔翻,显然全仗内气之运转,更属不易。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一章 飞云雪雁
下一篇:第十三章 探庐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