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九章 弥漫红云
 
2019-07-18 21:23:3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脚踢开了门扉,潘栋闪身而进,其内空空如也,只见一灯如豆,闪闪欲熄。
  床上帐褥凌乱,一只枕头甚至弃之地上,重要的却是……杏儿姑娘不见了。

×      ×      ×

  无为道人由地上拾起那只枕头,瞧了瞧,转向潘栋一笑:“这个姑娘……”
  潘栋点了一下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当然知道。”说时,道人伸出二根手指,由地上小心地捡起一根头发说:“这里是一根女人的长发。”
  潘栋心中不乐,懒得搭理地道:“男人的头发也一样是很长。”
  “但是这根头发却是女人的,”道人说:“你知道吗,男人的头发粗,女人的头发细而且柔软,而且……”说着更在枕头上闻了一闻说:“奇怪,不香。噫!她没有擦桂花油。”
  一句随便的话,却勾动起潘栋无穷的伤感。
  “你说对了,她没有擦桂花油。”
  道人说:“奇怪,如今的大姑娘都懂得打扮自己,不擦桂花油的很少。”
  “但是这位姑娘却是个例外。”在地上扶起个倒了的凳子,坐下来,潘栋面色深沉地道:“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她家里很穷。”顿了一下,又接着:“我说错了,她甚至连家也没有个,孑然一身,孤苦零丁,只是寄人篱下而已。”
  道人愣了一愣,奇怪地向他望着。潘栋轻轻一叹:“其实她连寄人篱下都谈不上,如今只能说随遇而安罢了。”
  道人说了声“可怜”,噪嘿笑了两声,多少显示着有些言不由衷。
  “所以她是擦不起桂花油的。”潘栋一面说,一面用深湛的眼睛,缓缓在室内扫过,现场的一切足以说明这里曾经过一场激烈的打斗。自然最后的结果是杏儿姑娘输了,因而被俘,或是已经……。
  这个念头立刻使得潘栋大为焦虑,却是力持镇定,转向无为道人说:“你见多识广,可能看出一些什么。她可能会遭遇到什么不幸吗?”
  无为道人煞有介事地在屋里走了一圈,十分笃定地点头道:“放心,她死不了,而且也没有受什么伤,我看多半是叫人家给拿着了。”
  “你凭什么这么断定?”
  道人嘿嘿笑道:“你难道没有注意,现场一点血迹都没有,而且看起来这个姑娘虽然会武,多半功夫还不到家。”
  潘栋点点头赞了声:“说得好!”
  道人一笑说:“对于一个武功不高的人,尤其是位姑娘人家,谁又会去下手伤害?而且这当中如果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更不会平白对她下毒手了。我看八成是被活捉走了。”
  潘栋其实也已这么认定,道人既然也这么说,足见所料不差,于是就无可奈何的略释忧怀。
  接下来应该是要探勘杏儿姑娘的失踪下落。诸如:是什么人对她下的手?
  无为道人问:“这姑娘是谁?又跟你是什么关系?”
  潘栋摇摇头,不大自然地道:“与我原是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在道义上,我是欠她甚多。”
  停了一停,他首先又不欲隐瞒,把原先与杏儿姑娘的一段结识经过,路说究竟。
  无为道人聆听之后,点头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一定是晏春风,还是那两个浑小子把她给擒走了。”
  潘栋摇摇头说:“我却不这么认为。”
  道人愣了一愣,说:“那还能是谁?”
  潘栋说:“晏春风师徒一向自恃甚高,应该不会干这种事;更何况,这么做,目的又为了什么?”
  “问你啊?也许是想让你自己束手就擒。”
  “不!”潘栋说:“看来你还不很了解晏春风这个人,以他的自负自大,他绝不会做这种卑鄙的勾当。更何况我在他心目里,并不构成威胁,犯不着施展这种下流的手段。”
  无为道人点点头说:“有点道理。但是,晏春风虽然是个自负的家伙,可是他那两名徒弟呢?谁能保得住他们不会出此下策?”
  潘栋仍是摇头,心里盘算着:以他多日来对章氏兄弟的过往接触,章小康为人阴险,为达目的,比较可能不择手段。只是眼前他新败之余,慑于对雁先生的威望,未必就敢如此。更何况事实上晏春风也已现身,亦不容许他出此下策。
  无论如何这件事情,既为自己所发现,就不能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无为道人却又有了发现了,门里门外走了几趟,十分肯定地道:“是从窗户出去的,窗台上还留了鞋印子,外头地上也有。”
  潘栋察看了一下,果然印迹清晰。
  “这小子轻功不错,负着个人,能够一纵数丈,当非平常。不过,也只是还不错而已,真正高明的人,连这个脚印子都不会有。”
  无为道人语气肯定地说道:“你说得不错,不是晏春风和他徒弟干的。”

×      ×      ×

  天大亮了,因着重重心事,潘栋心里依旧很不开朗,无为道人却像个老天真一样的,一会儿说东,一会儿说西,有些话简直不是经过大脑,只是顺口胡说,看来此人虽是多享遐年不过只是论个年纪而已,或许他之能够活到如今,正是得因如此。
  潘栋碍于他是师门的长辈,不便冲撞,听了实在烦了,站起来说:“走,吃点东西去。”
  无为道人笑着说:“好啊!我肚子早就饿了。”
  两人来到客栈附设的食堂,坐下来之后,叫了吃食,不过只是杂面馒头、清粥小菜、酱瓜而已。
  无为道人却是吃得津津有味,他的食量极大,一国气喝了三碗稀饭,仍觉不够,还招呼着伙计再盛。

×      ×      ×

  潘栋满腹心事,所吃不多这时,却由侧旁过来一个人,笑道:“吃饭啦!”
  一看,原来是本店掌柜的姜四。
  前此,潘栋与他在这里见过,当时还有那个专为人看病、扎针兼带算命的蔡双喜,故而相识,当下向他点头为礼。
  姜四也就老实不客气地拉了张椅子坐下来,一面弄着手里的水烟袋,眼睛却又不时向无为道人看着。
  “这位道爷是?”
  道人正在吃喝,一笑说:“叫我老道就是了。”
  “失礼!失礼!”姜掌柜的一笑,转向潘栋道:“这位道爷和那位蘩先生还长得真像,就差没有这么一圈胡子,……”。
  潘栋心里正在盘算着“蔡双喜”这个人,不由一笑道:“他老先生呢?”
  “我也不知道,”就势抽了一口烟,“八成是走了,他这个人向就是这个样子,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来无影去无踪,要想找他可是难了。”
  潘栋说:“我记得那一天,他要去给杜姑娘扎针……”
  “对啊!”姜四说:“昨天夜里还说要去。你认识那个姑娘?”
  潘栋点点头道:“她走了。”
  “走了?”
  姜四一愣,“什么时候?怎么我不知道?”
  说时一个伙计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对着姜四嚷道:“西院房里的那个姑娘走了,东西弄得乱七八糟的。”
  姜四掌柜点头道:“还真是这么回事?走了就走了吧!”
  潘栋微笑道:“想是有什么急事吧!不知道她可曾欠了你的房钱没有?”
  “那倒没有,”姜掌柜的说:“钱是一来就给了的,说起来还是我欠她呢!这件事可也奇怪,一个姑娘人家,身上又有病,怎么说走就走!”
  潘栋放下筷子,转向姜四道:“这个蔡老先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姜掌柜的笑着道:“就是替人看病算命吧,别瞧他干这个,手上还真有钱,整天大鱼大肉,就没见他缺过钱用。”
  说着,姜掌柜的把头凑近了道:“他还是个练家子,功夫可大了,只是没有人知道,我知道——你可别对外说。”
  这几句话,潘栋可是听进去了,其实在出现那位“蔡双喜”之时,他就有此警觉,果然所料不差。有趣的是,杏儿姑娘的失踪,与蔡双喜的突然离开,时间竟是如此巧合,这就不能不令人怀疑了,而且蔡双喜又为杏儿扎过金针,他们二人原不相识,如此邂逅,也不能完全以为纯是巧合。
  这么一想,潘栋对这个绰号“生死无常”的蔡双喜便自留了几分仔细。
  姜四的话来得个多,对于潘栋本人,甚而无为道人俱都是有心攀交,拉拉杂杂问了许多闲话——
  无为道人像是对他一见投缘,很多话都抢先回答,两个人一下子就混熟了,天南地北无所不谈。
  潘栋原来担心道人一派天真,口无遮拦,泄露了二人底细,却不知道人云山雾罩,尽管是话多,却都是些不着边际的闲话,一句也不涉及正题,心里才略微放心,自此他对道人又有了一番认识,其实他并不是自己当初所想像的那么简单,毕竟姜还是老的辣。
  一阵早饭吃了一个半多时辰才完结,无为道人抢着开支了饭钱,还特地留了小半块银子在柜上,说是预支以后的饭钱。
  出得食堂,姜四赶出相送,眉开眼笑地道:“道长好性子,改天我请二位喝酒,我们庐州府的二锅头、大曲都很有点劲头。”
  无为道人哈哈笑道:“放心吧!老小子,一定扰你一顿。咱们不醉不散。”
  姜四嘻嘻笑着:“就这么说定了,那么就明天晚上吧!”
  “太快了,”无为道人说:“反正我们没事,还不急着走。”
  “那么就后天吧,后天晚上就在小店,姜某恭候二位的大驾。”
  “就是这样,扰你一顿。”
  姜四含笑点头,道人就同着潘栋走了。

×      ×      ×

  转身来到后院,潘栋刚要说话,无为道人哈哈笑道:“这个姜掌柜的真够义气,是条汉子,好朋友!值得深交。”
  潘栋闷了吭声,眼角微飘,发现到一片月白衣影,正自由身后洞门扫过,不由心里一动——
  原来姜四就在身后窥视,倒是不曾料到。
  上得楼来,直奔栈房。
  人脚步亦不曾放轻,乒乓彭彭一片声响,随即来到房里。
  潘栋故意把房门敞开。
  楼上总共二间客房,另一间客人走了,敞着门,大可不必顾忌,畅所欲言。
  嘴里骂着王八羔子,无为道人满脸阴霾地道:“瞎了他娘的狗眼,摸门子摸到我老道的头上来了,我不叫你摸一手稀屎又臭又脏才怪。”
  边说边搓头,即是使坏地“咕咕”笑了起来。
  潘栋见他如此,亦不由好笑,只是兹事体大,却不敢掉以轻心。
  “道长切不要得意太早,以你看,这个姜四又是什么路数?”
  “反正不是好路数,别慌,他这条狐狸尾巴就要现出来了。”
  潘栋点点头,“这么说,杏儿姑娘的失踪可能与他也有点关系啰?”
  “嘿嘿,说不准儿。”
  一面说,道人一面伸出了大手,重重地在他的肩上拍着:“年轻人啊,遇事要沉着气,浮躁不得。别瞧你一身功夫,顶尖头脑,要论到风尘阅历,见风转舵,嘿嘿——小兄弟,你还差得远了。”
  被他这么一说,潘栋顿时脸上一红,不服气地道:“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
  “嘿嘿,自己酌摸吧!要打听人打听事,只能不动声色地暗着来,哪能直眉竖眼的硬问?再想想看。”
  “您是说,关于那个蔡双喜?”
  “对了,”道人说:“这还用问?明摆着了吗?他们两个原就是一条路上的,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你这么一问,不正中了对方的下怀,一推六二五,什么事都推到了姓蔡的头上,他可就落得轻松了。”
  听他这么一说,再回想先时的情景,这个师伯“无为道人”真乃不大寻常,别看他外表一派天真、突梯滑稽,心里面可是件件清楚,一点也不含糊,真正老谋深算,一时大为钦佩。
  道人斜着双鹰样的眼睛瞅着他,一面冷笑道:“你不是要打听那个名叫蔡双喜的老小子?我比谁都清楚,还用得着问他?”
  “喔?”这倒是大出潘栋意外。
  道人冷笑道:“我不但认识他,连他身上几根骨头我都摸得清清楚楚,我们两个还有仇,见面是非逼个你死我活不可。”
  潘栋一时弄糊涂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你听我跟你说呀!”
  无为道人说:“这个人真名叫蔡鹰,诨号叫九头鸟,你就能知道他有多厉害了。”
  “九头鸟蔡鹰?”
  “不错!”道人说:“此人功夫很有一手,说句不客气的话,功夫比我还强,应该是在我之上,别看他一天到晚背着个药箱子,带个小鸟,又扎针又算命,嘿嘿!其实干的都是黑道的生涯,暗地里,专门踩大户人家的‘盘子’,一被他踩上了,十拿九稳,万无一失。”
  潘栋总算明白了。
  “这么说,他背后应该有个厉害的靠山了。”
  “对了。”道人赞许地点点头道:“你猜对了。你可知道他背后这个厉害的靠山是谁?”
  潘栋想了一下,点头说:“难道是红云帮?”
  “你又说对了!”
  这个突然的发现,顿时使得潘栋吃了一惊。
  无为道人咧着嘴,深深一笑道:“这么一来,你就明白个大概了。姓蔡的在红云帮的日子可久了,只是外面知道的人却不多,红云帮的头子金七老手底下,能人不少,最得力的共有七人,姓蔡的就算一个。”
  潘栋站起来,走向窗前,一时心情大为沉重。
  事情到此,似乎已渐明朗,杏儿姑娘是落在红云帮的手里了。
  蔡鹰出身红云,姜四既是与他一伙,也当是红云帮的人了,自己二人眼前下榻的“天河小栈”,不用说,必当是隶属红云帮的一处外围组织,买卖只是掩饰而已,实则与红云总坛暗通款曲,那么落脚在这里的客商,俱都有被打劫出卖之危了。
  一念之惊,不寒而栗。
  再看无为道人却是并不惊惶,只是瞧着他微微含笑。
  “小伙子,还是那么一句话,沉着点气,错不了!”
  楼梯响动,那个叫“金川”的小伙计,提着个大茶壶,上来泡茶来了。
  见面一笑道:“掌柜的说啦,给道爷也开一间房,正好这间房子客人走了,道爷只管住着,十天八天都不要紧!”
  无为道人说:“那敢情好,给你们掌柜说,我谢谢他啦!”
  小伙计离开之后。
  无为道人看着潘栋道:“姓姜的想就此把我们两个给稳着,也不知他肚子里是闹的什么玄虚,不过这个老小子已经沉不住气了,一两天之内就会露出原形,咱们得好好想想对策。”
  潘栋冷笑道:“事情很明显,我与红云帮结有深仇大恨,他们目下正在极力搜索我的行踪,看来便是如此,只是捉住杏儿姑娘又是为了什么?”
  道人嘿嘿笑道:“晏春风不屑做的事情,红云帮可是不在乎,拿住了她,你就跑不了,多半还会自己送上!”
  潘栋没有吭声,心里盘算着这件事,颇是举棋不定。
  他此行目的,原是要到庐州,找到阮年,通知他赶快回避,想不到事有蹊跷,杏儿遇难,自己又焉能置身事外?
  ——却是另一面的二师伯阮年,其势亦危若垒卵,若不星夜以驰,以示紧急,保不住便落在晏氏师徒手里,事情可就糟了。
  这两件事一并岔集心里,颇使他有分身乏术,左右为难之感。
  “老阮那边你就放心吧!”无为道人说:“你去了也是白去!”
  “为什么?”
  “为什么?你根本找不着他!”道人说:“连我都找不着他,你就更不用说了!”
  这几句话正说中了要紧所在。潘栋不由呆了一呆。
  道人“哼”了一声,翻着一双小眼看着他道:“你还打算去给他送信去?算了吧,省省心吧,老阮他也不是傻子,我都知道了,他还能不知道?”
  这么一说,潘栋随即宽心大放。
  无为道人一笑说:“老实给你说吧,他那里我早去过了,这家伙比我看的还开,你想想看,咱们老哥儿们都死了,就只剩下我们两个最老的还活着,是死是活都无所谓了,他姓晏的又能把我们怎么样?所以想开了,也就不怕了!”
  接着他冷冷一笑,又道:“话虽如此,想要拿走我们老哥儿俩这两条老命,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再说你不是找我吗?我还要找你,为老六老九报仇呢!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好了。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
  潘栋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看来他所说不假,阮年看来早已知道此事,自己此去未必就能见得着他。
  听无为道人的口气,他二人必然已经取得商量默契,对晏春风师徒来说,有了一定的对策,只是不便对自己细说而已。
  这么一想,原本焦虑的情绪,顿时大为宽释。
  既然如此,自己似应集中精力,专一地去对付红云帮,救出杏儿姑娘,才是上上之策。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八章 老少忘年
下一篇:第二十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