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六章 传技
 
2019-07-18 20:16:29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你到底是谁……?”章小庄说:“为什么要管我们的闲事?”
  说时,兄弟二人瞪大了眼,向对方望着。
  星月皎洁,照见着对方堪称温文白皙的一张素脸,两根飘带随风而动,衬托着来人一袭长衣,真是几分神仙丰采。
  ——只是这张脸,极是陌生,决计前所未见。
  章氏兄弟越看越是迷糊,一头雾水,偏偏两兄弟生就的又都是死性子,凡事执着,非得弄得一清二楚之后才算完了,其中章小庄更似全无心机,一派天真。
  “咦,为什么你不说话?”
  雁先生不禁一笑,说:“那是因为我不想说,你觉得很奇怪么?”
  “的确有点奇怪!”
  章小庄打量着他,极是好奇地道:“我是说你的武功很奇怪……”
  说时转向章小康道:“老康,你说是不是?”
  “咦——?”章小庄更为奇怪地向他打量道:“你真聪明,竟然连我心里想的也知道。”
  雁先生点头道:“来吧,你也可以试试,我让你三剑,第四剑我可就要还手了!”
  章小庄“哼”了一声,怒声道:“没有人能让我三剑,除了我师父以外!”
  “现在你就会发现,除了你师父以外,还有我!”
  雁先生缓缓接下去说道:“你可以施展你们紫流江派的独门剑技,来吧!”
  “好!”章小庄应了一声,手势乍翻,已把长剑取到手里。
  “小心,老庄!”章小康在一旁说:“这家伙鬼得很,不要上他的当!”
  章小庄怔道:“怎会上当?”
  章小康忽然改为“传音入秘”,一丝异音,细若蚊蚋在章小庄耳边响起——
  “这人古怪,你要小心,我看不宜力敌……”
  章小庄一怔,传音道:“你待怎样?”
  章小康道:“我们应联合出手——你在正面,我由侧面,用师父所传授的‘左右穿心’,取他性命——”
  章小庄又是一怔,只觉着这么做太过毒手,一时间心里忐忑不定。
  章小康催促道:“怎么样?你准备好了没有?”
  “这……”章小庄目注雁先生,却以传音向章小康道:“我看这样不好……也许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坏人,杀了他岂不……”
  章小康冷笑一声,依然传过声音道:“那你就死定了,你没有看见这个人的眼么?他是属于阴险的那一型……谁知道他是真的让你三剑还是假的?”
  话声未已,章小庄耳边却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亦如蚊蚋一般,忽地介入道:“你们商量好了没有?我可是等得不耐烦了!”
  非只是章小庄听到,章小康也听到了。
  二人同时一惊,再看对方,更似面带微笑,分明巳经窥破了二人心里所想,却是奇了!?
  这个意念促使得章小庄只得立刻向他出手,怒叱一声:“看剑!”蓦地掠身而起。
  一起即落,却已在雁先生身前。
  想像之中,这一剑该当是何等猛烈疾厉的一剑,事实上却是不然。
  随着章小庄右手探处,长剑一平如水,直探向对方咽喉——
  雁先生点头赞了声:“好剑法!”
  一面说,突地向后一吸,约莫着后退了半尺。
  却只是这小小的一点差距,章小庄的剑便自刺了个空,自然,他的厉害杀着,并不在此。随着他的长剑翻处,矫若游龙彷佛是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剑光罩子,把雁先生罩在其中。
  如此一来,雁先生全身上下竟自全在他的剑势笼罩之中,最为吃紧处,却在雁先生的一双眉头,几乎在一霎间,遭致到强大的剑势压力,直似难以保全。
  看到这里,一旁的潘栋几为之出了一身冷汗。他却是有所不知,章小庄为了全力取胜,不惜施展出师门“紫流江派”最称厉害的辣手剑招“流江三绝”,眼前这一手“夺命三角”,极是诡异,几有鬼神不测之妙。
  无如即使如此,却也在雁先生算计之中。
  ——他的及时出现,无宁说正在于杀灭对方的一番锐气,果真这样,章氏兄弟的一切施展,也就不足为观。
  眼看着雁先生直立的身子,忽然间变得极是消瘦,两肩以下,有似刀削,猛可里变成了瘦薄一片——武林之中,固然不乏“缩骨卸股”之术施展的健者,却是如雁先生这样施展方式,却是闻所未闻。
  章小庄原指望对方在这一式“夺命三角”之下,万难逃开,如此一来,正可乘机以剑气封锁住对方双肩穴路,迫使对方为之屈服,却是没有料到,满不是这么回事。
  雷霆万钧,冰雪一片。
  随着章小庄长剑的落空,眼看着雁先生瘦削的身子,霍地为之一震,那一双才经卸落的肩头,蓦地又为之合拢过来。
  ——他果真遵守诺言,不与回手,双手猝分,宛若白鹤,噗噜噜疾风扇动,已自退后丈许。章小庄惊失之际,再也无能自制,怒叱一声:“哪里走!?”
  脚尖点处,连人带剑,汇集成一道强光,经天长虹也似的,直向着对方投刺过来。
  也像是先前“夺命三角”一般猛厉,随着章小庄全身的投落,雁先生正面前身,几乎全然笼罩在他威猛无匹的剑势之中。
  雁先生“嘿!”地笑了一声!
  只见他双手倏地向空中一举,迎合着对方的大片剑光,身子滴溜溜一个打转,章小庄那么猛烈、狂风骤雨的一剑,又自落了个空。
  恍惚里,双方交臂而过。
  三招俱失,章小庄未能如言取胜,已失去了制敔先机——正因为这样,接下来第四招的出手才更为重要。
  章小庄不愧“紫流江派”的得意高足,掌中剑真有鬼神不测之妙。
  只因为眼下一剑落空,紧跟着他右面肩头的一沉,“刷!”地已掉过身来,掌中剑“太公钓鱼”,蓦地爆出了银星一点,直取对方颜面印堂。
  雁先生哼了一声:“好招法!”
  话出,人收——“老子坐关”,蓦地向下一矮,章小庄的这一剑,又自落了个空。
  章小庄心里一惊,急切间再想收剑,哪里还来得及,眼看着雁先生右手翻落,既快又准,只一下已拿住了他的剑尖。
  依然只是两根指头。
  随着章小庄的力挣夺取,唏哩哩摇晃出一天的剑兩,恁是如此,章小庄却未能将长剑夺了过来。
  便在这一霎,一条人影,疾若飘风,“呼!”地闪了过来,现出了章小康瘦高身躯。
  或许是认为兄弟的遇险,总之这一霎的良机不可错过,——直认着雁先生后背,猛地欺近过来。彼此相距,至少还有五尺距离,章小康已迫不及待地挥出了手上长剑,一片霞光,有若怒卷飞泉,夹带着冷森森的大片寒息,直向着雁先生头劈落。
  蓦地,雁先生回过了身子——
  这一霎,也正是章小康连人带剑投落的一瞬,眼看着雁先生左手翻处,一片袖影,矫若银蛇,直认着对方落下来的长剑迎了过去。
  “呛啷!”脆响声里,耳听得雁先生的一声轻叱:“去!”
  章小康手上一热,掌中剑已脱手而出。嗖然声里,已飞出丈许开外,铮然插落石屏。
  章小康“啊哟!”一声,脚下踉跄而退,却是对方那一片翻飞袖影,偏偏放他不过——随着袖势的一兜,“拍!”的一声脆响,已拂向章小康右颊。
  虽只是一片落袖,力道却极为可观。
  随着章小康嘴里的一声惊呼,整个身子,俱都飞了起来,“噗通!”摔落地上,却是这一撞,力道至为猛厉,加以石质坚硬,章小康便是铁打的身子也自吃受不住,当场为之昏厥过去。
  章小庄神色一变,叱道:“你……?”
  偏偏为对方拿在二指间的一截剑尖,怎么也夺不出来。经此一来,他总算有所警觉——对方这人敢情武技高不可测,即使较诸师父晏春风,也不稍差,再不见好就收,怕是性命不保。
  ——却是他生性极是要强好胜,要他亲口说出向对方讨饶服输的话,真正比死还难。
  掐了几掐,长剑未脱,却已是战志尽失,既惊又惭,一张脸苍白如纸,却只是看着对方发呆。
  雁先生望着他冷冷而笑——
  “你兄弟初入江湖,目髙于顶,这个习惯不改,早晚遇着了厉害对头,性命不保,你们紫流江派武功,虽是招法骇异,却也并非就天下无敌,刚才你也已经看见了,我只小试身手,便能将你二人制服,话虽如此——”
  雁先生顿了一顿,微微笑道:“这个世界上比我高明的人,自然还多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连我都不敢任意胡行,更不要说你们两个了!”
  章小庄心里既惦念着哥哥的生死安危,加以兵刃还捏在对方手上,自是无能为力,又羞又愤,一张脸越加苍白无色。
  “要杀就杀。何必噜嗦……哼哼,还想要我向你讨饶不成?”
  “那倒不必!”
  雁先生一笑接道:“你这个小子,看来要比那个孪生的哥哥要顺眼得多,我们既是头一次见面,总要给你留些情面,免得以后你那个老鬼师父,见了面怪我以大欺小,不讲交情!”
  话声出口,右手轻翻,剑身铮然作响,已把章小庄连人带剑摔了出去。
  章小庄借力施力,就空一滚,噗噜噜衣袂飄风声里,落身地上,总算没有出丑跌倒。
  雁先生见状,不觉点头笑道:“好轻功!”
  章小庄愤愤望着他,终是无计可施,乃自将长剑插落鞘内,急而上前,把章小康扶起。后者不过是一时昏厥,此刻一经搬动伸展,自然而然地也就醒了。
  嘴里呻吟一声,章小康睁开了眼睛。
  章小庄紧紧抱着他道:“别动,老康——”
  睁着双眼珠子,骨碌碌打转——章小康随即明白过来,时间脸上大现沮丧。
  “我们栽了!”章小庄恨恨说道:“他妈……的,这个人好……厉害!”
  这一句“他妈的”说来好不饶舌,听起来令人发噱。走了几步,章小庄又自转过身来,却向着一边的潘栋怅怅望着。
  “这一次算了,下一次要是碰见了你,可就没有这么轻……松。”
  潘栋原想交代几句场面话,却是心里好生惭愧,今天夜里若不是雁先生的忽然出现,自己怕是已然落在了他兄弟二人手里,此刻的获胜,无非是雁先生的仗义援手所致,又有何颜以此自夸?
  是以康小庄的几句说词,竟使他面红耳赤无能置答。眼看着他二人自此消逝不见。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五章 为君憔悴

下一篇:第十七章 雨夜传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