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二十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
 
2019-07-18 21:26:1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想着无为道人,潘栋不免自隔壁房子看了一眼,才自发觉到道人房里还亮着灯。
  灯光昏黯,只是豆大的一点。
  此时此刻夜已深沉,想来道人应早已入睡,何以雁先生却说他来寻自己?
  潘栋转身挥掌熄灭了灯。一个人立在暗处,等了一会,听不见什么动静,便自闪身出来,悄悄来到无为道人窗前,弯身窥伺的当儿,才自发觉纸窗上原就留有一个小小破孔,像是为人用手指点开,大小正可窥物。
  房间里极是昏黯,约莫着看见个人侧睡在床,正是道人背影,甚而头上道髻,亦依稀可辨,不是无为道人又是哪个?
  潘栋心里奇怪,待将抽身的当儿,蓦地有所警觉,一个快闪,隐身墙角。
  便自在这一霎,一条疾快人影,噗噜噜夜鸟也似地已落向对面瓦脊之上。
  雨势虽歇,天色仍然晦黯,约莫着也只能辨别出是个人而已。
  紧接着这个人,第二次拔身而起,径自扑向院内凉亭,身法极是快捷。
  打量着对方身影,极是眼熟,不容他再行细看,人影再现,另一条身影倏地现身瓦面,一经显现,即行以“龙形乙式”身法,霍地扑向凉亭,一追一遁,转瞬间已数度打转。但听得“呼呼!”风声,满天都是人影。
  潘栋看着奇怪,方自认出前面那个身影,极像是无为道人,后面那一个却似身材略矮,看不甚清。
  院子里到处都是水,即使屋檐瓦脊,也是水淋淋的,人行其上,极是不易,设非有上乘轻功,万难施展。
  以此而观,二人轻功均是不差,不过比较起来,前面疑是无为道人的身形,却要较后者略胜一筹,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才自在眼前尽情施展卖弄,后者越是心有不甘,越加力不从心,六七个打转下来,更见不支。
  蓦地,前行黑影拔了个高儿,由亭子顶上以“一鹤冲天”轻功身法向着正面高楼瓦面落去。
  后面那人早已气喘咻咻,见状却是不甘示弱,嘴里骂了声:“老乌龟——”便自施展全身之力,自右面院子施展仝力,扑向凉亭顶上。
  亭顶为琉璃瓦片所筑,吃雨水一淋,不用说极是滑溜,后面这人先时不察,差一点便已出丑,这一次再蹈覆辙,盛气膺胸,自不免为人所乘,眼看着一脚踏空,“哗啦!”一声,摔向亭顶。虽是不曾伤着,却弄碎了大片瓦面。
  这么一来,他的气可就更大了。
  “老乌龟,老王八蛋……”
  嘴里连声大骂着,再一次跃身而起,直向前面人立身处腾身扑去。
  却不知盛怒之下,气力更加不继,随着他沉重的落身之势,唏哩哗啦,一阵子爆响,再一次弄碎了大片的瓦。
  “啊!唷……老小子……你赔我的瓦来……你赔我的瓦!!”
  一面大叫着,早已怒发如狂。话声显示着沉重的庐州口音,潘栋顿时大悟,原来这人正是本店掌柜的姜四。
  以此印证,前行的那人,必然正是无为道人无疑了。
  看来雁先生言之非虚,无为道人果然是童心末泯,正自在拿姜四开心,妙在他先在自己住处布下疑阵,使姜四不疑是他,大吃闷亏。怪不得姜四这般怒发如狂,气急败坏了。
  呼叫喝骂之间,一遁一追,已翻岀院墙之外。
  潘栋既已确定是他们二人,忖思着以无为道人身手,去应付姜四应是足足有余,自己倒不欲再行插手其间。
  看来无为道人必然施坏,使姜四吃了大亏,才自会对他穷追不舍,接下去更不会讨来个好,势将连续吃亏上当。好在这个姜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既是红云帮手下潜伏之人,为恶必不在少,此番落在无为道人手上,活该受惩。
  思念盘算的当儿,更听见远处发自姜四怒发如狂的吼声,想来又吃了大亏。

×      ×      ×

  潘栋转回房里,重新点着了灯。
  夜长事多。预料着不久无为道人必将来寻,睡既不能,干脆静坐运功,将先时与雁先生所讨教各处细细寻思。
  他质禀深厚,更以智慧过人,连日来经雁先生细细指点,兼而开了灵窍,诚所谓一通百通,眼前一番思维推敲,更为他贯通了许多地方,心里一乐,干脆不再呆坐,便自站起,拔出长剑,一个人在灯下静静演习起来。
  却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落下了个人来。
  这个人其实在这里藏匿很久了。
  睁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紧紧伏身屋檐——由于她的身材那么纤细瘦小,一经蜷伏,更不显眼,便自那般像是一只蝙蝠样地缩身檐角一隅,静静地向屋子里注视不已。
  随着她眨动的眼睛,表情每见骇异。
  或许是潘栋这个“人”,带给了她前所未曾的震惊,即使如此,却也不曾减却了她意欲向对方出手的决心。
  她其实那样的丑陋。苍白瘦削的脸上,更似衍生着一层细小的茸毛,鼻子既尖又小,和上翻的唇角几乎连在一起,是而,露出来的一排牙齿,看上去益加白森森的凌锐骇人。
  说她是一只蝙蝠,亦无不可,其实她真正的却又是一个人。
  一个不折不扣的人。

×      ×      ×

  透过那一双碧森森的眼睛,她正自向潘栋静静注视,经验告诉她这个人非比寻常,却要出奇制胜才可。

×      ×      ×

  “灵”性的充满,常常匪夷所思。
  正当潘栋转身搁下手里长剑之时,心里奇怪地生出一种警觉——
  直仿佛这一霎,有人自背后向他出手狙击,动作之快,不容他稍作迟疑。
  由是,他机警地忽然向侧面闪出了一步。
  于此同时,一条奇快的身影,霍地直射而入,直袭向潘栋身后,由于他事先的一式快闪,而致扑了个空。
  随着长发少女嘶哑的一声怪叫,一双长手,像是两把利刃,险险乎直由潘栋身边擦了过去,其势之险,间不容发。
  潘栋一惊之下,立刻联想到是怎么回事了——敢情是那个奇异的长发少女,去而复返,犹不曾忘记对自己猝下毒手。
  一念之惊,潘栋直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长发少女窥伺甚久,好不容易才觅得下手之机,想不到仍然扑了个空。
  眼看着她瘦小的躯体,一发如箭,“砰!”地撞向墙壁,整个房子俱都为之一震,力道之大,骇人之极。
  却是这一撞,并不曾使她受伤——紧跟着她手脚的一弹,整个身子快似鹰隼地已翻了过来。
  随着她嘴里的一声哑嘶,矮小身体,捷比飞猿般再次向潘栋扑来。
  人到手到。
  “哧——”右手掠处,直向潘栋脸上抓来。
  好快的出手。
  对于她,潘栋已略有经验,切切是惊慌不得。
  “嘿!!”
  嘴里一声喝斥,左掌猝提,一式“单掌开山”,直迎着对方来势猛力击去。
  长发少女怪叫一声,蓦地一个倒卷,直似飞天之势,耳听着屋顶蓬架砰然一声作响,整个瘦小躯体,如同前此一般,竟自倒贴了上去。
  潘栋看时,对方少女不过以手掌脚心,贴向屋顶,显然自其间发出吸力,便能使身体不为坠落,如此施展,别开生面,简直前所未闻。
  正是长发少女每次出手施展,俱都快到极点,使人防不胜防,设非是抢在她动作之先,简直无能防范。
  眼前之抬头一瞥,立刻使潘栋警觉到她的另一次出手。心有所警,慌不迭闪身而开。
  果然,他这里身势方动,长发少女已由屋顶倒穿而下,随着她身子的一落,一双瘦手交叉着直向潘栋脸上抓去。
  设非是潘栋见机的早,以眼前对方飞快出手,简直不及闪躲。
  耳听得“克察!”声响,随着长发少女手指落处,板壁上立刻现出了两个窟窿。
  长发少女一再失手落空,显然始料非及,以其岀手之快,力道之猛厉、狠毒,任何一次得手,必将与对方致命打击。
  凭恃着莫名其妙的一种灵性反应,一连躲过了对方好几次凌厉功击,潘栋心里极是震惊。
  眼下机会难得,目睹着对方少女一招落空,手陷板壁,自不会轻易放过。
  当下冷叱一声,反身出剑,匹练般划出了一道银光,直向少女背上扎去。
  这一剑出势极快,剑之轻灵,绝不予对方以缓和之机。眼看着直贯背脊、穿心而入。
  却是长发少女身躯一个反拧,弓也似地倒翻过来。潘栋一剑刺空,铮然有声插落板墙。
  他原也无意向对方施展毒手,正自后悔,一剑刺空,倒似正合了心意。
  耳听着长发少女一声嘶叫,身子已自板壁上反弹而起——
  潘栋心里叫了声不好,意味着对方必将向自己施以毒手,慌不迭抽剑以迎。
  便是如此,依然慢了一步。
  耳边上嗖然依旧,对方的一只瘦手,已然擦着他的脖颈滑了进去。凌锐的指锋,虽不曾正面伤着了他,即使这一擦之势亦不禁皮开肉绽,火炙般为之生疼不已。
  潘栋只疼得打了个冷颤,这才知道对方少女对自己可是丝毫没有相让之意,观其出手,极其狠毒,无不欲置自己以死地,这可就不能再存心相让了。
  心念片转的当儿,长剑施了一招“太公钓鱼”,蓦地反崩而起,紧接着“唰!”地拖回剑势,一剑直取咽喉,向对方刺去。
  这一剑既快又准,招式极其精粹。
  为了本身自保,潘栋实已无能相让,盛势逼迫之下,只得施展辣手毒招。
  却是哪里知道,对方长发女子,生具异能,虽不擅武功,而举手投足间,无不功参自然造化,简直不能以常情衡量。
  这一剑若是衡诸常理,极是不易躲闪。偏偏长发少女身轻如燕,举止超卓,大异寻常。
  剑光一线,眼看着已将刺向她的咽喉要害——
  蓦地,却见她举手以迎。动作之快,出乎想像。
  “!”一声,手指敲在了剑身之上。
  潘栋只觉得手上一震,长剑差一点把持不住,为之脱手坠落。
  耳听着长发少女再一次的嘶叫声音,其时她整个身子已自腾起,有如疾风一阵,已闪向潘栋身后。一般武林高手,每不喜向人背后发招,眼前长发少女却正好相反,专行施以暗袭,喜欢背后出手。
  有了前些经验,潘栋早已提高惊觉。
  长发少女身子方自一落,潘栋已转身而回,看起来双方势子竟是一样的快。
  眼前情势紧迫,双方俱都似以快取胜——
  为图抢先出手,潘栋力振右腕,剑光璀璨里霍地劈出一剑,直向对方少女脸上力劈而下。
  长发女瞠然一惊,身子猝然向后一缩。
  她身子原来就瘦小无比,这么一缩,更似全然掩饰在黑暗里。
  潘栋那么凌厉的剑势,竟自劈了个空。
  剑劈落地上,潘栋便知不好,再想收回,却已不及。眼前疾风袭面,长发少女电掣般已闪身而前,动作之快,出人想像。
  耳听着她嘶哑的一声怪叫,潘栋但觉着手上一紧,掌中剑已吃对方一只脚,紧紧踏住。
  这一手自是奇险无比。和前此一样,若是长发少女手足所接触略有偏差,便不免为剑锋所伤,以眼前而论,长发少女这脚,设非是恰恰踏在对方剑身平面之上,略有差池,定当溅血当场,她却能险中制胜,诚然不可思议。
  值此同时,长发少女的一只右手,蛇也似地掠起,只是一扳,已攀向潘栋身后。
  潘栋顿吋感觉肩胛间一阵奇疼砭骨,直像是一只右臂,眼看着为她生生卸落。
  长发少女虽不似精通武功,惟其全然出诸于自然天性中之攻杀御敌本能,往往更见凌厉。
  一阵砭骨奇痛。潘栋简直要叫了出来——从而使他发觉到,对方一只瘦若鸟爪的细手,竟由自己背后反扣而前,尖锐的指尖,几至插入自己肩胛之间。
  ——这里适当骨肉连结之处,设若为对方指锋插入,保不住即行脱落,自是其痛连心,霎时间潘栋全身上下,已为之涔涔汗下。
  两个人近到脸面相贴。
  四只眼睛对视之下,近看着对方少女那般碧光闪烁的眼神,脸上的茸茸细毛,森森白牙……间以咻咻如兽的喘息之声,真个吓煞……。
  潘栋早已领教了此女的厉害,当此要命关头,自是拒死以拚。
  眼前情势,只要稍存怠懈,必为对方所乘,右面肩胛,必为对方生生剥落,人也自然非死不可。偏偏手上长剑,为对方实踏地上,顾彼失此,万难兼顾,且先设法松脱对方这一只要命的手才是。
  有见于此,他随即施展内力以迎。
  一个作势力攀,决计要使对方肢体破离,一个运力以拒,硬是不让对方逞心。便自这样奇怪地较量起来。
  长发少女力道虽大,终是女流,而且她所擅长、必可稳操胜券的是在于快速出袭,眼前这般近乎于角力的持久力拚,应非所长。反之,潘栋所精擅的“两极气功”却可从容施展。
  渐渐地,潘栋整个躯体,俱为力道充满,先时觉得奇痛为对方深入骨隙的那一只手,也自渐渐回收,一时间为之痛楚大减。
  再一会儿,长发少女的手已为他挣得滑向肩头。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九章 弥漫红云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佟家茶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