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三章 探庐州
 
2019-07-18 20:07:57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潘栋不是一个随便可以打发的人,也不是一个轻易对谁服气的人。
  ——却是这个姓聂的姑娘,那一身超越凡俗,出神入化的功夫,在在使他为之震撼,即以先时那一手空手入白刃,以纤纤二指拿住自己剑尖的手法来说,便自绝顶高明。
  不要看那一个小小动作,设非是内气功力,臻至极上境界,万难施展。
  至于临去时借助于剑身的一颤,便能腾身飞起,尤其神乎其技。江湖上万难一见,分明传说中《剑侠》者流,不期然却为自己遇见,真正匪夷所思。
  宝马驿道,望着前路的漫漫飞尘,潘栋一颗心犹自惊骇不已——或许是承自雁先生的宝马黄龙,论及脚程,较诸对方那匹黑马犹有过之,硬要追,未见得便会让她跑了,只是对方功力如此了得,追上去又将如何?
  再想,对方行径,真正“讳莫如深”。若说她是晏春风一面,果真为其所差,何以她先时明明可以置自己于死地,却又手下留情?这一点似乎与晏春风的为人作风大相迳庭……令人不解。
  如此看来,却又不像是晏春风一面的人了——那么,她又是谁呢?
  真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不当儿地又跑出了一个姓聂的姑娘,给原来就波谲云诡的现实境况又加添了几许神秘。
  自然,之所以使得潘栋如此不安,原因实在于姓聂的姑娘那一身超凡俗的武功,太过惊人,若是敌人一面,未来事诚然令人堪忧。不能不先与防范。
  眼前一个康小庄,已令他疲于应付,忽然间又出现了这个刁顽的姑娘,敌耶友耶,扑朔迷离,真正让人忧心。
  无论如何,庐州事急,却是不容耽搁,自己总要抢先。

×      ×      ×

  疾疾策马,跑了一个上午。
  眼前来到了一个市镇。
  “东关”。
  这阵子疾奔,少说也有五六十里远近,真正没有想到,胯下黄马竟是如此脚程,一经策驰,疾若飞矢,中途绝不停止,连水也不曾饮上一口,只当是一匹罕见的好马,究竟怎么一个好法,这时才算知道。算计着如此脚程,一般常马万难望其项背,便是康小庄的那一匹黑毛小驴,怕是也有所不及。
  他心里原先担心落在了康小庄之后,这么一来,总算稍释焦虑。
  原先下船时刻,还是冷飕飕的,此刻却已是艳阳高炽。五十里紧赶疾策之后,非仅仅寒意全消,人马早已通体汗下。
  尤其是这匹“黄龙”,通身上下水淋淋,简直像是由水里出来一般,他虽是赶路心切,却也不顾及着伤了坐骑,怕是日后不好向雁先生交代。
  眼前一道溪水,碧澄澄迤逦而西。
  柳荫下几个穿红着绿的姑娘,正在洗涤衣裳、家俬。两个妞儿抡着一条被单,齐力拧挤,嘻嘻哈哈,旁若无人地调笑不已。秋蝉在树上“吱吱”叫个不歇……”
  极是平常单调的一个下午,却像任何一个平静小镇一样,宁静、纯朴而可爱……。
  潘栋看看自己一身尘土,尤其是头上脸上,汗和灰垢,简直像是个泥人似的,那匹黄马更不用说,湿漉漉像是才由稀烂的泥巴里钻出来一样。
  自己看着也是好笑,难得的眼前一道清溪,少不得过来清洗一下,当下不假思索,拉马而近。
  正在洗衣的几个姑娘、婆子俱都停下了动作,一个个向他眼巴巴地望着。
  潘栋怪不好意思地笑笑,拱手说:“打搅、打搅!”就把马牵到溪边。
  黄马渴极了,不待招呼,自个低下头就着溪边饮水,潘栋乃得弯下身子,洗了手脸,却是越洗越脏,干脆把头发散开也浸在水里,如此一来,却是身上也湿了。
  一不做,二不休,连外衣也脱下来洗洗。
  几个姑娘婆子看到这里,少不得咭咭咕咕互相议论着笑了。
  潘栋却也不睬,自个儿洗干净了,把长发随便一挽,随即动手用长衣兜着水,把眼前黄马洗了个干净。
  黄龙马打着响鼻,不时地抖着鬃毛,摇头扫尾,状至愉快。
  不经意,却弄了附近人一身一脸的水珠——
  一个婆子粗着嗓子嚷着:“要死啰——”霍地跳起来,用着手里的洗衣棒追指向潘栋骂着:“哪里来的外人,没看见你家老娘在洗衣服?弄一匹骚马,胡乱撒泼,闹了老娘一头骚水……你是作死啰……”
  其他几个姑娘,见婆子如此刁蛮,觉着有趣,俱都捂着嘴笑了,一时咭咭喳喳,议论起来。
  潘栋自觉失礼,只得红着脸,向那婆子陪笑道:“对不起,对不起,牲口无知,弄脏了大娘的衣裳……实在是对不住——”
  那婆子原是一腔怒气,禁不住潘栋两句好话一说,顿时气消了大半。
  “真是扯他娘的个臊——算啦,算啦!”
  用手理了一下头上乱发,自个儿笑了几声,这婆子才自又坐了下来。
  她身边一个妇人,眼睛瞟向潘栋,嘻嘻笑道:“个男人青青标标,瞧着不像是本地人,八成儿是京里下来的帮子客人!”
  原来明初建都南京,成祖之后,虽然早已移都北京,这里人仍然习惯称南京为京城,事实在南京仍有“留都”之尊。
  几个女人咭咭喳喳,所言皆是“庐州”(今之合肥)附近方言,虽不难懂,却不悦耳好听。
  先时骂人的那个婆子,这会儿气已消了,望着潘栋只是好笑——
  “阿十好几了吧!还这么毛躁性子?回头看说不成个媳妇儿,哪个丈母娘把闺女嫁你!?”
  几句话更是乡音十足,原来皖省方言,把“二十”说成“阿十”。婆子口没遮拦,说得露骨,几个洗衣的姑娘都被逗得“咕咕”有声地笑了,却是眼望溪水,不好意思向潘栋瞧上一眼,可见乡人纯朴,姑娘人家到底脸皮儿薄,不比已婚的坤道婆娘,说话口无遮拦。
  潘栋自忖给她们打交道,讨不了什么好来,只得任对方奚落、调笑,也不还口。
  当下匆匆把马身收拾干净,那匹黄马奔驰半日,想是饿了,溪边既生有现成青草,随即就地嘴吃起来,潘栋原也饿了,见状却耐下了性子,宁可先让马吃饱了,自己再说。
  午后阳光璀璨。倒也不感燠热。
  为了等马吃草,闲着也是闲着,潘栋索性把洗净的长衣摊开来,晒晒干,自个儿就着溪连接石头坐下,耳边上犹听着几个姑娘婆子嘀嘀咕咕,兀自在拿他开心——
  一个姑娘说:“这一个看起来比刚才那一个顺眼多了!”
  另一个说:“当然,那小子贼头贼脑,傻柱子样的……。”
  前一个笑说:“傻!?一点也不,你没看见他问路的那副德性,两个眼睛专门在我们身上转,八百年没见过女人的样,可不老实哩!”
  潘栋不由心里一动。
  那姑娘咯咯笑着,把一个洗衣的“皂角”(注:一种植物的硬荚,过去人用来洗衣,颇似今天的肥皂),捣碎了,只是在衣服上抹擦,两只眼晴却是向潘栋身上瞟个不停,敞开的领口,露着酥胸一抹,两只挽起来的胳膊,白生生又细又嫩,声音是那么娇细,一副娇态纯朴模样,却是说不出的美……。
  潘栋不自禁向她看了一眼,凑巧那个姑娘也在望他,吓得他忙自把眼晴转开一旁。
  前此说话的那个婆子,挽着个盆站起来,像是要走了,却向潘栋搭讪说:“喂,小伙子,还没吃饭吧?”
  潘栋看着她点了下头:“还没有,这附近可有小饭铺子没有?”
  婆子磔磔笑道:“怎么没有?你还真问对人,来,我指给你看!”
  说时往上走了几步,一手挽盆,一手往前指着:“看见没有?那头上不是有几棵大高树!就在那树下,开着有个小饭馆,有饭有面,还卖包子,这会子时间正好,你就快去吧!”
  潘栋说了声“多谢!”随即站起,把马拉过来上好鞍辔,晒的衣服半干不干,说不得穿上再说。
  扳鞍待上的当儿,想起一事,当下拉马上前,一直走到先时说话的那个姑娘面前,抱拳道:“姑娘有礼——”
  那个姑娘却是慌了阵脚,站起来不是,蹲下来也不是,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是用手背挡着嘴,垂着个头,吃吃发声低笑不已。
  潘栋说:“刚才听你们说有个人在问路?”
  “怎么没有?”说话的却是身后那个婆子。
  “一个愣头青!”婆子说:“怎么,你们难道是一路来的?”
  潘栋说:“这个人什么长相?”
  “比你还年轻,一个小后生子!”
  这次说话的,却是那个姑娘人家。
  “傻里瓜吉的!”婆子搭腔说:“看样子还不到‘阿十’,人家骑马,他骑驴,骑个乖巧的小黑驴!”
  潘栋顿时明白了,心里暗吃了一惊。
  一个姑娘站起来说:“他去巢县,走了有一会儿了。”
  潘栋心里已然确定,暗忖着这小子的行动还真快,自己这般猛赶疾追,却依然落在了他的后头,回头再想,不知那个姓聂的姑娘是否也经过这里?便向那个婆子说:“这么说便不是了,大娘可曾看见一个骑马的姑娘经过这里?”
  这个婆子方自摇头,却不意先时说话的那个姑娘,聆听之下,连声说道:“有有……”
  她说:“我看见了,马跑的可快了,一溜烟也似的就过去了!”用手往那边一指:“往那边去了!”
  潘栋顺其指处看了一眼,理解到仍然是同一个方向——奔往庐州的同一方向,一时心里颇是纳闷。
  “莫非她也是去庐州?”
  心里想着,便自不敢再多逗留,匆匆道了谢,随即翻身上马——
  便在这时,身后串铃声响,哗楞楞两匹枣红色大马,直由身后飞驰而过。
  马上两个人,各人头上戴着一顶宽沿草帽,像是一老一少,交睫的当儿,已自潘栋身边泼剌剌疾驰奔过,驿道上顿时弥起一阵漫天黄尘。
  交马而错的当儿,似见二人之一的那个少年正自偏过头来,向着潘栋狠狠地盯了一眼。
  瞧瞧两个人都是生脸,却也摸不清什么来路,江湖上行走,什么样的人都有,更是个个都要提防,可是太累了,防不胜防。
  告别了眼前婆子、姑娘,缓辔弛缰,一路向前行走。
  他心里算计着章小庄此去不远,若是追得太急了,与对方照了脸儿,反倒不好,倒不如略略放慢,摸清了对方底细,再谋对策。
  那个洗衣婆子倒也所言不差,就在前面,几棵高大榆树之下,搭建着几间草舍,有个小饭店,门前拴着个葫芦,飘着面酒旗,卖吃也卖酒。
  潘栋身上携钱不多,不敢大吃大喝,叫了一盘刚刚出笼的“懒龙”(一种内里包馅、条状的面食),又要了一大碗玉米稀饭,刚要就口,目光一偏,却发现到刚才夺身而过的,骑马的老少二人也正在座。
  两个人据案而坐,座处紧靠着路边驿道,桌上摆着大盘牛肉、包子,还有酒,正自大吃大喝。
  潘栋只看了一眼,原不欲对二人太过注意,却是对方搁置在桌上的两把家伙太过耀眼,少不得多看了几眼。
  两个人,老者并非太老,少者也不太年少,一个六十左右、一个也似二十七八。
  老的一个,头发花白,双眉插天,鼻如鹰勾,面容瘦削,双目灼灼有神。少的一个身着紫红紧身绸衣,腰扎一根丝条,越见猿臂蜂腰,十分矫健,却是面色白皙,生着一双过黑的浓眉。
  老者面前摆着个长形布包,却是包头露尾,两尺来长,露着一双乌金手把。
  潘栋只看了一眼,即已认出,是一双判官双笔。
  少的一个面前也摆着个长布包儿,状式修长,同样也瞒不过潘栋的一双眼睛,一眼即可看出,是一口“鱼鳞长刀”。
  二个边吃边说,声音虽然不大,却是清清楚楚俱都听进了潘栋耳朵。
  老的一个,口带川音,道:“飘把子不在家,偏偏出了这种事,格老子我看这两件事硬是不简单,龟儿子有人给我们过不去,是想踩我们西梁山的盘子!”
  (注:黑话“踩盘子”即摸清底细之意)
  西梁山三字一经入耳,由不住潘栋心里一惊,才刚刚与“红云帮”里的水匪打过交道,不旋踵却又撞见了他们的人。
  不用说眼前一老一少,诚然又是“红云”帮的来人了。
  这么一想,顿时有些张皇。
  却是,对方老少二人,只顾吃喝说话,并不曾特别向潘栋注意。
  小的一个嘴里吃着牛肉,半天才答话道:“他妈的这两天事情还真多,总舵来人找麻烦还不说,刚才听说乌七爷也叫人给翦了,出了大纰漏!”
  “啥子?”老的一怔:“乌大宇?”
  “咦——你不知道?刚才在江边上你没听说?”
  “我正好走开了……你听见了啥子!?格老子快讲呀!”
  潘栋心里有数,只管低头吃喝。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二章 妙手翻云
下一篇:第十四章 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