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四章 梁子
 
2019-07-18 20:10:1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郝长空目睹之下,呆了一呆。
  冷森森的,他脸上带起了一抹苦笑_
  “这个梁子解不开了……”他讷讷说道:“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红云帮的人,也放不过你……。”
  说时目光转向一旁的潘栋看了一眼,忽然他呆了一呆,那双眼睛,竟自盯在一旁潘栋所乘骑的黄马身上,这个突然的发现,使他猝然有所警觉。
  “……雁先生……!?”
  潘栋心里一惊,不用说,这码子事又击在了雁先生的头上,真个从何说起?
  郝长空猝然间像是明白了一切。
  “原来你们……?”他的眼睛转向灰衣少女,脸上恍然若释地道:“你……也是?你们原来是雁先生……这就……难怪了!”
  潘栋怒叱一声道:“胡说——”
  却是灰衣姑娘插口笑道:“你知道就好,为此我饶你一死,回去转告姓金的,要他就此收山,或可免于一死,要不然……,他这个宝贝徒弟可就是他未来下场,你走吧!”
  “紫面神枭”郝长空喝风似的一阵子怪笑,真个声如“枭”啼,简直比哭还难听。
  “好——我就谢谢啦!”
  他虽然身负重伤,却也不愿人前示弱,话声出口,身子一拧,“钻天鹞子”也似拔空而起,一迳向着坡下落身而去——却是落地不稳,一连打了两个踉跄,仍是跌了一跤。
  此刻这位红云帮的“五当家的”,实是极其狼藉,早已不复先时威风。
  只见他踉踉跄跄来到已死的管昭面前,自其胸上拔下了那柄致其为死的短刃,蹒跚着转身上了马,头也不回地这就去了。

×      ×      ×

  好一阵子,潘栋瞧着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他感觉里,这个姓“聂”的姑娘,实在是透着“玄”,刚才闹的不欢而散,不旋踵间,她却又现身而出,而且救了自己。
  她又为了什么……?
  眼前人影一闪,灰衣少女已站立当前。
  潘栋原想说上几句感激的话,一来太“俗”了,再者前此刻双方还曾拿刀动杖,一转眼又出口道谢,简直形同儿戏,干脆什么也不说,脸上颇似尴尬。
  “我们又碰着了!”
  “嗯!”潘栋不得不点了一下头:“谢谢你……”
  “别客气!”灰衣少女说:“这件闲事我原来是不预备多管的,实在是恨透了那个姓管的……生怕他又跑了,才不得不现身出来!”
  “现身出来?”潘栋一惊道:“这么说你一直都在……暗中跟着我?”
  灰衣少女微微一笑。
  潘栋甚至于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微微上翘略呈弧度的嘴角,似乎含蓄着一些稚气,却是很美。
  顿时,潘栋大为紧张,一想到身边无时无刻有个人跟着、监视着自己的一切,却是大大不是滋味。
  “你……这又为了什么?”
  “不为什么,”灰衣少女收敛笑容道:“只是凑巧了走在一条路上,你放心,我可没有偷偷跟人的瘾。”
  潘栋这才略释宽怀。不自然地道:“刚才那个姓管的,真的有这么坏?”
  灰衣少女一笑:“难道我还说谎?”
  潘栋说:“你错会我的意了,只是这么一来,与红云帮结下了深仇大怨,值不值得?”
  “有什么值不值得?这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再说——”她像是又笑了:“既然有雁先生出面,你又何必担心!?”
  潘栋忍不住道:“正是因为雁先生介入这里面,我才担心,据我所知,雁先生是不太愿意管人家闲事的,更何况这件事原是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灰衣少女听到这里,忍不住低头“咕咕!”地笑了。
  这就更使得潘栋讳莫如深,只是呆呆地看着她,心里越是弄不清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灰衣少女收敛笑声,抬头看着他道:“你想知道为什么?”
  潘栋抱拳道:“正要请问。”
  “那是因为姓金的老头子,天不怕、地不怕,在这个世界上只怕一个人——你猜是谁?”
  “难道说是雁先生……?”
  “对了!”灰衣少女调侃道:“你真聪明!”
  接着她又道:“还有,借你马的那个雁先生,更是一个怪人!”
  “怪人?”
  “当然……”灰衣少女说:“你也知道他从来不愿管人家闲事?他简直是胆小怕事……其实以他的身份武功来说,他大可不必,他却是……真正气人!”
  “姑娘是说——!?”
  灰衣少女看着他,缓缓说道:“刚才我说红云帮主金老头最怕的一个人是他,你可知道他老人家也怕一个人么?”
  “是……谁?”
  “不告诉你!”灰衣少女说:“你慢慢想吧……不过,他们这几个武林中顶儿尖儿的人物,常常都很会保护自己,除非万不得已,轻易也不会彼此开罪,一旦有了冲突接触,却又是谁也不甘心落后服输……真是微妙极了……”
  潘栋不觉对她离奇的身份,大是存疑。却是这个姑娘偏是行踪诡异,不欲为人看破行藏,让人莫测其行止虚实。
  若是以先前她对付红云帮出手来看,实在是个出身正道的人,似乎不应再以敌意视之,再说她也确是有恩于己,这么想,不由对她立时频生出许多好感,更何况“卿本佳人,丽质天生”,一时间眸子里便自显示出和悦向往神色。
  “聂姑娘!”潘栋前进了一步:“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灰衣少女微微摇了一下头,说了个“不!”字,却似立刻又改了初衷——
  “你……你真的想要知道?”她说:“我的名字对你这么重要?”
  说时,她双手轻分,把遮在眼前的垂帘分了开来,顿时,潘栋接触到了一张美丽的笑靥,尤其是她的眼睛,更似含蓄着柔情万缕。彼此也不过数面之缘,可是在眼前趋于理性的交谈里,突然像是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使他感觉到了一种亲切。
  忽然他对眼前这个姑娘绽生出无限好奇,急于想获知她的一切……
  谛听之下,不假深思,他立刻点头道:“是……的……很重要!”
  “很重要!?”
  灰衣少女重复了一句,一霎间眼睛里闪出了亮光。
  潘栋不觉脸上微微一红,一时无言以答。
  “你怎么不说话?”逗趣样地向他瞟着,她似笑又嗔地说:“你要知道,这两年我行走江湖,还没有人知道我的名字……其实知道我姓‘聂’的,也是微乎其微……不过——”
  笑了一下,她款款大方地道:“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我当然可以告诉你……若只是顺口问问,不往心里面放,那就大可不必!”
  说到“心里面放”四个字时,她亦不禁面现红晕,红霞一现,随即又趋于自然。
  女孩子家似乎永远那么心思灵巧,在说这几句话时,她清澈的眼神,直看向潘栋的脸,更似连他的“心”也已透穿。
  潘栋很少与女孩子打交道,顿时心理忐忑,脸也红了。
  “你……”窘笑了一下,他强自镇定道:“我只是很想知道,倒也没有其他的意思。”
  “很想知道……?”
  潘栋又是脸上一红,心里忖着,糟了,难到我又说错了话?
  灰衣少女笑了笑,“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我叫‘聂红’,名字很土,你可别笑!”
  潘栋重复了一遍,欣然道:“我记住了!”
  “这是你第一次问女孩子的名字?”
  “这……?”
  忽然被她这么一问,潘栋一时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聂红笑道:“别急,我只是随便问问——嗯,对了,在我以前,你有没有认识过别的女孩子?”
  又是个突如其来的问题,使得潘栋不知何以回答。一时间颇是犹豫。
  “这——你为什么要这么问……?”
  “因为……”聂红摇头一笑,“算了,你当然可以不要回答,如果你感觉不便的话——”
  “那倒没有……”潘栋想了想答道:“我这一生颠沛流离,人穷志短,你以为会有姑娘人家愿意理我?不——”他摇摇头:“没有,一个也没有!”
  “难道我不算?”
  聂红的眼睛里在笑,模样更加可人。
  潘栋含笑道:“对不起,我是说除了你以外!”
  “真的?”
  “当然——”
  “哼——”聂红眼晴里交织着悬疑:“你再想想!”
  这倒使得他为之一怔,再想,过去岁月里,确实不曾有任何要好的姑娘,聂红这般表情,竟好像他是在说慌似的,一时为之大惑不解。
  聂红见状,像是有些意外,含笑道:“真的没有?你再想想看,才认识不久,难道你会忘了?”
  “啊——”潘栋忽然想起来道:“你是说……杏儿姑娘?”
  “这就对了……”
  嘴里说时,眼睛瞬也不瞬地向他盯着,“杏儿姑娘我可不知道,反正……人家心里可惦记着你呢?你总不会……”
  听见杏儿的消息,确令他无限关怀!
  “她怎么了?现在在哪里?”
  聂红微微一笑:“你看,刚才你还说不认识她,现在却话又多了。”
  潘栋哪里体会得出她的弦外之音?这几天他也曾为着杏儿的安危而担忧,只以自顾不暇,也只是心里挂念而已,现在忽然听见了她的消息,自是极表关切。
  “她的处境很危险……自己却不知道……”聂红轻轻牵动嘴角说道:“而且……好吧,现在你来了,也就没我什么事了!”
  聂红一笑:“这里面关键,极是诡异曲折,说也说不清,反正我忠告你一句,自己要特别小心就是了,不要救人不成,自己反倒身受其害,那可就不妙……”
  说完掉头就走。
  潘栋道:“姑娘留步!”
  聂红回身道:“她就在前面县城,天河客栈。你快去吧,去晚了也许就见不着她了!”
  “她在哪里……?”潘栋微感吃惊问道:“为什么你说她处境危险?”
  “难道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聂红看着他,微微一笑:“你以为那个姓岳的真的是好人?”
  “当然不是……”
  这一点潘栋早已省察,只由他对岳杏儿的卑鄙行为即可证实。左不成这个岳天祥仍图对杏儿不利?还有什么更鄙贱的下流伎俩不成?
  心里一经着念,顿时热血沸腾——
  “你是说,那个岳天祥又找着了她?”
  末后这句话使得潘栋为之心里一惊,惊愣的当儿,聂红已掉身自去。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三章 探庐州

下一篇:第十五章 为君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