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一章 飞云雪雁
 
2019-07-18 20:04:02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潘栋以轻功“巧燕穿天”之势,嗖然有声地窜上了竹楼,原待返回自己住处,忽然心里一动,不假思索地乃自转向第三座竹楼,章小庄住处蹑去。
  章小庄住在第三座竹楼楼上偏间,方才已然去过,自是轻车熟路。
  门是虚掩着的。
  里面没有人,大可便宜行事。
  推开了门,闪身进入。
  屋子里一片黝黑。潘标先掩好了门,匆匆取出了身藏的“千里火”,迎空一晃,“噗!”地亮着了。
  火光照处,乃得看清了屋子里的一切。
  屋子里别无赘物,只一个随身革囊放在床上枕畔,潘栋闪身向前,匆匆打开来,探手其间。里面的东西还真不少。
  金叶银锭,为数甚多。
  ——这些不足以引起他的注意,却是那一本“流江秘术”的薄薄绢册,乍一入目,由不住使得他一阵子心里激动。
  时间仓卒,章小庄虽为雁先生引开,随时俱可能转回,眼下已无时间慢慢翻阅,且先暂时携回,当下匆匆藏好身上。
  皮囊内琐物甚多,不及一一细看,只又是匆匆翻过。
  有一张厚厚的棉纸,打开来是一张地图——匆匆摊开床上,取火光映照倒也所见清晰,一看之下,不由得为之暗吃一惊,原来是一张取道入皖,直趋庐州的地图。
  这个突然的发现,立刻使潘栋联想到居住在“庐州府”的“七海浮萍”阮年。
  阮年是柴九和六先生的年长拜兄,如今也只有他与百风山的无为道人这两个人还在人世,俱在耄耋之年。
  莫非晏春风此番兴仇,竟然连这两个早已跳出红尘之外,一心一意只在修为的老人也放不过么?
  这里是“太平府”,隔着一条长江,已与“庐州”不远,章小庄既已来到这里,真正意图,其实已昭然若揭,不是去找阮年是干什么!?
  时间仓卒,不容他多思细想,匆匆把路图放回革囊之中,熄灭了手中的千里火,闪身门外,再把门像来时一样地虚掩住,身形略闪,飘身楼外。
  可真是惊险万分。
  潘栋身子方自飘落,一条人影已自彼面拔起。
  月色下有似腾身巨鹤,极其潇洒飘然地落向楼栏,虽是惊鸿一瞥,潘栋却也认出来了——章小庄。
  即使在异人雁先生的纠缠之下,他亦能从容踅回。好险,晚一步,即与他狭路相逢。
  章小庄、章小庄,断断不能以等闲视之——
  若非是今夜一会,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外表真率更有三分木讷的天真少年,骨子里竟是如此一个可怕的人物?潘栋总算认识他了。

×      ×      ×

  天刚刚亮,潘栋就起来了。
  吃了两碗稀饭,这就打算上路了。
  此去庐州,说远不远,说近可也不近,水路兼程,最快也得有五天的耽搁。
  事情已甚为明显,此去庐州府,他与章小庄其实是在比赛脚程。
  潘栋若是能抢先到达,事机尚有可为,阮年或许尚可保住活命。若是章小庄先到一步,阮年犹在大梦之中,可就大事不妙。
  为此,潘栋才起了个早,无论如何,也当要抢在对方之先。

×      ×      ×

  有人敲门。
  外面是店伙计老李。
  “有潘爷你一封信!”
  说时老李把手上的一封信递进来。
  信封上是“潘客亲启”,署名却只是一个“雁”字。
  原来是雁先生留下来的。潘栋心里一动,接过来不及抽看,老李已笑着说:“说是您老的马,给送回来了!”
  可是透着希罕!?
  打开信看——龙飞凤舞,草草数言。
  “庐州事急,间不容缓,宝马追风,大可应急,此去珍重,速去不迟!”下面盖着一方小印,作新月形状,凸出的四个字“飞云雪雁”。
  “飞云雪雁”四字一经入目,陡然间使他吃了一惊,心里大大为之一动。
  曾记得六先生死前,曾有所嘱“黄山飞云峰雪…”六字,跟前观诸雁先生这一方月牙小印“飞云雪雁”,岂非正是一人?
  心里一阵子窃喜,可真是望穿秋水无觅处,得来毫不费工夫,心里的一个大谜团,总算为之解了开来。
  老李还在干巴巴地向他看着。
  随手赏了他两个小钱,问说:“马呢…?”
  “拴上槽了!”老李收钱入怀,笑着说:“可真是匹好马,张师傅说爷这匹马能值一百两银子呢……”
  潘栋一笑说:“你关照一下,我这就要走了!”
  老李一怔说:“现在?”随即为潘栋提起了行囊。

×      ×      ×

  马槽里的灯还亮着。
  管马的张师傅刚从前院回来。老李说:“客人要走了,快备马吧!”
  张师傅怔了一怔,不急不躁地到槽里牵出了马。
  瘦瘦长长的身子,乍望之下,非但毫不“起”眼,简直有些“碍”眼。一身黄毛,稀稀疏疏,尤其是颈项部位的一丛鬃毛,竟似从来也不曾修剪过,长逾尺半,深深下垂,一身瘦骨,看过去像是随时都会倒下来。
  这样子的一匹马,无论在什么场合,都难以引人注意,却是老张的一双“招子”不空,显然是个识货之人。
  只手拍着黄马细长的脖子,老张用着艳羡的眼睛向潘栋打量着:“这样的一匹黄骠马,多少年也没见过了!”
  潘栋接过了马缰,上下打量一眼,翻开马嘴,看了看马的牙齿,知道岁数还不算老,再瞧瞧四只蹄子,蹄毛盖地,就知道还不曾钉过蹄铁,以原来蹄甲奔驰载人,定必有非常脚程耐力。
  嘴里不言,潘栋心里已有十分见地,再伸手黄马两胛拍拍,才知道马身虽瘦,全是精肉,一点儿“膘”也没有长。
  等到老张把皮鞍向马身上一搭,黄骠马原先看似困倦的双眼睛,忽地大大睁了开来,随着全身的一抖,顿时大见精神。
  老张一面把潘栋的随身行囊系上马股,马儿不住蹬蹭,时发短鸣,老张啧啧道:“好倔的蹶子!这匹马是好样儿的……”
  忽似想起一事,转向潘栋道:“前些时候,本地的李大官人托我给物色好马,你客人要是有意思……我可以从中介绍,给约会谈谈,教我说,这匹黄骠马定能值一百两银子……”
  潘栋微微一笑:“不必了!”
  照他看,此马的身价更有甚于章小庄的那匹“小黑龙”,有了它,今后再不愁在脚程上输于章小庄了。
  一时间心里大是高兴。翻身待上的当儿,意外地却为他发现到地上的一堆粪便。再一注意,更可见一行清晰蹄痕,不由微微一惊。
  “啊——”他转向老张道:“有人比我还走的早么?”
  老张笑道:“怎么不是?天还不亮人家就走了!”
  “你是说……一个骑驴的客人!”
  “对了……”老张嘿了一声:“好样的一匹回回小驴,脚劲可快啦!”
  对于章小庄那头黑毛小驴的来历身价,老张显然并不深知,要不然更加喋喋不休了。
  听说章小庄走了,潘栋心里大为吃惊,再也不思多说,匆匆给了老张几个赏钱,翻身上马。
  黄骠马久经雁先生调教,深悉人意,不容招呼便已自行步出栈外,一出店门,定足不动,容得潘栋带向官道,示以方向,便自放开四蹄,一路发足前奔。
  此刻天色尚早,驿道上仅见二三拉着素菜的骡车,两侧田陌,浮现着一片迷迷晨雾,稻子都已长成,有半人多高,结实累累,再过不久,即将是秋收时刻。前行不久,即看见了横陈当前的一脉大江。
  原来“太平府”适当长江之滨。江水由苏省入境,自太平府而望江苏,将皖省中分为二,欲通南北,唯舟楫便只赖一系列横架桥上的渡桥了。
  这匹黄骠马端的是好脚程,也不知雁先生如何调教驯服,跑动起来,非只是疾若飘风,更兼平稳异常,四蹄跨动,距离极大,状若人行,竟是一匹久经历练的“走马”,人坐其上,感觉着波动极是微小,宛若御风而行。十数里距离,俄顷而至。
  眼前已看到了“太平”渡口。
  东边天渲染着大片的红,已是日出时分。
  早渡无人,也只有几个卖菜的贩子守在岸边,渡棚下堆着小山样的各式蔬菜,一个老汉正用引自长江的水冲洗着萝卜上的污泥,状若无人,弄了一地的泥泞,简直下不了脚。
  潘栋先在渡口拴上了马,倚着一棵柳树坐下。自忖着是来的太早了。
  正在洗菜的老汉,停下了手向他打量几眼,眼巴巴地站起来道:“你客人是要过江么?”
  潘栋点头道:“不错,可是太早了?”
  老汉笑说:“说早也早,说晚可也晚了,头一拨刚走不久,下一拨时候还早,还有些时候……”
  说着用手往江上一指道:“呶,你看那不是刚过去么?”
  薄薄江雾里,果然看见前去渡船之一尾。显然已将抵达对岸,不觉大是懊丧,转念再想,即向老汉道:“看来我是晚了一步,却是不知我那个朋友走了没有?”
  老汉咧着一嘴黑牙道:“你那个朋友是什么样子?是骑驴子么?”
  潘栋道:“对了,他走了?”
  老汉嘿嘿笑了几声:“是骑着匹小黑驴的那个哥儿?走了,走了……”
  说着上下向潘栋打量不已,脸上神态顿见亲切,道:“这位小哥人真好,要了两个萝卜,却给了我许多钱,回头你客人要是见着了他,还请务必代我道上一声谢才是!”
  潘栋说:“这就是了——”
  心里却自忖着,好险,只差一步便与他照了脸儿,却是昨夜一会,不知他认出了自己没有?贸然相见,总是不好,这样正好,看来他此行匆匆,当系直奔庐州意欲加害阮年,事无可疑了。
  眼前对方虽领先一步,其行踪却已在自己掌握之中,敌明我暗,大可无虞,随即宽心大放。
  这一带江水宽阔,江流湍急,惟渡船梢公,经验丰富,篙楫兼施,不过半盏茶时间,即可到达彼岸。
  等了一刻,人来渐多,心正不耐,却自上流来了艘大船,上来兜揽,谈好渡资七文,便自牵马上船。
  想是沿途自上流零星载客而来,船上人数不少,却是船身够大,倒也不算拥挤。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十章 飞刀

下一篇:第十二章 妙手翻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