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萧逸 潘郎憔悴 正文

第十章 飞刀
 
2019-07-18 20:03:05   作者:萧逸   来源:萧逸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看看人烟稀少,潘栋乃自展开了轻功身法,一路疾驰,终是不曾追上章小庄的那头小黑驴儿。
  却是到了一个市镇。
  五里坡。
  夜色深沉。倒是“香竹上宛”这块客栈招牌,在本地名气不小,一经打听,立刻有人指引上门。
  那是一排全系青色竹子所搭建的楼舍。滨江而立,楼分四座,掩遮在千百竿修篁之间。风起处竹叶婆娑,原已十分诗情画意,再吃匹练江水天上明月互一映衬,更见深幽。
  潘栋被安置在第四座竹楼的楼下,背竹面水,环境极是宁静。
  当然,他绝不会忘记,向这里的伙计打听章小庄,所得结果完全满意。章小庄果然住在这里。
  是夜,潘栋少事休息,略饮温水,即行静坐,极快的一瞬,即行发动气机,使之通贯全身,出了一身大汗,其效果较之平常,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试着以气机运行上下,非但通畅无碍,即使前此伤处的微感疼痛,亦不复再现,直似活力无穷。
  一个念头,突然自脑中升起。
  “莫非是因为雁先生刚才所赠食的那颗丹药所致?”
  却是不可思议。再想那个雁先生看来温文尔雅诚然一个君子。绝难把他想像成一个身通绝技的江湖人物,只是事实的证明,已在在显示出此人的超凡入异,大非等闲,尤其奇怪的是此人的凡事先知,非友非敌,真正讳莫如深……。
  再想对方嘴里一再所谓的“缘份”,再加上赠药之情,终是有恩于己。无论如何,自己此行正感人单势孤,有此奇人暗中指引,却是求之不得。
  这位雁先生还特别提到了眼前的章小庄,颇有让自己对他注意提防的暗示。看来应是此一行重心所在。
  时已夜深,应在“丑”时前后。
  潘栋由于精神抖擞,一时还不想就寝,脑子里一直惦念着那个章小庄,此刻夜静更深,似乎是该伸量伸量他的时候到了。

×      ×      ×

  像是一片飞花样的轻巧,潘栋已腾身越上了竹楼,据先前他由店伙计嘴里所得到的消息,章小庄是住在第三栋竹楼的上偏间。
  ——这间房子的一半,其实是掩饰在一片翠绿的竹影婆娑里,风引竹摇,发出吱吱呀呀的一片声音,雅是雅了,却是阴森森透着怕人。
  脸上扎着一方黑布,仅仅只露着一双眼睛,潘栋立身楼栏一角,远远向这边打量着——
  出乎他意外的,这房子还亮着灯。
  一片昏黄灯光,闪自棉纸的窗户,证明着屋子里的人还没有睡,潘栋略存犹豫,总是捺不住心里的好奇,脚下虚点,一阵轻风也似的已自袭身而前。
  总是那咿呀的竹动之声,掩遮了他脚下所带出的仅有声音,随即掩近窗前。
  突地,灯熄了。
  潘栋心中一惊,脚下一个倒点,借势撑身,“嗖!”地飞纵出丈许以外,落身于楼栏之上。
  便在这一霎,门屏“呼!”地敞开,一条人影燕子般的轻巧,自里面穿身而出。
  黑暗里虽然看不出对方的面相,却是那瘦长的条个儿,正自说明了就是章小庄这个人。
  潘栋怎么也没有料到对方的行动如此快捷,乍惊之下,来人飞纵的身子,箭矢也似的已至眼前。
  好快的身势!
  即在他脚尖触及楼栏的同时,嘴里轻叱一声:“打!!”指尖挑处,呼——掌风疾劲里,直向潘栋迎面猛力直击过来。
  虽是初初一接,潘栋领略到这个章小庄的实力惊人,怪不得刚才那位雁先生对他评价甚高,看来果然非比寻常。自己总算一上来心存戒惧,要不然真还有些难以招架。
  眼前势子奇快,简直不容人费神凝思。
  由于事先的谨慎小心,潘栋早已把附近地势察看清楚,当下即在对方凌人巨大掌力之下,身子赫地向后一倒,施展了一手“醉倒寒江”的轻功绝技,随着身形的一倒之势,脚下一个力蹦:“哧——”箭矢也似地直穿了出去,整个楼栏在他力蹦之下,咯吱吱发出了一阵子摇晃,潘栋偌大身子,巨鸟也似地已落身竹林。
  他这里身子方自落下,章小庄如影随形地已自欺身而进。
  “呼——”
  暗影里有如夜鸟腾翻,夹杂着一阵子长衣飘风声,章小庄已拦身潘栋眼前。
  观其出势,非但快速,简直惊人。
  “你是谁?为什么偷看你家二爷!?”
  话出人进,不容得对方搭上语头,章小庄的一只右手,作势“二龙抢珠”已向着潘栋“照子”上点来。
  这玩艺儿还是真狠,有个名堂“上点天灯下勾海!”
  “天灯”指的是“照子”(眼睛),“海”者脸面也,黑道行话常谓的“海子”即是“脸面”之意。
  章小庄力贯双指,一出手就是狠招,非但要点瞎对方的一双“照子”,更有一窥对方庐山真面的冲动。
  却是,对方这个潘栋可有些透着扎手。
  迎着章小庄的一双手指,潘栋身子滴溜溜的一个打转,其势绝快,饶是这般,章小庄的一双手指,仍然是擦着他的发际滑了过去,凌厉的指力有似一双犀利的刀锋,虽是轻轻一擦,亦有切肤之痛。
  潘栋一惊之下,继而怒火中烧,霍地一个拧身,吐气开声,一掌直向对方腰胯上击去。
  他已确知这个章小庄功力深湛,若不全力施展,今夜只怕在对方手上讨不了什么好来,是以眼前这一掌,虽非十成劲道,却也有七八成功力,端看对方如何化解?
  章小庄嘴里叱了一声,沉肩拧臂,忽地抖出了右掌,“噗!”声,两只手掌迎在了一块。
  这才是实力的一接。
  “呼哧哧——”
  有似旋风一阵,两个人身子就地一连打了三个转儿,却在分开的一霎,有似纷飞劳燕,双双腾身而起。
  章小庄往左,潘栋往右。
  看上去势子是一样的猛——
  有似剪空的一只燕子,姿态极其曼妙,章小庄已落身楼栏,势子虽猛,却不失潇洒。
  潘栋这一面可就有些兜不住,随着他退后的一个奇快落势。“喀嚓嚓……”一阵子爆竹折断之声,压倒了大片修竹。
  这一来潘栋才尝到了厉害——
  有了前此与“神眼鬼见愁”晏春风内力交手的经验,深知对方“紫流江气功”的厉害,哪里敢实实承受?
  原来对方章小庄小小少年,却已实得晏春风内力传授,眼前之一掌交接,看似平常,其实内力著着,尤其惊人的是,力道中正是混杂着可怕的“紫流江”独门内功。
  若是潘栋胆敢恃强硬接硬架,那可就保不住与“六先生”落得一样下场,最不清,也难免旧伤复发,大口吐血——
  却是这一次潘栋总算机伶,其实却是于过往惨痛经验里学得了教训。眼前这一倒之势,无疑把身上承受的力道,化解了大半,接下来的就地一滚,总算把余力全数化解干净。
  这才知道了厉害,哪里还敢恋战?
  顾不得与对方有所交代,霍地腾身就起,“呼——”飞身于眼前竹林之内。
  那一面的章小庄偏偏放他不过——
  “你还想走?”
  随着他脚下楼栏的一颤,有似轻烟一缕,章小庄已投身竹林。
  借助于那阵子滚翻之势,虽说是已把身上所中的“紫流江”气功化解干净,却也心里一阵子发慌,眼前金星乱冒。
  一阵子忘命飞奔,也顾不了轻重得失,脚下虽是快速,跌撞得竹折枝扬,声音万难掩饰。
  章小庄一扫早先的浑厚呆痴,这一霎竟似十分机警,睁着双圆大的眼睛,只是向发声处注目观望,脚下徐徐前进,丝亳不见张慌。
  却是潘栋,惊弓之鸟,只为了早早脱逃出对方纠缠,反倒不似平日惯有镇定。偏偏竹林内一片黝黑,伸手不辨五指,竹枝既密,万难不有所触及,静寂里听来尤其清晰。
  忽然惊起来一天夜鸟。只是在空中团团打转。
  却在这时,一个人忽地由黑暗中闯出,双方势子一般的快。
  由于来人突然的现身,双方几乎撞在了一块。
  黑暗里哪里看得清楚?
  只以为章小庄迎面而来,潘栋这一惊可是不小,再也顾不得存心忠厚,两只手乍然一沉,排山运掌,直向着当面人猛力击出。
  却是这个人轻若无物。
  随着潘栋的运力一击,忽然为之消失不见。
  当然,绝非是真的不见了。
  容得潘栋觉出不妙时,对方已展示出神出鬼没的出手——有似春风一掬,来人的身势其实已与他近在咫尺。几乎贴面而立。
  便在这一霎,潘栋的一双肩胛骨节,已落在了对方拿按之间。
  一股奇异的力道,传自他的十指。潘栋只觉着身上一软,面条人儿样的身上一阵子发软,便自为之动弹不得。
  什么人这样厉害?
  若是章小庄,未免太不可思议了……。总之这一霎的落身敌人之手,万无活理,潘栋心里一寒,顾不得再保持缄默。一时开口出声——
  “是……谁?”
  “嘘——”
  那人用着极微的声音说:“不要出声——”
  潘栋这才肯定,对方不是章小庄,且像是对自己并无恶意,不由心中一松。
  渐渐地,他才似有所分辨出对方身影的一个轮廓……随即那一双拿住自己肩上的手,忽然松了下来。
  却在这一霎,空中传过来一缕极其尖锐的尖风,一口小小飞刀,直由身后竹林里疾驰而近。
  由于四面漆黑,这口飞刀简直是在全然无光的情况之下,疾飞而前。发刀人当然是摸黑出手,并无所见,何以飞刀出手的准头,竟然拿捏得如此精明准确?
  除了那一缕透体而近的尖风之外,潘栋简直别无所见,容不得他讶然而有所觉,这口小小飞刀的刀尖几乎已触及到了他的侧面印堂。
  却是他迎面站定的那个人,眼明手快,信手一拈,以拇食二指已拿住了飞刀的薄薄刀锋,手法之微妙,简直出人意料。
  便在这一霎,空中连续发出了尖锐的啸声,有似蝙蝠的翻飞,一连飞过来无数口飞刀。
  黑暗里固然难以分辨,却是透过那尖锐风力的指向,无不是以潘栋为发射的对象。
  这般诡异的暗器出手,简直骇人视听。
  武林中虽有所谓的“闻声”、“听风”等巧妙的暗器出手之术,却是像眼前这般竹林之内,能使暗器一如蝙蝠之巧闪飞翻临近眼前,简直是闻所未闻。
  蓦然间使潘栋想到了当日晏春风酒楼肆凶的暗器施展——“燕子穿帘”手法。
  似乎也只有这种诡异莫测的暗器出手,才能这般施展。
  章小庄毕竟不比晏春风。再者竹林之内障碍亦多,如此情况下,乃使得他在一连出手的十二口柳叶飞刀之中,仅仅只有四口,准确无误地飞临向潘栋身前。
  即使如此,却未能逃过潘栋身边这个人的微妙观察,在他精确的听视之下,巧手翻飞,极其曼妙,已把来犯的下余三口 飞刀,悉数地拿在了手上。
  这番轻巧的运作,也只得近在咫尺之间的潘栋心里有数,由不住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是因为,他既然想到了对方章小庄“燕子穿帘”的出手,当然也知道这种手法的厉害,以眼前情形而论,设非是身前这个人的别具“慧”眼,能见人之所未见,察人之所未察,以潘栋目前功力而论,万万难以觉察,很可能便自丧生在对方毒恶的“燕子穿帘”手法之下。
  章小庄或许尚不曾自知他所发出的暗器飞刀,竟然全数落空,抑或是对方敌人已然丧生于他的飞刀之下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处身黑暗,潘栋已略能辨察出身边的一个大概。尤其是眼前的这个人——
  “啊——”
  他几乎要叫了起来,眼前这个人,不正是先时茶馆里所见的那个“雁先生”么?他居然也来了。
  雁先生已有所觉,正自向他含笑点头。
  立刻潘栋身边有如蚊蚋般传来雁先生的声音。
  “不要说话,”雁先生显然是以传音入秘的功力传声道:“他已深精晏春风的暗器手法,这种手法极是诡异,除我之外,无人能敌,且容我暂时把他引开,你速速回房去吧!”
  话声微停,欣长的躯体,无风自动,纸人儿也似地已狂飘而起,一出数丈,落身向一竿巨竹。紧跟着这根巨竹的微微一弹,他身子已第二次弹起,飞落六七丈外。
  这样的身势,自是惊人。
  章小庄焉有不见之理?怒叱一声,乃由暗中摸身而出,一路喝叱不已,直循着前行雁先生之后倏起倏落,疾追上去,一遁一追,转瞬间已消逝无踪。
  潘栋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快速向林外遁出。

相关热词搜索:潘郎憔悴

上一篇:第九章 贵人先生

下一篇:第十一章 飞云雪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