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易容 血海行舟 正文

第十二章 闯大祸 孤注一掷
 
2020-01-19 11:20:16   作者:易容   来源:易容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此刻卯时将尽,正是夜阑人静,人们熟睡方酣的时候。
   “断魂仙”长孙萼来至一处丈余高的围墙之外,站在墙脚,凝神听了一会,接着莲足微垫,娇躯徐徐地向上飘起。
  才飘起丈余高,长孙萼玉掌微舒,轻轻的往墙头上一搭,只见她身躯一横,贴着墙头滑入了围墙之内,不带丝毫风声,巧妙之极。
  这围墙之内,是个小小的花圃,长孙萼站了一刻,终于听出一株天竺桂后,檐柱下隐约有人。
  再过少顷,便将天露曙色,长孙萼不敢耽搁,提起一口真气,劲矢脱弦一般,倏地往左面闪去。
  长孙萼闪至左面屋侧,贴墙而立,等着檐柱下的人追来,那知等了半晌,丝毫不见动静,她也懒得返身察看,施展轻功,闪身朝院子外逸去。
  这座院子系孟圣的庶母,孟鸾音的母亲所居,左手去是黛姨娘的居处,右边则是“金陵三姝”所居,对过则是崔千嫪,再过去则是傻小子孟圣的新房,新房前面便是天机楼。
  “断魂仙”长孙萼在此间住过,识途老马,早将情势衡量清楚,由此处潜入,是最为有望不被发觉的途径。
  出了院子门后,长孙萼直往孟圣的新居闪去,才至院门之外,一眼便见园中有人倒在地上。
  长孙萼倏然一惊,纵身上前,检视倒在地上的人,原来是孟府中的一名家人,业已被人以隔空点穴的重手法,点着死穴,一命归阴了。
  一看手法,长孙萼即知自己的父亲已到,当下再不迟疑,径自往厅堂中窜去。
  厅堂中红烛高烧,照耀得十分明亮,门边倒着一人,一张太师椅上倒着鲜衣华服,白须白发的孟跃。
  “断魂仙”长孙萼视若无睹,身躯扭了几扭,业已溜入后堂,略一打量形势,立即抽出肩后乌黑的宝剑,朝一处门缝中插下。
  门闩一断,长孙萼推门而入,这一间正是孟圣的洞房,房中高悬着一盏琉璃宫灯,牙床之前,罗帐深垂,依稀显出榻上睡的两人。
  “断魂仙”长孙萼闪至床前,一手撩开罗帐,只见孟圣与甫作新娘的齐霞环臂叠股,交颈而眠,时值六月炎夏,又当新婚之际,两人自是一丝不挂,脱得干干净净。
  长孙萼阴森森的一哼,手起剑落,乌光乍闪,颈血狂涌中,两颗头颅由床上向地下滚去。
  孟圣,“飞天龙女”齐霞,二人睡梦中被杀。
  蓦地,院子外响起一声粗厉的喝吼。
  “断魂仙”长孙萼飘身退出房外,顺手带上了房门。
  “什么人?”
  来的是孟府中执事的管家孟云,孟云带着两名家人巡夜至此,一见院子中倒的有人,立时惶急万分的出声喝喊,同时飞快的朝屋中扑去。
  同时间,院子外胡哨之声大起,两名家人疾步朝左右奔去。
  “断魂仙”长孙萼出房之后,仗剑往外硬闯,才下堂前台阶,便与疾奔而进的孟云迎面相遇。
  长孙萼足不止步,宝剑一挥,朝孟云肩头劈下。
  这一剑又快又狠,剑动风响,带起一片割人肌肤的剑气。
  孟云惊汗一乍,挫腰滑步,欸然暴退数尺,手横一柄长剑,拦在长孙萼的前面:“长孙小姐,你将我家少爷…...”
  “断魂仙”长孙萼充耳不闻,一剑劈空,二剑又发,剑尖电激轮转,划着斗大的圈子,疾往孟云胸口上刺去。
  孟云见这一剑势不可当,双足一垫,猛往后方跃退,落地之后,仍是横身挡在院子门口。
  倏然间,一旁窜出一条人影,快如鬼魅般的往孟云怀中闯去。
  孟云大吃一惊,来不及看清是谁,长剑疾抡,使出一招“丹书铁券”,护住全身要害,同时往后方跃退。
  这一招既名“丹书铁券”,防身保命,应是绰有余裕,可惜扑过来的是“玉面毒心”长孙咎,他武功太高,孟云虽是一流高手,仍不堪长孙咎一击。
  “玉面毒心”长孙咎决意助女儿雪恨,连番下手,杀了孟跃及另外三名家人,孟跃的武功尚在孟云之上,今夜若非由他出手,长孙萼也杀不了孟圣和齐霞。
  仇已铸下,“玉面毒心”长孙咎杀心大炽,不待孟云一招使尽,衔身进扑,探手重重剑影中,攫住孟云握剑的手腕,右手扣指一弹,隔空点在孟云的“开空”穴上。
  只听一声短促的锐啸,孟云吐出一口浊气,顿时气断死了。
  “玉面毒心”长孙咎手腕一震,将孟云的尸体撇向一旁,身形一幌,当先闪出院子门外,长孙萼闷声不响,提剑跟在身后。
  胡哨之声,此应彼和,天机楼之后,整个后宅都惊动了,长孙父女刚刚闪出门外,崔千嫪与孟康已由居处窜出,一左一右,同时由此处奔来。
  骨肉连心,孟圣已死,“天巧星”孟康与崔千嫪像是知道了似的,两人均是发狂一般地朝中间奔来。
  “玉面毒心”长孙咎霍地反臂向后,夺过长孙萼掌中的喂毒宝剑,抓住她的手腕,迸力朝前飞驰。
  二人也不上屋,仍由来时的旧路退出,崔千嫪奔入了孟圣所居的院落中,“天巧星”孟康却一劲的在后追赶。
  “长孙咎休走,老夫有话问你!”天巧星孟康急怒交迸,一面追赶,一面厉声大喝。
  两方奔得都快,眨眼工夫,长孙父女业已奔近孟家邻外的围墙。
  突然间,花丛后窜出一个中年美妇,迎面一剑,往长孙咎的面门刺去,同时口中扬声道:“什么人?给我留下。”
  这一剑工稳快捷,炉火纯青,完全是名家风范,语声甫落,剑已刺临长孙咎额前一寸以内。
  “天巧星”孟康追在长孙父女身后上十丈处,只骇得厉声大喝道:“二娘快让。”
  这中年美妇正是孟鸾音的生母,“天巧星”孟康的如夫人,此时亦已警悟冲过来的是“玉面毒心”长孙咎,只是未及撤剑闪让,业已惨叫一声,右掌被齐腕斩下。
  “玉面毒心”长孙咎知道孟府之中,高手如云,此刻若为孟康缠住,自己虽有走脱之力,女儿却难逃遁,是以明知拦在身前的人不可再杀,为了争夺一线速度,仍然下了毒手。
  “森罗九九剑法”在他手中,有惊神泣鬼之力,微一偏头,反手一撩即将孟鸾音之母的手掌连剑一起斩下,长孙萼将那宝剑以数十种毒药煮了又煮,淬了又淬,弄得见血封喉,狠毒到了万分,孟鸾音之母手腕一断,人亦剧毒攻心而死。
  “玉面毒心”长孙咎奔窜不止,将尸体撞得摔向一旁,接着飞身纵起,越过围墙,继续朝前奔驰。
  “天巧星”孟康心裂肠断,长孙咎这般杀人逃走,自己的爱子业已不幸,那是无疑问的了。
  “长孙咎,要脸的就站着!”天巧星孟康狞声道。
  此时天光已亮,“玉面毒心”长孙咎抓着长孙萼的手腕,风驰电掣般的奔在前面,“天巧星”孟康衔尾疾追,所隔不过八九丈远。
  杀子之痛,加上杀妻之恨,这两个昔日交情不恶,举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业已结成誓不两立之仇。
  “长孙咎!”天巧星孟康厉喝道:“你逃到天边,老夫也要将你抓着。”
  “玉面毒.心”长孙咎装聋作哑,任凭孟康喝喊,仍是迸力朝前飞驰,展眼工夫,穿过几条街道,奔临到了城墙边上。
  “断魂仙”长孙萼虽然生死玄关已通,功力较前大进,但与这两个绝世高手相较,仍然是远远的瞠乎其后,此时全靠长孙咎带着奔驰,她自己几乎是足不点地,被父亲提在手上。
  带着一人,终究是太耗功力,减低速度,追至此时,“天巧星”孟康又赶上了丈来远的距离,与长孙父女之间,仅隔七八丈之遥。
  “呼!”的一声,“玉面毒心”长孙咎带着女儿,飞身跃到城上,双足顿处,又朝城外扑下。
  “天巧星”孟康把握时机,竭尽全身功力,一纵一跃,落地时又赶上了一丈左右的距离。
  这城郊一片旷野,晨曦之下,三个人两前一后,跑成了淡淡的一条灰线。
  “天巧星”孟康伤痛欲绝,目眦欲裂,追逐少顷,旋又厉声道:“长孙咎,你要不要脸,有没有种,是不是人生父母养的?”
  “断魂仙”长孙萼陡地怒声道:“爹,就在此处吧!”
  “玉面毒心”长孙咎敞声一笑,道:“孟老弟,长孙咎何许人?岂是言语激得动的?该停便停,该走便走,你再追片刻吧!”
     片刻之后,前面已有江涛拍岸之声,“玉面毒心”长孙咎突将宝剑塞在长孙萼掌中,声色俱厉的喝道:“独自过江,走。”
     喝声中,顺手一送,将长孙萼的身躯扔出三丈多远,自己却闪电般的转过面来。
  “天巧星”孟康原已赶至四五丈内,趁着长孙咎递剑,讲话,扔人之际,身形连连飞射,堪堪追到了长孙咎身后,一见长孙咎转过面来,立即飞纵而起,冀图越过长孙咎的头顶,先将长孙萼毁在掌下。
  “玉面毒心”长孙咎亦自凌空拔起,横身挡住“天巧星”孟康。
  孟康倏地哈哈一声长笑,笑得凄厉悲怆之极,笑声中挥掌朝长孙咎当胸劈去、
  长孙咎跃起半空,与孟康面面相对,孟康一掌击来,他也一掌拍去,“蓬!”的一声暴响,狂飔怒卷中,二人的身躯同时震得朝后飞去。
  二人凭空对了一掌,全皆使尽了毕生性命修为之力,落地之后,二人俱是心摇神颤,周身血液沸腾。
  “玉面毒心”长孙咎微一定神,即朝孟康道:“事已如此,只有你我一拼老命,来来来,今天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真实功夫。”
  “天巧星”孟康嗔然不语,一双满布血丝的眼睛,瞬也不瞬,紧紧地盯着江岸的远处。
  就这一忽工夫,“断魂仙”长孙萼业已奔出极远,身形消失于江岸之下。
  “玉面毒心”长孙咎却目不旁视,全神贯注在孟康身上,待了少顷,淡然说道:“你聪明一世,怎的胡涂一时?放着长孙咎未死,你动不了我那丫头。”
  “天巧星”孟康倏地仰天一啸,厉喝一声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声未落,单掌当胸,竭尽十二成功力,直向长孙咎推来。
  “玉面毒心”长孙咎飘身避掌,道:“这还象话。”
  说话间,欺身上步,左掌斜划,右掌直劈,同时往孟康身上击来。
  “天巧星”孟康蕴怒发掌,他是唯恐不能一招致长孙咎于死地,怎奈长孙咎不肯硬拼,避掌进招,与他游斗,这一招斜划直劈,双掌并发,名之为“拘魂双判”掌中夺掌,招中藏招,其中隐含着无穷的变化,莫大的威力。
  显然,“玉面毒心”长孙咎亦是志在孟康的性命,他深知孟康不死,长孙萼终必难逃一命,是以这出手一招,虽未想将孟康毁于掌下,却立意要抢制先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下孟康的性命。
  “天巧星”孟康虽在骤逢大变之余,心神仍然矜恃不乱,一见长孙咎使出“拘魂双判”一招,立即识出其中的厉害,当下不架不拆,不闪不退,气沉丹田,功凝右臂,根本不理长孙咎的双掌,径自一拳往他心口捣去。
  “玉面毒心”长孙咎纵声一笑道:“行,有你的。”
  话声未竭,人已绕着孟康转了一个圈子,两人飞快的换了三招。
  激斗中,“天巧星”孟康忽然鄙夷不屑的说道:“似此打法,三天三夜也分不出胜负。”
  “玉面毒心”长孙咎冷冷的道:“何须三天三夜,再过片刻,你的帮手就到,你先沉住气吧。”
  “天巧星”孟康狞笑一声道:“既知如此,何不速战速决,与我拼上几掌?”
  “玉面毒心”长孙咎无动于衷的道:“老夫何惧于你,怕只怕拼到一半,你又拖泥带水,那时你的援手已到,老夫脱身不得,撇下那个丫头,却教何人去照应?”
  “天巧星”孟康怒喝道:“你还想脱身。”
  二人口中说着,手脚却丝毫不慢,四掌翻飞,打得万分激烈,不敢放松半分,更不容对方抢制了先机。
  “玉面毒心”长孙咎“幽眚指”不用,仅以一套掌法应敌,“天巧星”孟康拳掌兼施,各门各派的功夫皆有,拳劲掌风,刮得地面的尘土四散飞扬,内家罡力,不住地呼啸作响。
  百余招后,二人的拳路同时一变,长孙咎使“幽眚指”,“天巧星”孟康使一套武林绝学,失传已久的“摧心掌”法。
  嘶!嘶!嘶!“幽眚指”带起接连不断的短促啸声,这声音宛如发自毒蛇口中,听来既刺耳,又恶心,令人难以忍受。
  “摧心掌”掌势飘忽,每一招均蕴有制人死命的阴柔暗劲,“玉面毒心”长孙咎避招进袭,身躯逐渐离孟康远了半步。
  两百招未满,远处突地传来一阵凄厉的号叫声:“还我儿的性命来啊……”
  “还我儿的性命来啊……”
  是崔千嫪的声音,由远而近,显然正往此处奔来,“玉面毒心”长孙咎虽然狠毒,听了这种心碎肠断的哀号,亦不禁暗暗的心惊肉跳。
  “天巧星”孟康虽然早知圣儿已死,究竟未经证实,是以心中不免有万一之想,此时听到崔千嫪的哀号声,知道自己独子已夭,再无回生之望了,一时之间,心中大恸,不再避招进击,径自只攻不守,疯狂一般地与长孙咎拼命。
  “还我儿的性命来啊……”
  崔千嫪手提龙头杖,往此处狂奔而来,在她的左右身后,尚有丁公望,邓横及帅遇春等七个人。
  在他身前上十丈处,却跑着枯瘦如柴,一身黑色宽袍的“鬼仙”申元化,侯亮却被申元化挟在胁下。
  “玉面毒心”长孙咎蓦地连环劈出四掌,敞声大叫道:“失陪了。”
  他说失陪便失陪,后纵两步,扭头便跑,快如一阵狂风,顺着城墙飞驰。
  “天巧星”孟康眼红似火,厉吼一声,跟踪急赶,与“玉面毒心”长孙咎所隔不过两丈距离。
  “鬼仙”申元化霍地加快脚步,同时口中慢悠悠的叫道:“孟老儿慢走,等等申元化。”
  这一跑,顿时分出功力高下来,“玉面毒心”长孙咎似乎最快,大有孟康愈拉愈远的样子,然而快得有限,骤然一眼,仍是难以看出。
  “鬼仙”申元化挟着侯壳,却不见得较孟康为慢,而两人之间,始终是那么二三十丈的距离。崔千嫪等愈拖愈远,渐渐地,邓横退后,丁公望超前。
  这一群人绕城而奔,片刻工夫,已至朝阳门外。
  “玉面毒心”长孙咎陡地纵声道:“狄抱寒,还不快跑!”
  狄抱寒刚刚要赶回金陵,正要进城时,忽然发觉后面奔来了人,这时正停下步来反身观看。
  长孙咎尚未跑过来,即先开口喊叫,狄抱寒不问情由,撒开大步,也便跑在长孙咎的前方。
  “不要进城!”长孙咎叫道。
  狄抱寒领先,越过城门,直往东方奔去。
  “老前辈,萼儿呢?”狄抱寒一面迎着朝阳奔驰,一面焦急异常的问道。
  “玉面毒心”长孙咎简短地道:“暂时无恙,她杀了孟圣。”
  狄抱寒瞿然一惊,知道自已也永无宁日了。
  两三句话的工夫,“玉面毒心”长孙咎与狄抱寒跑成了并排。
  “这样不成!”长孙咎叫道:“要尽力跑,如逃命一般。”
  狄抱寒吸一口气,施展“金雁一气功”,连纵三步,身躯超前了六七尺远,接着竭尽轻功脚程,领头跑在前面。
  “玉面毒心”长孙咎暗自转念道:“有这小子在世,萼儿倒是多一重保障。”
  奔至东门,狄抱寒再也无力与长孙咎并驾齐躯了。
  “玉面毒心”长孙咎低喝道:“跑在孟康后面,当心暗算。”
  狄孢寒横着一纵,闪身跃于道旁。
  “飕”的一声,“天巧星”孟康飞射而过,一掌朝狄抱寒后心击去。
  亏得长孙咎预示机宜,否则狄抱寒非遭毒手不可,孟康一掌拍来,狄抱寒足下猛力一挫,转了半个圆圈,虽然逃过一掌之厄,却被孟康顺手一抓,将长袍后心撕走了一块。
  “天巧星”孟康一击不中,也不再度出手,狞笑声中,继续追赶“玉面毒心”长孙咎。
  狄抱寒身形未定,“鬼仙”申元化挟着侯亮,业已闪电般的一掠而过。
  侯亮大叫道:“狄哥哥,快呀!”
  狄抱寒钢牙一咬,拔足朝前奔去。
  “狄抱寒,无信无义的小儿,还我儿的性命来啊!”
  崔千嫪辨出狄抱寒的身形,远远地在后狂喊。
  这声音虽然微弱,却如一柄千斤铁锥,重重的锤击在狄抱寒心上。
  狄抱寒好似怕被崔千嫪抓住似的,双足飞驰,越跑越快,心中叫着道:“所有萼妹的作为,全该我狄抱寒负责。”
  狄抱寒跟在“鬼仙”申元化身后,心烦意乱的朝前狂奔。
  “我害了萼妹,也害了旁人。”狄抱寒喃喃自语道。
  “狄抱寒啊……你这轻诺寡信的东西……狄抱寒……还我儿的性命......”崔千嫪号叫着。
  崔千嫪愈跟愈远,业已看不清狄抱寒的身形,她声嘶力竭,这般狂奔狂喊,语音已是含糊不清,断断续续了。
  南门,西门。
  “玉面毒心”长孙咎一马当先,绕着金陵城转了一圈,接着幌身钻进城中,径自往孟康府中奔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海行舟

上一篇:第十一章 运慧剑 急流勇退
下一篇:第十三章 拼生死 杀劫方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