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太湖旅途中 两遇星相士
 
2019-11-27 20:26:46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情况,显然是刚刚被金不换那招化自杜工部诗句“星垂平野”绝学惊走的“红斑人豹”鲍南山,如今又悄悄折回,来观察自己与金不换的中毒结果。
  照理说来,自己与金不换应该双双中毒,听凭那阴损已极的鲍南山作弄摆布,但金不换不知怎会本领通天地,未受影响,反而将计就计,安排下捉“豹”陷境!
  只要鲍南山现身,走到自己近前,被金不换断了他林中退路,则任凭这只“红斑人豹”,如何刁钻凶猛,也定会被金不换逼得献出解药,使自己脱了一劫,并获知“青衫狂客”宇文狂,和高小红、卓紫娟的下落。
  萧三想到此处,却出了岔儿!
  就在那林中轻微步履,已到林边,即将出外之际,突有一只小虫,连飞带钻,无巧不巧地,进入萧三鼻内。
  萧三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遂使那林口足声,又迅速缩了回去。
  金不换微叹一声,一圈金色光影,起自掌中,比电还疾地,飞向林口。
  林口立即响起一声惨哼!
  金不换站起身形,向萧三苦笑叫道:“萧兄,起来吧,豹入深林,神仙难觅,在无可奈何之下,我不甘心让这毒辣阴险的鲍南山,再度逃出掌握,只好令他变成一支死豹子了!”
  萧三听得金不换这样说话,诧声问道:“金老弟真有这样把握,那鲍南山功力不弱,如何准死得了?”
  金不换叹道:“萧兄劳驾,去看看吧,那只豹儿被你喷嚏之声所惊,已想回身逃走,但他‘脊心’死穴以上,应该嵌着我从来不肯轻用的一枚‘买命金钱’!”
  萧三起身走了,片刻折回,把一枚上镌“买命”二字的小小金钱,交还金不换,摇头含笑语道:“老弟手法,又准又快,果然是深嵌在对方的‘脊心’穴上,分毫不差,但你却未料到,被你这‘要命金钱’,要了命的人儿,并不是‘红斑人豹’鲍南山呢!”
  金不换猛然一惊,失声问道:“那人是谁?”
  萧三摇摇手笑道:“老弟不要吃惊,你没有错杀好人,那‘红斑人豹’鲍南山太以狡猾,虽料定我们定必中毒,仍不肯亲自冒险察看,只派来了他手下四名爱徒之一的‘黑豹’袁刚!”
  金不换顿足一叹道:“好,够聪明,够厉害,这只‘红斑人豹’,倒真是我生平所罕见的斗智对手……”
  说到此处,转对萧三叹道:“萧兄,咱们走吧,豹子和鹰一样,一击不中,立即远飏,我们休想等它在原地来上第二次当了。”
  萧三一摆手儿道:“不必急着走,有件事,我要先弄弄清楚……”
  金不换目注萧三,已知其意地,含笑问道:“萧兄,你是否想问我,为何不曾中毒?”
  萧三点头道:“我承认江山代有才人出,自古英雄让少年,金老弟在文才武学方面,确实比我高明多多,但你难道连抗毒能力,也有特殊体质……”
  金不换截断萧三话头,接口笑道:“我不是有甚特别抗毒体质,只是所采用喝酒方式,与萧兄不同,萧兄应该记得,适才我是一倾而尽,你却是徐徐饮完。”
  萧三点点头道:“我因已上过鲍南山的当,知道此人太以阴损,决不会以不含毒质的美酒,来强逼我们饮用,遂以内家真气,严束所饮酒儿,不令于腹内散开,并立从脚底逼出,才喝得那等慢,结果仍中奇毒,委实莫明奇妙,也可见鲍南山的厉害。”
  金不换笑道:“萧兄不要莫明其妙,你可知道你犯了何种错误?”
  萧三道:“我的错误何在?”
  金不换道:“你的错误只有八个字儿,便是‘高估敌人,低估自己’!”
  萧三瞠目道:“此话怎讲?金老弟莫和我打甚玄机,我如今已被‘红斑人豹’鲍南山气糊涂了,简直毫无灵机,像个笨蛋!”
  金不换笑道:“小弟认为,我们在江湖中尚具薄名,鲍南山所化身的红衣蒙面人,既想对付我们,必会略费心思,不至于像对付一般人那样,把奇毒下在酒内,避免我们入口便知,容易觉察解救……”
  萧三深以为然,点头道:“对,有道理,我确实低估自己,结果白费力气,竟从脚心逼酒,而使自己仍然中毒,成了个大大笨蛋。”
  金不换继续笑道:“小弟有鉴及此,遂把酒儿放心大胆的一倾而尽,但那支持杯右手,却功力早聚,化肉为铜,并暂时封闭了通心血脉!”
  萧三恍然道:“这样说来,毒是涂在酒杯之外?……”
  金不换点头笑道:“正是,萧兄凝聚真气,从脚心慢慢逼酒之时,也就是鲍南山在酒杯外所涂奇毒,乘虚而入,从你手指上沿臂攻心之际!”
  萧三“呸”了一口道:“倒霉,我还有一项问题……”
  金不换看着萧三那张充满气愤尴尬的怪脸,含笑问道:“萧兄是问我万一把事料错,杯中之酒果真是穿肠毒药,却又如何平反那难堪局面?”
  萧三一声苦笑,对金不换双翘姆指说道:“金老弟,你的智慧之高,和反应之快,委实令我这老酒鬼,万分钦佩!”
  金不换笑道:“其实这答案太以简单,常言道:‘防前须顾后,当左莫忘右’,在我右手化肉为钢,防范杯外涂毒之际,左手便握有一粒解毒灵丹,只要舌上有异味,腹中稍有异感,便立即服食下喉,仍足消灾解厄!”
  萧三诧道:“金老弟能解鲍南山这等阴损之人的秘炼奇毒?”
  金不换笑道:“那‘玉面飞狐’胡小庄自称无药可解的独门毒物‘天狐勾魂臭’,和‘蚩尤迷神雾’既能被我祛解,‘红斑人豹’鲍南山的一点用毒伎俩,大概也不例外!”
  萧三“哎呀”一声,摇头惭笑道:“我真是灵光蔽昧,竟忘了老弟是一位学究天人,胸罗万有,并特别神于岐黄的绝代奇客……”
  一面说话,一面酒瘾发作,取过葫芦,“咕噜”的灌了几口!
  金不换笑道:“萧兄已中奇毒,怎么还敢饮酒,难道不怕酒催毒力,易于攻心么?”
  萧三轻笑道:“金老弟,我不会长期糊涂,如今已然清醒,你这位圣手神医,既给我服过一粒丹丸,我怎会还怕鲍南山的奇毒,能在我腹中作怪!”
  金不换正色道:“萧兄,请记住,今夜我们是两人同行,才可在饮那两杯酒儿之上,与鲍南山互相逗弄,赌赌心机,若是只有一人,便决不能如此冒险,把生命孤注一掷的呢!”
  萧三听得惑然苦笑道:“老弟又是玄机……”
  金不换摇头道:“不是玄机,只是推理!”
  萧三暂停饮酒,目注金不换道:“金老弟,请你把这项理由,推上一推,我老酒鬼委实弄不明白‘两人同行’与‘一人独行’,会与对方的用毒伎俩,发生甚么微妙关系?”
  金不换笑道:“这关系确实相当微妙,因为鲍南山对我们‘两人同行’,一定用缓缓发作之毒,若是只对一人,他多半要用立即发作之毒!”
  萧三一时之间,仍未能完全了解,方一皱眉,金不换含笑又道:“萧兄请想,我们二人,不会同时饮那毒酒,定有一先一后,倘若先饮之人,立即发作,未饮之人,怎肯继续上当?并必愤怒填膺,非竭尽所能地,与那只‘红斑人豹’拚死一战不可……”
  萧三瞿然道:“对,尤其鲍南山拿不准你我之间,谁先上当?假如是你,他还可以和我周旋周旋,假如是我,他绝非你敌,老弟盛怒之下,那张‘红斑豹皮’,多半会变作‘江湖败子’的‘血披风’了。”
  金不换道:“由此可见,他对付‘两人同行’,非用缓慢发作的毒药不可,对付一人,则无此顾忌,剧烈毒品,往往入口封喉,我若再自作聪明,想和对方赌其心机,坦然举杯饮酒,可能纵有灵药在手,也未及取服,岂不死得冤枉透顶?”
  萧三连连点头,对金不换智慧判断,好生佩服!
  金不换笑一笑道:“总而言之,像‘红斑人豹’鲍南山这等老奸巨猾,必然算计极精,凡事未虑胜,先虑败,为他自己预留安全退步,像刚才我虽诈作中毒,并发出轻不一用的‘买命金钱’,也不过只中副车,杀掉了他门下的一只‘黑豹’而已!”
  “嗡……飕……”
  这是弓弦猛振,长箭横飞之声!
  星月光芒之下,一条箭影,从远处破空而至。
  不过内行人一看便知,这箭儿射得比金不换的头顶略高,显然不含敌意。
  金不换猿臂轻伸,一把便将那根长箭抄住!
  果然,那只箭儿没有箭镞,却在近箭尾处,用粉红色的丝线,系着一只同色香囊。
  金不换目光注处,眉头立皱。
  萧三笑道:“金老弟,你皱甚么眉,这只香囊,总该是女儿家的贴体之物,赠囊人必系一位倾城倾国的绝代红妆,不会再像忽男忽女万分神秘的殷世官那样扑朔迷离,叫人雌雄难辨!”
  金不换苦笑道:“萧兄莫要取笑,这香囊中还盛有别的东西!”
  萧三酒隐又犯,咕嘟嘟地,饮了两口,说道:“是什么东西呢?金老弟对于我这老酒鬼,无须避忌,不妨把香囊中的旖旎风光,予以泄漏!”
  金不换面含尴尬苦笑地,解开丝线,取下香囊。
  囊中是颗姆指大小,生成人头模样的黑色珍珠,珠外却裹着一张锦笺。
  金不换不看黑珠,先看锦笺,口角笑容,随着目光移动,渐渐浮起。
  萧三自然立即发现,诧然地问道:“有甚么天大喜事,竟使金老弟看得这般高兴呢?”
  这时金不换已看完笺上之语,随手递过,含笑说道:“我笑萧兄又走眼了,这赠我香囊之人,不是什么倾城倾国的绝代红妆,而是一位风流潇洒的翩翩公子!”
  萧三疑信参半,接过锦笺一看,因为笺小字多,写的是针尖细楷,但那笔“灵飞经”的字体,依然秀媚无伦,写的是:“仆对兄,未曾识荆,已接光尘,萍水生缘,倾倒备至!
  “本拟千里相随,择一环境绝佳,而无任何俗物滋扰之处,与兄执手订交,唯晴空霹雳,突震当头,有重大私事,亟待处理,不得不率红绡、白苧二婢,匆匆别去。
  “‘黑美人珠’,为仆随身所佩,敬以相赠,聊表寸衷!
  “此珠,乃仆信物,江南江北,尚具薄威,兄如不弃,佩饰襟前,可保一切魑魅豺狼,见即远遁,决无人敢扰‘江湖败子’之南游雅兴!
  “赠君美人珠,与君于太湖,风波三万顷,执手乐何如?”
  锦笺之末,并未署名,但由于提起红绡、白苧二婢,已知作书人就是那位对金不换赠以“貂裘”,对萧三赠以“酒母”,出手极为大方,来历却与殷世官一样神秘的凌公子。
  萧三目注金不换手内香囊,递过锦笺,皱眉说道:“这凌公子也有点脂粉气,怎么用女孩家的香囊……”
  话犹未了,金不换已接口笑道:“这事不难解释,凌公子临时无物包裹‘黑美人珠’,遂可能借用美婢红绡,或白苧身旁之物!”
  萧三点头道:“这解释相当合理,凌公子的一番情意,也相当真挚,金老弟可以把这枚‘黑美人珠’,当作襟饰,佩向胸前的了。”
  金不换微微一笑,目注萧三,扬眉问道:“萧兄,你认为我会这样做么?”
  萧三笑道:“以老弟的高名绝艺,当然不屑仗恃‘黑美人珠’之威,以慑江南江北的豺狼魑魅了,但凌公子雅意殷勤,似也不宜拂逆……”
  金不换不等萧三再往下说,便接口笑道:“江湖败子,是接受过无数失意的过来人,我不会骄甚声名,矜甚小节?假如此去太湖,只是游赏‘具区’三万六千顷,与‘东西洞庭’的湖光山色,则我必会把这‘黑美人珠’,当作襟饰佩于胸前,依仗凌公子的‘信物’之威,减消不少无谓的烦恼滋扰……”
  萧三点头道:“老弟这等胸襟,令我佩服!”
  金不换苦笑道:“但是,我们此行,不仅是要查探下落,拯救高小红、卓紫娟二女,并须一斗‘幽灵门’,以及设法诛除刁恶太甚,造孽无数的‘红斑人豹’鲍南山,故宜于生事,不宜怕事,对这‘黑美人珠’,只好藏之怀中,未便当众炫示的了……”
  他一面说话,一面把那颗宛若“身毒”美人螓首的“黑美人珠”放入怀中,突然双眉一挑,朗声吟道:“可遇天鹰,莫逢人豹;宁对狼嗥,不听狐笑。环中十剑,天外一珠,飘香雪刃,鬼魅江湖……”
  萧三“咦”了一声,目注金不换道:“金老弟有何感触?为何突然朗吟这有关‘二十高手’的江湖歌谣?”
  金不换苦笑道:“我是感慨于江湖代有才人出,各领英雄数十年!这几句歌谣,虽说称颂‘二十高手’,但真正的绝世高手,却根本不在这几句歌谣之内!”
  萧三问道:“谁又是真正的绝世高手呢?”
  金不换苦笑道:“常言道:‘绝世之才,每不并出’,但是我们却偏就在短短时日中,一遇便是两位……”
  萧三恍然道:“其中之一就是殷世官吗?……”
  金不换接口道:“我这‘江湖败子’,向不骄人,但轻易亦不服人,自从‘招魂坳’内,目睹高明,我对那位殷世官兄,委实万分佩服!”
  萧三笑道:“殷世官非世俗中人,我曾把他与金老弟喻为‘一时瑜亮’……”
  金不换连连摇手地,苦笑说道:“萧兄这项譬喻,错了一半,因为殷世官兄,高明无匹,固可当得‘亮’字,但另个‘瑜’字,却决不是我‘江湖败子’金不换!”
  萧三皱眉道:“金老弟口口声声另有高人,这高人究竟是谁?”
  金不换道:“凌公子!”
  萧三怔了一怔道:“金老弟所指,竟是他么?这凌公子有气派,有豪情,并可从‘其婢如此,其主不弱’之上,看出他不是寻常俗士,但关于功力火候方面,因未目睹,似难论断……”
  金不换苦笑一声,截断萧三的话头说道:“萧兄是酒未喝够呢?还是酒喝太多?你怎不知道业已见识过凌公子的旷代绝艺?”
  萧三“吧”的一掌,击在自己的后脑勺上,皱眉叹道:“竟有这等事么?我‘龙钟酒魅’萧三今日委实鬼迷心窍,龙钟透顶……”
  金不换不再逗他,伸手拾起地上那根长箭,向萧三问道:“萧兄,你记不记得适才那弓弦是从何处响起?也就是这根系有‘黑美人珠’的温情长箭,是从何处飞来?”
  萧三笑道:“当然记得,弦声是响自隔着一道山涧的另一松林之内!”
  他在说话之间,并伸手向东,指了一指。
  金不换道:“依萧兄看来,隔涧松林,距此约有多远?”
  萧三略一端详,应了一声,答道:“正确距离难知,但约莫总在三十六七丈的光景……”
  说至此处,他方忽有所悟地,“哎呀”一声惊道:“难怪金老弟赞他高明,这凌公子着实臂力强绝!”
  金不换叹口气道:“高明之处,犹不在此……”
  语音略顿,把手中长箭,向萧三展示道:“萧兄适才未曾注意,这支长箭,业已丢掉箭镞,有头之箭,能射这远,已极惊人,何况箭镞去后,重量大减,又失平衡,更准确无比的,一箭恰好射到我抬手可及之处,这份功力,这份准头,怎不令我大为惭愧,低头心服!”
  萧三默默听完,点头道:“对,经老弟这一解释,我同意你的见解,认定那凌公子身负绝艺!但丈有所短,尺有所长,老弟仍是人中之龙,却不可妄自菲薄!”
  金不换叹道:“若不是高小红、卓紫娟二女,身有险厄,亟待援救,不敢耽误时日,我真想等明年春末夏初之际,再游‘太湖’!”
  萧三眉峰深蹙地,看着金不换道:“金老弟,这春夏之交一语……”
  金不换道:“小弟由于殷世官,凌公子等绝世人物,相继出现,深觉对本身艺业,亟应进修,最好是有段时间,能让我把‘两仪真气’,坐关用功,凝炼百日,以备再有甚么盖代魔头出面为敌时,与其周旋一二。”
  萧三正色道:“老弟有心上进,令人可敬,如今虽因援救高小红、卓紫娟两位姑娘之事,急如星火,不容迟延,但‘幽灵门’的‘血河骷髅宴’期,却在明岁清明,只要‘太湖’之行顺手,救出高、卓二女后,你立即坐关百日,参究神功,应该还来得及。”
  金不换苦笑道:“但愿如此,今夜被‘红斑人豹’鲍南山一场搅闹,业已错过宿头,我们索性乘着明月寒星,再赶上一程如何?”
  萧三微笑道:“好,但常言道,‘吉人自有天相’,‘刁蛮铁胆小龙女’高小红与‘雪刃红娘’卓紫娟,均是积有甚多功德的正派光明侠女,纵遭小厄,亦不致有太大伤害,何况那位神通广大的殷世官,已先追踪救护,老弟心中,无须太急,我们足下加紧,少睡多赶,约莫三五日后,便可到达‘太湖’的了。”
  金不换飘飘举步之间,摇头叹道:“小弟深爱王阳明‘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之句,故对本身所遭遇之再大险厄,均能无挂无碍,等闲视之,但良友安危,江湖道义,却……”
  萧三突然笑道:“老弟天才横溢,风度翩翩,红妆腻友必不在少,那位‘刁蛮铁胆小龙女’高小红,可是其中之一?”
  金不换不加否认,坦然答道:“这位姑娘,委实对我甚为垂青,品格人才,也颇为光明美慧,但双方相识未久,还谈不上到了腻友程度,萧兄若与高小红相见之时,莫要乱开玩笑才好。”
  萧三方一点头,忽听得“叮当”一声脆响。
  金不换道:“这是‘报君知’的声音,莫非还有甚卜巫星相之人,竟想在寒夜旅途中,拉生意么?”
  这时,他们已离却山林,转上道路,并向前赶了一程。
  萧三皱眉低声说道:“老弟小心一点,最好不要理他,因那鲍南山的花样实在太多,惨遭铩羽,必不甘心,可能这头‘红斑人豹’,又在……”
  金不换轩眉一笑,截断萧三的话头说道:“便因这‘报君知’声,响得突兀,我才决定去让他作笔生意,看看对方是何来路,因为据我所知,高小红、卓紫娟被掳之事,多半会和‘红斑人豹’鲍南山沾上关系!”
  萧三想起鲍南山所取出的那两粒‘天香豆蔻’,便知金不换所料有理,不再加以阻拦地,随同金不换向右侧走去。
  原来路侧有片高坡,那“报君知”之声,便由坡上传下。
  金不换与萧三上坡一看,地势十分空阔,有一个身着月白长衫,手持“报君知”的相士打扮之人,独自坐在一方青石之上。
  相士一见金、萧二人,赶紧站起身形,陪笑说道:“两位有何见教?莫非要看个夜相。”
  双方才一对面,金不换与萧三心中疑念,便告去了不少。
  因为这相士,年约四十有余,长眉丰准,目若朗星,风神朗逸,宛如古月苍松,不单没有半点邪恶模样,并似还流露出一身盎然道气!
  金不换是久历风尘,见过各种世面的“回头败子”,双眼自然识人,发现对方不俗,一抱双拳含笑说道:“潦倒风尘,流年不利,既然幸遇高人,自当敬求指教!”
  相士“哦哦”连声,伸手请二位在石上坐下,目光一扬,问道:“两位是都要看相,还是……”
  萧三面含怪笑,摇手接道:“我老酒鬼富有四海,酒醒后贫无立锥,生平既无情爱纠缠,又无家室之累,根本无须祈祷祸福,问卜君平,朋友无论是善观气色,抑或精推流年,都请费点心思,为我这位老弟,占算占算,指点他一些趋吉避凶之道。”
  相士听了笑道:“细推流年,途中不便,我就替这位相公,看看近来的气运如何?”
  金不换道:“君子问祸不问福,敬请高明指点!”
  相士含笑点头,突然笑容一收,正襟危坐,把两道亮如电,利如刀的目光,盯在金不换的脸上简直一瞬不瞬。
  萧三起初想笑,但见了人家那份决无丝毫做作的正经模样,却又有点笑不出来了!
  相士凝望有顷,突然问道:“相公胸前乳上三分,有没有一颗约莫绿豆大小的朱砂红痣?”
  这一问,把位“江湖败子”金不换,问得有点晕头转向。
  因为他胸前乳上,确有这么一颗朱砂红痣,但自己幼遭孤露,绝无亲人,也就是绝无人知,这位相士怎会一望之下,便有此问?
  万分惊奇之下,点头答道:“先生着实高明!”
  相士笑道:“星相之学,无非是以经验累积的统计资料,加上当事人的灵机素养,综合研判,故有时虽可谈言微中,有时偶遇例外,亦会南辕北辙,根本无法符合。”
  就这几句话儿,已令金不换深知对方绝非邪流,心中油然起敬!
  相士又复笑道:“这颗朱砂红痣,在右胸主富贵,在左胸主清高,富贵则公侯将相,逼人而来,清高则野鹤闲云,孤飞无迹,但万相皆由心转,倘无良心,‘善相’亦成‘恶相’,‘富贵’者,难免缧绁终身,清高者,难免冻饿而死!”
  金不换拱手道:“多谢,多谢,先生此言,垂教极深,在下有机缘时,亦当以此转教世人。”
  相士笑道:“相公一身侠骨,夜走江湖,定非富贵中人,倘若我的论点不谬,你胸前的那颗朱砂红痣,应该是在左乳之上!”
  金不换说道:“先生高明,请继续指教!”
  相士的双目之中,神光一闪,轩眉笑道:“既系江湖豪侠,以绝艺高怀,辅国法不足,千金倒橐,一剑诛仇,遇事只问其当为不当为,不会顾及吉凶祸福,相公要我试以灵机推究,多半无关本人,而是他人之事吧?……”
  萧三怪笑一声,把自己的酒葫芦递向相士,说道:“想不到,想不到,在这荒山夜道之间,竟能遇见先生如此高明人物,来来来,无杯无肴,我就以这旁人送我的酒葫芦,奉敬先生三大口吧!”
  相士既不推辞,也不嫌脏,接过饮了几口,便把葫芦还给萧三,向金不换正色说道:“相公问他人祸福,仍与本人有关,因为相公生具奇相,终身皆犯‘复杂桃花’,你眼前气运,与所系念者之吉凶祸福,莫不与‘阴人’有关,且容我略运灵机,试赠偈语,留待他日应验!”
  话完,一闭双目,盘坐石上,真有点神仪内莹,宝相外宣的仙风道骨模样!
  金不换不便惊扰,只得向萧三耸肩苦笑。
  萧三方对他扮了一个揶揄鬼脸,那位相士已一睁双目,神光炯炯的盯在金不换脸上,说道:“天机微妙,以在下浅薄修为,既无法多参,也不敢过份泄漏!如今请相公试掷金钱,容我以卦相合参后,奉赠数语!”
  边自发话,边自从怀中取出只翠绿竹筒递过。
  金不换先行凝神静念,然后举筒三摇,把筒中所贮的六枚金钱,轻轻倒落在青石之上。
  相士细看一眼,收起金钱竹筒,便取张纸儿,以炭笔作书。
  字似不多,龙飞凤舞般,一挥而就,略加折叠,递向金不换,含笑说道:“风萍偶聚,信是前缘,两位似有急事,莫多耽搁,江湖倘再相见,便属旧友,我们不妨往深处交结交结的了。”
  既已看出对方是极为不俗的正派人物,金不换怎肯以相金卦礼冒渎,遂恭身称谢,与萧三向那相士告别而去。
  但下得高坡才行不远,金不换突然“唉”了一声,转身走回原处。
  萧三被他这种动作,吓了一跳,一面随行,一面诧然问道:“金老弟,你转回作甚?是对那相士,有甚疑念?还是想送他一些相金卦礼?”
  金不换苦笑道:“对方古月苍松,何等风致,怎会引人起疑,更不敢以俗物相渎,我是觉得蒙人费神占卜,竟连个称呼姓氏,都忘了请教,未免太失礼数,有欠恭敬……”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二回 再生观世音 适时救众侠
下一篇:第四回 疏忽呈大意 险丧落黄泉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