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绝代双娇娃 悬崖斗生死
 
2019-11-27 21:30:20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萧三说至此处,因见高小红珠泪纷流,有点说不下去。
  高小红银牙一咬,朗声说道:“自古好人无恶报,由来急病乱投医!赌就赌一下吧,万一赌输我愿陪金大哥同下黄泉,以性命作为赌注……”
  萧三也觉除此毫无别策,遂目光一扫四外,皱眉说道:“这里不行,我们找个安静避风,而不虞人扰的秘密所在!”
  高小红道:“船上如何?”
  萧三喜道:“船儿泊与波中,易绝俗扰,自是将息疗病的绝佳之处。但是一时之间,却去哪里找船?”
  高小红不等萧三再往下说,便自接口道:“萧老人家大概还不知道,此处距离太湖湖岸,并不甚远,我就是得讯金大哥和你在此,划船疾驶,急忙赶得来的!”
  萧三道:“这样说来,高姑娘的船儿还在?”
  高小红点头道:“我因想邀同金大哥赶去‘西洞庭山’,排解‘绛雪仙娃’长孙姊姊与‘幽灵门’林门主之战,故而舍不得丢下一条业已购买下来的不大不小的船儿,而命船家停在湖岸僻静处等我!”
  萧三大喜道:“那太好了!高姑娘请带路,我来抱金老弟,上船后,立即缓驶‘西洞庭山’,倘若这场孤注一掷的豪赌赌赢,则金老弟含笑还魂之际,那岂不便正是长孙宫主与林门主干戈平息之时……”
  高小红一面听得连连点头,一面接口道:“萧老人家恶斗甚久,不宜过份劳累,让我来抱金大哥吧……”
  她根本不顾金不换满身血污,一俯身把这位“江湖败子”轻轻抱起。
  但才一入抱,高小红便失声叫道:“金大哥的腿还有一支镖呢,怎么还未拨出?”
  萧三叹道:“那叫‘倒钩镖’,极为歹毒,镖上倒刺入肉,若想拨镖,至少也要带上杯口大小的一块血肉,我因金老弟奇毒未祛,情况危殆,不敢使他失血过多,等到了船上时再看看情形再动手吧!”
  高小红见金不换伤毒如此,心疼得珠泪连连,悲声说道:“‘红斑人豹’鲍南山的‘倒钩镖’也是绝毒之物,不宜任它长留体内,上船后,还是为金大哥立即拨出的好,至于失血过多一节,倒不必考虑,因我身边有对止血收口,最具神效的‘冰莲散’和‘白獭髓’呢!”
  萧三慰然道:“高姑娘身边有此妙药,自然再好不过,尤其那‘白獭髓’属于伤科圣品,功能接骨生肌……”
  高小红边行边自叹道:“‘冰莲散’是先师遗赐,‘白獭髓’则是‘蓬莱蕊珠宫’中之物,我身边有一小瓶,便是‘蕊珠宫主绛雪仙娃’长孙姊姊送给我的。”
  萧三猛然想起月夜深山的相士之卜,不禁“哎呀”一声,说道:“哎呀,原来‘怀珠则安’那个‘珠’字,竟有‘黑美人珠’和‘长孙玉珠’等双重涵意,看来冥冥中数既前定,金老弟的这次灾危,虽极凶险,总还过得去呢!”
  高小红自然莫明其妙,一头雾水,诧声问道:“萧老人家,甚么叫‘怀珠则安’?”
  这时,萧三已远远瞥见一片水光,知道已近湖岸,遂在举步间把金不换此间遇卜之事,告诉高小红,并向她含笑问道:“高姑娘,你既与长孙宫主订交,可知他族中有位长老,叫‘永卧之龙’长孙子房!我和金老弟均判断那位仙风道骨的高年相士,多半就是他呢。”
  高小红苦笑道:“我和长孙姊姊,虽然订交,却根本无暇互作深谈,哪里知晓她长孙一族中,有无这么一位精于风鉴长老……”
  说至此处,业已驰到湖边,高小红向芦苇丛中,低声一啸。
  果然,不多时后,橹声微闻,从芦苇深处,摇出一条中型画舫。
  萧三见不单有船,还是条华丽中型画舫,心头自然暗喜。
  船距岸边,尚有三丈开外,高小红已施展绝世轻功,抱着金不换,纵上船去。
  萧三自更飘身随登,高小红立向船尾摇橹的舟子说道:“甘老三,你将船驶向‘西洞庭山’,但请尽量保持平稳,我们要在舱中,为人疗伤治病!”
  船尾的摇橹舟子,连声应诺,立刻掉转船头,如箭驶去。
  萧三进得舱中,因金不换所中“倒钩镖”,是在左腿近股处,虽知高小红乃金不换红妆好友,两人已可不避嫌疑,但有第三者在侧,仍不宜要她动手,使高小红过份尴尬。
  故而,他不为金不换褪却中衣,只把伤处衣裤,撕去一片,向高小红含笑说道:“高姑娘把‘白獭髓’和‘冰莲散’准备妥当,我要替金老弟挖肉拔镖了,千万莫令他失血太多才好!”
  高小红连连点头,取出一只小小玉瓶,和一包粉红色的药粉。
  萧三见金不换中镖之处肤色,已有酒杯口大小一片,完全紫黑,遂取柄小小玉刀,觑准伤口四周,电疾一剜一挑!
  他的手法够快,但金不换的伤口四周皮肉,仍是一阵急遽颤动!
  金不换在肉痛,高小红在心痛!
  这位“刁蛮铁胆小龙女”,如今是亳不“刁蛮”,“铁胆”也变成了“仁肝慈胆”,心疼情郎的滚滚珠泪,从大眼眶中,不住滴落!
  跟着,一股紫黑血液,从伤口狂喷而出,萧三遂赶紧大声叫道:“高姑娘,上药!”
  高小红早就在等此信号,一闻萧三发话,先向金不换左股那令她触目伤怀的血窟窿中,先滴了三滴“白獭髓”,然后又是一包“冰莲散”,敷了上去!
  这两样都是难求罕睹的武林圣药,自具莫大灵效!
  狂喷鲜血,立告停止,双目紧闭的金不换似也流露出一种痛苦已失的舒泰神色!
  萧三笑道:“来,高姑娘,我们各凝内力,为金老弟隔体传功,引导‘黑美人珠’药效,使之归正路。”
  于是萧三掌贴金不换后心,高小红掌贴金不换头顶,内力真气不绝由“脊心穴”和“百会穴”的部位,缓缓传入。
  起初金不换仍昏睡沉沉,亳无感应!
  约莫顿饭光阴以后,萧三突地霍然喝道:“高姑娘小心,金老弟的体内,有一股绝大潜力,似乎即将蠢动,我直到如今,仍拿不准究竟是‘红斑人豹’鲍南山的独门奇毒?抑或是‘黑美人珠’的罕世药效?”
  这是由于萧三掌贴金不换后心,遂容易发觉他体内情况,并不是高小红大意粗心,或功力有所不逮。
  萧三语音方落,高小红苦笑道:“这原是桩赌命之事,如今更说不上不赌,只有一试天命!总之,金大哥若有三长两短,高小红立即相从地下,不令他黄……泉……寂……寞……”
  说到最后四字,高小红的语音,突告颤抖起来……
  因为,她那只玉手,虽然贴在金不换头顶“百会穴”以上,也觉察出有股气劲,在金不换体内急速不停地,游走……膨胀……
  果然,迹象越来越明显了。
  金不换目仍未张,口仍未开,但脸色却在发红,身躯却在发抖!
  萧三与高小红,交换了一瞥眼色!
  这眼色中,有惊喜,也有询问。
  他们没有开口,但从彼此的“坚毅眼色”中,业已获得默契,就是咬紧牙关,继续下去,赌一个是祸?是福?
  脸上的红度,越来越深!
  身上的热度,越来越大!
  又是顿饭左右的光阴过去,金不换的一张俊脸,业己三度变色!
  平素,他是面如冠玉,但白里透红,堪称风神绝世!
  身受重伤,中奇毒,加上失血过多,他的俊脸,遂第一度变色,变得亳无血色,其白如纸!
  但上得船来,经萧三、高小红各凝真气,为他隔体传功,身躯开始发抖后,脸上便第二度变色,是越来越红,彷佛皮下在大量充血。
  如今,不是红,成了紫,并有点肿,有点胀了,故而应该说是第三度变色!
  高小红嘴虽在硬,心却在跳!她是无可奈何,才不得不如此作法……
  牙关虽咬得紧,眼泪却往肚里吞!
  看了平时的白面书生,这回也几乎已变紫面厉鬼!高小红的牙关终于也咬不住了……
  先是一降强忍已久的如倾情泪,湿透她胸前的红衣,然后,她悲声叫道:“萧老人家,我……我……我看……”
  她语音带颤的“我看”两字才出,情况又生急变!
  金不换本来是无法开口说话,睁眼看物!
  如今却突然睁开双眼!
  不睁眼还好,这一睁眼,却把高小红睁得珠泪狂倾,芳心尽碎!
  因为金不换的一双俊目,平时是太美了,对女人,他的目光中,是一片情,对男人,他的目光中,是一片义,对整个世界,他的目光中,是一片爱……
  如今,这双俊目,这对星眸,却一点不美,简直瞪得宛如铜铃,十分可怕!
  目光中的情、义、爱,均告荡然无存,变成了一片火!
  以“火”形容,应该十分恰当,金不换从双眼中,所流露,所喷射的,全是一片赤红!
  慢说按在金不换头顶的那只高小红的玉手,早已收了下来,连贴在他后心的萧三那只手儿,也颤抖着垂了下去!
  情况又变……
  金不换先睁了眼,又开了口!
  世间事,往往有适度配合,在金不换目光中,充满情、义、爱时,他口儿一开,不是义士之歌便是英雄之笑!
  如今,他目光中充满血红烈焰时,口儿开处,所发出的,便是一声凄厉怒吼!
  当空一片红光!
  不是金不换的火般目光,化为实物,而是从他口中喷出了大量鲜血!
  血喷,人飞!
  金不换平躺中的身体,突然跃了起来,但绝不是甚么“鲤跃龙门”的内家身法,而是像一具活僵尸般,直挺挺地,一跃而起!
  砰!哗……
  噗通……噗通……
  “砰”和“哗”,是整个舱顶,都被金不换的身躯撞碎之声!
  “噗通,噗通”是他身躯冲出舱外,坠入太湖之声!
  奇怪!一人落湖,怎会有两声“噗通”呢?
  高小红眼看金不换这情况,知道自己空自喂了金不换整整一粒“黑美人珠”,仍难为他绾魂九幽!
  他的奇毒已发,他的肝肠已裂,他的一世英名,已化南柯一梦!
  自己有言在先,倘有三长两短,立即泉下相随,决不使金大哥九泉孤独!
  金不换有如此红妆挚友,委实死而冥目,他真是一点都不寂寞,都不孤独,第一声“噗通”才响,第二声“噗通”随来,高小红穿窗赴水,几乎是搂抱着她的金大哥,一同作了波臣!
  这是金不换和高小红的情况,萧三和那位船夫呢?
  他们都在翻白眼!
  船夫是吓的直翻白眼,萧三是急的直翻白眼!
  他也是江湖义侠,不是舍不得与金不换、高小红齐死,而是不相信苍天不佑吉人,在猛翻白眼,盼望奇迹!
  奇迹会出现么?
  这位“龙钟酒魅”啸傲风尘,列名当代武林的二十顶尖高手,人又足智多谋,平素几乎事事顺遂,极少碰到这等极端不利,束手无策,只有在那里猛翻白眼的情况……
  故而,应该让他多翻一阵白眼,应该多给他一点时间,让他去等待奇迹!

×      ×      ×

  西洞庭山!
  西洞庭山,又称洞庭西山,与洞庭东山,是太湖之中的两大名山。
  它又称“夫椒山”又称“包山”,根据“吴地记”所载,说:“包山下有洞穴,潜行水底无所不通,号为地脉。”
  如今,在这洞庭西山靠东面的一片山坡之上,有位白衣儒生,迎风负手,眺望着万顷沧波,口中喃喃说道:“她已独霸江淮,还想奴役百派,显然心雄百丈,是位一代女杰,她应该不会食言背诺的……”
  这位喃喃自语的白衣儒生,论年纪,约莫在二十一二岁,论相貌简直太漂亮了,纵令宋玉再世,卫玠重生,也一定比不上他的秀美!
  尤其,在极端秀美中,另有一股寻常美男子所无的英姿,使他格外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就在他自语的“食言背诺”四字才一出口之际,一片朗笑,突然凌空飞坠!
  白衣儒生大吃了一惊!
  因为他不相信有人能瞒过自己的耳力,悄然到了峰顶。
  他侧目旋身,瞥见有一条如仙白影,从六七丈以上的峰顶飘降。
  来人的轻功身法,美妙得几乎已罕世无俦,却未引起白衣儒生的太大注意。
  一来,他早就知道,前来赴约之人,应该具有绝世身手。
  二来,有一样更吸引他注意的东西……近峰顶处,有个黑黑洞穴。
  刚才,他所立角度不同,看不见峰顶有洞。
  如今,临湖观波,负手闲步,变换了所立位置,才在不同的仰望角度下,有此发现。
  既然发现洞穴,白衣儒生遂知对方是比自己到得更早,而不是身法高明使自己莫测行迹。
  这时,白影已落地。
  他是位白衣儒生,论年龄,与另一位互相仿若,论貌相,也英挺秀美,约略相等。
  纵或略有上下,也是春花秋月,各擅胜场!
  先来白衣儒生,心神微定,目注从峰顶飘降的后来白衣儒生,扬眉问道:“尊驾就是‘幽灵门’的门主,‘飞鸿仙子’林如雪么?”
  后来白衣儒生点头笑道:“说得不错,尊驾应该就是东海蓬莱‘蕊珠宫’的宫主‘绛雪仙娃’长孙玉珠了?”
  先来白衣儒生低“哼”了一声,颔首答道:“你也猜得不错。”
  妙极了!
  这两位原来均是名震当代武林的巾帼奇英,偏偏又不约而同,均白衣儒冠,作了男子打扮。
  长孙玉珠道:“林门主,你约我一会,是为了何事?”
  林如雪道:“不单是我约你,你也约了我,可见得我们是各有心事。”
  长孙玉珠目光向四外一扫,轩眉笑道:“好,四顾无人,沧波万顷,长孙玉珠愿意在这样环境下,与林门主一倾肺腑,说上几句心腹之言。”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四回 疏忽呈大意 险丧落黄泉
下一篇:第六回 玉面小飞狐 毒杀幽门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