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花经延客扫 蓬门为君开
 
2019-11-27 21:34:16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宇文狂弄不清他葫芦之中,卖的是甚么药?只好如言向胡小庄告别。
  离开“幽灵门”总坛,宇文狂压不住内心疑云,立向萧三问道:“萧兄,你刚才对我暗施眼色却是何意?”
  萧三笑道:“我看宇文老弟业已激动,生恐你万一说出因‘招魂坳’中受挫,竟气得出家为僧,要鲍南山、胡小庄赔你头发之语,岂不露了马脚?所以才在旁打岔,要你暂时忍耐!”
  这番话儿,真使宇文狂听在耳中,有些哭笑不得!
  他双眉深蹙,摇了摇头,看着萧三问道:“我避立窗前之际,你们低声细语,鬼鬼祟祟地,是在说些甚么?”
  萧三笑道:“我是替你订了一桩约会啊……”
  当下便把胡小庄只愿把“西洞庭山”之事,向金不换单独倾诉等情,暨今夜初更的湖上之约,向宇文狂说了一遍。
  宇文狂变色道:“萧兄你难道竟替我答应了这项约会?”
  萧三笑道:“如此佳人,如此月色,这种约会难道还不够妙?定不会有甚么坏处啊?”
  宇文狂顿足道:“糟透!糟透……”
  萧三诧道:“啊!糟?我不懂糟在何处?”
  宇文狂苦笑道:“糟在我这‘江湖败子’,乃是个赝鼎货色……”
  萧三方一愕然,宇文狂又自叹道:“萧兄请想想,林如雪对金不换兄款款深情,赠珠示意,则在湖上舟中,别无旁人的情况之下,会不会有些不可避免的旖旎风光?”
  萧三频频颔首道:“这倒是在想像之中……”
  宇文狂叹道:“萧兄再想,在佳人倾心,风光旖旎,我若不识抬举,岂不使对方心碎,大伤自尊,等于替金不换兄,得罪了这位‘幽灵门’门主‘飞鸿仙子’?若是识了抬举,变成剪边夺爱,将来又怎面对金不换兄?”
  萧三听他说至此处,忍俊不禁地,哈哈大笑!
  宇文狂怒道:“萧兄你还笑得出口?我看你这‘龙钟酒魅’在没有灌足黄汤之前,委实‘龙钟’已极!”
  萧三笑道:“宇文狂老弟怎么不来谢我,反来骂我?我是一点都不‘龙钟’,我是故意如此,要你成佛!”
  这“成佛”二字,真把宇文狂听得一怔。
  萧三加以解释地,含笑又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宇文老弟既已披过僧袍,参过佛旨,又何妨再入趟‘地狱’?”
  宇文狂皱眉道:“萧兄此语,似含禅机?”
  萧三道:“不是‘禅机’,只是‘情机’,金不换老弟在‘招魂坳’中,曾经帮过你的忙儿,你也不妨投桃报李,借这机会,帮他一个大忙!”
  宇文狂惑然道:“能为金兄服务,宇文狂粉身碎骨,在所不辞,但不知这个忙儿,萧兄要我怎样帮法?”
  萧三突然收摄起滑稽玩世的嬉皮笑脸,一本正经答道:“宇文老弟,要问你该怎样帮忙,便应听我先为金不换老弟,算算感情的帐!”
  宇文狂点头道:“萧兄请讲,小弟愿闻其详!”
  萧三道:“金不换老弟,早年风流自赏,加上文武双全,英挺俊逸,不知获得过多少女子欢心结过多少绮梦?”
  宇文狂嘴皮微动,欲言又止。
  萧三笑道:“我知道老弟动了感慨,你也有‘青衫狂客乱飘香’之称,千金买笑,一剑忏情,早年的性格、遭逢,都和金老弟差不许多。”
  宇文狂微叹一声,脸带苦笑,目光中似乎电闪幻过无数不知究是甜密,抑属辛酸的情场往事……
  萧三又道:“但金老弟经过一两次重大打击,突然悟透虚情,败子回头,三年面壁,练成绝世武功,再出江湖以来,虽然把以前绮债,多半撇开,却仍然有位对他深情款款的红粉知音,始终追随,挚爱不变……”
  宇文狂道:“萧兄所说的这位女郎,是不是高小红?”
  萧三点头道:“正是,她两度曾愿与金老弟共作波臣,其情之真,可以想见,请问宇文老弟,金不换老弟对于高小红能否辜负?”
  宇文狂毫不考虑地,应声答道:“不能,慢说高小红姑娘还风华绝代,是位身怀奇学的美貌红妆,便是位相貌平凡的庸俗女子,金不换兄既允许她如此追随,便不会辜负她的这份深切情意!”
  萧三取出酒瓶,喝了两口笑道:“好,答得好,我们搁下高小红,再来谈另一位。”
  宇文狂道:“是不是要谈‘飞鸿仙子”林如雪了?”
  萧三道:“不是谈林如雪,是要谈曾与林如雪在‘西洞庭山’,互作决斗,尚不知双方胜负情况的‘绛雪仙娃’长孙玉珠!”
  一提起这位“东海蕊珠宫”的宫主,宇文狂便有点肃然起敬地,正色说道:“江湖人物,向把‘天外一珠’列为二十高手之冠,小弟先前总不服气,以为定是占了女子便宜,多半名过其实,直等‘招魂坳’身受其惠,目睹高明,方始心服口服!”
  萧三笑道:“长孙宫主的绝学神功,自不必说,她的品貌方面呢?”
  宇文狂道:“在‘招魂坳’内,被救脱大劫后,曾见长孙宫主一面,高华清丽,其人如仙!”
  萧三道:“宇文老弟对长孙宫主的评语,相当中肯,你对于长孙宫主垂青金不换老弟之事,看法如何?”
  宇文狂应声道:“男是松风,女是明月,此为仙露,彼为明珠,配合得太恰当了,这是金不换兄的慧业前修,也是江湖生民的齐天洪福,他们两位若能并辔江湖,多少邪魔魑魅,均当被翦除清灭!”
  萧三微叹一声道:“我的看法与宇文老弟完全相同,但我们莫要忘了金不换老弟,已接受高小红的纯挚深情在先,鱼与熊掌,究应如何取舍?”
  这句话儿,问得宇文狂有点发怔!略一寻思,方正说色道:“这件事儿,着实有点为难,婚姻之事,不论功力、不论身份,是以先入为主,故而关键全在高小红姑娘,只要这位‘龙女’,能有容人雅量,长孙宫主也不计较,则金不换便无须在选择间发生苦恼,干脆来个‘鱼掌兼得’!”
  萧三抚掌笑道:“好主意,说来说去,在这种事儿上,男人总占了便宜,但最困难的事儿,却在下面!”
  宇文狂道:“萧兄请讲,我们各抒智慧,替金不换研究研究!”
  萧三道:“如今该说到‘飞鸿仙子’林如雪了,她也对金不换老弟,青眼相垂,并为金老弟而不惜邀约‘绛雪仙娃’长孙玉珠,在‘西洞庭山’来次决斗!”
  宇文狂摇头道:“多妻非福,金不换兄若能鱼掌兼得,拥有高小红,暨长孙宫主双美,便不应该再添上这位‘飞鸿仙子’来搅局了。”
  萧三点头道:“我同意宇文老弟的正确看法,但问题在于‘飞鸿仙子’林如雪送过金老弟一粒‘黑美人珠’,而这粒珠儿,偏又在‘鲍家祠’事件中,使金老弟解了大厄!金老弟受人活命之恩之余,林如雪若加苦苦纠缠,他又怎忍心严加拒绝?”
  宇文狂双眉深蹙,摇头苦笑!
  萧三又道:“何况长孙宫主与林如雪,既曾决斗,便成大敌,彼此不容,决不可能再与高小红那般,秋色平分,和谐相处,来个绿杨移作两家春了!”
  宇文狂点头道:“萧兄说得不错,衔恩绝爱,左右为难,名树有根,不容徙转,我有点替金不换兄大伤脑筋,并想不出几全其美的解决办法来了!”
  萧三笑道:“不难解决,只要你肯帮忙!”
  宇文狂惊道:“这种忙儿,却是怎样帮法……”
  萧三笑道:“看来复杂,说来简单,只有‘将错就错,移花接木’八字!”
  宇文狂皱眉道:“萧兄莫打玄机,请说得清楚一点,只要我能为金不换兄效劳,宇文狂无不尽力!”
  萧三突然把话头一转,向宇文狂问道:“根据方才‘飞鸿水榭’中所得印象,宇文老弟对那位林门主的看法如何?”
  宇文狂率然答道:“匆匆一面,难知内心,从外表看来,是位绝代仙姬,但她身为‘幽灵门’门主,搅动风雨,思霸江湖,内心方面,或许是个丑恶魔鬼也说不定!”
  萧三又喝了两口酒儿,双眼一睁,神光四射,说道:“是仙则将错就错,是鬼则移花接木!”
  宇文狂目注萧三道:“原则太嫌笼统,萧兄要指点细节。”
  萧三道:“今夜初更的湖上密会,宇文老弟要好好注意,并不妨旁敲侧击地,探测林如雪的内心善恶?假如她是位绝代仙姬,我要你将错就错,获取她的芳心,甚至于便把生米煮成熟饭,也无不可!”
  宇文狂惊道:“这成甚么话儿?”
  萧三瞪眼道:“这个怎么不成话儿?林如雪若是绝代仙姬,便不会配你不上,你获得一位如花美眷,又帮了大忙,替金不换、高小红、长孙玉珠等,解决最最烦脑之事,岂不是面面俱到的五全其美?”
  宇文狂万想不到萧三竟出了这么一个怪异主意,不禁满面苦笑道:“这……这……这……”
  萧三又把双眼一瞪道:“这……些甚么?你不要口中大义凛然,说得好听,事到临头,却来畏缩!‘将错就错’之计,其中大有甜头,比当真要你下趟地狱,总强得多了……”
  宇文狂叹道:“我不希罕甜头,我情愿下地狱……”
  萧三不去理他,继续说道:“假如你试探出林如雪内心凶邪,是个丑恶魔鬼,便乘她神迷意荡之际,拔剑诛之,把个漂亮‘女人’,送入‘棺材’,岂不是‘移花接木’?”
  宇文狂透了一口长气,合十当胸,喃喃说道:“阿弥陀佛,但愿如此!”
  萧三笑骂道:“宇文老弟莫忘了你已答应还俗,不能再有这等和尚动作!总而言之,今夜初更的湖上密会,可能是喜剧,也可能是悲剧。祸福收场,全看女主角的行为表现,和你这位男主角的技巧演出了!”
  宇文狂长叹一声道:“小弟自入江湖以来,睡过美人窝,捣过毒龙穴,登过阎罗殿,闯过鬼门关,却从来还未经历过如此尴尬荒唐之事!”
  萧三失笑道:“尴尬或许有一点,荒唐却绝沾不上半丝,因为万事须论出发点,我们的出发点却是一片助人济世之心,则何荒唐之有?故而,你今夜纵然割了金不换老弟的靴筒子,我包管他还会感激涕零地,对你作上三个长揖!”
  宇文狂愁眉苦脸说道:“萧兄,我们打个商量,今夜赴约的‘江湖败子’金不换,由你来扮好么?”
  萧三大笑道:“换我?我不单止是个行将就木的龙钟老儿,这份长相更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能令那‘飞鸿仙子’林如雪,动了美人心,醒了英雄梦,为了鸳鸯配,舍了‘幽灵门’么?”
  宇文狂恶狠狠地,瞪了萧三一眼说道:“萧兄,记住你这份促狭,总有一天,我会把你关进一只大缸之中,泡你三天三夜……”
  萧三失笑道:“假如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缸中之物是罕世美酒!”
  宇文狂恨声道:“罕世美酒?连厨下料酒也不会给你,我要用半缸醋,加上十斤辣椒酱,和十斤盐的混合溶液,把你活活泡死!”
  萧三狂笑道:“妙极,妙极,那样一来,岂不成了‘酸辣萧三’或‘龙钟酱肉’,定是一种风味绝佳的下酒妙物,只可惜‘味到佳时人已化,舌头妙趣别人尝’,我自己无法领略自己是甚么滋味?”
  宇文狂道:“是甚么滋味?又臭、又酸、又咸、又辣!但无论再怎难吃,也不会比我今晚赴约的那种滋味,难以令人消受!”
  萧三伸手在宇文狂肩上,重重一拍,狂笑说道:“宇文老弟,我们去找酒喝,不要再烦恼了,能爱就爱,不能爱就杀,不为圣贤便为禽兽,莫问收获,但问耕坛,若不带着三分傻气,七分豪情,哪里闯得了寸步江湖,沾得上半丝侠誉?”
  两人果然找家酒店,暂摒百忧,开怀畅饮。
  萧三明知宇文狂今夜若能成事,最少要有三分色胆,或七分“杀心”,而他如今心中,却充满了一念“慈悲”,满脸“礼义”!
  “慈悲”与“杀心”,恰成反比,“礼义”与“色胆”又起“冲突”。
  但却有样东西,能使此消彼长,互相调和。
  那就是“十分酒意”!
  于是,萧三对宇文狂开始灌酒!
  他用了不少方法,开导、偏激、夸赞、讥嘲、猜酒拳、行酒令,果然把这位酒量相当不错的“青衫狂客”宇文狂灌得酩酊伏桌!
  萧三一看天色,为时尚旱,遂任凭宇文狂独自醉卧,而替他准备好一叶扁舟。
  天到黄昏,萧三便推醒宇文狂,含笑说道:“此去‘西洞庭山’,还有相当水程,宇文老弟该上船了,切莫误了初更密会的生死缠绵之约!”
  宇文狂一声苦笑,站起身形,步下有点踉跄……
  萧三见状皱皱眉道:“宇文老弟,你酒意未消,恐怕难以操舟,要不要我送你前去‘西洞庭山’?”
  宇文狂苦笑道:“我大概还行,萧兄只有帮我备好小舟就行,你不必跟去听甚隔壁戏了!”
  萧三道:“船已备好,就在店外。”
  宇文狂打了两个酒噎,微一摇头,边自举步出店,边自语边声音有点欠清地向萧三说道:“萧兄,你……你在此等我,我……我必……必尽可能,带……带一颗……千……千娇百媚的人头给你!”
  说完,走到岸边,纵上小舟,双桨一棹,便自冲波而去。
  萧三话虽如此,其实何尝宇文狂独自带酒赴约,放心得下?
  他另外还准备一叶扁舟,静等宇文狂的舟影将没,也悄悄尾随而去。
  不过萧三深知,由于今宵之会,宇文狂假冒金不换的身份,而“飞鸿仙子”林如雪,又对金不换深系情丝,以致这位冒牌的“江湖败子”,虽有挥剑断情之心,那位“幽灵门”门主,却绝无辣手害人之念。
  换句话说,宇文狂今宵之行,最多有惊无险,而所谓的“惊”,也不过属于情爱纠缠的风流罪过!
  故此,萧三的确放心不下,不是不放心宇文狂的安危,却是不放心林如雪的安危而已!
  他的理想方案,最好是宇文狂与林如雪能在今夜把生米煮成熟饭,为金不换解决一桩莫大问题,而宇文狂也获得位貌拟天人,艺精文武的如花美眷!
  最怕的是宇文狂不是真的“江湖败子”,他对林如雪毫无感情,尴尬为难之下,极可能持剑相对,弄得血染罗帏,大刹风景!
  萧三悄然驾舟尾随之意在此,他决定只要林如雪没有过份凶邪下流举措,他便在旁暗护,不令宇文狂突加辣手,宁可所谋不遂,让金不换在三位绝代红粉的恩仇错杂间,日后为难,也不能使一位深情红粉,遽遭横祸!
  舟行不久,天已入夜!
  萧三把距离都保持在二三十丈左右,悄然随定前舟……

×      ×      ×

  西洞庭山的西湖畔上,悄悄地,停泊着一只中型船儿。
  所谓中型,仍是一人操舟,只不过比梭型小艇略大,有个船舱而已。
  胡小庄选择这种船只,着眼点自然是独驶赴约,便于密会!
  她是武林中的著名淫娃荡妇,早就醉心于“江湖败子”金不换的绝世风神,认为今夜借用“飞鸿仙子”林如雪的身份,多半是十拿九稳,可以成就好事!
  自己素精“玉女偷元”等内媚之术,金不换一尝奇趣,可能倾心,假如能把这艺称无敌的“江湖败子”,收归裙下,加上“幽灵门”的既有力量,何愁不统一武林,霸视宇内?
  万一金不换过分倔强,胡小庄也订妥了事前事后的两种应付策略……
  事前倔强,胡小庄有“天狐勾魂香”和“罗汉荡心酒”等两种外嗅内服妙药,不愁金不换不血脉偾张,春情大动!
  事后倔强,胡小庄也准备好了一枝“天荆化血刺”,一把“黑眚断魂砂”,并在舟中有恶毒爆炸装置,哪一样也防所难防,足以把得了甜头而不识抬举的金不换,送往“枉死城”内!
  十拿九稳之下,胡小庄来得较早,在西洞庭山的西湖面上,泊舟下锚,静等金不换赴约。
  为了使金不换好找,也为了安排旖旎情调,胡小庄在船舱窗内,点悬起一盏红纱宫灯,灯内使用的是“天狐勾魂香”,以使金不换一进舱中,不消多久,便会情欲难禁!
  这“西洞庭山”的太湖一带,全是“幽灵门”势力范围,胡小庄既准备在此作销魂密约,自然早就分派手下,不许闲杂船只,擅来惊扰!
  天已入夜,湖面上波平风微,静悄无声,只有那一盏红纱宫灯,可在远处遥遥望见。
  时到初更,有船破浪!
  来的自然是那昔是“青衫狂客”,后为“风雷大师”,如今却又被萧三撺掇得扮成“江湖败子”金不换形相的宇文狂。
  宇文狂独驾梭舟,破浪而至,看着那盏红纱宫灯,不禁心中打鼓,剑眉深蹙!
  但事既至此,如箭在弦,业已说不上不可,宇文狂在丈许以外,收桨停舟,发话问道:“船上是林门主么?金不换特来践约!”
  红光灯影之中,传来一声娇柔甜美答话道:“金兄快来,小妹等你久了!”
  一声“金兄”,一声“小妹”,加上娇柔人语,旖旎红灯,足使宇文狂心头怙惙,知道这场风流劫数,恐怕不易渡过,他仗着被湖风吹散一分,尚剩九分的醺醺的酒意,脚尖点处,飘然过舟。
  才进船舱,便嗅得一片似有似无的极淡香气,使人心神栩栩。
  换了平时,胡小庄身上可能寸丝不挂,立即穷凶极恶而来,但如今因必须适合“幽灵门”门主身份,仍然一袭白衣,风华若仙,举止高雅地,目注宇文狂道:“金兄果是信人……”
  一语才出,宇文狂忽然摆手说道:“林门主,你能不能改个称呼?”
  胡小庄一怔道:“改个甚么称呼呢?‘金兄’不好,‘金大侠’好么?是不是这名称有点太嫌生分?”
  宇文狂道:“我根本就不姓金!”
  胡小庄“呀”了一声,娇笑说道:“当代武林中,大概很少人知道威震八荒的‘江湖败子’,居然另有姓名……”
  话方至此,宇文狂接口说道:“‘江湖败子’确实姓金,但我却不是‘江湖败子’啊!”
  他独自操舟来到此的一段水程之中,曾细心盘算,认为自己今夜无论是以喜剧夺情,或以悲剧断爱,都不宜借用金不换的名号,否则不论是对于金不换、林如雪或是自己,都显得太过卑劣,事后定会汗颜悔恨,寝食难安!
  然而,他打定主意,略变原计,一上来便揭破真情,看看林如雪反应如何,再定应对之策!
  胡小庄哪知就里,真被他这句“我不是江湖败子”,说得怔住,愕然问道:“你……你不是‘江湖败子’,却是谁呢?”
  宇文狂故意刺激她一下道:“‘江湖败子’金不换兄,身中‘红斑人豹’鲍南山独门毒药暗器,如今尚生死未卜,我是暂时借用他形貌身份,前往‘幽灵门’总坛,探听情况的‘青衫狂客’宇文狂!”
  这番话儿,着实有点出于胡小庄的意料之外!
  她真想不到,在自己扮作“飞鸿仙子”林如雪的情形下,对方的“江湖败子”金不换,竟也不是本人。
  但这位“玉面飞狐”,毕竟深沉,她绝不被影响得心中冲动地,也自吐露真情,只是妙目凝波觑定宇文狂,发出一阵“格格”娇笑!
  宇文狂被她笑得有点心中发毛,皱眉问道:“在下所说,全是实话,并非戏言,林门主为何这等发笑?”
  胡小庄笑道:“我笑的是太奇巧!”
  宇文狂道:“巧在何处?”
  胡小庄送过一碗浓浓米汤,嫣然笑道:“林如雪自诩才貌,面对一般庸俗男子,视如草芥,在莽莽江湖中,只心仪‘江湖败子’,与‘青衫狂客乱飘香’的奕世风神,与惊才绝艺,故而神前自热心香,曾有非此二人不嫁之语……”
  宇文狂心中所望的,是林如雪得知自己不是真的金不换后,即勃然震怒,或有甚恶毒举措,便可翻脸动手,生死一决!
  谁知她竟然偏偏说出心仪“青衫狂客乱飘香”之语,不禁暗暗叫苦!
  这时,胡小庄眼波频送,又复笑道:“谁知此次远游,既与金兄结识于前,又在今晚与宇文兄有了这段因缘……”
  宇文狂暗叫一声“不妙”,猛然灵光动处,想起一面绝好的挡箭牌!
  他忙伸右手,扯去头上所戴的假发,念了声“阿弥陀佛”,合十当胸,苦笑说道:“三千世界十二因缘,对我已如幻如梦!宇文狂自从‘招魂坳’中一败,业告英雄梦醒,壮志成灰,剃发逃禅了,身是三宝弟子的了!”
  在他说来,自己这颗光头,一经现出,定可对于林如雪的示爱纠缠,发生吓阻作用!
  果然,胡小庄一见宇文狂顶上光光,立即现出一种油然生敬的神色说道:“‘名利万般都是幻,英雄难得肯抽身!’宇文……大师见彻真如,的属高人,使人万分钦折,我要敬你一杯美酒!”
  宇文狂听她称自己“大师”,心中顿觉一宽,但听她还要敬酒,心中却又觉一紧!
  胡小庄斟酒满杯,目注对方,含笑说道:“酒肉穿肠过,佛主心头坐,大师是侠僧,不是俗僧,但昔日豪气,固足并云,如今胸襟,亦宜洒脱,不至于连英雄虎胆,也随同三千烦恼之丝,一齐剪却,不敢喝我这杯穿肠毒药了吧?”
  宇文狂生性高傲豪壮,就是受不得激,闻言之下,狂笑说道:“你有穿肠毒药,我有铁铸肝肠,贫僧领受林门主这杯敬酒就是!”
  一面说话,一面接过胡小庄所斟那杯“罗汉荡心酒”来,便自毫不考虑地,一倾而尽!
  酒入喉时,相当香醇,但才一下腹,便如一条火线般,直贯丹田之内!
  宇文狂哪里知道他自从入舱,嗅得“天狐勾魂香”后,体内已蕴邪毒,这再一饮下穷淫极秽的“罗汉荡心酒”,便立将发作强烈媚药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七回 疑友作波臣 狂饮图醉死
下一篇:第九回 忠义红婢女 甘代主受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