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忠义红婢女 甘代主受死
 
2019-11-27 21:35:46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情义难全。
  突萌死念。
  其实,“死”是最糊涂之人。
  因为金不换纵会“薄情”尚可重“义”,纵然负“义”,尚可全“情”,若是一“死”岂不“情”、“义”两绝?
  但最聪明的人往往一经冲动之下,便作出最糊涂的事来!
  于是,金不换匆匆结束,纵身破舱,再度坠入了太湖沧波之内!
  高小红惊得发呆之余,也匆匆披衣服跟踪入水!
  于是,另外两人也看得怔了,那就是宇文狂与萧三了。
  而萧三更疑为眼花地,看见了历史重演!
  入波之际,高小红伸去抱金不换,又使金不换愧心大起,死念狂炽地,倔强挣脱!
  因为她知道侥倖之事,可一难再,自己不可能再抱住一条“金线鲤王”,进入江湖隐侠渔网,金不换也绝难再在蓄意寻死的状况下,不为沧波所溺!
  高小红既有这种念头,便可以控制局面!
  因她上次是以为金不换肝肠已断,急痛太甚,情甘同死地,入水便晕,这次却神智极为清醒!
  何况,她有一肚子的别扭,非向金不换追问个清清白白不可!
  这别扭就是金不换为何在一见自己之下,那等狂热缠绵,而在……之后,又这等残酷冷淡?
  自己为了他,曾万里相随,自己为了他,曾情甘共死,自己为了他,曾奉献贞元……自己究竟有甚么地方对不起他?竟使他在获得奉献后,竟产生这冷酷无情之举?
  这种别扭太大,别得高小红满脑疑云,满腹怒火,非向金不换追根究底。
  问他个清清白白不可!
  于是,金不换随波而流,高小红泅水猛追!
  以“小龙女”的水性,已斗得过“太湖沧波”,何况是她还多了“天河钓叟”所遗赠的三丈“天蚕钓丝”!
  追逐未久,金不换便被高小红用的钓线缠住,拖入怀中。
  但人才入怀,高小红便知不妙!
  一来,金不换死意甚坚,竟自行喝水,已呈昏迷状态!
  二来,他周身奇烫,似是同时发生了重大疾病。
  高小红虽是贞洁侠女,但江湖流转,所阅极多,自然听说过甚么“夹阴伤寒”,乃是诸大绝症之一的世俗说法。
  这一惊非同小可,赶紧把金不换弄出沧波,先压出腹内积水,再抱回“天河钓叟”的草屋之中设法调治!
  “夹阴伤寒”之说,虽然无稽,但金不换于精神崩溃下,落波受凉,喝了不少湖水,确实腹痛如绞,寒热交加,生了一场大病!
  幸亏金不换体质太好,耐力极强,高小红又稍明医道,殷勤将护,以致虽缠绵病榻,暂时未能痊愈,却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
  但高小红也因殷勤侍候之余,问出了金不换在情感上突生激变的真实原因,对他误会冰释之余并毫无妒心地,帮金不换推敲研究,“西洞庭山”山底水洞的那场绮梦,究竟是谁与金不换所结,才好设法弄得皆大欢喜,面面俱到!
  虽有诚心,惜无资料,他们只能决定是“绛雪仙娃”长孙玉珠,与“飞鸿仙子”林如雪其中之一,不知究竟是谁?
  疑思未解之际,惊人消息又来……
  这日,高小红入市购菜回来,才一进门,便向全身发软,微热未褪,尚躺在病榻上的金不换叫道:“金哥哥,我打听来一桩足以使你闻讯心惊的重大消息!”
  金不换精神突然一振,目注高小红道:“红妹,是甚么重大消息?难道你已知道了谁是水洞之人?”
  高小红摇头微笑道:“不是这项消息,但也足够惊人,‘龙钟酒魅’萧三,今日竟与一人,前往‘幽灵门’总坛,拜望‘飞鸿仙子’林如雪……”
  金不换急急问道:“萧兄所偕之人是谁?会不会是化名‘殷世官’,化身‘观世音’的‘绛雪仙娃’长孙宫主?”
  髙小红道:“我连日来均注意打听,均毫无长孙姊姊讯息,与萧三同拜‘幽灵门’,求见林如雪的江湖大侠是你!”
  “是我?”金不换委实大感意外,听得有点目瞪口呆!
  高小红点头道:“不错,‘龙钟酒魅’萧三,同拜‘幽灵门’的另一大侠,竟就是‘江湖败子’金不换!”
  金不换叫道:“奇怪,居然有人会冒打我的旗号?”
  高小红极为娇媚地,送过一瞥佯嗔白眼说道:“这也不算过份,你前日骗我之时不就是冒打‘青衫狂客’宇文狂的号旗么?难道只许你扮人家,就不许人家扮你?”
  (此时,高小并不知道假扮金不换的,正是宇文狂,她只是异常巧合地,随口所论。)
  金不换苦笑道:“红妹错会意了,有人扮我不奇,我是奇在此人居然瞒过了‘龙钟酒魅’萧三兄那双久历江湖的阅人精目!”
  高小红嫣然道:“这一点也不算奇,因为极可能的情况是,根本就未曾瞒避萧三……”
  金不换道:“若未瞒骗,便属同谋,红妹认为萧三兄觅来谁人,扮作我的形相,冒打我的旗号与他去同拜‘幽灵门’总坛?”
  高小红道:“我的看法正是如此,只不知道他们的图谋何在?”
  金不换突然忧形于色地,叫了一声“不好!”
  高小红方一诧然注目,金不换已剑眉深蹙说道:“萧三兄是性情中人,他定是以为我已身遭惨死,想去‘幽灵门’总坛,寻那‘红斑人豹’鲍南山的晦气,替我报仇雪恨……”
  高小红听至此处,方一摇头,金不换又复说道:“但‘幽灵门’卧虎藏龙,好手无数,‘红斑人豹’鲍南山、‘玉面飞狐’胡小庄,更是刁狡无比的恶魔头,萧兄等以两人之力,深入虎穴龙潭这岂非大大不妙,我们应该赶紧……”
  说至此处,瞥见高小红满面笑容,不禁诧然问道:“红妹,你怎么满脸笑意,一点也不替萧兄他们担心?”
  高小红笑道:“当然我不必替他担心,因为萧三、金不换前往‘幽灵门’之事,是安入安出的,一点也未发生过冲突,只是与‘飞鸿仙子’林如雪订了一桩约会!”
  金不换问道:“他们定在何时何地相斗?”
  高小红道:“不是剑影刀光的打斗之约,而是衣香鬓影的幽期密约!”
  金不换好生诧异地,刚一目注高小红,高小红笑又复道:“林如雪邀约金不换于今夜初更,单独前往‘西洞庭山’西面的‘太湖’舟上,与她作深谈,岂非毫无杀气刀光,充满旖旎风味?”
  金不换“咦”了一声,有所不解问道:“他们互订密约之事,怎会被红妹知晓呢?”
  高小红道:“萧兄等离开‘幽灵门’总坛后,进入酒肆谈心,并买办小舟,准备初更赴约,以致泄漏了这桩香艳秘密!”
  金不换皱眉道:“这位与萧兄合谋,扮成我形相之人,用我名号是谁呢?”
  高小红秀眉双轩,目闪神光道:“此人身份究竟是谁,我认为不必关心,我所关心的是那位‘飞鸿仙子’林如雪,不知道逃不逃得过今夜初更的这场劫数?”
  金不换皱眉说道:“劫数,红妹不是认为其中只有鬓影衣香,没有刀光剑气的么?”
  高小红笑道:“金哥哥,你想想看,萧三兄既是性情中人,在你生死未卜的凶险情况之下,他应不应该费尽苦心,弄出个假的‘江湖畋子”,在‘飞鸿仙子’林如雪的身上,享受流风艳福?”
  金不换想了一想,点点头说道:“这个红妹疑心得不对,萧三兄等不会有这种心情,也不会有这等作法!”
  高小红叹道:“那就在衣香鬓影中,隐伏了剑气刀光,我认为萧三兄可能在用‘美男计’,换句话说,这也就是他设法为你报仇的手段之一!”
  金不换道:“由得他去闹吧,若能由此摧毁‘幽灵门’,也算是件好事!”
  高小红接口道:“不行,不能由得他们胡闹,因为‘幽灵门’可以摧毁,‘飞鸿仙子’林如雪却不能加以伤害!”
  金不换向高小红望了一眼,含笑问道:“红妹,我只知道你对‘绛雪仙娃’长孙宫主,十分钦佩,却不知道你与‘飞鸿仙子’林如雪,也有深厚交情……”
  高小红嘴角一掀,娇笑说道:“不是我和她有甚么深厚的交情,而是这位‘飞鸿仙子’,可能和你有过某种密切的关系呢?”
  一提到这件事儿,金不换便不禁有点脸红耳赤!
  高小红笑道:“金哥哥请想,你是个多情人,万一日后证明在‘西洞庭山’山底水洞中,对你献身相救之人竟是林如雪,而这位对你爱重情深的‘飞鸿仙子’竟被你的好朋友辣手摧花,香消玉殒,你会不会问心难安,补天乏术,一辈子都将负担着沉重内疚?”
  金不换无话可答,只有默默点头!
  高小红正色道:“两害相权重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在无法确定谁是对你献身救命之人以前,只好认为长孙姊姊与林如雪两人都是,否则,大错一铸,悔恨终身都来不及了……”
  金不换眉峰深蹙地,长叹一声!
  高小红笑道:“故而,我说‘幽灵门’可以摧毁,林如雪不容伤害……”
  金不换听出她的话意,注目问道:“红妹,这样说法,你是否想对萧三兄等所定的谋略而加以破坏?”
  高小红摇头道:“谋略我不破坏,我只想做名护花使者!”
  金不换道:“红妹也要参加那初更密约?”
  高小红点一点头道:“我当然要去,一来在林如雪万一有贞节或生命之险时,设法救她;二来听听背后之言,也许会对究竟是谁与绮梦合欢之迷,获得线索;三来,设法把你脱险之讯,告知萧三兄,免得他忧急悲痛,并设法引他来此,与你相见!”
  金不换说道:“红妹,今夜,我也想去……”
  一话未毕,便被高小红摇手阻止道:“你绝不能去,这场大病,差点儿送了小命,正在缓缓复原,尚未痊愈的身躯抗力极弱,亟须调养之际,怎能再冒风寒?金哥哥,旬日之内,你已两度投湖,若来个第三次下水,恐怕连真的‘东海龙女’,也无法保得你平安无事的了!”
  金不换满脸通红地,望着高小红,神色十分忧急!
  高小红对他安慰笑道:“金哥哥,你不要不放心,我因祸得福,服了‘金线鲤王’的脑血后,对先天弱点,有所弥补,功力增强不少,不是以前的高小红了。”
  金不换苦笑道:“我不是担忧红妹的功力不足,而是觉得今夜的场面微妙……”
  高小红接口笑道:“场面确实相当微妙,大概香艳紧张,兼而有之,但我有‘杀手锏’绝招,定足以应付一切!”
  金不换惑然问道:“甚么?杀手锏绝招?”
  高小红“嗯”了一声,道:“你,就是我的‘杀手锏绝招’,万一场面太以微妙复杂,无法因应之际,我便揭破冒牌‘金不换’的身份,说明真的‘江湖浪子’,已脱大劫,现在渔舍,大概一切将迎刃而解!”
  金不换表示同意道:“这倒真是条好计,萧三兄若知我未遭劫数,作起事来,自然是不会不留余地!”
  高小红笑道:“但金哥哥千万不许跑开,若是萧兄来此找不着人,那位难惹难缠的‘龙钟酒魅’就放我不过的了。”
  金不换自然连连点头。
  两人计议一定,高小红遂独驾渔舟,悄然前往“西庭洞山”的西面湖上,充任林如雪的护花使者。

×      ×      ×

  但到了“西洞庭山”湖上,高小红仗恃一身极杰出的水性,离开渔舟,由水中潜上胡小庄的船儿,窥探情势。
  高小红再也想不到这位“飞鸿仙子”林如雪,竟是“玉面飞狐”胡小庄所假扮,却从言语中听出金不换所料不差,假金不换果想杀死林如雪,而这位假金不换竟是“青衫狂客”字文狂假扮。
  她听得心中充满惊奇焦急!
  惊奇的是天下事无巧不成书,金不换假扮宇文狂在先,字文狂便不约而同地,扮作金不换在后。
  焦急的是宇文狂要杀林如雪,自己怎样相救?是硬来,还是……
  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另一位带着满脸醋意,匆匆赶来的“八臂哪咤”姜天雄,已愤然出手,以满天花雨般暗器,向宇文狂发动袭击!
  高小红赶紧乘着这宇文狂应付姜天雄突袭的大好机会,进舱抱起穴道被制的胡小庄,便自纵入湖中。
  谁知,姜天雄竟也不容她把胡小庄抱走,也自藉着宇文狂的掌劲,落水电疾赶来!
  “龙女”可以闹海,“哪咤”也可以翻江。
  这两位,在水性上较量起来,有“龙女”之称的高小红,至少要高出一筹!
  但此时她却摆不脱姜天雄的纠缠,被那“八臂哪咤”,追得越来越近,这原因自然在于多带了一名本身不能游水的胡小庄。
  高小红的目的在搭救林如雪,莫被宇文狂杀死,既见摆脱不了姜天雄,便索性把手儿一放松,让胡小庄的身躯冲波浮上!
  一来,高小红放开胡小庄后,速度大增,宛如一条“美人鲛”般,不再是姜天雄追赶得上。
  二来,对方既已放手,姜天雄自然不追高小红,而抢救似乎已身受人制的胡小庄。
  高小红觉得把林如雪交给她师弟姜天雄后,安全定已无虑,遂赶紧游水复返“西洞庭山”的西面湖上……
  她回转之时,是心知萧三与宇文狂,很是以为是金不换已死,才想以如此报复手段,先杀门主林如雪,然后再设法大破“幽灵门”!
  故而,她不辞劳苦,想把金不换倖脱大难之事,告知萧三、宇文狂,同往相见,并说明“幽灵门”可破,林如雪却不可杀的微妙因素!
  谁知她一去一回,费时不少,萧三与字文狂哪里还会像两个傻瓜般,在湖上“守船”?
  高小红重回旧处,只见烟水苍茫,哪里还有半点人影?
  无可奈何之下,高小红只得再找自己的渔舟。
  还算好,渔舟锚重,飘未及远,总算是被她轻易寻着……
  高小红遂驾舟回转渔舍,准备将前后经过,细对金不换叙述。
  但一回渔舍,高小红的脸色大变!
  金不换又告失去踪迹……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八回 花经延客扫 蓬门为君开
下一篇:第十回 一曲还珠吟 万斛痴情泪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