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一曲还珠吟 万斛痴情泪
 
2019-11-27 21:37:58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尹宇清呆了……
  呆得在俊目中闪烁泪光……
  高小红也有点感动,有点怜惜,但却无词可慰!
  场面,相当凄切,也有点僵!
  幸而,只在刹那之间,僵局便被打破了!
  打破僵局的,不是心存怜惜,无法安慰对方的高小红,也不是目含泪光,心如刀割的“龙游剑客”尹宇清。
  是一阵发自第三人的步履声息……
  这步履声息极为轻微,轻微得足令寻常人无法听出。
  但高小红与尹宇清,名列二十高手,自非寻常,又在默然凄迷,未发片语的极度静寂之中,遂于对方行至十丈左右处,便听出了这步履声音!
  尹宇清霍然注目,朗声喝问道:“是谁?”
  经他一问,步履声加速地,从树丛之后,走出一个年约三十六七的瘦削汉子!
  这汉子一身黑衣,手中捧着一个尺许方圆的朱漆圆盒。
  虽是尹宇清向他发话喝问,这汉子却不理“龙游剑客”,只向高小红把手中朱漆圆盒,举了一举,陪笑说道:“在下姓任,名抱,是‘幽灵门’知客执事,奉了我家叶延林香主之命,来此向高姑娘送一秘密重要之物!”
  他边自发话,边自走向高小红,似欲捧盒递过。
  高小红看看这任抱的走路姿态,秀眉微蹙,似陷沉思。
  就在任抱走得距离高小红仅约三步之时,高小红突然喝道:“站住!”
  任抱应声站住,高小红却以绝妙轻功“千里户庭身法”,足下一滑,退后了七八尺远!
  尹宇清诧道:“高姑娘为何如此?这任抱难道不是真名,他想耍甚么花样?”
  高小红目注任抱,冷笑答道:“‘任抱’二字,倒是一点不假,但尹兄倘若揭去他所戴人皮面具,大概还可看见一块足可令今世武林中人,无不为之惊心动魄的可怖红斑!”
  尹宇清先是一怔,旋即会过意来,目注任抱叱道:“你就是两手血腥,一身恶孽,被江湖善良人士,视如魔鬼的‘红斑人豹’鲍南山?”
  这自称“任抱”之人,果然正是“红斑人豹”鲍南山,他哈哈一笑,目注高小红道:“高姑娘好厉害的眼力,但我化装易容之术,自信相当高明,怎会被你瞧出破绽,识破我本来身份?”
  高小红冷然道:“有四大破绽……”
  鲍南山放下那只朱漆圆盒,一抱双拳,含笑说道:“请教请教……”
  高小红道:“第一,你不该自称任抱,这两个字儿,容易使我联想起‘人豹’谐音!”
  鲍南山点头道:“这是我的疏忽,人在匆忙之间,每易顾虑不到!”
  高小红又道:“第二,我对你走路姿态,觉得有点熟悉,想起正是你独门‘豹影潜形’步法,而身负如此轻功之人,也不应只是一名‘幽灵门’的知客执事。”
  鲍南山抚掌道:“高明,高明,高姑娘心细如发……”
  高小红道:“第三,叶延林与我曾有约定,若递讯息,必系亲来,决不会以一对我陌生人物,担当重大任务!”
  鲍南山道:“这一点我没加考虑,倒的确是露了破绽……第四点呢?”
  高小红道:“第四点是你来得太快,我向叶延林所嘱托的事儿,不可能这快便有答覆,假如他回转‘幽灵门’总坛之后,立即遇上我欲寻找之人,则赶来寻我之人,更不应该是你!”
  鲍南山一阵狂笑,向高小红双伸姆指赞道:“高姑娘能在变生顷刻的刹那之间,分析得如此头头是道,着实令人佩服,你既如此聪明,可猜得出我所送来的这个朱漆圆盒中,盛的是何物件?”
  高小红摇手道:“显而易见,不必猜了。”
  鲍南山一怔道:“显而易见,此话怎讲?”
  高小红道:“你们是极为凶残狠辣之人,既知叶延林忠于林如雪,要和你暨胡小庄、姜天雄等作对,哪里还肯容他活命?这只朱漆圆盒,必系送来对我得意示威之物,从它形状判断,其中所盛贮的多半是叶延林的项上人头!”
  鲍南山长叹一声,举掌遥击,地上的朱漆圆盒,“拍”的一响,裂为数块,盒中果然滚出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尹宇清看得失声道:“高姑娘料敌如见,事事不虚,我真服了你!”
  鲍南山也以一种佩服眼色,看着高小红道:“高姑娘,你这位聪明绝顶的‘铁胆龙女’,对于今夜之事,可还有其他联想?”
  高小红道:“有,思路一通,样样不难,我联想到前因后果!”
  鲍南山哈哈一笑道:“鲍南山今夜幸遇高人,索性一并请教。”
  高小红道:“前因是泄密之故,必在‘嘉宾酒楼’,酒楼主持人,多半是你和胡小庄、姜天雄等心腹,而那雅座之中,可能还设有潜听设备!”
  鲍南山点头道:“不错,这是前因,后果又复如何?”
  高小红冷笑道:“叶延林既已丧命,你们怎肯不斩草除根,对林如雪、白苧姑娘等,轻易放手,故而,你这位心计极狡,手段极毒的‘红斑人豹’,决不会单人独自来此涉险,可能身后有人,湖上有舟,刚才的击碎圆盒之举,也可能便是发动暗号……”
  语音至此顿住,侧顾尹宇清,正色说道:“尹兄,这桩事是我与鲍南山、胡小庄等所结仇隙,与你丝毫无关,我已对你吟过了‘还君明珠双泪垂’,你……你也该走了!”
  尹宇清俊目闪光,仰天一笑道:“我不会走,我有两大理由!”
  高小红方对他看了一眼,尹宇清已扬眉朗声说道:“闻卿还珠吟,亦慰寂寞情,我不能获得高小红的心,却愿意为高小红而死!”
  高小红听得心中微酸,皱眉说道:“何必呢?”
  尹宇清朗然又道:“第二,江湖中向有‘可遇天鹰,莫逢人豹,宁对狼嗥,不听狐笑’之谚,可见得‘红斑人豹’鲍南山,与‘玉面飞狐’胡小庄,是多么心狠手辣之辈,今夜,我既巧参机密,定被视为眼中之钉,肉中之刺,你要我走,他们肯放我走么?”
  鲍南山狂笑道:“这位朋友倒也有点聪明,你确实是走不得了!”
  话完,举手一挥,一片火光,倏然亮起,照得湖岸通明,果然未出高小红所料,除了后面的太湖湖水之外,已被鲍南山所带来的人手,从三面围住!
  尹宇清愤然叱道:“鲍南山,你休要狂妄逞强,想伤高姑娘的毫发,先得过了我这一关!”
  鲍南山以轻蔑神色,略瞟尹宇清,说道:“阁下这位痴情种子,报个字号如何?让鲍南山看看是甚么样的人王豪杰,竟敢搅事上身,出头挡横?”
  尹宇清道:“我叫尹宇清,你这只凶恶人豹,听说过么?”
  鲍南山想不到这对高小红片面相思,并显然已碰了钉子之人,也有这高身份,微感愕然问道:“尊驾就是列名为‘环中十剑’之一的‘龙游剑客’……”
  尹宇清挑眉道:“不错,尹宇清对于苦参独到的一套‘龙游剑法’,颇为敝帚自珍,鲍朋友赐教我几招高明手法……”
  一面说话,一面探手肩头,“呛啷”一声,长剑业已出鞘。
  鲍南山却不慌不忙地,摇手笑道:“尹大侠,今夜既得幸遇,少不了要讨教讨教你的‘龙游剑法’高招,但时光还长得很,我要先向高姑娘再交代几句话儿!”
  高小红道:“有话快说!”
  鲍南山狂笑道:“鱼游釜内,鸟在笼中,我若要你们性命,只消收网加火便可,何须过份心急呢?我今夜是被高姑娘把心事件件猜透,有点不大服气,也想来猜猜高姑娘的心事!”
  高小红皱眉道:“我有甚么心事?”
  鲍南山不等她往下再说,便嘿嘿狞笑接道:“高姑娘由于我在‘鲍家祠’中,暗设埋伏,伤了你的心上人‘江湖败子’金不换,对我这只‘红斑人豹’早已恨入骨髓,一见面就想食我之肉,剥我之皮,和我拚个死活,哪还会一点两点三点四点的和我推理论事?”
  高小红“哦”了一声道:“你居然认为我适才的推理猜心之举,还含有别的用意?”
  鲍南山笑道:“当然有,你是在拖延时间,想使驾舟将护林如雪的白苧丫头,发现岸上生变,而可悄然脱身,驶得远一点!”
  高小红见心意被他猜中,怒哼一声道:“好狡猾的东西,可惜你现在明白,已然太晚……”
  鲍南山颇为得意地,摇头笑道:“一点不晚,我在你好整以暇地,分条析理之际,业已猜透你的心思,不过是将计就计,故装糊涂,务期一劳永逸而已!”
  高小红说道:“你又有甚么恶毒的安排?”
  鲍南山苦笑道:“我既知林如雪未死,被白苧藏在舟中,便已派出三拨船只,在湖上各方搜索了,如今正在等待,以决定你的命运!”
  高小红不解地道:“哦?决定我的命运?……”
  鲍南山不等她往下再问,便接口说道:“湖上若是失手,我便生擒‘铁胆龙女’,以你作为香饵,还有希望使金不换、林如雪等再度自投罗网!湖上若是得了手,我便要死的高小红,以求永绝后患!”
  高小红银牙一挫,道:“这样说来,‘玉面飞狐’胡小庄与‘八臂哪咤’姜天雄,他们二人都在湖上?”
  鲍南山摇头笑道:“胡小庄在总坛养伤,湖上只有白苧丫头,和一个束手待毙的林如雪,由姜副门主,率领三拨好手,无数火器,足够打发的了!”
  尹宇清听得“哼”的一声冷笑!
  鲍南山斜睨一眼道:“尹大侠笑些甚么?”
  尹宇清道:“我笑你不知天高地厚,信口乱发狂言,高姑娘的命运,只可由苍天决定,哪里能由你这万恶人豹左右。”
  语音甫落,寒光疾闪,一式“龙游沧海”已向鲍南山分心刺到!
  这位“龙游剑客”因从四外人影火光,看出敌势太众,自己与高小红,再强也只有两人,遂想擒贼先擒王地,把“红斑人豹”鲍南山,出其不意一剑制住!
  但武林中既把鲍南山列为“二十高手”之一,又有“宁遇天鹰,莫逢人豹”之谚,则这只“红斑人豹”,除了心计狡毒外,自亦有相当高明的一身功力!
  何况,尹宇清痴情太甚,摆出一副甘为高小红而死的拚命护花神色,又复拔剑在手,鲍南山自然暗中留意,早有戒心!
  故而,尹宇清的剑尖距离对方胸前,尚有尺许,鲍南山右手黑衣大袖疾翻,从袖中现出一支戴在手上,用百炼“风磨铜丝”铸制的“红斑豹爪”向刺来剑身飞快抓去!
  他这“红斑豹爪”虽藏在袖内,但“风磨铜丝”却一直戴到肘部,不畏任何宝刀砍削,爪掌的掌心掌背密布点点红斑,看去相当慑人,而爪尖却系“寒铁”,无坚不摧,端的是件攻守皆宜,极具威力的独门兵刃!
  挫腕顿势,剑走轻灵,一式“盘龙扫壑”寒光如涛地,疾扫鲍南山腿膝部位!
  这种发剑手法,使鲍南山不能再倚仗“红斑豹爪”之力,伸手去抓!鲍南山不是后退躲剑,就是跃高避势!
  而尹宇清准备施展自己最得意的“小诸天夺魂七式”,乘鲍南山或跃或退之间,与他拚命一搏,速定胜负,才是解决这敌众我寡不利局面的最好策略!
  不出尹宇清所料,鲍南山上跃避避。
  但也出于尹宇清所料,鲍南山却跃得太高!
  尹宇清以为鲍南山最多跃起六尺,便足可避过自己那招凝劲横扫他腿膝部位的“盘龙扫壑”!
  故而,他下一招是准备施展“小诸天夺魂七剑”中一式“仰点星辰”,聚足内力,一剑震出八九朵剑花,飞刺鲍南山全身凌空的各大要穴!策略虽定,未付实施,原因在于事出意料!
  十倍,整整十倍,尹宇清以为鲍南山跃空六尺,鲍南山却跃空六丈!
  高度变更太多,所以攻击的部位,自然也完全成空,尹宇清是武林高手,不肯胡乱出招,遂暂不发剑,静看鲍南山如何跃得这高,是想耍些甚么花样?
  走兽之中,若比轻功,在迅捷轻灵方面,大概要以“豹”称最!
  而“红斑人豹”鲍南山的一跃六丈,在人类中也可称得上是绝顶轻功!
  鲍南山身形笔直,宛如长箭穿云般,一拔便是六丈!但,去势一尽,立即屈腰俯身,掉头往下飞扑!
  拔时,全身笔直,扑时,两臂平伸!
  右手,仍然是戴着那只仿佛沾有无数点血痕的“红斑豹爪”!
  左手,则握着一根长约三尺,但却带着个尺许圆圈的墨黑皮索。
  高小红一见,秀眉微蹙,失声叫道:“尹兄小心,鲍南山左手中,那根看来不甚起眼的黑色皮索,名叫‘九孔封神’,内中藏有九种奇毒之物,厉害无比……”
  鲍南山在空中,“桀桀”厉笑地,接口说道:“高姑娘不必提醒他了,鲍南山的‘九孔封神’,只一出袖,对方便如被姜子牙封神般,必归劫数,从无倖免之人……咦……”
  他说到“从无倖免之人”之际,人到三丈高空,正欲挥动“九孔封神”和“红斑豹爪”,向尹宇清发出杀手!
  但左右才一晃动,便“咦”了一声,不单绝招未发,并在半空中,吸气变式,把身形斜落出丈许以外!
  高小红深知鲍南山手下从不留人,此举必是发生了甚么足以影响他心情的重大事件?
  她不肯把背部整个交给敌人,只微一侧身,顺着鲍南山的目光,向后看去。
  只见湖上极远极远的水云深处,一连飞射起八九道火龙似的红光,其中并杂有三团一闪即逝的白色火焰!
  高小红因敌忾同仇,必须彼此照顾,遂抢前几步,与尹宇清并肩而立,目注那刚刚身形落地的鲍南山,冷然问道:“鲍南山,你所等待的讯号来了,那八九道龙形红光,和一闪即逝的三团白焰是代表了甚么意思?”
  鲍南山牙关一挫,怒声叱道:“好刁毒的丫头们,那一叶小舟上,不仅只有身带伤毒,尚未全祛解的林如雪,和白苧丫鬟,居然还藏了绝世高手,看来倒是老夫与‘八臂哪咤’姜天雄,上了你们的恶当!”
  高小红七窍玲珑,一点就透,闻言“哦”了一声,娇笑说道:“哦!我明白了,那八九道火龙似的红光,大概是表示敌势太强,三团一闪即逝的白色火焰,则是你们的‘幽灵好手’之中,有三人已归劫数?”
  就在高小红发话之间,又有三四团白色火焰,在远方湖上一闪而逝,其中并有一团火焰,光呈银白,似乎与众不同。
  鲍南山厉啸一声,向圈住三面的火光人影叫道:“曹香主速报总坛,就说敌势太强,副门主并已负伤,请门主亲乘‘飞龙霹雳舟’,火速驰援!”
  他的话完不久,暗影中有一串铃声,破空飞去,显然是以飞鸽传讯。
  尹宇清冷声笑道:“这等奇袭之下,居然还带了信鸽,这个鲍南山老贼着实狡猾,顾虑得面面俱到!”
  高小红悄声道:“尹兄对他左手中那根皮索,务须特别小心,索中满贮毒汁,圈上有九个方向不同小孔,可从各种角度,飞射伤人,倘若近身施为,端的难防得紧……”
  她悄然低语之际,鲍南山又已缓步走来,狞笑叫道:“高姑娘不必再想出甚么花样了,你的命运业已决定,少时必被生擒,你能不能放漂亮一些,告诉鲍某,在湖上埋伏的,是不是‘龙钟酒魅’萧三,和‘江湖败子’金不换?”
  高小红摇头道:“无可奉告!”
  这四个字儿是老实话,高小红委实猜想不出是甚么高明人物,适逢其会,救助了孤立无援的白苧,和伤毒未醒的林如雪,并使“幽灵门”围攻群凶,丧命不少,就连功力颇高的副门主姜天雄也告负伤!
  但鲍南山却不信她竟不知情,双目一瞪,厉声喝道:“敬酒不吃,要吃罚酒,好,等擒住你们后,哪怕你不事事照实直说!”
  说完,举手一挥,瞋目叫道:“上,‘幽灵堂’正副堂主隨我进攻,其余的用暗青子不断招呼他们,对方只有两人,男的不妨格杀,女的要留活口!”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九回 忠义红婢女 甘代主受死
下一篇:第十一回 虽存避世念 难却掣情心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