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疏忽呈大意 险丧落黄泉
 
2019-11-27 21:29:00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在萧三说话之间,金不换已命店家把街上的叫卖小童喊进。这个小童约莫只有十二三岁,满脸都是聪明伶俐之相,金不换见小童走进雅座,便向他含笑问道:“小兄弟,你卖的是甚么报?”
  小童答道:“有三种报,一是‘情报’之‘报’,二是‘报应’之‘报’,三是‘虎豹’之‘豹’,但不知相公要买的,是哪一种报?”
  金不换笑道:“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如形,故而‘报应’之报,不必购买,自有冥冥主宰,我要向小兄弟购买的是珍贵情报,和害人虎豹!”
  小童眼珠一转,含笑说道:“好,相公请出手吧,常言道:‘一分行情一分货,十分行情买不错’,但看你出甚么价钱,我便供给你何等货色。”
  金不换仍取出那一锭黄金,但这回却未把“黑美人珠”一并取出。
  他把黄金递向小童,微笑道:“小兄弟,我出十两黄金!”
  小童接过黄金,在手中掂了一掂,扬眉说道:“相公,我卖给你一张豹皮,豹皮中,并卷有你最所关怀的一件情报,够么?”
  金不换点头道:“够了,豹皮现在何处?”
  小童道:“在这镇南五里的‘鲍家祠堂’之内!”
  金不换皱眉道:“原来不是现货。”
  一语才出,小童便接口笑道:“相公莫要不信,我只要告诉你情报来源,你便会亳不怀疑地,让我把这十两黄金,拿得走了!”
  金不换“哦”了一声,说道:“小兄弟且说说看,你这值钱情报,是从何处得来的?”
  小童笑道:“我是由观音托梦……”
  说至此处,双手在胸前合十,极为虔诚地,庄容续道:“相公知道么?就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的观世音菩萨……”
  金不换一听“观世音”三字,果向小童挥手笑道:“小兄弟,我一向敬服‘观音’,当然相信观音托梦,决非虚语,多谢你传言指点,这锭黄金,是你的了!”
  小童边把黄金揣入怀内,边又笑道:“观音菩萨要我请相公与这位老人家,快点赶去城南‘鲍家祠’,因为那张豹皮,暨皮内所裹之物,都十分珍贵,小心被其他人士,捷足先得!”
  话完,身形一闪,便自退去。
  金不换目注萧三,含笑说道:“萧兄,我们好不容易才与殷世官取得联络,应该照他指点,快些赶去!”
  萧三叫来店家,结算酒帐,但却双眉微蹙,似乎有所考虑。
  金不换笑道:“萧兄,你又在想甚么事?”
  萧三答道:“我有点嫌那小童的一双眼珠,滴溜乱转,神态有点滑头,遂在猜测他究竟是何人所派?”
  金不换笑道:“小弟起初看法,也与萧兄相同,但转念一想,‘观世音’之事,外人难知,心中遂也释然,何况……”
  说到“何况”二字,他剑眉微轩,目光如电,又道:“何况即使这小童是‘红斑人豹’鲍南山所差,企图骗我们前往‘鲍家祠’,上其恶当,我们也该毅然前往,与鲍南山面对面地作一决战!”
  萧三点头道:“对,老弟说得对,我们不管对方用意善恶,都该立即赶去。”
  两人出得酒店,赶往镇南,五里路程,还不是晃眼便到。
  但这镇南荒败异常,出镇便是一片坟冢高低,蔓草凄迷的乱葬岗,“鲍家祠”便建在这片乱葬坟冢之间,并显因鲍姓后人没落,未加修葺,祠堂又蛛丝网尘封,十分颓坏!
  时是夜间,磷火飞飘,寒风峭厉,难怪不见人踪,若是胆小者身临其境,定会毛发竖立,甚至于起上一身鸡皮疙瘩。
  金不换在祠堂以外约丈许之处止步,向金漆褪落的“鲍家祠”三字看了一眼,轩眉笑道:“萧兄,江南山川秀美,佳景极多,殷世官又是不同凡俗高绝人物,我不信他竟约我在这等地方……”
  话犹未了,萧三便怪笑说道:“我也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且来个新鲜别致的‘以酒敲门’,祠中若有妖魔鬼怪,也让它们尝些剩酒残羹,醉上一醉……”
  语音才落,酒香挹人,从口中喷出,酒杯口大小的无数星光,向祠堂大门飞去了。
  这是“龙钟酒魅”萧三最拿手的“酒雨飞星”独门绝艺!
  “鲍家祠”的两扇木门,早已朽败不堪。
  自然难禁内家绝艺,被这片“酒雨飞星”击得粉碎!
  祠门一碎,金不换口中便低低“咦”了一声!
  萧三问道:“老弟有何所见?”
  金不换笑道:“祠堂中,亳无灯火,十分黑暗,但我却在祠门被萧兄以‘酒雨飞星’击碎的一刹那间,瞥见供案上有卷东西,确实像是豹皮!”
  萧三听得真有豹皮,身形一晃,便闪进祠门,晃着火摺子!
  金不换深知“红斑人豹”鲍南山,极工心计,深恐萧三中伏上当,遂赶紧与他一同动作,并默运神功,防范不测。
  祠堂长案以后,设了些神像牌位,供桌左右,也各有一尊夜叉鬼卒的狰狞塑像,或举铁牌,或擎钢叉的,巍然站立。
  金不换目光一扫,诧异说道:“奇怪,这是‘鲍家祠’,又不是‘城隍庙’,怎的塑上两尊勾魂鬼使则甚?”
  萧三失笑道:“老弟,我们是来‘斗豹’,或‘接受情报’,又不是来欣赏庙宇,管他塑像多少,或当与不当则甚?”
  这时,因萧三业已晃着火摺子,遂看得清清楚楚,神前长案之上,果放着一卷黑色豹皮!
  萧三笑道:“金老弟小心了,鲍南山的弟子‘黑豹’袁刚,死在你‘要命金钱’之下,如今既有‘黑色豹皮’出现,可能是鲍南山衔仇茹恨,要施展甚么恶毒手段?”
  金不换笑道:“我不怕他,也正等着,萧兄且把豹皮展开看看,其中是否藏有贵重情报?”
  萧三一朝曾被蛇咬,十年都怕井绳,从祠外飞身时,早就随手折了一根白杨树枝在手!
  如今,他就用白杨树枝,挑开豹皮卷儿。
  谁知豹皮卷儿之中,所包藏的,竟是一只酒杯粗细纸卷。
  纸卷不能再用树枝挑拨,萧三遂先凝玄功,使十指成钢,然后再慢慢开展。
  对方居然似在存心逗人,酒杯粗细的纸卷之中,还有枝笔管粗细的小小纸卷。
  萧三气得正要发火,金不换已含笑说道:“萧兄何必动怒,且看个彻底如何?对方不会是无聊作弄,他既有这等措施,必具深刻涵意,我们就算上次恶当,也增加不少见识!”
  萧三道:“好,我就再把这笔管粗细的小小纸卷打开,倒要看看留这豹皮之人,究竟是弄甚玄虚?反正就算它在纸卷之上,满染‘无影奇毒’,也奈何不了我业已化指成钢的内家罡炁!”
  一面说话,一面便自展开纸卷!
  这枚小小纸卷,卷得极紧,共有十数层之多,等萧三慢慢开展完华,方看见纸卷的最内层,只有一个“仇”字!
  “仇”字才一入目,金不换剑眉微蹙,失声说道:“萧兄小心,这是……”
  他想说的话儿,原本是:“萧兄小心,这是‘红斑人豹’鲍南山所设圈套,不是‘殷世官’兄或‘观世音’菩萨,向我们传告情报……”
  但是,金不换刚刚说出六个字儿,已有六般厉害埋伏,向他与萧三,发动猝然袭击!
  长桌供案之后,本供有两尊神像,以及祠堂中少不了的神主木牌,如今排列满桌的无数木牌,首先“砰’然一声,完全自爆!
  无数木牌,爆成无数横飞碎木,其中并弥漫了一片带有奇异香味的浓浓白烟!
  两座神像的肚腹,倏然爆开,腹中射出了“铁翎箭”、“飞鱼刺”、“倒钩镖”、“毒菩提”等四种为数不下百十件的厉害暗器!
  先前,他们在酒店之中,也受过多种暗器袭击,但由于金不换怀中的“黑美人珠”力量,对方意在示警,不在伤人,故而全是上下斜飞,未造成任何伤害!
  如今,情况不同,“黑豹皮”中,藏了一个“仇”字,显然对方是要为“黑豹”报仇,预先算准金不换、萧三所立方位,百数十件暗器,完全照他们身上招呼!
  当空先蔽浓烟,遮掩目力,使这两位武林奇侠,几乎闪无可闪!
  尤其萧三把一身内家罡炁,全聚双掌,化指为钢地,防御纸上有毒之际,其他部位,自然便来得软弱!
  尚幸金不换知道情况不对,一面发话提醒萧三注意,一面已抢步当前,儒衫大袖双飘,倏然拂去!
  这一拂,拂得及时,“呼呼”两阵劲风,随着衫袖蜷出,卷飞了大片浓烟,和无数暗器!
  但一来暗器为数太多,无法仓促拂震得尽!
  二来这些暗器,不是用手发出,而是由爆炸激射,力量特强!
  故而,威震江湖的“龙钟酒魅”萧三,和“江湖败子”金不换,在侥倖之中,仍挂了彩!
  萧三由于被金不换抢步当前,代为防护之故,受伤较轻,他只在右上臂肉厚之处,挨了一根“铁翎箭”!
  金不换可惨了,他挨了两根“飞鱼刺”,一枚“毒菩提”,尤其左腿上的一只“倒钩镖”,入肉近寸,真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有点龇牙咧嘴。
  但这些还不是最凶厉的袭击!
  最凶猛,最厉害,也最意料不到的袭击,是来自左右两侧!
  神案左右的“勾魂鬼使”,不是泥塑木雕,而是真人装扮!
  他们的卖相,本是一个双手执着一根“五股托天叉”,一个则左手执着一面令牌,右手执着一根“追魂铁链”!
  如今一见金不换、萧三全都中了淬毒暗器,不禁狂喜,左边执叉的鬼卒,闷声不响,双手举处,恶狠狠的照准金不换后背,一叉插下!
  他够狠够毒,未发出半丝招呼,但“五股托天叉”飞刺的破空微响,却逃不过金不换的奇聪耳力!
  金不换身处这般艰困之下,本领再高,也无法从容闪避!
  但他听得出,破空之声是重型兵器,所攻之处,又属“脊心”死穴,若容对方刺中,哪里还有命在?
  万般无奈之下,他拿出了看家本领。
  先施展极上乘的缩骨神功,双肩微抖,身形便矮了一半!
  同时施展的,还有他最得意的绝学“度厄十三招”中的一式“灵狸翻空”!
  身形一缩一翻,那柄“五股托天叉”险煞人的掠着金不换刺过,几乎挑散了他的发髻!
  那个扮“勾魂鬼使”之人,十拿九稳的一叉猛力刺空,身形自然前倾扑出!
  像金不换这等绝世高手,绝不会完全挨打,从在百险千艰中,他也要设法还手,争取主动。
  但身上多处带伤,又在匆忙翻身缩骨之下,他也无法施展甚么神奇反击招术,只有乘着身形于“五股托天叉”下电疾翻转之际,右足向上一挑!
  够了,由于对方是一叉刺空,身躯前扑,这一足正好挑中了他的胯下!
  一声厉嗥,那勾魂鬼卒被金不换一足“倒挂金钩”,踢得凌空飞起!
  天下巧事太多,正在此时,右边手执铁牌,铁链的勾魂鬼使,也对萧三发动猛攻!
  他的攻击更厉害,是左手令牌中射出一片惨绿火焰,跟着“勾魂铁链”猛扬,向萧三头顶的“百会”大穴,凝足全力砸下!
  攻得阴,也攻得狠,但萧三却连躲都不必躲上一下!
  因为另一名被金不换一足飞挑,踢中胯下,而身形横空飞来的持叉鬼使,恰好作了萧三的挡箭牌,作了他的替死鬼!
  “波!呼!噗!”
  这是甚么怪声?
  “波”!是持叉鬼使,被持链鬼使生生把头颅砸爆之声。
  “呼”!是令牌中所喷惨绿火焰,射中持叉人身上之声!
  “噗”!则是萧三太恼火了,趁着有人作了他挡箭牌的刹那空隙,又向那持链鬼使施展他成名绝技“酒雨飞星”!
  一片酒香过处,满空绿火,被逼得倒飞而回,完全反落那喷火烧人的持牌鬼使身上!
  火光既呈惨绿,其中必含磷质!
  加上酒能助燃,那名手持令牌、铁链的勾魂鬼使,立即成了全身罩满碧焰的可怖火人!
  他吓得亡魂俱冒,丢掉令牌,铁链,就地连滚,像一圆大火球般,滚向祠堂之外!
  “飕!”
  “轰隆!”
  又是甚么怪声?
  第一声真够怪的,萧三在施展“酒雨飞星”之际,居然有件小小的东西,“飕”的飞进他口腔之内!
  萧三方大吃一惊,便听得金不换的语音说道:“萧兄别惊,这是解毒妙药,我们所中的暗器,均有剧毒,你赶紧嚼碎服下!”
  萧三闻言,自然服下了金不换投向自己口内的解毒丹丸!
  这时,“轰隆”一声巨响,那本已破败的“鲍家祠”几乎被震倒一半!
  断壁颓垣处,火光通明,居然有数十名劲装江湖人物,把废祠团团围住!
  萧三眨眼一看金不换,发现他身上居有三四处血渍,尤其在左腿部位,一片殷红,似乎伤得厉害。
  他眉头深蹙,低声问道:“老弟,老弟,你……你伤得怎样?”
  金不换苦笑道:“两根‘飞鱼刺’,一枚‘毒菩提’,都被我当时拔出,但左腿一镖,却因镖有倒刺,加上避叉翻滚,入肉太深,一时难以取出,故而我们与对方动手,务宜速战速决,不能耽误时间,否则毒侵脏腑,加上失血过多,便将大费手脚!”
  他一面发话,一面已伸手在自己腰胯之间,接连点了几点!
  萧三知道他是截脉止血,并阻挡镖毒内攻,遂悄声说道:“老弟尽量固本培元,调气疗伤,这帮该死东西,由我对付,我只中了一根‘铁翎箭’,伤势根本不重!”
  两人边自低语,边自神态安详,走出“鲍家祠”外!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三回 太湖旅途中 两遇星相士
下一篇:第五回 绝代双娇娃 悬崖斗生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