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鬼魅争宝座 钟旭突上台
 
2019-11-25 10:25:15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可遇天鹰,莫逢人豹,宁对狼嗥,不听狐笑;环中十剑,天外一珠,飘香雪刃,鬼魅江湖!”这八句歌谣,流行一时。
  其流行之故,在于被编入歌谣的二十个人,全是当时江湖上响当当的正邪两道中一流人物。
  “九天鹰王”严羽飞是正,“红斑人豹”鲍南山是邪。
  “铁爪苍狼”郎正刚,直而性暴,“玉面飞狐”胡小庄,狡媚多谋。
  “环中十剑”,是十位对剑术有极深造诣的老少武林名手,其中正邪各半。“天外一珠”在这二十高手中最为神秘,也最少在江湖走动,据说功力也属最高,她是蓬莱“蕊珠宫”的宫主,“绛雪仙娃”长孙玉珠。
  “青衫狂客乱飘香”宇文狂,是风流浪子。
  “雪刃红娘”卓紫娟是新寡文君。
  “鬼”是“幽冥君王”阎五,“魅”是“龙钟酒魅”萧三。
  “江湖”,是“江湖败子”金不换。
  金不换与字文狂二人,略有相同,也略有不同,相同处,是他们均一样风姿英挺,翩翩绝世,不同处,则宇文狂是正在酒绿灯红中痴迷狂醉的风流侠少,金不换虽有时也衣香鬓影,艳舞徵歌,赌台挥金,青楼薄幸,但却是个受过太多情场挫折,名场梦醒,早已猛悟前非,参透世情的“回头败子”。
  这二十个人,哪一个的威名,也都远在甚么八大门派,三大帮会,六庄,四堡等喧赫一时的武林集团之上。
  故事要开始了。

×      ×      ×

  天在飘雪……
  地在北国,时属严冬,下起雪来,自然很大,而且往往一下就是一两天,毫无片刻停止。
  这场雪,是昨天凌晨开始的,起初只是宛若鹅毛般,一片,两片的飘,但等彤云密布,朔风怒号后,雪势便一阵阵的大了起来,好似玉龙斗于空中,鳞甲纷纷坠地。
  第二天的近午时,雪是停了,但一望茫茫的银白色雪原,却比前天,——这场风雪之前,厚了不少。
  一片白一点青一撮红。
  青的在动,白的和红的静止。
  青的是一个英俊飘逸,二十五六的青衫少年,和他胯下骏一匹神俊无比的青骢骏马。
  白的,是雪原。
  红的——严格说来,应该是紫的,是沁出雪中,业已凝结的一片血渍。
  青衫少年的眼力好尖,在数十丈外,便看见那雪地上范围不大的一小撮红。
  本来,他是奔正北,如今竟剑眉略扬一领缰绳,直奔西北,直向那点红而来。
  铁蹄翻雪,转眼即至。
  马到五丈以外,青衫少年目光微注便失声自语。
  “嗯,不仅雪上有血,雪下还埋得有人……”
  人随声起,从马背腾身,并居然比马还快地,一掠五丈。
  原来埋在雪中的人,一身白衣,故而还观不见,所显目的,只是她流自左股,凝结雪中的那片紫红血渍。
  青衫少年,以极快手法,把人从雪中挖了出来,见是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美艳少妇,不单一身白衣,连发上也戴了朵白色绒花,好像是重丧守制模样。
  细察鼻息,一探胸前,知这人尚未死,但从胸前未加束缚,怒放双峰的触手消魂之上,便使青衫少年领略出这白衣美妇,定是个性格豪放不羁人物。
  雪原之中,不便施挽,青衫少年立即脱下所着青绸为面的“火狐裘”来,裹起白衣美妇的半僵身躯,抱她纵上马背,向距离最近的村镇驰去。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按:唐·白居易《问刘十九》)
  不错,天色快晚了,云很厚,又有雪意。
  小酒店中,炉子虽然生得火光“毕剥”,颇为温暖,但酒客仍然不多。
  除了午间曾在雪中救美的那位青衫少年之外,只有两个乡土老儿,在炉边一面烤火,一面饮酒笑谈,和一个年约三十的灰衣文士,在窗前独坐。
  那灰衣文士面貌的英俊秀逸程度和青衫少年差不多,但额间眼角,却比他多有刻了不少风霜痕迹。
  那件灰色儒衫,原属月白,因堆上了太多的酒渍风尘,才变成灰色,由此可见,他可能蹲蹬名场,浪游四方,而旅囊之中,也不十分丰裕。
  灰衣文士似不怕冷,两个老者持意向炉边饮酒,他却开了窗儿,眺赏雪意颇浓的田野景色。
  青衫少年为人处世,一向豪迈无伦,但是,如今却似遇上了甚么烦心之事,剑眉双皱,连干两杯白酒,并长长叹了一口气。
  灰衣文士突从业已一片两片飘舞的天空中,收回目光,瞟了青衫少年一眼,含笑自语道:“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青衫少年听得对方似乎话中有话,不禁抬起头来,向那灰衣文士,略一注目。
  刚才他心中有事,独饮闷酒,根本就未注意其他酒客。
  如今这一睁目,才发现那灰衣文士,虽然衣裳寒素,风尘憔悴,但眉宇之间,却隐隐透露出一种寻常人难以领略的深沉智慧和高华气质。
  青衫少年有此发现,立即一抱双拳,含笑发问道:“窗外雪飘,店中人独,兄台倘不嫌弃,我要把白居易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改为‘晚来天已雪,共饮百杯乎’了。”
  灰衣文士毫不矜持地,应声笑道:“这是殊荣,我不会不识抬举……”
  边自说话,边自己从窗口边桌走来,在青衫少年的右侧坐下。
  青衫少年道:“兄台太谦了,几杯水酒,怎说殊荣?……”
  灰衣文士接口笑道:“酒不值钱,人却高贵,能作‘青衫狂客乱飘香’宇文狂的酒友,应该是我江浪的殊荣幸事!”
  青衫少年向这自称“江浪”的灰衣文士凝目注视,诧然问道:“江兄台认得我宇文狂?”
  江浪一笑道:“宇文狂威震江湖,名满天下,我往昔虽然无缘识荆,但今日却与你住在同一旅店中,看了你神骏无比的青骢马,用来包裹佳人的‘火狐裘’以及这副英挺绝俗的奕世风神,应该猜得出你是谁了!”
  说至此处,举杯示敬,与宇文狂互相干了一杯。
  宇文狂听他提起“火狐裘”裹美之事,不禁又眉头深蹙,叹了一口气儿。
  江浪微笑道:“青衫狂客,是绝顶风流人物,论豪情,挥金如土,论武功,傲世无敌,怎么今日竟在这荒村酒店之中,烦心皱眉,一再叹气?”
  宇文狂苦笑道:“江兄,你方才说得对了,‘烦恼皆因强出头’……”
  话方至此,江浪便含笑问道:“甚么叫‘强出头’呢……难道是为了‘火狐裘’中所裹,如今还躺在宇文兄床上的那位佳人?”
  宇文狂摇头苦笑,逐把自己雪中救美经过,向江浪说了一遍。
  江浪静静听完,含笑说道:“仗义救人,乃是乐事,怎会反致忧烦,莫非其中另有别情么?”
  宇文狂道:“我把她救到这家村镇旅店之中,细一察看知道她既负极重内伤,又在右股之上被人用喂毒兵刃,划破见血……”
  江浪问道:“宇文兄是疗不了伤?还是祛不了毒?”
  字文狂道:“她的内伤极重,于服我一粒‘紫苏应丹’后,虽仍昏迷不醒,已可保住性命,慢慢复原,难处是毒肉必须挖去,毒血也须挤尽,再加良药敷治,但她受伤之处……”
  江浪不禁失笑道:“宇文兄是当代武林中,最有名的风流人物,衣香鬓影,到处留情,游遍巫山,曾经沧海,对于女孩儿家的丰臀玉腿,应该看得多了,你难道还怕……”
  宇文狂苦笑一声,接口说道:“寻常妇女,本无所究,但……但我这次所惹上的麻烦主体,却身份不同……”
  江浪诧道:“有甚么不同,她是王侯君生,还是将相千金……”
  宇文狂苦着脸儿,道:“我所谓的身份不同,无关富贵,她……她是位新寡文君……”
  江浪“咦”了一声,道:“宇文兄不是说她如今尚在昏迷不醒中么,但你却又怎会知道她丈夫新丧……”
  宇文狂接口道:“我替她诊断脉搏时,发现她右掌中握着一团东西,竟是锐不可洞金穿石的‘朱纹雪刃’。”
  江浪颇感意外地,失声说道:“朱纹雪刃,乃江西卓家的传家至宝,这样说来,字文兄所救之人,莫非竟是江湖中出名刁泼难缠的‘雪刃红娘’卓紫娟么?”
  宇文狂点头说道:“从‘朱纹雪刃’之上,已可判断是卓紫娟,再从鬓发边所戴的一朵白色绒花,略加推测,更可断定是新寡文君的‘雪刃红娘’。”
  江浪“啊”了一声,颔首道:“对,我也听说,‘白龙剑士’司马霖,中岁去世,未尽天年,卓紫娟确实变成了新寡文君,应该替她丈夫戴孝。”
  宇文狂苦笑道:“江兄请想,卓紫娟在与司马霖并辔江湖,游侠四海之际已以刁泼难缠著名,如今新寡以下,受伤处所在部位,我怎敢不避嫌疑,为她脱衣剜肉,刮毒放血,但……”
  话方至此,脸色忽变,右手二指伸处,便夹住从窗外射进的一线白光。
  这线白光,并非暗器,是有人折纸成镖,用来传讯。宇文狂拆开一看,只见纸上只极为简单地写着“聊斋”两字。
  江浪目光一瞥,扬眉笑道:“好,这‘聊斋’两个字儿用得足见巧思。”
  宇文狂平素一贯自负才思敏捷,这时却向江浪一抱双拳,陪笑道:“江兄,宇文狂请教一声,这‘聊斋’二字,意义何在?”
  江浪笑道:“蒲留仙的这部有名的笔记中,太半非狐即鬼,我猜折纸为镖之人的大概是提醒宇文兄对于‘狐’‘鬼’二魅,要着意提防一点。”
  宇文狂剑眉一蹙,目闪精光的道:“‘狐鬼’二魅?难道‘幽冥君王’阎五,和‘玉面飞狐’胡小庄的踪迹,也会在这荒凉镇店出现?”
  江浪道:“此事不足为奇,常言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宇文兄是否曾与阎五或胡小庄结过梁子?”
  宇文狂道:“我与‘玉面飞孤’胡小庄,尚属素昧生平,但‘幽冥君王’之弟阎小八,却因身犯淫行死在我手,他可能对我仇恨颇切……”
  他的语音顿处,突然从远处传来几声令人心魂欲飞的凄凄鬼哭。
  这时,在炉边饮酒的那两个乡巴老儿,因天色将晚,业已结帐离去。
  宇文狂见座中别无他人,不须避忌,逐冷笑一声,以传音及远的内家神功,向鬼哭来处,发话说道:“是阎五么?在我宇文狂的面前,不必弄甚狡猾,若想报你杀弟之仇,便请现身一会。”
  “唰”。
  鬼哭来处,无人应声,远有一缕乌芒,带着破空锐啸,疾飞而至。
  这回是江浪漏了一手,他轻举手中竹箸,夹住一根长才三寸有余的墨黑小箭,略加注目,轩眉说道:“果然是‘幽冥教’中信物‘幽灵鬼箭’,箭杆上并幫着‘幽冥君王阎五在此十里的招魂坳敬候宇文兄一会’。”
  宇文狂剑眉微蹙,苦笑道:“阎五既以幽灵鬼箭,邀我相会,怎能示弱不去,但卓紫娟身上毒伤,又极待……”
  江浪接口笑道:“宇文兄倘若信得过我江浪,便请放心赴那阎五之约,救治卓紫娟之事,由我负责,等你从‘招魂坳’内,得胜而回,我包管还你一位鲜龙活跳的‘雪刃红娘’就是。”
  宇文狂正对卓紫娟疗伤之事,颇伤脑筋,闻得江浪之言,急忙拱手笑道:“你我风萍一聚,气味相投,宇文狂不再客套,偏劳江兄之处,待小弟归来,再把敬百杯为谢。”
  话完,青衫一飘,连店门都来不及走的,便自穿窗而出。
  江浪目送宇文狂走后,双眉微轩,含笑叫道:“小红……”
  窗外业已飘雪,却无人应声。
  江浪笑道:“小红,别再躲了,我从那写有‘聊斋’二字的纸条儿上,业已听出你所惯用的‘天香豆蔻’气味……”
  娇笑声中,香气微拂,在江浪的酒桌之前,飘来了一条婀娜红影。
  这是一位年在二十左右的娇美红衣少女,她妙目流波地看着江浪笑道:“金哥哥……”
  江浪摇手道:“小红,叫我江浪,我有‘青衫狂客’宇文狂的面前,是用这个名字。”
  那名叫“小红”的红衣少女,点头笑道:“好,这名字取得好,‘江湖浪子’和‘江湖败子’本差不多,只不过你是位经历过无数风霜、无数痛苦、无数失败,业已参透人情识尽世故的‘回头败子’,就要比那犹存纨绔气,沉醉绮罗香的‘青衫狂客’,高得多了……”
  江浪失笑道:“嗯,小红,你批评得有条有理,倒是我的一位红颜知己嘛!”
  小红娇笑道:“莫愁红粉无知己,天下佳人尽慕君!你这位江湖浪子所吃过的胭脂,也够多了。否则,怎会在区区‘聊斋’两字之上,就嗅得出‘天香豆蔻’,知道我藏在左近!”
  江浪目光转处,正色问道:“小红,我猜得可对?‘聊斋’二字,非狐即鬼,是不是‘玉面飞狐’胡小庄与‘幽冥君王’阎五互相勾结一气?”
  小红点头道:“‘招魂坳’中不单‘狐’‘鬼’同谋,恐怕还有其他厉害凶邪,他们立意要把‘青衫狂客’宇文狂整得灰头土脸,甚至留下他一条性命!”
  江浪剑眉微皱道:“我已与宇文狂订交,不能坐观成败,尤其他独入‘招魂坳’,未免太嫌势孤人单,应该赶去打个接应。”
  小红嫣然笑道:“‘风流狂客’虽然人单势孤,‘雪刃红娘’却也毒深伤重,金……江哥哥一向是最懂得怜香惜玉之人,你难道就不管那位卓紫娟了?……”
  江浪摇头大笑道:“新寡文君的身份特殊,我对那素称刁蛮的‘雪刃红娘’也不得不避点嫌疑,你来得正好,这为卓紫娟疗伤祛毒一事,就交给你了!”
  小红娇憨天真地,一伸香舌笑道:“能制倒‘雪刃红娘’的,必非寻常伤势,和寻常毒物,我哪里有这么大的力量,堪当重任?……”
  江浪伸手入怀,取出一粒朱红药丸,含笑说道:“有了这粒‘百草神丹’,你应该救得下卓紫娟的一条性命!”
  小红接过那粒“百草神丹”,扬眉问道:“有此罕世圣药,自然又当别论,但我为卓紫娟剜肉放血,祛毒疗伤之后,是否去到‘招魂坳’中找你?”
  江浪笑道:“小丫头尽管放心,只要你办妥这件事儿,我定践昔日诺言,陪你涉水登山的寻幽访胜的畅游一月,但‘招魂坳’内,凶险无伦,你不必……”
  小红不等江浪话说完,便接口道:“不怕,不怕,我一不怕狐,二不怕鬼,炙恶凶险,更从来不放在心上,否则,江湖中人,还会把我高红,称为‘刁蛮铁胆小龙女’么?”
  江浪微蹙说道:“她不过说你剑眉,若执意要来,莫忘在‘招魂坳’外,先用‘豆蔻飘香’玄功,向我传上暗号。”
  小红道:“江哥哥放心,我功力修为,虽然差你甚远,但却颇有一点聪明,替你敲敲鼓和助助风,大概还不会丢人现眼!”
  江浪点头道:“好,那位‘雪刃红娘’有名难缠,可能比你还要来得刁蛮,但却是性情中人,所以希望你尽量忍耐谦和,好好交上这位朋友。”
  语音才落,灰影微飘,酒店之中,业已失去了他的踪迹!
  “刁蛮铁胆小龙女”高小红,口中“啧啧”两声,满面佩服神色地,自言自语的道:“好高明的‘千里户庭,缩地无影’身法,这位金——江哥哥,真是人中之龙,他与宇文狂互相呼应,合手施为,‘招魂坳’中的那些妖狐孽鬼,难免要焦头烂额的遭报应了!”

×      ×      ×

  地仅三十里,已在万山中。
  “青衫狂客”宇文狂的脚程再快,因为这“三十里”不是平路,尽是些高低起伏,十分难走的峰峦洞壑,也足足花了他半个时辰左右。
  在酒店中,天色黄昏,如今连黄昏也成了过去,眼前是一片沉沉夜色!
  风,够寒,够劲,但雪意却似被风刮散,形成了一个冷而晴的夜晚!
  宇文狂久走朔方,地形甚熟,对“招魂坳”并不陌生,知道是在两座排云高峰所形成的一条狭谷所内。
  他一连几次提气猛纵,身形刚刚落在谷口丈许以外,谷中“波波”脆响,爆出几朵绿色火焰,射在一片削壁之上。
  绿火散处,璧上现出了十四个闪烁字迹,写的是:“从今莫作飘香梦,此处能招狂客魂!”
  宇文狂一望而知,这两句非诗非词之语,是针对自己“青衫狂客乱飘香”外号而来,逐冷笑一声,目注谷口,朗声说道:“阎五,你既约我来此,不妨各见真章,一较绝艺,这种江湖下流伎俩不必在我宇文狂的面前卖弄!”
  语音才落,一阵“啾啾”鬼哭,从谷口走出了一群鬼物!
  大头鬼、小头鬼、黑无常、白无常、夜叉、判官、牛头、马面等各种鬼物,真是应有尽有,他们到了谷外,静悄悄的分为左右两列,一齐恭身伸手,似是肃客入谷。
  宇文狂见“幽冥君王”阎五仍未出现,不禁冷哼一声道:“阎五这厮的架子倒真不小……”
  站在右边一列最前面的,正是“牛头”。他突然以极甜极脆的美妙女子语音,接口娇笑说道:“我家‘幽冥君王’不是搭甚架子,而是正在谷中接待一位身份更高于宇文大侠的特殊贵客!”
  这几句话儿的听得宇文狂剑眉双轩,目射神光问道:“当世武林中,有谁的身份,能高于我宇文狂……”
  话方至此,“牛头”又以娇媚无伦的语音,含笑说道:“就是与宇文大侠,一同名列当代二十高手之一的‘玉面飞狐’胡小庄。”
  宇文狂嘴角一披,哂然说道:“胡小庄荡逸无行,声名狼藉,她的身份怎会比我……”
  “牛头”叫道:“不公平,不公平,你们男人,镇日徵歌逐色,竟说是翩翩风流,我们女人,稍为豪放不荡,便被目为淫贱荡逸……”
  宇文狂失声一笑道:“你这位‘女牛头’,看来倒对‘玉面飞狐’胡小庄颇为钦佩……”
  那“女牛头”把头上所戴的牛头面具,连连点动地,娇笑说道:“当然,宇文大侠若想知道我何以认为胡小庄的身份高过于你的原因,便请近前三步!”
  宇文狂轩眉道:“好,但望你能说得有理,否则,字文狂的声名不容轻侮,枉死城中,必添新鬼,你这‘女牛头’难免要到真正的‘幽冥君王’座前,去见那位‘真牛头’了!”
  他是边自发话,边自向前,等到话儿一了,三步也已走完,与那“女牛头”几乎面面相对的距离极近。
  “格格……格格……”
  “女牛头”又是一阵荡人心魂的“格格”娇笑声中,身上散发出一片难嗅已极的恶臭气味。
  恶臭才一入鼻,宇文狂已觉神昏欲吐,跟着,“女牛头”头上的那两支牛角之中,突又喷出了带着奇异香味的大片茫茫白雾!
  宇文狂似想闪身,但因先嗅恶臭,业已全身无力,转眼间已被那片想不到会从牛角喷出的茫茫白雾把全身淹没……
  “女牛头”又是一阵媚笑,得意叫道:“字文狂,你枉称俊客,久走江湖,怎么这样粗心大意,难道竟忘了传诵武林的‘宁对狼嗥,不听狐笑’么?”
  宇文狂在被茫茫白雾包没中,好似恍然顿悟地,失声叫道:“啊!原来你就是那“玉面飞狐’胡小……”
  “砰”的一声,这位武林俊客,在“胡小庄”的“庄”字尚未出口之际,便因中毒神昏,支持不住的晕倒在地!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再生观世音 适时救众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