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鬼魅争宝座 钟旭突上台
 
2019-11-25 10:25:15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招魂坳”中,江湖人物不少,并在坳中最为广阔之处,搭建了一座高台。
  台中横匾,镌了“聚盟”二字,左面一方直型较小木牌,写着“狐鬼婵娟大会”字样。
  “狐”是“玉面飞狐”胡小庄,“鬼”是“幽冥君王”阎五,“婵娟”二字,却代表着甚么?
  其实久走江湖之人,对“婵娟”二字,应不陌生,这是段婵、段娟的姊姊之名,她们号称“断肠双红粉”,姊姊段婵是“断肠无盐”,妹妹段娟,是“断肠西子”,均精剑术,身负绝顶武功,也名列“二十高手”的“环中十剑”之内。
  七日之前,在一个偶然机会之下,段婵、段娟姊妹,与胡小庄、阎五互相邂逅投缘,遂提议组合一个“狐鬼婵娟会”,结合四人之力,便可在当世武林的二十高手中,雄视群伦,出人头地。
  主意虽定,但“盟主”一位,由谁来坐,却发生了小小问题,随意推选,恐难服众,若互相较艺,又恐怕伤了盟友间的和气。
  最后还是听取了胡小庄的建议,把定盟大会,押后七日举行,阎五、胡小庄、段婵、段娟四人在这七日之内,谁能获得甚么奇珍异宝,或是作了甚么惊天动地大事,经过全体公认,便光荣登上“狐鬼婵娟会”的“盟主”宝座。
  故而,阎五、胡小庄、段婵、段娟四人,一齐分头外出,各自施为,直到最后一日,也就是第七日上,才纷纷回转这临时决定聚盟地点的“招魂坳”内。
  阎五身为“幽冥君王”,他的“幽冥教”下,一向声势不小,“玉面飞狐”与“断肠双红粉”虽属独来独往,但均名满江湖,她们互相定盟,组织“狐鬼婵娟会”的讯息,一经传出,自然相当轰动,吸引了不少江湖人物,赶来看场热闹。
  有狐、有鬼,大会自然是定在夜间子正举行,执事诸人,又都是扮作各种鬼魅形相的“幽冥教”下弟子,灯光惨惨,魅影幢幢,确实把这“招魂坳”中,弄得鬼气森森,成了地狱世界。
  “当……当……当……当……”
  几声钟韵,突起夜空,这表示了时光已交子正,大会即将开始。
  闹嚷嚷的“招魂坳”中,顿时静了下来,观礼群豪,各趋台下,“聚盟台”上,除了当中所设的一张“盟主宝座”,尚属空空以外,其余两左两右四张较小的靠椅之上,业已坐好了这场“狐鬼婵娟会”的结盟主体“狐鬼婵娟”。
  左面第一席上,坐的是身量奇高,面容奇瘦,鼻尖如钩,双眼发绿,却穿了一件帝王袍服,显得极为不伦不类的“幽冥君王”阎五。
  第二席上,坐的便是那位七分美艳中带有三分狡黠,年约三十上下,一身玄衣的“玉面飞狐”胡小庄。
  右面第一席上,坐的是身材又粗又大,右颊上有块巴掌大小紫斑,显得丑怪无比的“断肠无盐”段婵。
  第二席上坐的是位看去弱不胜风的妙龄美女,但却在“断肠双红粉”中,手段最狠,心肠最毒的“断肠西子”段娟。
  胡小庄目光一扫,见各事均已就绪,遂向阎五和段婵、段娟姊妹,扬眉娇笑说道:“阎五哥,两位段家妹子,我们是谁先宣布,这七日以来的得意收获?”
  “幽冥君王”阎五闪动着一双碧绿鬼眼,哈哈一笑道:“阎五忝有地主之谊,便由我抛砖引玉便了!”
  说完,伸手从他所穿的帝王袍服之内,取出了一只朱红色的酒葫芦来。
  “断肠无盐”段婵目光一注,失声问道:“阎五哥,你这只葫芦之上,是否铸有‘大地有泉皆化酒’七个字儿?”
  阎五向那葫芦看了一眼,点头笑道:“段大妹说得不错,看来你认得此物。”
  “断肠西子”段娟接口娇笑说道:“我也认得这只葫芦,号称一贮清泉,立成美酒,是‘龙钟酒魅’萧三视如性命,片刻不肯离身之物,阎五哥居然能设法弄来,应该对‘狐鬼婵娟会’的盟主宝座,有希望了!”
  阎五虽然面有得意神色,但语气却仍颇谦虚地,目注段娟笑道:“段二妹不必太谦,你阎五哥业已从你的神色眼光之中,看出你有了相当收获……”
  段娟的玉颊之上,双现梨涡,嫣然笑道:“没有多大收获,只是一匹马儿!”
  说至此处,伸手一招。
  “聚盟台”下的“幽冥教”弟子们,立刻拖来一匹全身火红的雄健死马。
  阎五皱眉说道:“怎么是匹死马?”
  段娟笑道:“阎五哥莫要看轻了它,这是当世武林中,相当难缠的那位女魔头‘雪刃红娘’卓紫娟的‘火云驹’呢!我与卓紫娟结有宿怨,彼此斗过三次,均秋色平分,无甚上下,这次狭路相逢,好容易乘其不备,才打了她一记断肠重手,并用‘淬毒鱼肠’,将其伤股见血,眼看卓紫娟已无可逃死,却被这‘火云驹’冒死冲来,踢我一脚,咬我一口,等我震怒之下,追杀此马转回,卓紫娟却带伤而逃,失去踪迹!”
  胡小庄道:“段二妹的那柄‘淬毒鱼肠’是用七种绝毒之物,合淬而成,卓紫娟既已被你伤股见血,哪里还能再活,如今多半已到了九泉之下,与她丈夫‘白龙剑士’司马霖,彼此互相团聚去了。”
  这时,“断肠无盐”段婵取出一块长约五寸,宽约三寸,厚约两寸的雪白书形玉石,向胡小庄笑道:“胡大姊,你见多识广,认不认得这是甚么东西?”
  胡小庄接过那块雪白书形玉石,反覆一看,见其上既无花纹,又无字迹,不禁双眉微蹙,为之窘住。
  阎五却突然想起一事,神色微震地,向段婵问道:“段大妹,区区七日之间,你竟往返两千里,去过‘天鹰巢’么?”
  段婵从她那张异常丑怪的脸庞儿上,绽露出兼具佩服与得意的笑容,颔首说道:“阎五哥真是见闻广博……”
  阎五把两道扫帚眉微微一皱,低声说道:“‘九天鹰王’严羽飞那老头儿,极为扎手,我想不到段大妹竟远赴‘天鹰巢’,把他这本视如性命的‘无字天书’弄来……”
  段婵见阎五竟似有点惧怯“九天鹰王”严羽飞,不禁双眉微挑,“咦”了一声,说道:“‘雪刃红娘’卓紫娟还不是难缠无比?我妹子不单毙了她的马,还伤了她的人,阎五哥怎未怕事,却单单对这‘九天鹰王’……”
  话犹未了,阎五已经响起了一阵纵声狂笑……
  狂笑一住,目注段婵说道:“段大妹会错意了,阎五若是怕事,我又何必千方百计地去招惹‘龙钟酒魅’萧三,把他看得几乎比头颅还重的这只酒葫芦,弄来则甚?”
  段婵笑道:“对,不要怕出事才对,否则我们又组织甚么‘狐鬼婵娟会’……”
  “狐鬼婵娟会”五字吐出,忽然目光一飘,向胡小庄娇笑问道:“胡大姊,‘幽冥君王’已现鬼才,我们这‘断肠双红粉’也算略有所得,如今就等胡大姊表现你天狐手段的了!”
  胡小庄笑道:“这次各较手段,以定盟主谁属的花样,虽由我出,但我却运气最差,空自在‘招魂坳’附近,转来转去,也找不到值得下手之人,或珍贵之物,直到不久以前,总算有了巧遇,略费心思,弄来一件活宝……”
  段婵、段娟姊妹,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诧然问道:“何谓‘活宝’?”
  胡小庄满面得意神色地,扬眉娇笑答道:“假如在这次‘狐鬼婵娟会’上,胡小庄能够不落人后,甚或稍擅胜场,便完全在这一个‘活’字,因为你们所获之物,均是‘死宝’,我弄来的,却是个‘活宝’!”
  说至此处,目注台下朗声叫道:“九弟……”
  “幽冥君王”阎五共有兄弟三人,阎小八已因犯淫行,被“青衫狂客”宇文狂仗义诛却,如今只剩下阎五与阎小九等两个。
  阎小九适才陪同胡小庄出坳,是扮作“马面”形相,如今一听传呼,便仍戴着“马面”面具,从群鬼中排众走出。
  胡小庄号称“玉面飞狐”,性极淫荡,来此不久,已与这长得相当挺拔精壮的阎小九,有了“交”情,秋波一注,娇笑问道:“九弟,你把我适才交给你的‘活宝’,打扮好了没有?”
  阎小九未曾答话,只是晃动着那张长长“马面”,向胡小庄点了点头。
  胡小庄笑道:“抬来,抬来,把我的‘活宝’抬来,摆在这‘聚盟台’下的三丈以外。”
  阎小九所扮“马面”,恭身领命,把手一招,立由那些大头鬼,小头鬼等,抬来了一具巨大木盘。
  盘是圆形,径约六尺,上面钉着一个共有五角,通体以白绸覆裹,宛若绝大海星之物。
  台下群雄,见了“朱红葫芦”“火云死驹”与“无字天书”之后,已自啧啧惊奇,如今这形似“绝大雪白海星”之物抬出后,更复纷纷猜测讨论。
  阎五把两道深沉目光,盯在木盘上,皱眉问道:“胡贤妹是在弄甚玄虚?这究是……”
  胡小庄接口笑道:“这是‘活宝’,也是我送给阎五哥的一件无上名贵的礼物!”
  阎五哈哈一笑,轩眉说道:“不是向胡贤妹你夸海口,愚兄这幽冥教中,金山银海,富堪敌国,而各种异宝奇珍……”
  胡小庄不等阎五再往下说,便自扬眉接道:“这件礼物,对于阎五哥来说,恐怕比金山银海,或任何奇珍异宝,还要名贵得多,五哥若是不信,我们就把它揭开看看……”
  说到此处,起身走到台口,向台下观礼群豪,略一拱手,含笑说道:“各位远来,愧未接待,胡小庄敬献薄艺,以娱众兴如何?”
  “玉面飞狐”名震江湖,位居第一流高手,此言一出,自然博得了台下的热烈掌声。
  胡小庄微微一笑,探手入怀,取出一柄色呈墨黑,长约数寸,宛如弦月的“弧形刀”来……
  段娟一见,抚掌笑道:“妙极,妙极,小妹久闻胡大姊的‘弦月十三刀’手法已入神化之境,想不到今夜却在这‘狐鬼婵娟会’上,一开眼界!”
  胡小庄向段娟抛过一瞥极美极媚,极得意的眼风,右手一扬,那柄宛如弦月的“弧形刀”化成一缕寒光,冲天飞起!
  这位以“玉面飞狐”之号,列名当世武林二十绝顶高手的胡小庄,一身艺业,果然惊人,“弧形刀”飞起之时,只见一弯新月,但到了五丈高空以后,却突然一散,化作十来道电掣寒芒,从南北东西等各种不同方向,宛如瑞雪纷飞,回旋飘荡而落。
  但不论是怎样旋,怎样飘,或从哪一方面飞来的电掣寒芒,却全落在那具巨大木盘之上。
  一柄“弧形刀”,在空中分化成了十二柄,它们距离极为均匀,深浅完全一致地,插在那通体以白绸覆裹的绝大海星周围,形成了一圈刀栅。
  刀刀紧贴白绸,但却无任何一刀,把白绸损坏半点。
  这种准头的拿捏,劲头的控制,以及使“弧形刀”一化十二的聚合回旋手法,委实已出神入化,而使在场的所有江湖豪雄,喝起了一声震天暴彩。
  “幽冥君王”阎五一面也在鼓掌,一面笑向胡小庄道:“胡贤妹之弧形飘月刀的手法,足称当今一绝,但你向来分合之数,可以一化十三,今夜为何却少了一柄刀呢?”
  胡小庄右掌一舒,掌中果然还保留一柄寒光夺目,其薄如纸的“弧形刀”。
  她把这柄“弧形刀”,递向阎五,笑吟吟的说道:“第十三柄刀儿在此,我是特意留给阎五哥来使用。”
  阎五笑道:“胡贤妹要我也当众献丑吗?”
  胡小庄媚眼一飘,含笑说道:“阎五哥隔物伤人的‘大回旋’手法,号称盖世无双,应该不吝施展的为这‘狐鬼婵娟聚盟大会’添点兴趣!”
  阎五手中“弧形刀”,略一掂量,扬眉问道:“胡贤妹在木盘之上,布了刀栅,是否要我用这最后的第十三柄刀儿,取那巨大海星的中心部位?”
  胡小庄连连点头地,娇笑答道:“对,中心一刀,哑谜立揭,阎五哥便可知道究竟是件甚么‘活宝’,以及它的名贵程度,究竟如何的了!”
  阎五双目之中,精光微闪,反手扬处,“弧形刀”向右上方猛力掷出。
  刀出逾丈,忽然刀身一侧,转向飘飞,并未迳取木盘,竟由左下方掠地旋回,回到“聚盟台”左边台柱之处,忽然刀身一侧,绕柱一周,然后才改为直飞,更骤加速度,疾如电闪,“嗤”的一声,丝毫不偏地,打入那木盘上白绸裹覆,绝大海星的中心部位。
  群豪自然也为阎五这种江湖罕见的“大回旋”手法,起了暴雷彩声!
  但彩声才起便止,因为他们均发现引人注目之事……
  第十三柄“弧形刀”,正中那个绝大海星的中心部位后,中刀处,立刻喷出了大量血花,洒映在白绸之上,十分狼藉恐怖!
  阎五这才知道宛如绝大海星之物,竟是一个活人,用白绸覆裹,手足分开,摆成了“大”字形状,遂向胡小庄注目问道:“胡贤妹,你送给我的活宝,是人?”
  胡小庄满面得意神色,扬眉答道:“是人,是阎五哥心中最想杀了泄恨之人,我并想用他来与五哥的‘朱红葫芦’,段大妹的‘无字天书’,段二妹的‘火云死驹’,一较手段,看看究竟是谁可坐上这‘狐鬼婵娟大会’的盟主宝座?”
  阎五听胡小庄如此说法,知道白绸裹覆中人的身份,定必不同凡俗,微一思索,皱眉苦笑说道:“胡贤妹莫弄玄虚,此人到底是谁?”
  胡小庄向台下抛了一瞥骚媚眼风,曼声叫道:“阎九弟……”
  那位已作了胡小庄入幕之宾,颇获庞眷,如今正扮作“马面”形相的阎小九,立即一抱双拳,躬身待命。
  胡小庄娇笑道:“九弟把你替这位‘活宝’所加添装扮揭开,让你五哥,以及所有在场的江湖好友,都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阎小九躬身一礼,走到木盘之前,拨下一柄“弧形刀”来,随手几划,白绸便告纷纷碎落!
  白绸一去,全场雄豪的目光尽注,看出心窝深深插了一柄“弧形刀”业已死去的这具尸身,是个相貌极为英俊飘逸,年约二十五六岁的青衫书生。
  群雄中,有人认识这副形相,不禁立刻发出了一片惊咦声息……
  “断肠无盐”段婵本对自己所弄来的“无字天书”价值,颇为自诩,认为有夺魁之望,如今一见阎五在向木盘略为注目后,竟有点全身微颤起来,不禁暗吃一惊。
  离座走近,对阎五问道:“阎五哥,胡大姊弄来这让你亲手杀死的‘活宝’,究竟是谁?相貌倒长得着实不俗!”
  阎五以一种兴奋与迷惑交集的微颤语声道:“他就是‘青……青衫狂客’宇……宇文狂!”
  常言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阎五这“青衫狂客宇文狂”七字才出,立把所有在场的江湖群雄,震惊得成了鸦雀无声的一片静肃……
  段婵因以前曾见过宇文狂,向木盘上满身血渍的青衫书生尸身,盯了两眼,疑信参半说道:“胡大姊!他……他真是宇文狂……”
  胡小庄不等段婵话了,便接口笑道:“阎五哥对他有杀弟之恨,誓欲得而甘心,难道还会认错了人?我偶而发现宇文狂的踪迹,借了一枝‘幽灵鬼箭’,把他诱来‘招魂坳’外,因为你姊妹与阎五哥,均尚未返,遂与阎九弟扮作‘牛头’、‘马面’,出谷迎宾,悄然施展独门‘天狐勾魂臭’和‘蚩尤迷神雾’,才把这位确实具有一身绝艺,不太好斗的‘青衫狂客’,活捉生擒,送给阎五哥一刀分心,当作泄愤雪仇的名贵礼物!”
  段婵恍然说道:“原来宇文狂中了胡大姊这两样最得意的独门迷神药物,才束手被擒的,这件礼物,确实送得名贵极了……”
  阎五一阵狂笑,轩眉接道:“不单礼物名贵,手段也高出群伦,一个活的‘青衫狂客’宇文狂,价值自然是高出我的‘朱红葫芦’,段二妹的‘火云死驹’,甚至于段大姊奔驰两千里,从‘天鹰巢’内,辛苦得来的‘无字天书’,看来今回‘狐鬼婵娟会’的盟主宝座,要推由胡贤妹巍然高坐的了!”
  段娟虽知阎五是要报答胡小庄代雪弟仇之德,但因事实上也不得不推“玉面飞狐”的这种手段最为艰难惊人,遂也离座而起,抚掌笑道:“实至名归,胡大妹不必再谦让了,请登宝座,受所有江湖友好,一同道贺!”
  胡小庄满怀得意,口中略作谦逊,正由阎五、段婵、段娟推到“聚盟台”中央,方欲坐上那张装饰得极为华丽的盟主宝座之际,陡然,听得有人高声喝道:“且慢!”
  这人是站在台下群豪之中,但距离“聚盟台”最远,约有三丈以外。
  他“且慢”二字,“且”字是在原地发出,但“慢”字落音,却已到了“聚盟台”上。
  阎五等人,本是面里陪同胡小庄走向盟主宝座,闻声才一回头,一条人影业告点尘不惊,落足台口。
  他们对于来人的迅疾轻灵身法,已颇为惊奇,再一看清对方的衣着面貌,不由更互皱眉头!
  原来此人头带帕首,身穿皂袍,虬髯蟹面,手持玉笏,竟活脱是一副那位专门克制鬼物的“终南进士”钟馗形相。
  阎五首先问道:“足下何人?”
  钟馗打扮之人失声一笑道:“阎朋友看了我这身打扮,何必还要问甚姓名?你叫我‘钟馗’,或是‘终南进士’均无不可!”
  阎五目中凶芒一闪,盯了这位自称钟馗之人两眼,挑眉问道:“钟朋友此来何意?”
  钟馗答得异常干脆,只有七个字儿:“斗狐斗鬼斗婵娟!”
  显然,狐指“玉面飞狐”,鬼指“幽冥君王”,婵娟则指“断肠双红粉”,以一个不见经传之人,敢独向位列当世一流名家的四大高手挑战,这份胜慨豪情,胆魄气势,不由把胡小庄、阎五等人,都听得为之一怔。
  胡小庄笑道:“尊驾豪情可佩,常言道:‘不是猛龙不过江’,‘不是猛虎不下冈’,狐鬼婵娟,一齐候教,但不知你想怎样斗法,先要斗谁?是看中了阎五哥‘森罗十八解’?段大妹的‘断肠搜魂指’?段二妹的‘淬毒鱼肠’?抑或我胡小庄的‘天狐勾魂臭’,‘弧形飘月刀’呢?”
  钟馗答覆得比上次的“斗狐斗鬼斗婵娟”七字,还要来得来脆:“斗宝!”
  胡小庄不解地问道:“斗宝?斗什么宝?”
  这回,那位钟馗才正常答话地,应声说道:“方才你们又是‘火云驹’,又是‘无字天书’,比斗得好不热闹,我遂也有点见猎心喜!”
  “断肠无盐”段婵深深觉得此人面对四大高手,竟毫无怯色,气质太以高华,遂一面密切注意对方的一切动作,一面冷声发话问道:“你有什么值得夸耀的罕世奇宝?”
  钟馗又恢复了他那最简单的答话习惯:“人皮面具!”
  段婵失笑道:“谁身边不带有几副人皮面具……”
  一语未毕,便被钟馗截断话头道:“我的人皮面具,与众不同!”
  “断肠西施”段娟在旁问道:“怎么不同?难道你的人皮面具能够防毒,或刀剑难入不成?”
  钟馗摇了摇头,忽然吟道:“千里离人思便见,九泉眷属死还生……”
  这两句诗儿听得段婵、段娟等人有点莫名其妙。钟馗见了她们的诧异神色,笑了一笑道:“换句话儿说吧,我的人皮面具,可以使活人变死,死人变活!”
  阎五冷“哼”一声道:“尊驾何故出大言,区区一副人皮面具,会有左右人的生死之力呢?”
  钟馗怪笑道:“阎朋友,莫要不信,我既来斗宝,自然会当众表演……”
  胡小庄也决不信一副人皮面具,能有那大魔力,柳眉一挑,冷笑说道:“尊驾请表演吧,只要你真能拿出这样一副具有神奇功用的人皮面具,我便把那盟主宝座,让给你坐!”
  钟馗笑道:“胡姑娘快人快语,适才我在你欲坐上盟主宝座时,高呼‘且慢’,正是此意!”
  阎五沉声道:“真功夫人人钦佩,嘴把式不值半文,尊驾既要斗宝争胜,应该把你所称可以生死人而肉白骨的人皮面具,取出来了。”
  钟馗笑道:“我的人皮面具早已取出,只是瞒过了诸位的高明法眼,使你们懵然无觉而已。”
  段婵向他身上,一再打量,皱眉问道:“莫非尊驾脸上……”
  钟馗连连摇头,接口笑道:“不在我的脸上,是在他的脸上……”
  边自说话,边自向台下木盘上,心窝深插“弧形飘月刀”的“青衫狂客”宇文狂的遗尸,指了一指。
  胡小庄号称“玉面飞狐”,自是极富机心之人,见状不禁眉头一皱,向台下高声呼叫道:“阎九弟。”
  “马面”又从各形各状的“幽冥教”群鬼之中摇摇晃晃走出,向胡小庄遥一抱拳。
  胡小庄高声道:“阎九弟,你去仔细看看,宇文狂的遗尸之上,有没有戴着一副人皮画具?”
  “马面”走过,向宇文狂遗尸脸上,细加察看,并用手摸了摸,方对胡小庄点头示意。
  胡小庄知晓事不太妙,暗向“断肠双红粉”段氏姊妹,一施眼色,示意她们监视钟馗动态,并对台下叫道:“九弟请把宇文狂脸上的人皮面具揭掉,看看他究竟是不是位列当世武林二十高手之一的‘青衫狂客乱飘香’?”
  “马面”应声伸手,果然从那具尸体脸上,揭下了一层人皮面具。
  这层面具一揭,“聚盟台”上的阎五与胡小庄二人,以及台下的所有“幽冥教”弟子,都不禁大惊欲绝!原来那尸体只是戴了一副与宇文狂貌相酷似的人皮面具,实际上的死者,却是胡小庄新近宠爱的面首,阎五的仅存幼弟阎小九!
  阎五万分震惊之下,不怒反笑,目注胡小庄,一挑拇指,赞道:“胡贤妹,你真是好高明的手段,送得这个好丰富的礼物,居然让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亲手用你‘弧形飘月刀’杀死了我唯一仅存的同胞幼弟!”
  胡小庄应该把“玉面飞狐”的外号,改称为“紫面飞狐”,因为她的那张娇艳骚媚的脸庞儿,竟已羞惭愤恨得成了猪肝色泽!
  她强加忍耐,不理“幽冥君王”阎五的讥嘲责询之语,柳腰一拧,纵落“聚盟台”下,向那“马面”,厉声问道:“你是何时假冒了阎九弟的身份?”
  “马面”一向只是躬身、抱拳不曾开口,经胡小庄这样一问,才以一种陌生清朗语音,含笑答道:“在‘招魂坳’外的‘马面’,确是阎小九,戴了面具,裹了白绸,代替宇文狂兄绑上木盘后,便换了区区在下,关于宇文狂的面具,他早曾摹下,随身带着,但对于阎小九貌相,一时之间,却不易装扮得维妙维肖,这具‘马面’头罩,帮了个大忙,我只要暂不开口,你这位十分狡刁,不易蒙骗的‘玉面飞狐’,便把我当作是你的枕席新庞,不会起丝毫疑惑的了……”
  胡小庄银牙微咬,沉声问道:“我的‘天狐勾魂臭’和‘蚩尤迷神雾’都是我独门秘制……”
  “马面”连摇双手,截断胡小庄的话头笑道:“在下深习岐黄,最擅解毒,只消两粒灵丹,便轻而易举地,替宇文狂兄,解除了迷神作用!”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再生观世音 适时救众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