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疑友作波臣 狂饮图醉死
 
2019-11-27 21:32:47   作者:诸葛青云   来源:诸葛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更何况萧三对金不换的人品,武功,钦崇备至,认为这位尝透酸甜苦辣的“江湖败子”,是维护武林正义的精神象征,是卫道降魔的擎天一柱!
  金、高双双落水,萧三几乎当时便身心完全崩溃!
  但他犹存万一之望,一面请船家赶紧打捞,一面循着风向、水流,慢慢找寻,希望金不换与高小红,有甚吉人天相的奇迹出现!
  直等一夜时光飞逝,船家心力交悴,萧三才粉碎了希冀奇迹的念头,流下盈腮热泪,勇于承认事实……
  于是,他再连寻数日,终无所得,遂厚给船资,赔偿了船家损失以后,飘身上岸,去作两件事儿……
  第一件事,是找到一座山坡小庙,把庙中所有神像,都砸得粉碎!
  这是向外泄愤,也是“怨天”!萧三认为像金不换、高小红这等人物,会英年夭折,简直是彼苍瞆瞆,天道宁论?
  第二件是喝酒,萧三决定要用酒来求解脱,把自己以醉死!
  这是向内浇愁,也是“尤人”!萧三觉得世道茫茫,人间何世,他已了无生趣!
  第一件事,办得轻松!
  那些泥塑木雕的神像,果然蠢蠢无灵,吃不消萧三的内家真力,被他挥拳飞脚,打踢得东倒西歪,破裂满地!
  但第二件事,办起来却不轻松,萧三业已把这小酒店中的所有酒儿完全喝光,却尚未醉死,只眼前恍惚的,有了些朦胧酒意!
  酒,虽然是浇愁良药,却不是圣药,“愁”根若是深于酒时,便会“举杯消愁愁更愁”,或是“酒入愁肠,化作伤心泪”了!
  萧三便是如此。
  往日,他是越喝越开心,今日,却是越喝越伤心……
  目中是泪,腮边是泪,襟前是泪……
  常言道:“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如今,萧三是到了伤心处,这位深于性情的老英雄,业已成了一位泪人儿!
  目中含痛泪,口内放悲声,萧三晃了晃面前那只已空酒壶,“咚”的一拳,捶在桌上,凄然叫道:“店家,酒来……”
  身兼店主、跑堂、厨师、酒保的唯一店家,看萧三喝酒,业已有点看傻了眼!
  萧三连喝两声,他才抢步赶过。
  萧三见他还未送酒回来,不禁把双眼一瞪,挑眉怒问道:“店家怎么空手而来,难道是我酒资不够?”
  店家哈着腰儿,陪笑道:“爷给了十两黄金,慢说一顿,便喝上十年,也用不完……”
  萧三打了一个酒呃,眯缝着约莫已有七八分酒意的醉眼,盯看店家说道:“我已不愿意再看到明天的太阳,哪里会喝你十年?既然酒资还够,快送酒来,我要烈一点的,我大概还有十来斤的量好喝……”
  店家陪笑道:“小店家各种酒儿,都已被爷喝光,爷若仍未尽兴,小的愿去其他店中,匀两坛来,但往返至少有十来里路……”
  萧三“咚”的一掌,又拍在桌上,说道:“不行,远水难救近火,远酒也难于解渴……”
  店家见萧三人已微醉,不太讲理,正愁眉苦脸,不知应如何应付之际,突然一只酒袋,凌空飞来,落在桌上,并有个清朗语音说道:“店家,不要发愁,这里有酒……”
  店家大喜,抬头看去,不禁有点微出意外?
  原来抛掷酒袋,为自己解围的,竟是个出家人!
  一件青布直裰,掩不住勃勃英姿,这位和尚,不过三十上下,好漂亮的相貌,倘若不是顶上光光,真比略显风尘憔悴的“江湖败子”金不换,还要英俊一些!
  店家惊奇于和尚带酒,萧三却不管这些!
  他根本连给酒人是谁,都未看上一眼,便打开酒袋,向口内猛灌!
  这只鹿皮酒袋,制作得极为精美,其中可盛酒七八斤。
  如今所贮的,并且是极猛烈的“洋河高梁”!
  萧三入喉太猛,约在喝掉一半之际,呛得咳了起来!
  青袍大袖闪处,酒袋被那和尚夺过手去,冷冷说道:“不要喝了,若喝得烂醉如泥,却怎么跟我看戏?”
  猛然一惊,萧三本已有七八分酒意,喝下这半袋“洋河高梁”后,业已有了八九分的酒意,但在这猛然一惊之下,竟惊散了分许酒意,仍然回复到了七八分的光景!
  他惊的是对方好快的手,好大的力,居然能从自己手中,把酒袋夺去……
  这才抬头,仔细打量……
  人,就在桌边,是个仿佛有点面善,年轻英挺的青衫和尚!
  面善就是面善,加上仿佛有点字样,自然是由于萧三已酒意不浅!
  他眯缝着眼儿,看了又看,忽然失声笑道:“妙极!我老酒鬼生平怕见出家人、道学先生,却爱交酒肉和尚,和江湖败子,你这小和尚烦恼之丝虽除,风流之气未净,似乎还不十分讨厌!既然请我喝酒,便该报个法名,老酒鬼纵然醉死亦当谨记,等你涅槃以后,我在‘孟婆亭’中,或‘黄泉店’里还请,彼此也好交个泉下酒友!”
  青衫和尚道:“以人而论,我是‘青衫和尚’,以庙而论,我是‘风雷大师’,以性格而论,你叫我‘狂僧’,也无不可!”
  “好法名,‘狂僧’!你狂些甚么呢?是文狂?武狂?诗狂?名狂?利狂?还是个剃了光头逃孽债,满身旖旎的色情狂呢?”
  青衫和尚冷冷说道:“狂僧无所不狂,青丝剃却,但披了袈裟却仍狂思不断!如今请你莫饮狂酒,暂禁狂言,随同我这狂僧,去看一出狂戏可好?”
  萧三被他狂来狂去的,倒狂出一些兴趣,伸出舌头,舐去唇边余酒,怪笑说道:“我们去何处看戏?”
  青衫和尚伸手一指窗外沧波答道:“就在这太湖上。”
  萧三听得“太湖”二字,眉峰立蹙,说道:“‘太湖’中,多半是出悲剧……”
  青衫和尚“哼”了一声,冷冷说道:“我已逃狂世外,你要醉死杯中,彼此谁不是悲剧中人?你难道不以为悲剧比喜剧好看?”
  萧三狂笑道:“悲剧当然比喜剧来得给人印像深刻,但我老酒鬼向来热肠,自己不辞以悲剧结束,却愿别人全由喜剧收场!故而若教我写部小说,纵在篇中或许赚你一些眼泪,包管于掩卷以后,不会留给你太多惆怅!”
  青衫和尚看了萧三一眼道:“愿噎凄凉倾白酒,不辞肝胆照红尘,这正是你老酒鬼的可爱之处吧!湖上有戏,是喜是悲,如今尚未能定,你到底去不去看?”
  萧三问道:“看戏的有多少人?”
  青衫和尚道:“不多,只有两个人,你和我!”
  萧三又道:“唱戏的呢?”
  青衫和尚回答道:“很少,只有我和他!”
  萧三不知怎的,适才的七八分酒意,如今似乎只剩下五六分,听得点了点头,怪笑说道:“妙极!妙极,唱戏的是你,看戏的也是你,其中似乎大有玄机?”
  青衫和尚苦笑道:“我自己也弄得有些糊涂,竟想多拉上一个你,不然我真弄不清究竟是在台上唱戏?或者是在台下看戏?”
  萧三双目一张,神光如电地,点头说道:“这出戏的脚色虽少,但显然是出好戏,我在醉死之前,跟你去上一趟,饱饱眼福也好!”
  主意既定,微风悚然,店家目瞪口呆地,空对着酒桌、木椅,和大小空壶空坛,眼前业已失却“龙钟酒魅”萧三,和那既叫“青衫和尚”又称“风雷大师”的“狂僧”踪迹!

×      ×      ×

  太湖湖畔,有一梭形小舟。青衫和尚把萧三引到湖畔,萧三被湖风一吹,打了一个酒呃,目光略注那梭形小舟,扬眉怪笑问道:“想看这出好戏,还要上船?”
  青衫和尚冷冷说道:“船上演戏船上看,锣鼓全在水中央,太湖有三万六千顷之广,我们若不是坐船,难道竟踏波看戏吗?”
  萧三道:“你船上还有没有酒?”
  青衫和尚拍拍那只鹿皮酒袋,说道:“照这样一袋八斤的极上品‘洋河高梁’,还有三袋……”
  萧三听得精神一振,狂笑说道:“有就行了,把这二十来斤‘洋河高梁’喝完,我‘龙钟酒魅’大概便可以变成‘烂泥醉鬼’,去往‘枉死城’中,和我那忘年之交金不换,再度结交为泉下至友!”
  他边自发话,边自纵入梭形小舟,伸手便抓放置舟中的鹿皮酒袋。
  青衫和尚跟踪而至,一把按住酒袋,双眉深皱问道:“慢点,酒可以尽量供应,但话要事先问明,你突然厌世,独自把那酒店中的酒儿全部喝完,想要醉死杯中之故,竟是为了金不换么?”
  萧三两只醉眼之中,充满泪光,点头答道:“这位金老弟绝艺高怀,一身侠骨,像他这等人物居然身遭横死,不得永年,苍苍何天?茫茫何世?我老酒鬼遂觉得万事皆空,毫无生趣!”
  青衫和尚从目光中流露惊疑难信神色,诧声问道:“金不换艺参造化,学究天人,他……他是怎样身遭横死?”
  萧三长叹道:“他的主要死因是轻己重人,为了救我,但……说来话长……”
  青衫和尚一面荡浆催舟,一面说道:“长话不妨短说,但为了欲知事实,免杂醉言,在话未说完前,我不单不许你饮酒,并要你先服我一粒特别炼制,功效如神的‘醒酒丹’呢!”
  萧三酒量太好,虽已酩酊,并未大醉,如今对面相坐,已有点认出这青衫和尚的几分来历,遂点头说道:“好,我就暂时清醒片刻,对你这逃狂世外之人,讲讲这段令人酸鼻的伤心事故……”
  青衫和尚扬手抛过一粒丹丸,萧三咽下,便开始讲述金不换的不幸遭遇。
  青衫和尚静静地听完,摇头说道:“照你所说听来,金不换只不过落水而已,怎能断定他身遭惨死?”
  萧三叹道:“落水虽非大厄,但他分明是毒性未解,才满面通红,肝肠欲断,突然蹦起,撞碎船舱,落入太湖,这等情况,焉有命在?何况我连寻数日未获,慢说金老弟半丝踪迹,连与他共赴寒波的高小红姑娘,也芳踪杳渺,分明是作了同命鸳鸯……”
  青衫和尚听至此处,摇手说道:“不一定,除非你亲眼看见金不换或高小红的尸体,否者便决不能断定他们已毫无生机,因为当世武林之中,鬼魅横行,奇峰迭起,不可思议之事,委实实在太多了……”
  萧三道:“此话怎讲?你所指的是甚么不可思议之事?”
  青衫和尚长叹一声道:“萧兄如今酒意稍醒,应该知道我是谁了?”
  萧三狂笑道:“何必等酒意稍醒,我在你报名之后,把‘青衫和尚’、‘风雷大师’和‘狂僧’等三大法号,合并起来,业已知道你就是在‘招魂坳’中,稍受挫拆,便气得抛却偌大家业,遁世逃名的‘青衫狂客’宇文狂了!”
  青衫和尚苦笑道:“萧兄猜得不错,小弟正是宇文狂,当时羞愧之下,欲遁空门,但青丝才剃便知大错,因大丈夫名虽可逃,恩却必报,我宇文狂的‘青衫狂客’四字,虽然可付东流,但对金不换与长孙宫主的救命深恩,以及‘玉面飞狐’胡小庄,‘红斑人豹’鲍南山的陷害,却应有个交代……”
  萧三笑道:“烦恼之丝才落,恩仇之念便来,你根本就不够出家当和尚的资格,大概只不过披件僧衣,遮人耳目,实际已在悄悄的留头发了!”
  宇文狂脸上一红道:“萧兄不要骂人,我知道你与金不换兄曾到‘风雷堡’寻我,遂跟踪南来,谁知才到‘太湖’,便遇上罕世奇事。”
  萧三道:“甚么罕世奇事?”
  一语才出,宇文狂目光一注,手指右方说道:“萧兄请看,右前方数十丈外的水云飘渺之处,是否有只大船?”
  萧三如言注目,点头说道:“不错,那船上还树立了一面长幡,不知写些甚么呢?”
  宇文狂道:“昨日那只大船,离岸稍近,加上天气晴朗,我曾看见长幡上一行字样,写的是‘青衫狂客’宇文狂,敬邀‘雪刃红娘’卓紫娟,舱中密会!”
  萧三怪叫一声道:“不像话,不像话,第一个不像话是‘青衫狂客’宇文狂已然落发出家,变成了‘青衫和尚’、‘风雷大师’,和一位‘酒肉狂僧’,怎么又会有个‘青衫狂客’宇文狂,在乘舟游览太湖?第二个不像话是‘青衫狂客’风流倜傥,向有‘遍尝脂粉乱飘香’之称,而‘雪刃红娘’卓紫娟却是位新寡文君,约她在舱中密会,要招致多少闲言闲语?”
  宇文狂神色尴尬地苦笑一声,点头说道:“我就是觉得太不像话,遂买条小舟,准备追踪一探,看看这位糟塌我宇文狂的‘青衫狂客’,究竟是谁?但尚未登舟,却瞥见萧兄身影,走入那小小酒店,以为金不换兄,也在该处,便系舟赶去,想和你们先行见上一面,彼此研究研究,谁知金兄竟会比我遭受了更大不幸!”
  萧三看他一眼,怪笑说道:“宇文狂老弟,你这是一着袈裟,立即悟禅,知道年岁轻轻,要做和可做的事儿尚多,不应该一折即馁,惧怕烦恼!”
  宇文狂点头笑道:“年轻人固然不应遁世逃禅,但年老人也不应灰心自杀。”
  萧三道:“你劝我不要死?”
  宇文狂颔首道:“死和逃禅,对人对世,可说毫无益处,我们应该尽你我之力,先把眼前这几桩疑团打破,再把胡小庄、鲍南山那些万恶魔头铲除,即令金不换兄当真返魂无术,也可使在九泉之下,略获安慰!”
  萧三因见那大船也在移动,宇文狂虽荡桨追去,但两船距离尚远,遂扬眉说道:“宇文老弟,你知不知道胡小庄和鲍南山的踪迹何在?”
  宇文狂摇头道:“这两个魔头,一个如九尾天狐,一个是南山雾豹,委实狡狯已极,踪迹可真难寻……”
  萧三接口道:“不难,不难,这两个东西,离此不远,全在‘太湖’左近。”
  宇文狂微感意外,双眉一挑问道:“萧兄怎对他们……”
  萧三不等宇文狂再向下问,便对他馋涎欲滴地,伸出右手。
  宇文狂深知自己所炼解酒灵丹神效,遂解下腰间的半袋“洋河高梁”递过。
  萧三打开酒袋,狂饮几口,目注宇文狂道:“宇文老弟,你知道不知道‘幽灵门’?”
  宇文狂道:“新近才听人说起,‘幽灵门’崛起江南,藏龙卧虎,门主与副门主均身怀绝世武学,明春举行‘幽灵大会’,邀聚举世豪英,隐隐有争霸江湖之意!”
  萧三笑道:“‘藏龙卧虎’四字,委实用得不差,宇文老弟在‘招魂坳’中,曾上恶当,亟欲找寻雪恨的‘玉面飞狐’胡小庄,和‘红斑人豹’鲍南山,就是‘幽灵门’中的左右供奉!”
  宇文狂目光一亮道:“萧兄本领不小,才到江南便探出如此秘讯……”
  萧三又喝了一口酒儿,愧然说道:“说来惭愧,我老酒鬼已为金不换遭祸之事,悲急疯心,哪里还能劳及其他?这都是那位神通广大的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转命高小红姑娘,告诉我的!”
  宇文狂叹道:“‘天外一珠’果然冠冕江湖,这位东海‘蕊珠宫’宫主‘绛雪仙娃’长孙玉珠姑娘,真是神通广大,令人佩服!”
  萧三想起一事,目注宇文狂道:“宇文老弟,你怎会知道‘招魂坳’中的救苦救难观世音,就是‘绛雪仙娃’长孙宫主呢?”
  宇文狂道:“小弟本来不知道,因途中遇见一位江湖旧识,正是‘蕊珠宫’中人物,并与长孙宫主有点亲属关系,这才得悉真相。”
  萧三问道:“此人是谁?”
  宇文狂笑道:“萧兄与金不换兄,也已见过他了,就是被江湖人物推称‘东西双卜’中的‘东卜’,‘永卧之龙’长孙子房!”
  萧三“哦”了一声,恍然道:“原来是这位高人,长孙复姓,武林中绝无仅有,看来他定是‘绛雪仙娃’长孙宫主长辈……”
  宇文狂摇头道:“长孙宫主年龄虽小,辈份却高,他们乃是平辈,长孙子房算来是长孙宫主的堂兄。”
  萧三又饮了两口酒儿,眉峰微聚说道:“我记得当年长孙子房立意退隐,才号‘永卧之龙’,但如今怎会……”
  宇文狂也打开另外一袋酒儿,略饮润喉,接口笑道:“萧兄记得不错,长孙子房退隐东海,确已不愿再履红尘,这次是从相术中发现‘绛雪仙娃’长孙宫主红鸾星动,但印堂带煞,主有极大灾厄,才放心不下地再入江湖,准备暗加护持……”
  萧三“哎呀”一声道:“长孙子房的相术通神,如今只怕业已应验?”
  宇文狂听得悚然一声道:“萧兄这‘应验’二字何来?”
  萧三叹道:“我已告知宇文老弟,长孙宫主对金不换老弟,情丝深系,青眼相垂,一路都尽力照拂,如今金老弟遇祸多日,她竟无丝毫救援举措,亦非足证她本人定也在甚重大灾厄之中么?”
  宇文狂深觉萧三之言有理,先是点了点头,旋又皱眉问道:“照我们所见所闻,长孙宫主无论在功力智慧等任何方面,几乎尤高于金不换兄,已臻神化之境,她还会遇上甚么重大灾厄?”
  萧三苦笑道:“刚才我叙述之中,忘了说明一事,那位赠送金不换老弟‘黑美人珠’的‘凌公子’,乃易钗而弁,女化男名的,其实她的真实姓名是‘飞鸿仙子’林如雪,也就是‘幽灵门’的门主。”
  宇文狂笑道:“双美垂青,金不换真好艳福!”
  萧三叹道:“自古美人,多为祸水,至少林如雪便为了金不换老弟,邀约长孙宫主在太湖中的‘西洞庭山’,作一次决斗,至今尚无讯息传来,不知吉凶祸福?我所谓长孙宫主的灾厄应验便指的此事!”
  宇文狂挑眉道:“这事容易查明,只因萧兄为了金不换兄,悲哀过度,方寸大乱,才不曾想到而已!”
  萧三赧然道:“宇文老弟说得对,我明实方寸已乱,你认为应如何查讯?”
  宇文狂应声答道:“‘绛雪仙娃’难找,‘飞鸿仙子’好寻,我们追上大船,办完此事后,便立闯‘幽灵门’总坛,看看林如雪安好与否,便可对‘西洞庭山’一战,得悉大概!”
  萧三对于宇文狂这种意见,大表同意地,连连的点头道:“宇文老弟说得对,不论在‘飞鸿仙子’林如雪的身上,查不查得出长孙宫主吉凶,我们也应该闯趟‘幽灵门’,找找那左右供奉的鲍南山、胡小庄的晦气!这两个万恶东西,既使金不换老弟身遭浩劫,也把宇文老弟,害得惨了!”
  宇文狂牙关一咬,目闪神光地,厉声说道:“我对这两个东西,委实恨之入骨,少不得要动用轻易不愿妄用之物,向他们讨点公道!”
  萧三饮了一口酒儿,目注宇文狂道:“宇文老弟,你莫非想要用你威震武林的‘逆血花须’?”
  宇文狂颔首道:“我当年偶然救了病倒逆旅的前辈暗器名家‘圣手阎罗’,但残喘虽延,天命难逆,在我家中养病三年,仍告去世,临终前送了我十二朵他生平最得意的暗器‘逆血断魂花’,但这种东西……”
  萧三听至此处,插口问道:“我知道‘逆血断魂花’的所有花须花瓣,均淬剧毒,尤其是花须极脆,入肉成粉,逆血攻心,端的厉害无比!但不知宇文老弟到手以后,用过几朵?”
  宇文狂叹道:“就因为这东西太以歹毒,上干天和,我一再警惕,决不妄用,七八年来,还保存了十一朵之多!……”
  萧三以一种赞许眼光,看着这位昔日裘马风流,如今却披了僧衣的“青衫狂客”说道:“这唯一的一朵‘逆断血魂花’是用在昔年‘沂山英雄会’上?”
  宇文狂点头道:“当时苗疆凶人,以‘千蛇大阵’,意图大逞凶威,残害群侠,我在极端危急中,才发出一朵‘逆血断魂花’,把‘独目蛇妪’的一十三条心爱主要毒蛇完全射杀,蛇阵立破,而‘独目蛇妪’也遭雷殛天诛,就在那一役之后,宇文狂方勉附骥尾,被武林人物,推列于‘二十名手’之内。”
  萧三笑道:“我赞成,对于鲍南山、胡小庄这等万分刁恶险毒之辈,施展‘逆血断魂花’,绝对不是过份之事,遇文王,谈礼义,逢桀纣,动干戈,在这鬼魅江湖中,倘不通权达变,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
  宇文狂道:“萧兄认为我们应该暗闯‘幽灵门’,还是明拜‘飞鸿仙子’林如雪呢?”
  萧三一面饮酒,一面沉思,想了好大一会儿,方扬眉答道:“一来彼此均是有头有脸之人,二来林如雪化名凌公子时,对我们只表好感,并未翻脸,故而我觉得先宜明拜,投帖单谒见‘飞鸿仙子’,万一被拒接见,或探不出甚么口风,再行暗闯,方不失礼!”
  宇文狂目光一闪道:“我同意萧兄高见,但准备索性再加惊人之笔!”
  萧三一时之间,未明宇文狂语意所指,不禁愕然道:“惊人之笔,甚么惊人之笔?”
  宇文狂遥指如今已被追得近了许多,可见飘扬长幡的前行船影,扬眉答道:“江湖鬼魅,鬼魅江湖,既有人能假扮我宇文狂,难道我宇文狂就不能假扮别人?”
  萧三笑道:“宇文老弟要扮谁呢?”
  宇文狂道:“当然是扮‘飞鸿仙子’林如雪最感兴趣之人……”
  萧三听到此处,恍然笑道:“宇文老弟若扮‘江湖败子’金不换,倒真年貌相当,只消弄顶假发,略事易容,包管混得过去。”
  宇文狂一拍身边的万宝囊道:“假发和易容之物,囊中现成,萧兄请代操舟,我如今便来装扮好后,请萧兄纠正纠正,免得被林如雪或鲍南山、胡小庄等看破贻笑!”
  萧三抚掌赞道:“宇文老弟,这个办法想得太妙,鲍南山以为‘鲍家祠’中,一击成功,金不换定遭不测,他若见‘江湖败子’安然无恙,多半魂飞天外,目瞪口呆,老弟趁隙再奉敬他一朵‘逆血断魂花’,则巨魔必除,功德无量,不论金老弟有救无救,是生是死,也算是替他报复了重大仇恨!”

相关热词搜索:鬼魅江湖

上一篇:第六回 玉面小飞狐 毒杀幽门主
下一篇:第八回 花经延客扫 蓬门为君开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