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2019-07-13 15:47:57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陈家麟象发了狂似的疾奔,一口气奔到了修篁小筑,连叫唤都 等不及,迳越柴扉而进入。
  抬头一看,从头直凉。到脚心,堂屋门上赫然加了一大把大铁锁,早已人去屋空。
  前后最多是半个时辰,陶玉芳与那瞽目老人,竟已弃屋而去,这表示了她不愿再与他见面的决心。
  他感到全身发麻,站在门前,欲哭无泪。
  他扬起了手掌,想劈开门锁,想毁去这间小屋,然而,理性坚强的他,还是控制了疯狂的情绪,把扬起的手放了下来。
  刚刚出现的一线曙光,又告消失了。
  “玉妹,你为什么要这样?天涯海角,我要找你……”
  声音象梦凄,充满了凄楚与伤情。
  原来他已心灰意冷,准备回返旧居,重操昔日生涯,扶养爱子玉麟,从此就断了江湖路。
  但当谜底揭穿,“武林仙姬”并非爱妻的化身,他又改变了心意。
  他要找到她,两载同衾共枕,不能从此算完,另外一个最大的原因是将来爱子长大,如何向他交代?
  妻子患绝症而走,做丈夫的尽了本份么?
  望养这死寂的小屋,他又一次品尝碎心的滋味。
  她去了哪里?
  她还会回来么?
  不会了,她知道他不会死心,一定会回来找她,她绝对不能再回这小屋了。
  “渔郎哥,你到底是在找谁?”
  是于艳华的声音,但他没有回头望她一眼,他仍然想他的心事。
  于艳华走到他的身前,面对面,他不能不看了。
  于艳华讶异地又道:“渔郎哥,你眼睛红红的到底为什么?”
  他没回答,只冷冷地瞟了她一眼,他能说什么呢?
  女人,在某种情况下,她的忍耐力是惊人的,换了男人,说什么也办不到。
  于艳华自顾自地笑了笑,柔和地道:“渔郎哥,你当不否认我们之间多少有点友谊存在,心里有话,说出来总比闷着好,也许我能尽点力,当然……如果是你的秘密,就不必说了。”
  陈家麟深为这几句话感动,但这件事她帮不上忙。
  陈家麟心地淳善,但却聪明绝顶,只是不外露罢了,他当然体会得到于艳华芳心深处存在的是什么。
  另一个问题是双方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两人的认识也十分突兀,她的身后是一个神秘而恐怖的门派。
  她们的主人下令不许与他为敌,原因是个谜,她阴魂不散似的缠着他,也是个谜。
  因此,他淡淡地回报以一笑,道:“于姑娘,盛情心领,这件事我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于艳华芳心一冷,但却不在面上表露,慧黠地道:“好,你的事不需要人帮忙,但我有件事却需要你帮忙,不会拒绝吧?”
  陈家麟心中一动,道:“于姑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于艳华小鼻子掀了下,道:“你先说肯不肯?”
  陈家麟道:“你不说出是什么事,我怎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一定能!”
  “说呀?”
  于艳华面色一肃,一本正经地道:“渔郎哥,‘血神东方宇’出了岔子,被人囚禁了……”
  陈家麟惊声,道:“血神,被人囚禁?”
  于艳华道:“不错,但话说在头里,他曾替你疗过伤,但并非是人情交易,完全是我请求你。
  “如果你有困难,就作罢,只当我没说过就是了。”
  这女子的确够厉害,先拿言语扣中,明里是如此说,暗里等于提醒陈家麟曾欠“血神”的人情,使他无法拒绝。
  一个诚厚的人,最讲究的是有恩必报,有情必偿。
  陈家麟稍一沉吟道:“血神被何人囚禁?对方是正是邪?”
  他这一问,显示他心思仍是相当缜密的。
  “血神”是他同盟兄弟吴弘文的师父,被她们的主人控制了心性而加以驱使。
  “醉翁”等正设法解救他,他如果救他,让他重归邪恶的掌握,岂非为虎作伥!
  于艳华沉声道:“能以擒捉‘血神’的人,当然是了不起的人物,正邪我可不知道,只知道他被对方以阴谋手段所算,必须要救他。”
  陈家麟当然不满意这答覆,问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物?”
  “不知道!”
  “对方的目的呢?”
  “也不知道!”
  一连两个不知道,使陈家麟大感踌躇,不知如何是好?
  于艳华淡淡地一笑,道:“渔郎哥,我说过如果你有困难,可以不答应的。”
  陈家麟深深一想,毅然道:“好,大丈夫恩怨分明,我欠他人情,该还的,我答应了!”
  于艳华秀眉一挑道:“渔郎哥,你偏要说人情两个字,我也没办法,不过……千万别勉强?”
  陈家麟不愿与她争辩,冷沉地道:“人在何处?如何帮忙?”
  于艳华道:“我们先回城里,办事得等晚上!”

×      ×      ×

  迟升的月亮露了脸,时辰已过了一更。
  渚石矶前,出现了两条人影,他俩,正是陈家麟与于艳华。
  陈家麟目光四下里一扫,道:“前面不是玄武观么?”
  于艳华点了点头,道:“不错,是玄武观,‘血神’就是被囚禁在观中。”
  陈家麟道:“如何行动?”
  于艳华道:“你进入观中,引出那看守的人,缠住他时间愈长愈好,别的你就不必管了!”
  “那我开始行动了?”
  “好的,小心些,对方不是等闲人物,注意别让对方一下子识破你的来意!……”
  “这我知道!”
  陈家麟身长奔上矶头,来到观门前,见关门紧闭。他故意要惊动里面的人,擂鼓似的在门上敲了一阵,放声大叫道:“里面有人么?”
  没有反应,这是他意料中的事,他只是故作姿态而已。
  叫了两声之后,弹身越墙而人,到了殿前的院地中,他想:“如何才能够使对方现身呢?如果对方不现身,于艳华便无从得手。刚才这一阵喊嚷,对方必已听到,说不定此刻正在暗中监视自己……”
  心念之中,故意大声自语道:“奇怪,难道观中的牛鼻子都死绝了?”
  说完,伫立了片刻,不见动静,他进入大殿巡视一遍,然后转入后院,全观只得这么大,不知“血神”被囚何处?
  他不谙江湖门道,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引对方现身。只好呆站着东张西望。
  蓦地,一阵怪异的声音入耳、循声望去,才发现院角暗处、蜷曲着一条人影,鼾声大作,似乎睡得很熟
  莫非这就是看守“血神”的人?
  如果是,何以睡得这么熟是故意的么?
  心念之中,大声喝问道:“喂!那旁睡觉的是什么人?”
  不问还好,这一问,鼾声更大了,还加上了喉咙里的痰声,呼噜呼噜地象是在拉风箱,使人听了有说不出的难受。
  陈家麟向前走了数步,看出对方是个白发老人,衣著比乞丐差不了多少,这一来,他对这怪老人感到有些莫测高深了。
  他再次开了口:“老头儿你醒醒?”
  鼾声依旧,毫无反应,陈家麟少年心情,暗忖:“你会装佯,我就不相信会叫不醒你。”
  当下贯足丹田内力,暴雷似的大喝道:“老头儿,别装睡了!”
  这一声大喝生了效,那老人忽地坐起身来,用手揉了揉眼睛,口里嘟哝道:“人穷命也苦,连睡觉都不安稳,小子,你穷嚷个什么劲,叫魂么?”
  陈家麟一听对方吐语粗俗,双眼无神,不象是什么高手。
  心想:“看样子真是个穷无枝栖的老头子,这可找错了对象,但闹了半天,正主儿也该露出了……”
  心念之中,再往前欺,在距老人约莫两丈之处,突然感到身前似有一堵无形的铜墙挡住,身躯顿被阻止,连再进一步都难,这一来,他骇然了,的确是真人不露相,事先一点都看不出来。
  怪老人又道:“小子,你是存心与我这穷老头子过不去么?”
  说着,作势又要睡下。
  陈家麟冷冷地道:“老头,别装了,你这一手‘罡气隔物’的功夫还真有火候?”
  怪老人一瞪眼道:“见你小子的大头鬼,你说些什么我老头子一点也听不懂!”
  这一瞪眼,两缕极细微细的精芒,象两极银线,逼射而出。
  陈家殿不由心头大震,这怪老人的功力已到了反实入虚之地, 怪不得连“血神”那等人物也被其所制。
  对象是找对了,只不知“血神”被囚何处?
  于艳华只要自己缠住他,现在就把他缠在此地,别的不管了。
  他住了口,老者却又发了话:“小子,你来此何为?”
  陈家麟顺口应道:“找人!”
  老人道:“找谁?”
  陈家麟故意蛮横的道:“反正不是你,你还是安心睡你的觉吧!”
  老人偏了偏头,皱了皱鼻子,阴阳怪气地道:“不对,你小子身上有股怪味道……”
  陈家麟忍俊不置地道:“你老头儿鼻子倒是尖得很,什么怪味道?”
  老人“唔!”了一声道:“是鱼腥味!”
  陈家麟心头一震,再也不感觉好笑了。
  这句话分明已点出了自己的来路,对方是谁?
  自己对他一无所知?
  心里这么一想脸色不由变了。
  老人一招手道:“你再走近些,我老头子再仔细闻闻?”
  陈家麟知道对方是在考较自己能否突破这“罡气隔物”,到底对方安的是什么心?难道他已知道自己的来意了?心中虽在狐疑,但却抵不过那好胜之念,当下也运足了“护身神罡”举步便走。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十四章
上一篇: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