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2019-07-13 16:39:0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栖凤馆,馆门深深。
  布置奢华的小客厅中,一男一女,想是对着品茗谈心,男的是陈家麟,女的是寄身风尘的神秘女子古红莲。
  古红莲穿着朴素的便装,脂粉不施,表现出一种脱俗的自然美。
  日影横窗,现在是辰已之交。
  古红莲满面春风地道:“陈少侠,想不到你真的敢来,还来得这么快?”
  陈家麟脸一红,道:“古姑娘,在下是被‘牡丹令主’的手下追击,投店不妥?所以……想到你这里最清静,只好厚颜来打扰了!”
  古红莲小嘴一噘,做出个娇嗔的样子道:“哦!原来你是避风来的,并不是真心来看我!”
  陈家麟拙于词令,一时答不上话来,一张俊面胀得通红。
  古红莲嫣然一笑道:“陈少侠,我是说着玩的,别当真,请也请不到的,我现在起不见任何客人,我俩……静静地谈谈心!”
  说完,又是一笑,神态可真迷人。
  陈家麟真正的目的,正如他所说的是来避风,并非寻芳探艳。
  因为南昌城是“天香门”的天下,投店人多眼杂,这里是最清静最理想的避风所。
  虽然同在一个宅院中,这“栖凤馆”别成一个小天地,不受干扰。
  因为他心无邪念,所以虽面对名花,感受上便自不同。
  想了想,他开口道:“古姑娘,恕在下直言,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声名仍是要紧的。姑娘非常人,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要寄身这种地方?”
  古红莲毫不为意地道:“少侠说的是,但我不是什么富室千金,大家闺秀,江湖人就是江湖人,只要能洁身自爱,寄身哪里又何妨!”
  陈家麟讪讪地道:“当然,当然,但在下仍认为姑娘定有不足为外人道的隐衷……”
  古红莲爽朗地道:“算你说对了……”
  只此一句,没了下文。
  陈家麟也无意要探对方隐私,改变了话题道:“一般江湖人很少涉足这里吧?”
  古红莲点头道:“不错,来的都是自命高人一等的人物,如‘花间客’任品方一类的人。  平日大部份都是风流自许的纨绔子,再就是满身钱臭的商贾。”
  陈家麟一笑道:“姑娘不觉得厌烦么?”
  古红莲道:“我只是存着演戏的心里,爱留则留,爱去则去,无所谓厌烦。”
  就在此刻,一条人影越墙而入,直抵厅门。
  陈家麟坐的位置,斜对厅门,一眼便已瞥见,待看清了来人,不由双目一红,霍地站起身来,寒声道:“江湖路也未免太窄了?”
  来的,竟然是“血手少东”潘文。
  “血手少东”似乎不虞会在这里碰上冤家对头,不由神色微变,但他是老江湖,善于控制情感。
  一怔之后,抱拳打了个哈哈道:“陈老弟,你雅兴不浅啊!”
  这陈老弟三个字,陈家麟听来很刺耳,但一时又不便发作。
  古红莲盈盈起身,含笑招手道:“都是自己人,请厅里坐!”
  古红莲的态度,使陈家麟大感困惑。
  “血手少东”跳墙闯入,她毫无惊奇之状,居然还说是自己人,请他入座,这实在令人不解!
  “血手少东”轩眉一笑道:“失礼之至,区区不知道姑娘有贵宾在座,胡乱闯了起来,改天见吧!”
  说完,作势就要离开。
  陈家麟忍不住脱口道:“你不能走!”
  “血手少东”道:“陈老弟,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君子协定?”
  陈家麟不由语塞,他是答应过有第三者在场时,不向他寻仇。
  话虽如此,但心头那一股子怨气,可怎么也平不下来。
  气呼呼地道:“谁跟你老兄老弟的?”
  “血手少东”若无其事地道:“君子绝交,不出恶声,老弟何不表现风度些……”
  古红莲脆生生地道:“哟!你们两位是怎么回事,一见面便吹胡瞪眼的,好了,我请客,替你俩和解,如何?”
  “血手少东”哈哈一笑道:“恐怕和不了!”
  说着,大摇大摆地进入厅中坐下。
  陈家麟气不过,冷冷地道:“古姑娘,在下告辞!”
  古红莲横身拦住道:“不成,我说过你来时我做东的,陈少侠,你与潘大侠之间,纵有什么深仇大怨,也得易时易地解决。在这里,两位都是我的嘉宾,何妨暂时抛开恩怨,杯酒言欢,表现些大丈夫的气概?”
  人,莫不好胜,修持再高,好胜之心还是不能尽泯,这也可以说是人性的弱点。
  风度,大丈夫的气概,把陈家麟套住了,想了想,坐回椅上。
  由于心存芥蒂,场面显得很僵。
  古红莲谈笑风生,想藉以冲淡尴尬的气氛。
  “血手少东”不但见闻广博,而且伶牙俐齿,两人一搭一唱,陈家麟不能老扳着脸,过了一会,空气便和谐多了。

×      ×      ×

  一席洒,吃到了申牌对分,“血手少东”起身告辞。
  陈家麟是安了心不再放过他,但愿到自己这身打扮。在白天里只要一出门便会被认出来。
  心念数转之后,悠悠启口道:“潘兄,准二更在江边见面,如何。”
  “血心少东”早料到这一着,豪不踌躇地道:“很好,区区准时赴约!”
  陈家麟紧迫在钉上一句道:“希望阁下言而有信!”
  “血手少东”打了个哈哈道:“陈老弟,但请放心,古姑娘可以作证!”
  古红莲吁了口气道:“别扯上我,我不管你们的闲事。”
  “血手少东”口角一抿,道:“古姑娘,你不管恐怕不成!”
  说完,双手一拱,大大方方地离开“栖凤馆”。
  “血手少东”离开之后,小婢收拾残席,古红莲把陈家麟请入内室,双方坐定,古红莲试探着道:“陈少侠与潘大侠之间,究竟行什么解不开的结?”
  陈家麟不愿深谈,故作淡漠的道,“一件小误会要澄清!”
  古红莲轻轻一笑道:“我也是武林人,说句不离本行的话,光棍眼里不揉沙子,从两位刚见面时的神情看来,恐怕不是件小误会?”
  陈家麟暗服对方的灵慧,反问道:“依姑娘的看法呢?”
  古红莲秀眉一挑,道:“依我看来,恐怕要流血才能解决!”
  陈家麟心头微微一震,讪讪一笑道:“古姑娘,谈这太煞风景,说别的好么?”
  古红莲“唔!”了一声,偏着头,做出一个俏皮的样子道:“谈些什么呢?对了,谈谈你的  身世,让我对你多了解些!”
  陈家麟不善转弯抹角,率直地道:“谈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谈身世!”
  古红莲蹙额道:“为什么?”
  陈家麟道:“古姑娘对自己的来历讳莫如深,却要在下……”
  古红莲脆笑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头道:“哦!陈少侠认为这不公平,对么?”
  陈家麟道:“在下不否认这一点。”
  就在此刻,一个小婢气喘吁吁地奔到了房门边。
  古红莲皱眉道:“小杏子,什么事?”
  小婢长口吐了口气,道:“有位客人定要见您,古妈妈说您有病不能见客,对方说什么也要见您。说是只坐片刻,古妈妈拦不住……”
  古红莲瞟了陈家麟一眼,露出个尴尬的笑容,道:“是什么样的客人?”
  小婢道:“是位读书人,我……嘻嘻,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等标致的男人!”
  古红莲作色道:“告诉他改天再来!”
  小婢转身向院子里瞄了一眼,道:“不成,人家已经进来了!”
  古红莲很为难地望着陈家麟,意思要他表示意见。
  陈家麟想了想,进:“古姑娘就在厅里见他一面吧,用话把他打发走。”
  古红莲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道:“那就委曲陈少侠在房里坐一会,我去应付他一下。”
  说完,理了理衣裙,对陈家麟作了歉意的一瞥,然后移步出房,随手带上了房门。
  院子里传来了古妈妈的声音:“公子,我们姑娘不适卧床,请您改天再动驾好么?”
  一个显得有些脆嫩的声音道:“小生是慕名来访,只见一面,不会侵扰她的。”
  古妈妈道:“公子枉顾,是我们姑娘的福气,请也请不到的,只是……”
  小婢的声音道:“妈妈,红莲姑娘说陪这位公子在厅里稍坐片刻!”
  古妈妈喜孜孜地道:“好,好,公子请!”
  陈家麟忍不住把眼睛凑近窗孔,向外一张,使他暗吃一惊。
  对方是个二十不到的青衫书生,手摇摺扇,长得真的是俊雅绝伦,这样的美男子,还真是少见。
  古红莲迎到了厅门边,脆生生地道:“小女子恭迎大驾,请厅里待茶!”
  青衫书生遥遥一揖道:“得见姑娘仙姿,实在是三生有幸!”
  说着,大方地举入厅。
  小婢送上香茗,古妈妈悄然退走了。
  陈家麟在房里,觉得满不是味道,但也感到好笑。
  小婢送完茶之后,退到了廊沿上,等候着呼唤。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三十章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