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2019-07-13 16:39:0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古红莲开口道:“公子如何称呼?”
  青衫书生道:“小生姓贾,南下游学,耳闻姑娘才貌双绝,所以兴了一近芳泽之念。”
  古红莲道:“风尘蒲柳,哪里敢当公子谬赞,倒是公子文采风流,使人自惭形秽。”
  青衫书生朗笑了一声道:“看姑娘的气质,不殊仙露明殊,为何会屈身这等所在?”
  古红莲叹了口气,幽幽地道:“自古红颜多薄命,奈何!”
  青衫书生站起身来,负手在厅里走了半圈,目注扇门道:“小生能有幸参观一下姑娘的妆台么?”
  古红莲微微一笑,道:“小女子抱恙,房里乱的很,不敬亵渎嘉宾!”
  青衫书生道:“姑娘忒谦了,小生今天是初涉花月之场,觉得事事好奇,别无他意……”
  古红莲道:“改日再奉请如何?”
  青衫书生摇了摇手中招扇,道:“姑娘莫非嫌小生是初临,难当入幕之宾?”
  古红莲秀后微颦道:“那里话,公子言重了!”
  青衫书生道:“小生家道还称小康,出手还不至于寒伧,不敢说量珠换美,斗金博粲还可以办到,只望姑娘勿拒人于千里之外。”
  古红莲庄重地道:“小女子时乖令蹇,不幸身人烟花,但一向洁身自持,接待客人只限于杯酒谈心,从无逾越,这点请公子见谅!”
  青衫书生哈哈一笑道:“这么说,小生失敬了,风尘节女,倒也是件青楼佳话。”
  这句话中,可就带了刺,使人听了扎耳。
  古红莲缓缓离座而起,冷冷地道:“请恕小女子有恙在身,无法久陪了!”
  说着,放大了声音道:“小杏子,送客!”
  意态之间,十分冷落。
  青衫书生面不改色地道:“姑娘这是下逐客令么?”
  古红莲欠身道:“不敢,委实病体不支!”
  青衫书生道:“但照小生观察,姑娘面无病容,反之春在眉梢,是了,佳宾举已人幕,小生来迟了一步。所以……只好望门面兴叹了!”
  古红莲粉腮倏地沉了下来,声音微愠地道:“小女子专重公子是读书人,请勿以言相戏!”
  青衫书生摇头晃脑地道:“本期未作天台客,岂料渔郎已问津,哈哈哈……”
  小婢来到了厅门边,却不敢开口送客。
  古红莲抬手道:“贾公子,请!”
  青衫书生俊面一沉,道:“小生花钱行乐,不作兴被逐?”
  古红莲冷冷地道:“行乐有行乐的地方,公子另换门户吧!”
  青衫书生口角一抿,道:“这小生就不懂了,不知姑娘这里是什么门户?”
  古红莲不由心火直冒,大声道:“公子请自重,这里是矮门低户不错,但我这‘栖凤馆’情况有别,公子要行乐,古妈妈会指引!”
  青衫书生似于有意赖着不走,冷冷地道:“古姑娘,小生说过不惜任何代价……”
  古红莲不屑地道:“黄白之物,在‘栖凤馆’并不重要!”
  青衫书生用扇子一击掌道:“是了,姑娘是重人不重银,难得,不过小生一向也颇自负。
  是否先一步问津的渔郎还强过小生,这小生倒想开开眼界了。”
  陈家麟早已按捺不住,陡她启门而出。
  青衫书生“啊!”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唔,长的还象个人样,只是这一身打扮未免……”
  陈家麟怒哼了一声道:“朋友,识趣些,请……”
  话说得一半,却突然顿住了。
  刚才在窗孔里偷偷一瞥,没有看清,现在渎面相对,情况可就两样了,他觉得这面孔似曾相识,尤其那一双眼睛,更不陌生。
  青衫书生眉毛一场,意含不屑地道:“古姑娘,小生希望有机会领略你的洁身自持!”
  古红莲冷嗤了声道:“贾公子,我最后说一遍,请便?”
  青衫书生突地一反那温文儒雅的神态,瞪起眼道:“别拿跷,此地有钱的人便可以来!”
  陈家麟把对方看了又看,就是想不出这美如处子的书生曾在那儿见过。
  古红莲眉毛一挑,道;“朋友也不必混充斯文了,一句话,朋友是江湖人!”
  青衫书生一偏头,道:“你也是行家,用不着再充名妓,老实告诉你,在下是专程拜访,替人捎了个口信来。”
  说着,冷笑连声。
  古红莲粉腮一变,道:“替谁捎口信来?”
  青衫书生道:“你大概不会如此健忘,江边林中,有人警告你。”
  陈家麟心头大震,江边林中,神秘女子曾警告古红莲,如不断绝与自己来往,便要取她的性命。
  这青衫书生便是那神秘女子改扮的么?
  难怪这么俊美,声音也透着古怪……
  更惊的是古红莲,栗声道:“贾公子,原来你是假公子,你是代人捎信,还是替自己说话?”
  青衫书行道:“均无不可。”
  古红莲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道:“你准备怎样?”
  青衫书生寒声道:“说过的话要兑现!”
  古红莲道:“杀人么?”
  青衫书行道:“也许是的!”
  古红莲脆生生地笑了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青衫书生道:“真亏你还笑得出来?”
  古红莲敛了笑声,但笑意还残留在粉腮上,冷极地道:“我为什么笑不出来,好姑娘,原来你是看上了他。不过,告诉你,你用这种手段未免太不够高明,幼稚了些,这么做你就能够得到他么?”
  青衫书生语带杀机地道:“古红莲,那不关你的事,你自己说的,自古红颜多两命,这话要成事实了。”
  陈家麟突地打了—个寒噤,激动地道:“你是……”
  青衫书生瞪眼道:“我是什么?”
  陈家麟被对方这—反话,把话给堵回去了。
  他从对方的眼神轮廓,以为是“武林仙姬”陶玉芬乔装改扮的,仔细一看,又觉得不象。
  同时“武林仙姬”根本不知道古红莲受警告这回事。
  古红莲指破对方是易钗而弁,对方并没否认,如此看来,对方又可能是那形同鬼魅的神秘女子本身,最低限度也是同路人。
  青衫书生冷笑了一声,接下去道:“想来你就是‘渔郎’陈家麟,但我们并没见过面。我只是受托办事,所以你不必胡思乱想。”
  这一来,陈家麟便完全茫然了。
  古红莲寒声道:“如果我问你的来路,你当然不会说,所以这一点省了,长话短说,你受托办什么事,怎么个办法?”
  青衫书生道:“你倒是挺干脆的,我也不打算追问你的来路,你当知道江湖规矩,出口的话是不能再收回去的,这样你该明白了?”
  古红莲撇了嫩嘴,道:“换句话说,你是受托来杀人的?”
  青衫书生微一颔首道:“你说对了!”
  古红莲冷沉地道:“那你现在就好动手了?”
  陈家麟向前横了一步,剑后一挑,道:“不管朋友是男是女,是什么来路,不许杀人!”
  青衫书生目芒一转,道:“你要插手?”
  陈家麟道:“不错,在下不能不管,因为事缘在下而起,古姑娘是无辜的,今天是在下来找她,并非她找在下。
  同时托朋友办事的那位姑娘所提的警告,毫无理由,迹近无理取闹,如果朋友定要忠人之事,只有一条路……”
  青衫书生道:“哪一条路?”
  陈家麟以断然的口吻道:“朋友要对姑娘下手,得先解决了在下!”
  青衫书生怒声道:“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陈家麟道:“在下并没这么说!”
  青衫书生目不朝瞬地瞪着陈家麟道:“你爱上她了。”
  古红莲立即把目光转向陈家麟,看他如何答复,这句话,是她心里想说而无法开口的,现在等于有人代她问了。
  陈家麟心无芥蒂。脱口便应道:“谈不上,在下与古姑娘只是相识而已!”
  古红莲面上掠过一抹失望之色。
  青衫书行道:“凭相识二字,也值得你替她卖命?”
  陈家麟道:“这是道义问题!”
  青衫书生道:“那我问你,这是什么地方,你来此何为?”
  陈家麟撇嘴一笑道:“这是在下个人的事,朋友似乎管的太多了。”
  青衫书生目光连转定后,道:“如果我不想跟你打呢?”
  陈家麟道:“那简单,朋友退出此间,以后不要再找古姑娘的麻烦。”
  青衫书生沉吟了一阵子,道:“可以,但有条件!”
  陈家麟见对方松了口气,一颗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沉声道:“什么条件?”
  青衫书生道:“你从此以后,不许涉足这种场所,也不许再与她来往,办得到么?”
  古红莲冷哼了一声,接口道:“假公子,你不嫌这种手段太过卑鄙么?”
  青衫书生斜瞟了她一眼,道:“什么叫做卑鄙?”
  古红莲语意充满了不屑地道:“硬抢男人,不算卑鄙?”
  男女一样,最不能忍受的是被人横刀夺爱,而女人心眼窄的多,反应更为强烈,一个素养极好的女子,在这种情况下,也会一反常性,平时做不出说不出的,到这时便会毫无顾忌。
  古红莲这句话,不但使陈家麟脸红,而且也引起了反感。
  因为他与她之间,还谈不上爱字,那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硬抢男人”这四个字,实在太粗俗了。
  使人听了刺耳,更何况对方未必与她同一想法。 补全522页
  不得已把他平白放过,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血手少东”呢?
  这最后一桩事了消之后,是否仍有留在江湖中的必要?
  回鄱阳湖重理旧生涯么?
  想到回家,便想到了爱子玉麟,他要自己带妈妈回去,稚子无知,如何向他交代呢?……
  还有,“牡丹令主”与师门之间的恩怨之谜,是否该揭穿?
  林中神秘女子勉励自己为武林尽一分力,又该如何交代?
  他迷惘了,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一个娇脆的声音,倏地传人耳鼓:“姐夫,找到处找你,你却在这里发呆!”
  陈家麟抬头望去,“武林仙姬”俏立在两丈之外,月光下,有如嫦娥临凡,她实在太美了,随时随地,都给人以无法抗拒的诱惑。
  刚才,他想到要避开她,现在,那想法已被否定了。
  他怔了一怔之后,顺口应道:“我正要回头去找你!”
  “武林仙姬”道:“此地不可久留,左怡容已离开了好一阵子,定会招来一窝蜂。”
  陈家麟一蹙额道:“对了,‘白骨魔’的尸体该处理一下……”
  “不必了!”
  “不必,为什么?”
  “已经有人替你办了尸体早就不在现场。”
  “噢!是谁?”
  “那神秘的女子!”
  陈家麟惊声道:“这怎么会呢?她……芬妹,你亲眼看到的?”
  “武林仙姬”点了点头,口唇一动,想说什么没说出来的样子。

相关热词搜索:残虹零蝶记

下一篇:第三十章
上一篇:
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