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蛟龙出穴
 
2019-07-03 13:44:3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于是——
  吴刚一闪而现。
  “金剑四号”大喝一声:“谁?”
  及至看清吴刚面目之后,跟着又道:“朋友是何来路?”
  吴刚恨意与杀机交炽的目光,一扫对方,冷冰冰的道:“命令他们停手!”
  “金剑四号”不屑地一哼道:“朋友好大的口气,何不先报来路?”
  “你不配!”
  “朋友莫非‘魔湖’中人?”
  “在下说话只说一遍!”
  “金剑四号”细细打量了吴刚几眼,突地厉声道:“你敢是那被通缉的小子?”
  吴刚一字一顿的道:“你死定了!”
  语冷如冰。而且每一个字坚定如钢,似乎决无更改。
  “金剑四号”嘿嘿一阵狞笑,道:“小子,你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说到这里,面色一变,突然顿住,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口风一转,道:“小子,你来此作甚?”
  那九名张弩待发的黑衣剑手,面露惊怖之色,未奉命令,不敢行动。
  吴刚一闪身,劈出一掌。
  这身法是传自“妖中之王”,犹如鬼魅,“金刚四号”只觉眼一花,面前人影骤失,一道如山掌力,已卷上身来。大惊之下,身形闪电般旋了开去,他的身手,可说相当不凡,但仍被偏锋震得打了两个踉跄。
  身形甫定,吴刚又已欺到身边。
  “唰”金剑出鞘,同一时间,掌影临身,金剑未及出手,口发一声闷嗥直跌出八尺之外。
  “认命了吧!”
  吴刚冷喝一声,三度出手,快,快得近于不可思议。
  “哇”的一声,“金剑四号”仆了下去,金剑掼出丈外。
  九名黑衣剑手,一个个亡魂皆冒,“金剑手”被杀,在江湖中可还是创闻,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齐齐呐喊一声,没命地逃去。
  吴刚栗喝一声:“站住!”
  顺手拣起“金剑四号”的金剑,脱手飞掷。
  “哇!哇!”惨号破空而起,九人之中的两人,被飞剑贯串,双双栽了下去,其余七人,亡魂尽冒,双腿发软,齐齐在五丈之外止住身形,吴刚一掠而前,目光一扫七名剑士,寒声道:“拔剑自卫吧!”
  七人早已唬破了胆,个个面如死灰,像发寒疟似的簌簌直抖,牙齿捉对儿厮杀,不言不动。血仇新恨,使吴刚杀机如狂,一顿之后,再次发话道:“拔剑,本人要动手了!”
  “上!”
  七名剑手之中,有一人狂呼出声,“呛”长剑出鞘,映月生寒,一人动,六人随,七枝精钢长剑,组成了一幢剑网罩向吴刚。
  从七人拔剑出手之势看来,剑术的造诣不浅。
  “哇!哇!……”
  人影飞泻剑影划空,像年节时迸飞的烟火,只眨眼工夫,一切静止了,地上,散抛着九具尸体。吴刚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从现在开始,流仇人的血了!”
  蓦地—―
  一个冷漠但不失娇脆的女人声音道:“多谢少侠代劳!”
  吴刚大惊回顾,只见两丈之外的石畔,婷婷站立着一个白衣妇人,看年纪当在三十开外,憔悴的面庞,在月光下显得十分苍白,眉目之间,隐着极深的幽怨,但掩不住天生丽质,仔细再看,发觉白衣妇人竟有惊人之美。
  此时,此地,出现这绝色妇人,实在出人意料之外。
  吴刚不由呆了,这白衣妇人,愈看愈美,毫无瑕疵的美,若使时光倒流十年,这妇人可当绝代尤物。
  他不期然地想起了入山前,不期而遇的那美绝尘寰的绿衣少女……
  他忘了答话。
  白衣妇人杏目圆睁,像发现了奇迹似的,直视着吴刚,略不稍瞬。
  空气呈现一片异样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白衣妇人先开了口:“少侠名姓如何称呼?”
  吴刚“唔”了一声,心里疾转,该不该说出真名实姓?自己此次出江湖索仇,是否以真正来历报名索仇?这样是否会打草惊蛇?同时“武林第一堡”惨案,论祸源是兄长“无敌美剑客吴雄”,若非他疯狂地杀人,当不致引起这酷烈的报复,而他在事后却失踪了,使堡中五百多人做了替罪羔羊……
  心念数转之后,他决定了行动的原则,当下冷冷的道:“在下没有名姓!”
  “什么?你没有名姓?”
  “是的,在下是个孤儿!”
  “哦!你……”
  “在下该如何称呼尊驾?”
  “随便如何称呼都可以!”
  吴刚吁了一口长气,道:“刚才尊驾说……”
  “谢谢你代劳!”
  “代劳!什么意思?”
  “这些人该死,你替我下了手,应该感谢你!”
  “哦!原来如此,尊驾是此间主人么?”
  “可以说是!”
  吴刚心中一震,脱口道:“那歌声莫非出自尊驾之口?”
  白衣妇人凄怨地一笑,道:“不错!”
  “那尊驾当是伤心人别有怀抱?”
  “不谈这些!”
  吴刚心头有许多结想解开?这妇人是“魔湖”主人,自己呆此已半年,对方无有不知之理,却没有任何事故发生,为什么?湖心小岛距岸甚远,这妇人如何登岸的?“金剑十五号”在探岛而返之后,为什么一言不发,疾奔而遁?这妇人有什么伤心事?歌词中包含了什么样的动人故事?
  白衣妇人幽幽地又道:“你很像一个人!”
  吴刚一震,道:“像谁?”
  “无敌美剑客吴雄!”
  吴刚骇然退了一个大步,内心顿时激荡起来,同胞手足,形貌多数有相似之处,不足为奇,但她为什么提到大哥呢?她认识他?
  “尊驾认识吴雄?”
  “嗯!你呢?”
  “在下……不认识!”
  “可是你在听到吴雄之名时神色不对?”
  “这个……在下只是听说过武林中曾有这么一个杰出的剑手!”
  白衣妇人仰头望月,喃喃地道:“不错,他是一个杰出的剑手,无敌剑手,但,他也是一个魔鬼!”
  说到最后两个字,声色俱厉,两粒晶莹的泪珠,滚落苍白的粉腮。
  吴刚心中疑云大盛,这白衣妇人与大哥之间,必有某种关系存在,这是一条意想不到的线索,也许可以探出大哥的下落,当下故作不经意的道:“他是魔鬼?”
  白衣妇人的目光,冷冷地移到吴刚面上,半晌才道:“不错,他是个可怕的恶魔!”
  “为什么?”
  “难道你没听说过‘武林第一堡’的惨案?”
  吴刚咬了咬牙,尽量抑制住狂荡的情绪,一颔首道:“是的,这惨案武林中无人不知!”
  “这不算是魔鬼么?”
  “他为何杀人?”
  “不知道,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现在何处?”
  “不知道!”
  “尊驾似乎言未尽意?”
  “也许,但你不必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尊驾与吴雄之间,是什么渊源?”
  “你不必知道!”
  “在下极想知道!”
  “为什么?”
  “好奇!”
  “不止好奇吧?”
  “在下必须要找到他!”
  “为什么?”
  “他不该死么?”
  “你要杀他?”
  “也许!”
  “哈哈哈哈……”
  “尊驾因何发笑?”
  “你……杀得了他么?”
  “在下还用剑取他性命!”
  白衣妇人苍白的粉腮,起了红晕,这显示她内心相当激动。
  “你为什么要杀他?”
  “因为他该杀。”
  “如果你没有机会了呢?”
  “此话怎讲?”
  “如你永远出不了此地……”
  “也许不会!”
  “你自负?”
  “不见得!”
  “你隐迹此间半年,成就非凡是么?”
  “尊驾早知在下寄迹此间?”
  “当然!”
  “为何不下逐客之令?”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吴刚窒了片刻,道:“在下准备告辞了!”
  白衣妇人纤手一抬,道:“且慢!”
  “不放在下离开么?”
  “不!……”
  “尊驾另有话说?”
  “你要找吴雄?”
  “是的!”
  “非找到不可?”
  “除非在下断了这口气,否则天涯海角,非找他出来不可!”
  “找到之后呢?”
  “杀他!”
  白衣妇人缄口不语,粉腮却起了各种不同的变化,久久,才启唇道:“你对剑术一道有自信么?”
  这话问得吴刚莫名其妙,他无法揣想白衣妇人的用心何在?当下淡淡的道:“粗通,还不太差!”
  “那是有自信了?”
  “自信并非自足!”
  “很好,我想你缺少一支趁手兵刃……”
  吴刚瞠目不知所对。
  白衣妇人一抬手,道:“剑来!”
  山石之后,现出一名白衣少女,双手捧着一柄带鞘长剑,恭恭敬敬地高举过顶,捧与白衣妇人,白衣妇人接在手中,叹了一口气,指按卡簧,“呛”地一声脆啸,剑身脱鞘而出,映着月华,一道碧芒冲空而起。
  任何外行人都可以看得出,这是一柄宝剑。
  吴刚情不自禁地脱口赞了一声:“好剑!”
  白衣少妇顺手从地上拣起一柄“武盟”弟子的青钢长剑,手中剑轻轻一刺,“锵”青钢长剑一折为二。
  吴刚不由直了眼,如果自己所习的那一招“参化剑法”,配上这柄宝剑,岂非相得益彰,但,这意念只从脑海中一闪而逝,他不屑作这非份之想。
  白衣妇人运足内力,一抖剑身,碧芒大盛,隐约中,现出一只凤影。
  吴刚一直不明白对方是在弄什么玄虚,只静静地看着。
  魔湖,歌声,美人,宝剑!
  充满了神秘,附带着一丝恐怖的意味。
  白衣妇人沉声道:“如果我把这柄剑借给你……”
  吴刚惑然道:“借?借与在下?”
  “不错,只能借给你,不能送给你!”
  “可是……为什么?”
  “因为你要找吴雄!”
  吴刚骇然退了一个大步,栗声道:“在下完全不懂!”
  “你当然不懂,此剑大有来历,你持此剑,如碰上吴雄,他决不会杀你……”
  “那又为什么?”
  “这点你不必问!”
  “然则,尊驾借剑与在下的目的是什么?”
  “当然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
  “如果我不在场,你不许杀害吴雄!”
  “这条件倒是很特别?”
  白衣妇人冷冷一笑道:“一点也不特别,如你想透其中道理。”

相关热词搜索:孤剑泣残红

上一篇:第四章 妖中之王
下一篇:第六章 盖世雄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