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蛟龙出穴
 
2019-07-03 13:44:3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小二们七手八脚,整理撞翻的酒座。
  两名黑衣人互望了一眼,双双走向吴刚座前,其中颔下带髭的一人发话道:“喂!朋友是哪道上的?”
  “酒客!”
  “好不识相的小子,你是……”
  “闭嘴,本人饮食之时,最讨厌别人搅扰!”话声中,两指一弹,只听“嗯!嗯!”两声闷哼,两名黑衣人泥塑木雕般直挺挺地站在座前,不言亦不动,吴刚的面目,仍隐在帽檐之下,举杯再酌。
  自始至终,没有人看到吴刚到底是什么一副嘴脸。
  几名小二,骇极亡魂,一个一个溜下楼去。
  约莫过了半盏茶光景,楼梯一阵“登登”作响,一个刺耳的声音,骂骂咧咧地传了上来:“何方鼠辈,好大的狗胆?”
  吴刚偷眼一觑,一个麻面奇伟老者,已向自己座前走来,腋下一柄长剑,金光闪闪,登时杀机冲顶,暗骂一声:“又是这批兔崽子!”
  麻面老者,先向吴刚狠狠地扫了一眼,然后向两名黑衣人斥喝道:“没出息!”
  喝话声中,伸指去解两人穴道,岂知事出意外,他竟然解不开,麻脸登时涂上了一层鲜红,转向吴刚道:“朋友何方高人?”
  吴刚不屑的道:“你不配问!”
  “好哇……”
  “你是金剑几号?”
  老者身躯微微一震,栗声道:“第五号!”
  吴刚心念疾转,堂堂“金剑五号”,充作跑腿之人,对方来头一定不小,很可能是“武盟”盟主本人,如果是的话,复仇第一剑拿他来开刀,那是求之不得的事,十年前“武林第一堡”血案,他是领导人,真是亡父有灵了。
  当下寒森森的道:“五号,很好!”
  举起杯来,一饮而尽,那种神秘而狂傲的态度,令人气破肺腑。“金剑五号”激愤得声音都发了抖:“朋友还没报上名号?”
  “不必了!”
  “现在请先解了他两人的穴道。”
  “噫!你解不了?”
  “金剑五号”麻面成为铁青,咬着牙道:“朋友,你尽可得意于一时,现在……滚!”
  “你算什么东西?”
  “小子,你是活腻了?”
  “也许,但还轮不到你说这句话!”
  “拔剑!”
  吴刚嘿地一声冷笑道:“早说过你不配!”
  “金剑五号”拔出了“金剑”。
  杀机顿时弥漫酒座之间。
  吴刚连理都不理,一手按桌,一手持杯。“抬起头来,让本剑手看看你的五行生相!”
  “哼!”
  又一名老者上了楼,身量中等,腰间赫然又佩着一柄金剑。
  “五哥,什么回事?”
  “有不长眼的寻死!”
  “太上护法业已起驾,这……”
  “六弟,帮我清场!”
  吴刚心中一动,这后来的是“金剑六号”,包酒座的主是“武盟太上护法”,这太上护法又是何许人物呢?也是仇家之一吗?“武盟”之设立,是为江湖排难解纷,宏扬“武道”,维护“武德”,而“武盟”所表现的作风,却是以“统治者”自居,倒行逆施,凌虐同道。
  不过,他并不同情各门各派,因为他们全是他的仇家,全是血洗家门的凶手。
  “金剑手”的功力不俗,在武林中极少对手,他并不敢托大,表面上若无其事,暗中却已蓄势戒备。
  “金剑六号”一皱眉道:“五哥,对方什么来路?”
  “不知道!”
  “五哥还顾忌什么?”
  “金剑五号”其实根本没有与他交过手,吴刚的深浅他完全不知道,只是被吴刚莫测高深的态度与两名手下被制的手法镇住了,经六号这一问,自不愿示怯,当下杀机上脸,冷冷的道:“我是想先弄明他的来路!”
  “金剑六号”扫了两名泥塑木雕的黑衣汉子一眼,心中已明白了几分,却不愿道破,沉声道:“五哥,小弟看不必了,做了他吧!”
  “金剑五号”沉吟着道:“只怕破坏了这场所,一时无法清理……”
  “金剑六号”向前跨了一步,“唰”地拔出金剑,道:“上,不必给他还手的机会!”
  吴刚有些沉不住气了,这里的确不是动手的地方,如果用掌,这座酒楼非被震垮不可,如果用剑,似乎还不到时候……
  这时,小二们已摆好了席次,一共三桌,居中一桌,只得一付杯筷,下首两桌,凑了成一个品字,当路的酒座,已被挪开。
  “金剑五号”栗声道:“小子,最后一次忠告,你立刻离开!”吴刚置若罔闻,没有答腔。
  两股剑风,罩头而下,快、凌、厉,骇人至极,显然的对方是蓄意要在一击之下制吴刚于死命。
  吴刚早已蓄足全部功力,右手筷子向斜方向戮出,左手酒杯弹向剑锋,这一着,险而又险,如果火候稍差,眼力手法有一丝欠准,后果不堪设想。
  “铿!铿!”两声震耳的金铁震鸣,两柄剑直荡开去。
  两名“金剑手”惊魂出了窍,这种对手,还是头一次碰到。
  “金剑五号”大喝一声:“好功力!”
  手中剑再度攻出,势道缓慢,但其中却藏无数变化。
  吴刚大吃一惊,这一剑除了用剑封挡,便只有以身法闪让,但事实上拔剑已不可能,身法也无从施展,因为他是坐着。
  他初出江湖,未经大阵仗,经验太差,低估了对方的剑术,自陷绝境。
  时间,自不容他多所考虑。
  对方的剑,一变势,闪电般直刺前胸,从出剑到变势,也不过一眨眼工夫而已。
  吴刚意念一动,不自觉地把功力提到了极限,挥掌下切,但这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实际上已来不及了。
  “呀!”
  一声惊呼,“金剑五号”连退了三步,他的剑在距吴刚心窝三寸之处,却被一道无形的罡气所阻,刺不进去,这使他亡魂大冒惊呼而退。
  吴刚的手掌,轻轻放落,一颗心卜卜乱跳,额角已渗出了冷汗,但这情形只他自己知道,对方是想不到的,他的脸孔被帽檐遮住了。
  他本身也是震惊莫名,因为对方剑尖刺到前心之时,他只觉身躯一震,对方便已后退,为什么?他不明白。
  原来他学自“妖中之王”的,是纯阴功力,而“血衣”所载“少阳神功”是纯阳,两种极端的功力,在他体内融合,形成了一种水火互济的无上罡劲,念动即发,他在“魔湖”练功之时,几乎一命归西,便是这原因,只是他暂时还没有想到这一点。
  两名不可一世的高级剑手,全傻了眼,对吴刚感到莫测高深。
  楼下传来一声高呼:“太上护法驾到!”
  两名“金剑手”匆匆转身奔下楼去。
  吴刚内心有些紧张,他不知道今晚这一局棋的结束,“武盟”太上护法,功力自非小可,自己会是他的对手吗?
  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剑柄。
  心念未已,一个锦衣人影,自梯口出现,来的,是一个须眉俱白,满面邪恶之气的锦袍老者。
  锦袍老者大步走向居中一桌。
  紧接着,上来一僧二道三俗,吴刚一个也不认识。
  最后,一连串来了八名“金剑手”
  “五号”
  “六号”也在其中。
  一僧二道三俗,向首桌的锦袍老者施礼之后,在靠右一桌入座,八名“金剑手”占了靠左一桌。
  吴刚的座头缩在角落里,似乎一时不为众人发现。“五号”
  “六号”在入座之先,分别投以吴刚凌厉的一瞥。
  两名被制的黑衣汉子,突然会动了,悄然举步,退下楼去。吴刚一看,大是骇然,随即想到,定是那锦袍老者上楼时暗中弄的手脚,自己疏忽了不曾注意,由此可以想见锦袍老者身手的一斑了。
  酒菜由四名黑衣汉子端送,店中小二连影子都不见,大概是禁止上楼。
  锦袍老者举杯道:“随意吃喝,不必拘礼!”
  两桌人全起立欠了欠身,才坐下开始吃喝,没有半个人开口说话。
  吴刚内心有些忐忑,将方显然是故作不知,并非没有发现自己。
  酒过数巡之后,锦袍老者开了口:“独酌无聊,何不过来与老夫相对?”
  这话,当然是对吴刚而发,吴刚冷阴阴地道:“好意敬领,在下一向喜欢独来独往!”
  “这不太煞风景?”
  “没有的事!”
  “夫人近来纳福否?”
  吴刚一楞,不知对方在说什么,答不上话来。
  锦袍老者干咳了一声,又道:“孩子们不知你的来路,彼此误会,看在‘幽灵夫人’份上,算揭过了!”
  吴刚心头一震,这锦袍老者与“幽灵地宫”有渊源么?自己被“地宫”所救,这件事对方从何知晓……
  锦袍老者啜了一口酒,接着又道:“小友,你还不曾答老夫问话?”
  吴刚头也不抬地道:“在下从何答起?”
  “老夫问‘幽灵夫人’的安!”
  “在下无从奉答!”
  “在老夫跟前少狂,‘幽灵夫人’也得敬老夫三分……”
  “那是‘幽灵夫人’的事!”
  锦袍老者目中陡射精光,如两道电炬,朝吴刚射来,久久才又开口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
  “娃儿,你是‘幽灵夫人’的什么人?”
  “什么也不是!”
  “真的么?”
  吴刚突地想到了“幽灵夫人”让婚的那回事,自己是拒绝了,但却有三年之约,不过,那只是为了不使对方难堪,搪塞之词而已,“幽灵公主”不会等自己三年,双方也没有定规,难道对方所指是这回事?“幽灵夫人”对自己有过大恩,若非她助成百年内力,自己焉有今日的成就,饮水必须思源,如果自己此刻断然否认,对“幽灵夫人”而言,将是一项莫大的侮辱,当下含糊应道:“那是在下个人私事,恕无法奉告!”
  “什么私事公事,老夫要你说出来历!”
  “如果在下不说呢?”
  “老夫一生还不曾碰到敢对老夫说不的人!”
  吴刚把心一横,道:“也许阁下今天碰到了!”
  所有的目光,全向吴刚扫了过来。
  锦袍老者阴恻恻地哼了一声,道:“娃儿,老夫是不愿与‘幽灵夫人’破脸,你别不识好歹?”
  吴刚回敬了一声冷哼,道:“盛情心领了!”
  “如果你不说实话,老夫毁了你,谅‘幽灵夫人’也没有话说!”
  吴刚忽然觉得不对,自己是易了容的,并且一直不曾揭帽露脸,对方是神仙也不会知道自己来历呀?
  心念之中,道:“阁下如何称呼?”
  “这一点你不必问!”
  “然则阁下何由知道在下来历?”
  “你点穴的手法瞒不了老夫!”
  吴刚恍然,对方是从两个手下人被制而判断自己的来历,但不对呀!自己的手法是传自“妖中之王欧阳残”,并非得自“幽灵地宫”,难道:“妖中之王”的武功与“幽灵地宫”同源?抑是“妖中之王”本是“幽灵地宫”中人?
  不管真相如何,自己刚才的推论错了,对方根本不知自己来历。
  当下哈哈一笑道:“阁下也许走眼了!”
  “胡说,‘幽灵地宫’的阴指手法老夫难道不识?”
  “天下武功同源,大同而小异!”
  “你非‘地宫’中人?”
  “不是!”
  锦袍老者的面色变了,这对他而言,的确是丢脸的事,当着这些狐子兔孙的面,认错了武功路数,真不好下台。
  吴刚心中却非常得意,对方与“幽灵夫人”无瓜葛,动手时便不必有所顾虑了。
  锦袍老者厉声道:“老夫决不会走眼!”
  蓦在此刻!
  吴刚耳畔突然传来一个细如蚊蚋的声音道:“娃儿,承认罢,立即离开,这老怪物你惹不起!”
  一听这“传音入密”,吴刚便已知道传声的正是“妖中之王欧阳残”,但他人在何处呢?这传音之法,是欧阳残的独门之法,别人是学不来的,自己与他虽无师徒之名,但有师徒之实,他的话自不便违抗,可是面对这批仇家,就此一走,的确心有未甘,当下以同样的传声之法道:“老前辈现在何处?”
  “老怪物身边!”
  吴刚一震,他知道:“妖中之王”精于易容,可却看不出他是座中的哪一人,他既说老怪物惹不起,当然不是虚语,自己在“魔湖”的一段经历他不知道,可能他以半年前的情况来衡量自己了,当下急道:“老怪是何来历?”
  “速离,再多问会露破绽坏老夫大事!”
  这话,使吴刚放弃了原见,他不能误“妖中之王”的大事,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大事,但以“一妖”的名头,易容而居人下,自是非同小可的事。
  心念之中,大声道:“算阁下说对了!”
  说完,缓缓起身,向梯口行去。
  锦袍老者“砰”地一拍桌面,道:“站住!”
  吴刚止住脚步,道:“阁下还有话说么?”
  “你就这样走了?”
  “要不怎样?”
  “揭下你的帽子,向老夫赔个礼再走!”
  “办不到!”
  “若非看在‘幽灵夫人’份上,早把你砸扁了!”
  “未见得!”
  “哈哈哈哈,好狂妄的后生小子,老夫有些喜欢你了,过来,陪老夫喝一杯!”所有人的目光,朝双方来回溜转,却没有人敢插口。
  吴刚依然冷阴阴地道:“心领了!”
  “不识抬举……”
  “就算是吧!后会有期!”
  “不许走!”
  “阁下准备怎样?”
  “以老夫所知‘幽灵’一派,并不擅剑法,你腰悬长剑,对此道必有两手,老夫要看看‘幽灵夫人’座下的剑术造诣!”
  “不看也罢!”
  “不行!十四号!”
  “金剑手”之中,一个瘦削的中年离座躬身道:“弟子在!”
  “在场的数你剑术最高,去试这小子一剑!”
  “遵谕!”

相关热词搜索:孤剑泣残红

上一篇:第四章 妖中之王
下一篇:第六章 盖世雄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