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蛟龙出穴
 
2019-07-03 13:44:3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虽然是冷笑,但仍然很美,很动人。
  吴刚心无杂念,倒不觉其诱惑,诧异地道:“在下很想知道?”
  白衣妇人冷凄凄的道:“很简单,吴雄号称‘无敌剑客’,剑术自有非凡造诣,你虽口口声声要杀他,是否他的敌手,还很难说,说不定反而被杀,你如持此剑,他必不杀你,如果功力比他高倒可杀,是有利而无害的事,所以我提此条件。”
  吴刚微一颔首,道:“可是尊驾认为在下一定会接受这条件么?”
  “你非接受不可!”
  “不尽然吧?”
  “你如果不接受,就别想离开此地!”
  吴刚傲然道:“既如此说,在下不考虑接受。”
  “希望你不要自误!”
  “在下言出不改!”
  白衣妇人面上现出了杀机。
  空气顿呈紧张。
  白衣少女轻声道:“公主,您要亲自动手么?”
  吴刚暗自好笑,“幽灵地府”有“幽灵公主”,这“魔湖”又是一个公主,那该是“魔湖公主”了,江湖中公主何其多?袭用贵族的封号有何意义呢。
  白衣妇人冷冷的道:“他能徒手扑杀‘金剑武士’,你等不是他对手!”
  你等两个字,证明暗中隐伏着不少高手,也说明了这“魔湖”是江湖中某一帮派的秘密门户所在地,吴刚一听便了然。
  白衣妇人“刷”地抽出宝剑,碧芒再现,森森迫人。
  “你功力虽高,却难挡宝刃!”
  吴刚仅只哼了一声,没有接口。
  白衣妇人顺手一挥,丈外的山石,扬起了一蓬石屑。
  吴刚心头一震,能以剑气削石,对方的内力修为,已到了惊人之境,徒手搏宝刃,胜负之数的确难料,但他没有畏缩的意思。
  白衣妇人熟视吴刚良久,突地一声长叹,回剑入鞘,道:“你走吧!”
  吴刚大感意外,她为什么又突然改变主意?
  好奇是人的天性,这白衣妇人的每一动作都是耐人寻味的谜,而这些谜,与胞兄吴雄有关。
  吴刚心念数转之后,也改变了主意,自己要杀兄长,是因为他是家庭逆子,门户罪人,血淋淋的惨案,是他一手造成的,可是他并非仇人,白衣妇人的条件,未始不能答应,这样,便可发掘这些困惑人的谜,更也许,与“第一堡”被血洗的惨案有关连。
  心念及此,毅然道:“在下接受条件!”
  白衣妇人一愕,道:“你接受?”
  “是的!”
  “好,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也不想探究你来历,我们只是互相履行条件,当你找到吴雄时,可约他定期赴‘武盟’公义台决斗,这样,我必如时而至。”
  “公义台?”吴刚眼中泛出了杀机。
  “不错!凡在‘公义台’解决争端者,‘武盟’例必先期昭告武林,这样,我就可依讯而至。如果他被我先找到,也会通知你!”
  “好!”
  “这剑叫‘凤剑’,原本是‘龙凤双剑’,现在,只剩下这柄孤‘凤剑’了!”
  “‘龙剑’呢?”
  “不知流落何方,盼望这柄‘凤剑’出江湖之后,能引出那柄‘龙剑’!”
  吴刚若有所悟的道:“尊驾借剑与在下的目的在此么?”
  白衣妇人一颔首道:“可以这么说!”
  “在下不解……”
  “什么不解?”
  “尊驾何不命人,或自身持此剑出江湖,寻觅‘龙剑’下落?”
  “不行!”
  “为什么?”
  “将来你会明白的”
  吴刚吐了一口气,这又是一个谜中之谜,为什么这“魔湖公主”行事如此诡秘呢?一切说明了该多好?
  白衣妇人把剑递与吴刚。
  吴刚接了过来,接剑的手不克自制地有些颤抖,这是一件罕世珍宝,自己刚在功成之后得到它,多么意外,上乘剑术配以利器,如红粉之于佳人,绿叶之于红花,这实在是做梦也估不到的事。
  “尊驾如此相信在下么?”
  “为什么不?”
  “如果在下有心吞没此剑,尊驾不易收回吧?”
  “你能说这样的话,便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利之所在,未必尽然吧?”
  “永无此事发生!”
  “尊驾有此自信?”
  “百分之百!”
  夜月西沉,靠西峰脚一带,已被黑暗掩没,湖面剩下一半被月光斜照。
  白衣妇人翠袖一挥,道:“少侠,后会有期了!”
  说完,飞身入湖,白衣少女相随,两条白影如凌波仙子,冉冉向湖心飘去,最后,消失在湖心小岛的暗影中。
  吴刚惊呆了,幼时曾听说过“达摩一苇渡江”的故事,已近乎神奇,以“达摩祖师”的功力,尚且借一苇,这两个神秘的女人,竟然凌波虚渡,而且距离匪遥,天下真有这等神奇的绝技么?
  如非自己与对方亲自接谈,必然疑为鬼魅。
  自己在“幽灵地宫”得了百年内力,又遇“妖中之王”强迫习技,最后以半年时光参悟了“血衣”所载神功,论理造诣已不俗了,如与对方相较,相差又不可以道里计,实在不由人不惊武学之浩瀚无边。
  下意识中,他感到一丝气馁。
  月色完全沉没了,“魔湖”被黑暗吞噬,只剩下湖水在天光映照下产生的波鳞,在漆黑中微微跳荡。
  此刻,距天明已不太远了。
  吴刚索性倚石而坐,静待天明。
  他痴望着谜一般的“魔湖”,手指抚弄着那柄“凤剑”,思绪如潮,眼前,那绝色妇人的影子,隐约晃动。
  兄长吴雄,竟然与“魔湖”有关,真是始料所不及。
  他后悔片刻前没有道出身份来历,否则情况必完全改观,这一点,自己刚才的想法也许是错了。
  他不期然地又想到了那凄怨的歌声,细想歌词内容似是怨妇苦待未归人的心声,难道,“魔湖公主”与大哥吴雄之间的关系是儿女之私么?她所苦待的未归人是兄长么?然则兄长何以会失踪呢?他当年滥造杀劫,致使“武林第一堡”遭各门派血洗,全堡五百余口,除自己与蔡管家之外,无一幸免,他杀人的动机与“魔湖”有关么?
  这是一个残酷而悲惨的谜。
  天亮了,翠绿的湖水,发濛的小岛,又呈现眼帘。
  吴刚站起身来,自言自语的道:“我该离开了!”
  突地,他想到“妖中之王”留给自己的面具,自己何不掩去本来的面目,秘密索仇,心里想着,他从怀中取出那小包,打开来,里面是三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一老一少一中年,那中年与老的两张,附带有须发。
  他捡了那少年的一张,小心翼翼地蒙在脸上,临湖一照,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竟变成了一个二十余岁的白面书生。面具制作精巧无伦,连自己都有此疑幻疑真。
  易容完毕,他把那柄“凤剑”佩在腰间,然后弹身朝外奔去。
  到了第一个镇市,他买了一顶马连坡大草帽,压得低低地,遮去了大半个面孔,这一来,他成了一个诡异的角色,儒衫飘飘,草帽覆面,长剑悬腰,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令人侧目。
  他首先想到的,是在树穴中自禁百日的拜兄小叫化宋维屏,原来约好百日之内回头相见,想不到这一别将近一年。
  他仍在树穴中吗?当然不会了。他身为丐门长老,身份崇高,如果向丐帮弟子打听,必能知道他的行踪。
  心念之间,他开始注意丐帮弟子。
  但,转了一个圏,兜了十条以上的街巷,竟不见半个乞儿的影子。
  这倒是很不寻常的现象,化子竟然绝了迹?
  看看日头偏西,肚子也有些饿了,于是他进入一间十分气派的酒楼。
  一脚跨入,他的形貌,便已引起了酒客的纷嚷。
  他没有脱帽,帽檐仍遮着脸,径自选了角落里一个座头坐下。
  店小二眼皮子最杂,一看便知来的是个怪物,小心翼翼的上前,装出满面笑容,一哈腰道:“客官用酒用饭?”
  “全用!”
  “点什么菜式?”
  “拣拿手的送几样来!”
  小二又打了一躬,道:“是!是!请问用什么酒?”
  “陈绍!”
  “是!是!”
  工夫不大,酒菜齐上,吴刚低头自斟,自饮想着心事?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觉得空气有些异样,整座酒楼,静得出奇,微微抬头侧目扫去,只见酒客业已去尽,剩下了寥寥数人。
  灯火,也在此时亮了起来。
  照理,此刻正是酒店最有生意的时候,该座无虚席才对,而现在的情况是有出无入,这就奇怪了。
  只见小二走近靠窗的一付座头,向两个豪饮的酒客作了个揖,低声下气的道:“两位爷台,请改日再来照顾好么?”
  酒客之一翻眼道:“什么意思?”
  “呃!呃!两位爷台请多多包涵,因为敝店今晚被人总包,此际时刻将到,所以不得已请……”
  “放屁,大爷不给钱么?”
  小二哭丧着脸道:“爷台,敝店情非得已,务请包涵,天下当然不会有把财神爷往外推的店家,实在是因为……呃!帐不必结了,算是柜上对爷台致歉。”
  另一酒客冷冷接口道:“爷们出钱买醉,中途被逐,这理恐怕说不过去?”
  小二赶紧打躬道:“是!是!柜上说了,今天冒犯了的客官,改日陪礼!”
  “走吧!”
  两酒客似乎屈服在小二那句“不必结账”的话下,虽然没尽性,乐得白吃白喝一顿,何乐不为,站起身来,扬长而去。
  另外的几名酒客,也在其他的小二劝说下,走得一干二净。
  那小二拭了拭额上的汗珠,苦着脸,朝吴刚座前走来。
  吴刚心中大感困惑,是什么人有这大势力,竟然令店家大悖常情,下令逐客?
  小二远远地干咳一声,上前一躬到地,道:“这位客官……”
  吴刚故意一推酒壶,道:“添酒!”
  小二“呃”了一声,道:“客官可否改日再……”
  “添酒!”
  声音冷得像冰珠,小二除了伏下桌面,根本看不到吴刚的脸孔,帽檐下只露出一个下巴,这两个字,冷而坚定,似乎决无商榷的余地。
  小二倒吸了一口凉气,扫了一眼正在忙着清理场面的同伙,像是在求援,目光收回,硬起头皮又道:“客官有所不知,如果小店得罪了今晚的主顾,便只有关门大吉了!”
  吴刚心中一动,依然低着头寒声道:“什么样的主顾?”
  “是……是一位……呃,小的不敢说!”
  “你不敢说?”
  “是的!”
  “是官府中人?”
  “不是!”
  “江湖人?”
  “是!是的!”
  “对方你不敢说,本人你却敢驱逐?”
  “啊!我的爷,小的斗胆也不敢,只是听命于人,不得不照说,请……”
  “本人尚未尽兴,先添酒来!”
  “爷台……”
  “不许再多说半个字。”
  小二呲了呲牙,拿起酒壶,下楼去了,不一会,一个身着长衫的清瘦中年,双手捧着酒壶,走近座前,“嘿嘿”数声干笑,把酒壶放在桌上,道:“酒来了!”
  吴刚“嗯”了一声,执壶倒酒。那中年一弯腰,道:“区区本店账房,先向客官告罪,请体谅敝店苦衷,尽一壶之后移驾好么?”
  吴刚本来酒菜已足,离开亦无问题,只是他幼遭孤露,亡命江湖,饱受无理欺凌,是以潜意识中对这类仗势凌人之辈,恶感极深,有心要插上一手,当下冷冷的道:“在下到走时自然会走!”
  “可是客官……”
  “在下吃喝时不喜欢旁人唠叨!”
  “但……客官犯不上呀!”
  “什么犯不上?”
  “犯不上拿生命作耍!”
  “走开!”
  账房先生变颜变色地窒了片刻,沉声道:“客官如何称呼?”
  吴刚怒声道:“我说要你走开!”
  “客官不谅,难道要迫区区得罪么?”
  “你待如何?”
  “为了维护小店……”
  就在此刻,一个小二神色紧张地趋前道:“吴大爷,对方已来催过两遍了!”
  “知道,下去照常准备!”
  “是!”
  账房声音一寒,又道:“客官行走江湖,当知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吴刚从容地举杯饮了一口,道:“阁下说得对,何不予在下方便?”
  账房先生不由气结,栗声道:“朋友,你完全不顾江湖道义么?”
  “听口气阁下也是武林人?”
  “不敢,吃江湖饭而已!”
  “然则阁下的作法是道义么?”
  “朋友是要迫区区强下逐客令?”
  “你尽可试试看!”
  账房先生重重地哼了一声,伸手便朝吴刚抓去……
  吴刚不曾抬头,连动都不动,待对方手爪将要触及肩胛的刹那,手中筷子轻轻朝手爪一搭。说也奇怪,这轻轻一搭,看来平平无奇,但账房先生的手,像被筷子吸住,再也收不回去,脸孔胀成了猪肝之色,咧嘴呲牙,却发不出声音,顿时汗珠滚滚而落。
  这一手,是吴刚学自“妖中之王”的诡异武功之一,叫做“阴魔震元功”。
  几名收拾场所的跑堂小二哥,全围了过来,一个个面目失色,却搞不清是什么回事,仅知道账房先生被制住了。
  吴刚不为己甚,冷冰冰的道:“念你无知,这次原谅你,别再哓舌。”
  筷子一收,账房先生“哎哟”一声,踉跄倒退了四五步,撞翻了两付酒座。
  吴刚若无其事的喝他的酒。
  账房先生狼狈不堪地回身,正好与两名黑衣汉子照了面,苦笑作揖道:“两位看到了,这位客人不肯让座!
  黑衣人之一大剌剌的道:“去吧!”
  账房先生灰头土脸下楼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孤剑泣残红

上一篇:第四章 妖中之王
下一篇:第六章 盖世雄风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