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正义之剑
2019-07-04 00:34:4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吴刚大吃一惊,侧转身,只见身前站的赫然是“无事生非杜宇”,不知是什么时候到了自己身边的,听口气,这怪杰已来了很久。
  场中,响起了花不芳得意的笑声:“胡非,你真的是铁心么,今天区区倒想挖出来见识一番……”
  “铁心太岁胡非”目眦欲裂的道:“本人虽遭了暗算,但仍宰得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喝话声中,“呼!”的一掌劈了出去,花不芳举掌相迎,“砰!”然一声互响,双方各退了一个大步,“铁心太岁”口角鲜血又汨汨而冒。
  “金剑手”之一,陡地拔出金剑弹身入场,狞笑道:“宰了算了,免得费那么多手脚!”
  吴刚已无暇与“无事生非”应答,拔剑在手,闪电般射入场中……
  一旁的蓝衫书生大喝一声:“谁?”
  “哇!”
  惨号栗耳,血光迸现,那在场中央的“金剑手”被拦腰斩为两截,肝肠五腑,流了一地。
  “索血一剑!”
  所有在场的,齐齐栗呼出声。
  吴刚的目光,扫向了场边人,首先接触的是吕淑媛,只见她粉腮铁青,目含怨毒,娇躯微微发颤。再看蓝衫书生,那表情诡异已极。吴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口里冷哼了一声,然后转向那名“金剑手”。
  这名“金剑手”并不陌生,吴刚认出来了,他正是派人追杀“飞天蜈蚣李青山”的“金剑一号”,登时心头一紧,“血衣”之谜,非从他身上掲开不可。
  场内,“铁心太岁”满面激动之色。
  花不芳与徐小香,却已惊得面无人色。
  吴刚寒声向“铁心太岁”道:“胡大叔,你还行么?”
  “铁心太岁”一抹口边血渍,激颤的道:“可以,我必须亲手杀这双狗男女!”
  “好!”
  吴刚倒提“凤剑”,往场边一站,与蓝衫书生恰成对角,因为“无事生非杜宇”曾提出警告,所以吴刚选了这位置便于监视。
  事实已经说明,蓝衫书生与吕淑媛,是“武盟”一份子。
  这些,吴刚已不遑追究了,现在心须解决场中的公案。
  “胡大叔,先解决男的!”
  蓝衫书生遥遥朝吴刚一揖,道:“兄台,请别插手私人恩怨……”
  吴刚一瞪眼,道:“住口,不必你说话!”
  “铁心太岁”暴喝一声,扑向花不芳。
  徐小香一扬掌……
  吴刚栗喝一声道:“徐小香,你敢动一动本少侠先宰了你,退开等候!”
  “铁心太岁”与花不芳已展开了生死之搏。
  “美人鱼徐小香”望了吴刚一眼,不顾一切地由后突袭“铁心太岁”……
  “找死!”
  “哇!”
  惨号刺耳,徐小香一只右臂,齐肩被削落,鲜血登时喷红了半边身,吴刚缓缓向后退身,站回原位置。
  蓝衫书生掠身上前,替徐小香点穴止血。
  吴刚暴喝道:“退回去!”
  蓝衫书生一愕,尴尬的道:“兄台毋乃太过?”
  吴刚冷酷无情地道:“别对区区来这一套,退离圈子!”
  蓝衫书生怏怏地退回到吕淑媛身旁,低语了一声,不知说些什么,只听吕淑媛大嚷一声:“不行!”
  “美人鱼徐小香”惨厉如鬼,她已不再是“美人鱼”了,此刻,她像一尾断了鳍,被扔在沙滩上的鱼。
  “砰!砰!”
  “铁心太岁”与花不芳双双栽了下去,经过一阵喘息,双双又摇摇欲倒地站了起来,“砰!”花不芳被“铁心太岁”一掌击倒,“铁心太岁”踉跄了两步,算稳住了桩,没有随着栽落地面
  花不芳手足并用,挣了起来,向蓝衫书生等栗吼道:“你们袖手旁观么?”
  “金剑一号”犹豫了片刻,拔剑弹身……
  “别动!”
  身形未稳,吴刚的剑尖已指上他的心窝,这动作太快了,“金剑一号”连出剑的余地都没有,便被制住。
  吴刚目中抖露出栗人的杀机,剑尖微微一震,破皮入肉半寸,殷红的血水,登时濡湿了前胸,“金剑一号”面呈土灰之色,呻吟出声。
  “哇!”
  惨号破空而起,“铁心太岁”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如牛,花不芳脑血齐迸,横尸当场。
  吴刚一收剑,道:“候着,还有笔帐给你算,暂时饶你不死!”
  “金剑一号”狼狈后退。
  吴刚从地上拣起原先被杀的“金剑手”那柄金剑,抛向“铁心太岁”身前,道:“胡大叔,用这个!”
  然后朝“美人鱼徐小香”道:“现在轮到你了!”
  “美人鱼徐小香”忍住断臂之痛,折身朝蓝衣书生与吕淑媛站立之处弹去,她的目的,自然是寻求庇护。
  “回去!”
  暴喝声中,吴刚以闪电惊鸿之势,疾射而起,凌空挥出一掌,罡风卷处,“美人鱼徐小香”被撞得倒退回到场子中央,在地上连打数滚,但她迅快地又挣起身来。
  “铁心太岁”抓起吴刚抛绐他的金剑,起身,上步,迫向徐小香,步履虽然不稳,但却充满了恐怖的杀机。
  吴刚侧身与蓝衣虏生等保持犄角之势,如此场内外均可兼顾。
  蓝衫齐生激动的向吕淑媛道:“世妹,你必须负一切后果之责!”
  吕淑嫒狠瞪了他一眼道:“我负得了!”
  “世妹,你别忘了上头已改变原先的计划?”
  吕淑嫒粉腮一变,没有接腔。
  就在此刻——
  一个干精瘦小,身高不满四尺,状类猿猴的怪老人,悠然现身,在场边一站,裂嘴眦牙,冲着蓝衫书生一笑,这一笑,令人心里发毛。
  蓝衫书生,吕淑媛,“金剑一号”等一见这老人现身,无不大惊失色。
  他,正是刚才向吴刚示警的“无事生非杜宇”,出名管闲事的怪物。
  场中——
  “美人鱼徐小香”情急之下,挥独掌向“铁心太岁”当胸劈去,由于她右臂初断,气血大伤,这一掌威力不及平常的一半。
  “砰!”
  “铁心太岁”身形倒退了两步,口里鲜血再告溢出,但他仅窒了一窒,持剑前欺如故,“美人鱼徐小香”惊怖至极地步步后退。
  吕淑媛娇躯一挪,迫视着吴刚道:“索血一剑,你的死期不远了!”
  吴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冷冷的道:“吕姑娘,在下为所当为,生死在所不计。”
  “你等着瞧吧!”
  场中——
  “铁心太岁”已逼近到“美人鱼徐小香”身前伸剑可及之处,咬牙切齿的道:“十年来让你逍遥,想不到有今天吧?”
  徐小香妖媚惑人的风姿,已荡然无存,失去一臂,犹如换了另一个人,粉腮扭曲得变了原形,加上遍身血污,简直凄厉如鬼。
  “胡非,你自命英雄好汉么?银样蜡枪头而已……”
  “贱人,住口!”
  “我偏要说,你不配称为男人……”
  “贱人,你是天生贱种。”
  “呸!”
  “贱人,听着,你以为我不能人道么,当年是为了修习一项功夫,制欲而已,你竟然不守妇道,与江湖所不齿的败类私奔,使出生甫半载的婴儿夭折,你……尚有人性么?我胡非顶天立地,因了你而无面目见人,你……百死不足以偿其罪。”
  “我决不后悔,怎样?”
  最后一个字出口,左手迅快无伦地疾抓而出,右脚同时踢向胡非“气海”,这女人可说是淫凶极恶,至死不悟。
  “啊!”
  “哇!”
  两声惨哼,同时传出,“美人鱼徐小香”的左手五指,插入“铁心太岁”的右胸近肩胛处,“铁心太岁”的金剑,透徐小香的酥胸,直没及柄。
  一伤一死,就这样僵立着,这情景令人头皮发炸。
  夕阳染红了墓地林木,与鲜血互相辉映。
  “砰!砰!”
  双双仰面栽倒。
  吴刚一个箭步,到了“铁心太岁”身边,急声道:“大叔,你要紧么?”
  “铁心太岁”有气无力的道:“我,恐怕……不行了,但心愿已了……可以瞑目了,谢谢你,小……”
  人影闪处_“无事生非杜宇”欺了过来,道:“既碰上我老人家,他便死不了!”
  说完,抄起比他大了一倍的胡非,纵身疾掠而去。
  吴刚咬了咬牙,陡地回身,欺向了“金剑一号”。
  “金剑一号”栗喝一声,手中剑挟以毕生功力,猛然扫出,剑气森森,破空有声。
  “锵!”
  剑剑交击,“金剑一号”手中剩下了半截断剑,登时亡魂尽冒。
  吴刚抖了抖手中剑,厉声道:“一号,现在我们来算一算账……”
  “金剑一号”股栗的道:“算……帐?”
  “不错,你只回答一个问题,便放过你。”
  “什么问题?”
  “年前,‘武盟’内堂管事‘飞天蜈蚣李青山’,何以被迫杀?”
  “金剑一号”骇然后退了一个大步,颤声道:“这与阁下何干?”
  “少废话,你只据实回答这问题!”
  “这是本盟门内私事!”
  “不管公事,你必须答复……”
  “办不到!”
  “你想死?”
  “未见得!”
  “一号,放明白些,区区的手段石头里也可榨出水来!”
  “你无妨榨榨看?”
  吕淑媛一欺身,挡在“金剑一号”身前,铁青着脸道:“索血一剑,你真是要找死?”
  吴刚冷漠的道:“吕姑娘,你最好不要插手!”
  “我非插手不可!”
  “你管不了……”
  “要在下得罪么?”
  “你尽可出手就是!”
  蓦在此刻——
  一条诡异的人影,疾泻而至,直入场中。
  来人,鹞眼鹰鼻,长发披肩,身高八尺开外,偏偏枯瘦得像一根竹竿,一袭青衫,又宽又短,与其说是穿在他身上,不如说是披晒在竹竿上更为恰切。
  那形状,说多难看有多难看。
  “你小子便是‘索血一剑’?”
  声音阴阳怪气,使人听了全身都不自在,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之感。
  吴刚半侧身,面对怪人,寒声道:“不错,阁下何方高人?”
  怪人阴森森地道:“你连老夫都不认识?”
  吴刚不屑地道:“算区区眼拙!”
  “老夫‘木灵精’!”
  “什么?木灵精……”
  “嗯!”
  吴刚心头暗自一震,想不到这怪人是“一妖、三怪、八凶”之中的“三怪”之首“木灵精”。
  当下冷冷地道:“有何见教?”
  “奉主人之命相邀!”

相关热词搜索:孤剑泣残红

下一篇:第十二章 情仇一梦
上一篇:
第十章 索命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