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正义之剑
2019-07-04 00:34:4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对吕淑嫒,他不必乞命,也犯不着使什么机智,彼此间的怨结是难以解开的,无疑的她是“武盟”一份子,自己与“武盟”之间的仇恨够深了,再加上裸尸奇案的误会,除了流血之外,任什么都是枉然。
  “哈哈哈哈!”
  他笑了,笑得十分惨然。
  吕淑嫒冷极的道:“你以为我不会杀你么?”
  “当然会”
  “那你还有什么可笑的?”
  “我笑我自己,堂堂‘索血一剑’,竟死在妇人女子之手,而且是在失去了抵抗力之后,这岂不可笑,哈哈……”
  “住口,你该死一百次!”
  ‘可惜人只能死一次。”
  ‘死在你用以流别人血的剑下,你有何感?”
  吴刚的心有一种被撕裂的感觉,由剑,他想到了“魔湖公主”,想到了生死下落不明的罪魁纲首胞兄吴雄,想到“五百人冢”,欠别人的,别人欠自己的,许许多多等待自己了断的恩怨,而这些,近在眼前,却又似十分遥远。
  一切的恩怨情仇,将不了而了,随生命的结束而殒灭。
  只刹那之间,千头万绪,如潮涌起。
  久久,吕淑嫒仍未下手,那支架在颈旁的剑,有些震颤。
  吴刚是面壁扣住,他没有回顾,自己看不到吕淑嫒面上的表情。
  吕淑嫒栗声又道:“索血一剑,你有什么遗言交代么?”
  吴刚心中一动,道:“如果姑娘肯为在下做一件事,在下有个请求!”
  “说说看?”
  “姑娘在杀了在下之后,请把这支剑送到‘魔湖’!”
  “什么!魔湖?”
  “是的,魔湖!”
  “你是‘魔湖’门下?”
  “不是!”
  “那算什么意思?”
  “这剑是‘魔湖’主人所借,在下不想它流落江湖而引起无谓风波。”
  “魔湖主人是谁?”
  “这一点歉难奉告。”
  “剑交与谁?”
  “月明之夕,姑娘置于湖畔便可。”
  “你以为我会替你办么?”
  吴刚有一种被调侃的感觉,咬了咬牙,寒声道:“算在下没说过这件事。”
  “你临死,还很狂傲?”
  “下手请快!”:
  吕淑嫒的声音是颤抖的,多变的女子,不知她在弄什么玄虚。
  吴刚瞑目待死,不过一个不世的剑手,丧失了抵抗力,被一个女子架剑在颈上,像杀一只鸡似的宰割,这滋味实在无法以言语形容。
  剑锋轻轻地移开了。
  吴刚大惑不解,她又想到了什么主意?,
  扣住手腕的铁环,随之被解开。
  吴刚回过身来,只见这空谷幽兰也似的黄衣少女,满面幽怨之色,眼角还噙着两颗晶莹的泪珠,这是什么回事?
  “姑娘,妳……”
  吕淑嫒咬牙栗声道:“我恨我自己……”^
  “什么?姑娘恨自己……”
  “恨我没有勇气杀你。”
  吴刚大感楞愕,但随即他意识到了她话中之意,记得第一次邂逅时,她的动机是要与自己结交,爱慕之情,表露无遗,以后,因了她的两名侍婢被奸杀的公案而反目,现在,事实证明她仍抛不掉这一缕情丝……
  思念及此,不由心头一荡。
  吕淑媛咬了咬香唇,似下了极大的决心,迸出了一个字:“走!”
  这转变,又是大出人意表,吴刚激颤的道:“走,走得了么?”
  “你不打算离开了?”
  “在下功力尽失”
  “先离开再说。”
  “姑娘”
  “跟我来!”
  吕淑媛在壁间一按,一道暗门露了出来,现出一条窄窄的黯黑甬道,勉强可容两人并肩通行。
  吴刚想不到绝境中会出现生机,激动得全身发颤。
  他想:如果她知道自己的真实来历,她仍会救自己吗?
  她既是“武盟”一份子,她这种行为,已构成叛门之罪,为任何江湖门派律例所严禁,而自己与她实际上并无情感存在,她为什么甘冒叛门之险?
  为什么?
  “走,发什么呆,如被发现,你我一齐完!”
  吕淑媛边说边已进入暗道,吴刚心头一凛,紧跟着进去,暗门自封,甬道内登时伸手不见五指。
  吴刚功力尽失,连带影响了视力与那份矫健,只能摸索前进,速度可就相当缓慢了,吕淑媛连声催逼,他只好跌跌撞撞而行,几次扑倒在吕淑媛身上。
  愈急,愈不成,手脚额头,剑痕累累。
  “嗐!”
  吕淑媛跺了跺脚,索性抓住吴刚的手,紧捱着并肩而行。
  兰香细细,触息微微,一种从未领略过的异样感受,由那只温软的柔荑传偏全身,吴刚生平第一次与女人发生这种肌肤之亲,紧张得沁出了汗水。
  暗道似乎极长,久久不到尽头,吴刚被折磨了不短的时间,粒米未进,点水未尝,这一被拖着走,上气接不上下气,他虽然尽力咬牙苦撑,但仍不济事。
  吕淑媛幽幽地叹了一声:“冤家!”
  一把抱住吴刚腰肢快步疾行。
  吴刚是又羞又急,但也无可如何,因为这是在逃命。
  此际,他脑海中除了极度感激之外,任什么意念都没有了。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陡地一亮。
  吕淑媛长长吁了一口气,道:“总算到了!”
  “这是什么地方?”
  “解脱谷!”
  “什么,解脱谷?”
  “不错,抛弃尸首的大坟坑。”
  吴刚不由毛发俱竖。
  吕淑媛放下了吴刚,这时,吴刚才发现她的粉腮,一片酡红,像喝醉了酒似的,酥胸隐见起伏,可见她芳心跳荡得厉害。当然,一个黄花少女,抱一个大男人走路,那感受的强烈是可想而知的。
  吴刚既感激,又惭愧,自己一时大意,几乎满盘皆输。
  抬头一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这暗道口外,是壁立的峭岩,距地面少说也有七八丈,如果功力未失,这不算什么,现在,要想跃落,那是死路一条。
  吕淑媛秀眉紧蹙,栗声道:“我们不能躭搁时间!”
  说完,把带出的“凤剑”紧系吴刚背上,然后毫不迟疑地抱起吴刚,涌身下跳。
  耳畔风声呼呼,身形加速下坠,吴刚一颗心提到了腔子口。
  “砰!”
  吴刚在剧震之下,几乎晕了过去,久久才回神过来,一看,登时血行加速,心头剧颜,原来自己不偏不倚,正压在吕淑媛身上,口对口,紧贴在一起,软玉温香抱满怀。
  他急图挣起,双手一撑,无巧不巧,按在双峰之下。
  吕淑媛尖叫一声,他慌乱失措,又跌了回去,仍是口对口。
  他呆了,脑内混噩一片,分不清是真是幻。
  吕淑媛双眸紧闭,不言不动。
  注视,凝眸,他忍不住用颤抖的双唇,掩上她的樱口。
  这片刻,犹如羽化登仙,似置身在一个奇妙的境地中。
  “起来!”
  他在迷蒙中被推开,怔怔的坐在地上,吕淑媛半坐娇躯,又成依偎之局。突地,他一眼触及身旁桑秦的白骨骷髅,登时清醒过来,尴尬又愧疚的道:“吕姑娘,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吕淑媛桥羞地垂下螓首,道:“我也不知说什么好,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姑娘……”
  “我仍称你‘索血一剑’么?”
  吴刚心念连转,久久,毅然道:“我叫吴刚……”
  吕淑媛惊得跳了起来,栗声道:“‘‘武盟’传下‘百龙令’追捕的吴刚?”
  吴刚缓缓扯落面具,激动的道:“不错,姑娘后悔救了在下么?”
  吕淑媛粉腮变了又变,最后幽怨地一叹道:“后悔也迟了!”
  吴刚重新戴回面具,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握住吕淑媛的手道:“媛妹,我……”
  吕淑媛把娇躯朝吴刚胸前一靠,颤声唤了一声:“刚哥哥!”
  两颗心,在意外的遭遇下,奇妙的境地中,微妙的结合了。
  两情爱悦,不需要说太多的话,因为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当然,促成这一份情爱的,该是这奇突的遭遇。
  吴刚用手轻轻抚着她如云秀发,沉浸在一种微妙而迷茫的遐思中。在半个时辰之前,谁能想得到这种变幻呢!
  “刚哥哥,我们得设法离开这里!”
  吴刚“唔!”了一声,放开手,转目一看,这“解脱谷”像一个硕大无朋的古井,四面井缘,高可接天,不由惊声道:“这……怎么出去?”
  “有秘道可通外面!”
  “哦!我们走吧!”
  两人手挽手朝向阳的一边奔去,吴刚饥渴全忘,不知那来的力量,竟然精神抖擞,到了壁脚,吕淑媛在一块突岩上伸手按了一按,突岩门像门扇似的向侧方移开。
  又是一条黑一黝的暗道,吴刚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
  “快走,被发觉可就糟了!”
  所幸,这暗道比那‘解脱室’宽大,走起来不太费力,二人之间,已无顾忌,吕淑嫒半扶半抱地搂着吴刚快步奔行。
  暗道不长,顾盼间到了出口,出口之外,是无尽的山峦与绵互起伏的彩林。
  吕淑嫒拉着吴刚,一口气越过两道山峡,来在一片密林之中,展颜一笑道:“现在算真正脱离虎口了!”
  吴刚激情的道:“媛妹,愚兄我只有用一颗不变的心来报答妳!”
  “报答,这字眼不好……”
  “嗯!那就改为一个字吧!”
  “什么字?”
  “爱!”
  吕淑媛粉腮绯红,怯怯地一笑,道:“先不谈这些,先为你复功要紧!”
  吴刚大感意外,栗声道:“复功,媛妹能使我恢复功力?”
  “你的功力并未丧失,只是被一种特殊手法封住……”
  “啊!”
  “不过,我怕……”
  “怕什么?”
  “发生意外!”

相关热词搜索:孤剑泣残红

下一篇:第十二章 情仇一梦
上一篇:
第十章 索命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