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正义之剑
2019-07-04 00:34:49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吴刚大感骇异,名列“三怪”之首的“木灵精”,竟然也有主人,这倒是件江湖秘辛,他的主人是谁?
  “奉主人之命?”
  “不错!”
  “贵主人是谁?”
  “见面自知!”
  “邀区区何事?”
  “老夫只奉命邀约,其余不知!”
  “贵主人现在何处?”
  “大洪山中!”
  “大洪山?”
  吴刚心中不由一动,莫非是那老匹夫不成?自己的第二目标,便是大洪山,据蔡管家生前调查所得,仇人之一的“九指驼翁”,隐居大洪山中,莫非他已猜出自己是索讨“武林第一堡”血债,打人先下手,命人相邀?
  但“木灵精”会是他的手下吗?蔡管家何以不曾提及?
  据蔡管家说,“九指驼翁”孤傲怪僻,独来独往,生平无大恶,会是“木灵精”这等邪魔的主人吗?
  心念之中,冷冷地道:“区区正准备到大洪山!”
  “木灵精”显然很感意外的道:“你正要赴大洪山?”
  “不错!”
  “何事?”
  “找人!”
  “找谁?”
  “也许就是贵主人!”
  “桀桀桀桀,好极了,巧极了,上路吧?”
  “请稍待,区区还有点事必须办完!”
  此际,吕淑嫒与“金剑一号”业已退到一旁。
  吴刚戟指“金剑一号”道:“过来,要吗你回答区区问话,要吗牺牲你的脑袋,随你选?”
  “金剑一号”冷哼了一声,道:“你的梦可以醒了!”
  吴刚杀机大炽,挪步欺身……
  “木灵精”一抬手,道:“慢着!”
  吴刚气呼呼的道:“怎样?”
  “你找他是为了追询‘飞天蜈蚣李青’被窝里人截杀之谜?”
  吴刚骇然大震,惊声道:“噫!阁下何以知道?”
  “木灵精”毛茸茸的头一幌,道:“当然知道!”
  “当然!什么意思?”
  “你放过他吧,见了敝主人,这谜底立可揭晓!”
  “贵主人知道这谜底?”
  “老夫也十分清楚!”
  “阁下说说看?”
  “必须俟见了敝主人之后。”
  “为什么?”
  “你太噜嗦了!”
  “区区一向喜欢现钱交易,不耐赊欠,还是着落在这厮身上稳当……”话声中,身形鬼魅似的一闪,到了“金剑一号”身后。
  吕淑媛出掌,蓝衫书生挥扇,双双攻向吴刚。
  吴刚展开学自“妖中之王”的诡异身法,幽灵般的换了一个方位,疾挥一掌,“金剑一号”刚刚转过身形,恰好迎上了掌风,身形几个踉跄,到了场中央,吴刚如影附形而上,一把扣住他的腕脉。
  吕淑嫒与蓝衫书生攻势落空,齐齐怒哼一声,欺了上前。
  吴刚栗声道:“吕姑娘,在下不拟与你交手!”
  “那你放了他?”
  “办不到!”
  蓝衫书生却意外地一笑,道:“世妹,俗语说:留人一根线,日后好见,依愚兄看,我们不必插手此事。”
  吕淑媛白了蓝衫书生一眼,又朝“木灵精”一瞟,真的退了开去,蓝衫书生折扇一摇,诡异地朝吴刚扮了个笑脸,道:“兄台,小弟对你的敬意不改!”说完,跟着退身。
  吴刚冷冷一哼,五指一紧,“金剑一号”凄哼出了声。
  “说话,否则有你消受的!”
  “金剑一号”一反刚才骇悸之情,抗声道:“有什么手段你尽管施展吧!”
  吴刚嘿地一声冷笑,一指点了出去,抓住腕脉的手随之松开,只见“金剑一号”全身一颤,一软一软抖了起来,面色剧变,由红转白,白里泛青,“砰!”地一声,栽了下去,惨哼起来。
  “木灵精”寒声道:“小子,你这是‘幽灵门’的‘阴手夺魄’么?”
  吴刚心头一动,记得自己甫离“魔湖”之时,曾被锦袍老者指为“地宫”门下,现在“木灵精”又如此说,莫非“妖中之王”是“地宫”一份子么?
  他瞄了“木灵精”一眼,不承认也不否认。
  “金剑一号”满地打滚,抓地裂衣,惨厉之状,令人不忍卒睹。
  吴刚冷酷的道:“一号,只须一刻时间,你全身经脉,将废去一半,终生成残……”
  “金剑一号”声音嘶哑,断断续续地道:“你……你……很快就……得……付出代价……”
  吴刚冰冷的道:“如果我再点你一处阴穴,你每天子午二时,将享受一番阴煞攒心之苦,直陪你寿终正寝。”
  “你……”
  “还不说么?”
  “木灵精”竹竿似的身躯一幌,到了“金剑一号”身旁,伸指凌虚一点,“金剑一号”痛苦顿消,哼声立止,躺着直喘气,口角口沬不断涌出。
  吴刚心中骇然,“木灵精”竟然能解这阴手点穴的禁制,真不愧是“三怪”之首,由此观之,他的主人必是相当可怕的人物……
  心念之中,怒目瞪视着“木灵精”道:“阁下这算什么意思?”
  “木灵精”桀桀怪声一笑道:“没有什么,老夫心软,见不得他这可怜相。”
  这话,出自一个恶魔之口,令人听来啼笑皆非。
  吴刚重重地哼了一声,道:“阁下会心软,倒是奇闻……”
  “这是你对老夫认识不深。”
  “区区一向不喜欢别人干预行动……”
  “怎么样?”
  “阁下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打上一架么?”
  “恐怕不止如此!”
  “要流血?”
  “可能!”
  “索血一剑,老夫说过这问题在见到敝主人之后就可获得揭晓,何必浪费时间,他即使说了,其真实可靠性又有几成?”
  这几句话倒是情在理中。
  吴刚心念一转,道:“阁下能保证此事?”
  “当然,以人头担保。”
  “阁下,区区的宝剑很锋利的。”
  “嘿嘿嘿嘿,老夫还无意输掉这颗脑袋,放心!”
  吴刚本待了结“金剑一号”,但想到该留活口,以备万一“木灵精”的保证落空时,可以再查证,以免“血衣”之谜泯没。
  心念之中,道:“好,区区相信阁下一次!”
  “可以上路了。”
  “走吧!”
  吴刚临走,下意识地把目光瞟向吕淑媛,只见她的目光正朝自己投来,目光中,有一种异样的表示,但一时分析不出那是什么?
  暮色苍茫中,吴刚随“木灵精”出林上道。

×       ×       ×

  大洪山。
  崇峰峻岭,绝壑飞岩,苍莽的林樾,出没着两条飘忽如鬼魅的人影,这两条人影,正是“木灵精”与吴刚。
  入山数十里,满目俱是幽涧绝谷,人踪绝迹,鸟兽无影,根本没有路径可循。
  吴刚内心有些狐疑,忍不住道:“贵主人到底在何处?”
  “木灵精”朝前面一个被林木封锁的山谷一指,道:“就在那谷中!”
  顾盼间,来到谷口,“木灵精”一刹身形,道:“到了!”
  “这是什么所在?”
  “不回谷!”
  “什么意思?”
  “此谷能进不能出,所以称为‘不回谷’!”
  “唔!”
  “你怕了么?”
  “笑话!”
  “走!”
  “请带路!”
  谷中全是原始林木,藤蔓牵缠,蔽日遮天,枯枝腐叶的积层,不知有多深多厚,阴森有如鬼域。
  二人一先一后,踏积层而进,约莫五里远近,才重见天日,眼前怪石嵯峨,寸草不生,与入谷时的情景,形成强烈的对照。’
  越过乱石地带,便是谷底,千例巉岩壁立如削,一块盘石,上丰下锐,陡立壁脚,像一座石塔倒掉在土中。
  “木灵精”略不稍停,直奔那巨石,巨石之后,赫然是一个城门大的穴口,正好被巨石遮住,不到近前,决看不出来,令人不得不惊造物的神奇。
  由穴口内望,石笋林立,钟乳倒垂,像一张眦牙露齿的巨兽之口。
  吴刚脱口道:“这便是贵主人的居所?”
  “木灵精”阴阳怪气的一笑,道:“正是,进去吧!”
  “不须通报么?”
  “不必,家主人早已知道你抵达。”''
  “嗯!”
  吴刚昂头挺胸,大踏步而入,石笋之间,已被人踩出了一线路痕,走起来倒不费事,穴内每隔五丈,便嵌有一粒明珠,黯淡的珠光,衬托得这石穴诡秘无比。
  三转两折之后,眼前呈现一间巨大无比的石室。
  室内桌凳俱全,一色岩石雕凿而成,欠缺的是陈设之物。
  左右两壁,各有四道门户,不知通向何方。
  从入谷到现在,还不曾见到半个人影,难道对方只主从二人?
  他的主人,真是“九指驼翁”么?
  吴刚微微有些紧张,即将面对的,是一个十分可怕的人物。
  对方是“九指驼翁”,一场血战难免,如果不是,那对方找自己的目的,就很难忖测。
  “木灵精”一抬手,道:“请进!稍坐片时!”
  吴刚定了定神,进入石室,在右首石墩上落坐。
  “木灵精”转身消失在下首一道暗门之内。
  吴刚打量这石室,虽然陈设简陋,但却洁无点尘……
  蓦地——
  一个极其耳熟的声音道:“你终于来了!”
  吴刚陡吃一惊,目光转处,血行立时加速,身形一起……
  “坐下,冷静些!”
  所谓“木灵精”的主人,并非想象中的“九指驼翁”,而是“武盟”太上护法“锦袍老者”,对方何时来到室内,吴刚懵然未觉。
  “原来是阁下。”
  “你想不到吧?”
  “的确意外!”
  “我们好好地谈上一谈……”

相关热词搜索:孤剑泣残红

下一篇:第十二章 情仇一梦
上一篇:
第十章 索命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