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2019-11-07 23:40:53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镇外,林子里,陈家麟吴弘文面对面地坐着,相视苦笑,默坐了半晌,吴弘文突地一拍脑袋道:“这是阴谋,安排好了等我们上钩,可惜无法证明!”
  陈家麟道:“这事很古怪,照说祝龙不敢胆大妄为到这种程度,如果拆穿了他还能活么?梁小玉本身功力高不说,谁惹得起她母亲,她人到那里去了呢?”
  吴弘文皱了皱眉,道:“现在这件无头案已经栽定在我俩的头上,怕的是染小玉的母亲出面,我们对付不了。如果判定不讹的话,她母亲要找的对象,不止我们俩人,天外三翁”等一干前辈都在内,可就称了‘牡丹令主’的心了。”
  陈家麟深深一想,道:“错不了,这定是‘牡丹令主’的阴谋无疑了,这叫驱狼扑虎之计。要找梁小玉的下落很难,她定然已落入对方手中,也许……遭了不幸也难说,梁小玉一死,这件事便死无对证……”
  吴弘文“嗨!”了一声道:“如果我们不离店,也许事情会改观,对方行动时,我们不会不发觉,天下事竟有这么巧。我逃避她,你追我,是临时发生的情况,不会在对方预计之中,照我想,如果我们没离客店,对方行动的方式可能就不是这样。如果你早想到这一点,事先向梁小玉提出警告,她心理上有准备,情况也会改观……”
  陈家麟打断了他的话道:“现在说什么都是空话了,目前有一条路可走,设法逮住祝龙,迫他说出实话,谅他来还在客店里料理月桂的后事。”
  吴弘文道:“南昌近在咫尺,说不定衙役捕快也来了!”
  陈家麟道:“那该怎么办?”
  吴弘文略一沉吟道:“这么着,你在此地等我,我设法去打听一下动静再说……”
  陈家麟道:“好,你去吧!”
  就在此刻,一个声音道:“不必去了,祝龙已经离店。”
  人随声现,来的赫然是“血手少东”潘文。
  两人同感一愕,吴弘文脱口道:“祝龙走了?”
  “血手少东”道:“不错,我亲眼见他走的!”
  吴弘文道:“店里的事如何了结的?”
  “血手少东”道:“他给了地保与店家一些银子,要他们掩埋尸体,不要报官,说这是江湖恩怨,要私了,然后他便离开了,奔的是南昌。”
  说完,目注陈家麟道:“这位朋友是……”
  陈家麟双手一拱,道:“区区人称“冷面怪客”,阁下想是潘少东?”
  “血手少东”哈哈一笑道:“正是,正是,久仰,久仰!”
  陈家麟不由觉得好笑,这外号是自己胡诌的,久仰二字不知从何说起,大概久仰两个字,已是江湖人的口头禅了。
  他忽然敏感地想到,客店的案子,会不会是“牡丹令主”重金买“血掌柜”父子干的?
  心念之中,试探着道:“阁下知道客店里发生的事么?”
  “血手少东”毫不思索地道;“当然知道,生意人谦究的是了解行情,‘紫衣仙子’失踪,她的侍婢被人奸杀,两位成了凶手,对么?”
  陈家麟双睛一亮,道:“阁下可知是谁做的?”
  “血手少东”摇头道:“这就不得而知了,敢做这件事的,不是不知死活,便是别有图谋。”
  陈家麟正想进一步试探,吴弘文却插口道:“潘兄意料中,该是谁干的?”
  “血手少东”道:“区区一向不说没把握的话,这得费些工夫査证。”
  陈家麟冷沉地道:“阁下在此现身,不是偶然的吧?”
  笑了笑,“血手少东”道:“朋友说对了,正是碰巧路过的,朋友是否疑心这案子是敝记所为?那就错了,这种买卖,出的代价再高,敝记也不既接。”
  心事被一语道破,陈家麟没话可说了,想想也是,照吴弘文所说,“紫衣仙子”的母亲,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江湖中连她的名号都不敢提,“血掌柜”怎敢要钱不要命。
  同时,“血掌柜”父子是职业凶手,纵使受僱,也祇限于杀人,不会做出辣手摧花的事。
  而“紫衣仙子”的失踪,是最离奇的事,她是被绑架,被杀害,抑或如事发时所料,追凶去了,目前无法臆测。
  吴弘文不便再称陈家麟作二哥,改口道:“前辈,这档子事既已嫁祸到头上,不理也不成,祝龙现已去了南昌,我们跟踪追去吧,如晚辈所料不差,他定奔他姑母处去传这凶讯,说不定半路可以把报截住?”
  陈家麟道:“那我们立即就上路!”
  “血手少东”道:“朋友扔在客店的坐骑,区区已顺便带来,现拴在林外。”
  陈家麟怔了怔,抱拳道:“区区就此谢过!”
  “血手少东”打了个哈哈道:“小事一件,不足挂齿,区区先气一步,再见了!”说完,转身离去。
  吴弘文这才改回称呼道:“二哥,我们分开走,南昌过午之后,我们在往瑞昌的路上碰头。”
  陈家麟道:“慢着,事到如今,你该告诉我梁小玉的母亲到底是谁了?”
  吴弘文面上显出十分为难的样子,考虑了很久,才以极低的声音道:“好,我告诉你,但你只能入耳,千万别出口,她母亲是一甲子前震颤武林的“三眼魔婆”的独生女儿……”
  陈家麟忍不住道:“这么说?‘三眼魔婆’该是祝龙的祖母?”
  吴弘文点头道:“不错,但祝龙的父亲是养子,不是亲生,所以“三眼魔婆’的一些奇功秘技,全部传了梁小玉的母亲,梁小玉的母亲当年的名号是……”
  说到这里,目光朝四下扫猫了一阵,才又接着道:“紫衣罗刹!”
  陈家麟道:“好像没听人说过?”
  吴弘文道:“当然,这是她的禁忌一,不许人提她的名号,否则杀无赦。”
  陈家麟心弦一颤,道:“那是为什么?”
  吴弘文道:“这完全是梁小玉亲口告诉我的,因为她外祖母‘三眼魔婆’当年因一场误会,错杀了八大门派之首的少林寺十大长老,结果激起了武林公愤。她外祖母虽号称魔婆,但却是个刚烈正义的人物,之所以被称为魔婆,是因为她出手太狠,个性刚愎,独行其是。
  在她发觉错杀了少林十老之后,自绝以谢罪,‘紫衣罗刹’为了这桩伤心往事不准人提她的名号。在她收拾了当年设计陷害她娘的仇家以后,便息影江湖,事实上的经过大概便是如此。”
  陈家麟长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么说,‘紫衣罗刹’应该是个明理的人?”
  吴弘文道:“可惜她有乃母遗风,一样的刚愎自用,明理,但不讲理。”

×      ×      ×

  瑞昌道上,两骑并辔,马上人都是文生打扮,其中一个年纪稍长的面色冷漠,他俩,正是陈家麟与吴弘文。
  秋天午后的阳光,显得软弱而无力,西风卷起了阵阵尘沙,两骑马象是奔驰在雾中,草木枯黄,入目一片萧瑟。
  陈家麟揉了揉眼睛,道:“我们到底是要去那里?”
  “吴弘文道:“富池口!”
  陈家麟道:“那是湖北省境了?”
  吴弘文“唔!”了一声道:“边界,如果不停的话,明天傍晚便可到地头了。”
  陈家麟道:“奇怪,这一路不见祝龙的影子……”
  吴弘文道:“最好他走的不是这条路,我们见到梁小玉的母亲之后,可以解释一番。”
  陈家麟道:“如果祝龙先我们而到呢?”
  吴弘文语音沉重地道:“那就糟了,后果无法逆料。”
  顿了顿又道:“二哥,记住,我们从现在起,绝对不能提对方的名号。”
  陈家麟点头道“这我知道,倒是有一点提醒你,别再前辈晚辈的,听起来真拐扭,还是兄弟称呼吧。在人面前,我叫你老弟,你称我兄台,比较合式些。”
  吴弘文应了一声,转变话题道:“二哥,我真不明白,‘武林仙姬’是江湖第一美人,人也正派,你为什么不喜欢她?换了任何人,都是求之不得的……”
  苦苦一笑,陈家麟道:“你不懂!”
  吴弘文道:“就是因为我不懂才问你呀?”
  陈家麟道:“感情这东西是一丝一毫也不能勉强的,说起来徒乱人意,她爱的不是我,而我压根儿也没爱过她,别谈这件事。”
  吴弘文却是紧钉不放地道:“那她爱的是谁?”
  “失心人!”
  “失心人?说话男不男?女不女,怪腔怪调,老是蒙着脸,象是见不得人似的,‘武林仙姬’不知看上他那一点?”
  “那你只有去问她了,反正我对她无意,管她去爱谁。”
  “二哥,你言不由衷吧?自古英雄爱美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再说,她是你小姨,与二嫂是一胎双胞……”
  一提到亡妻,陈家麟的心便隐隐作痛,这些年来,他不但没有淡忘,记忆反而更加鲜明,由亡妻而想到失踪的小宝,一颗心片片碎了,不禁激动地道:“你有个完没有?”
  吴弘文侧头望了陈家麟一眼,闭上了口。

×      ×      ×

  富池口,是鄂赣边区的一个小镇,因地当水陆通衢,所以商贾辐辏,倒也热闹非凡。
  晚风夕阳中,陈免麟与吴弘文策马进镇,拣了间大客广投下,酒饭之后,两人相将离店,向镇梢奔去。
  此际已是万家灯火,但还不到起更时。
  到了镇外无人之处,陈家麟开口道:“你拿得准梁府的位置?”
  吴弘文道:“据梁小玉告诉我,她家在离镇五里的西北方向,大概不难找,当时我没料到会登门造访,所以没问仔细,我们走着再看吧!”
  这是条马道,不大,但车马仍可畅行,因为不是交通要道,所以路少行人。
  两人奔行了一阵,估计约莫已有五里之遥,吴弘文手指路侧一座庄宅道:“可能便是这里了,我们去间问看!”
  陈家麟略显紧张地道:“你口才比我好,到时由你开口,我不出声。”
  吴弘文应了一声,双双朝那庄宅走去。
  庄外是块空场,几株疏落柏树圈环,靠近庄门,竖了根高杆,杆上吊了尽气死风灯,昏黄的灯光,照着紧闭的庄门,空荡荡地不见半个人影。
  两人到了门前一箭之地停了下来,正好在灯杆下。
  陈家麟道:“不知道祝龙到了没有?”
  吴弘文道:“但愿我们比他先到,否则有理也说不清。”
  陈家麟一甩头,道:“上前叫门吧!”
  就在此刻!一顶小轿冉冉而来,直奔庄门,轿后随着两名青衣少女,一个老者。
  吴弘文紧张地道:“是这里无疑了,说不定轿中人便是……”
  人轿从两人身边通过,那随轿的老者停了下来,朝两人打量了几眼,道:“两位有何贵干?”
  吴弘文赶紧上前两步,双手一揖,道:“您老请了,小可姓吴,有要紧事求见贵主人!”
  老者灰眉一皱,道:“什么要紧事?”
  吴弘文陪着笑脸道:“见到了贵主人,小可当面奉陈。”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