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2019-11-07 23:40:53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庄门开启,小轿迳直入内去了。
  吴弘文又道:“请问,您老如何称呼?”
  老者期迟地道:“老夫姓邱,庄里管家。”
  吴弘文“哦!”了一声,道:“原来是邱管家,失敬,请您老通禀一声。”
  老者声音一冷,道:“家主人久已谢绝江湖,不见任何客人。”
  吴弘文道:“这小可知道,不过……事关重要,请您老方便!”
  老者断然道:“办不到,两位还是请便吧!”
  吴弘文想了想,道:“是关于贵府千金的事!”
  老者陡地脸色大,冷哼了一声道:“你小子就是纠缠我家小姐的那个无赖?”
  这话相当刺耳,吴弘文强忍住一口气,讪讪地道:“邱管家,小可没纠缠你家小姐,是她自己……”
  老者抬手止住他的话头,阴阴地道:“好极了,我们主人正愁找不到你,你却自己找上门来,请!”
  吴弘文把目光扫向陈家麟,陈家麟点了点头,表示可以随老者进庄,为了要澄清这件公案,只有忍住这口恶气。
  吴弘文壮起胆子道:“请带路!”
  老者又是一声冷哼,举步便走,两入在后相随,进入庄门,是一个很大的庭院,穿越庭院,便是正厅。
  老者引二人入厅坐定,道:“请稍候,老夫去禀主人!”
  说完,转身走了,
  两人默然,内心是忐忑的,天知道“紫衣罗刹”听不听解释,倒是有一点使两人稍为放心的,是祝龙似乎还没来过。
  屏风后传出一声干咳,一个衣着十分考究的长髯老者,现身出来,两人大感意外,出来的并非“紫衣罗刹”,是她的丈夫么?
  两人齐齐起身作揖,长髯老者脸上的神色,使两人心头泛了寒。
  老者傲不为礼地朝中间椅上一坐。
  姓邱的管家隐后跟出,站在老者旁边。口角噙着一抹冷笑。
  主人没请客人坐下,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吴弘文躬了躬身,道:“小可吴泓文,这位是敝友……”
  他接不下去了,顿了顿才又道:“江湖中叫他“冷面怪客”,今夜冒昧造府奉谒老前辈,是关于令缓……”
  长髯老者怒冲冲地打断了话头道:“得了,你毁了老夫女儿,老夫毁,这是最公平不过的事。”
  吴弘文变色道:“老前辈误会了,晚辈并没……”
  长髯老者似乎不愿听任何解释,又截断了吴弘文的话道:“事实俱在,什么叫误会?老夫只有这么个女儿,你却断送了她的终生,你自己说,准备如何了断?”
  吴弘文按捺住激动的情绪道:“这话……老前辈是听什么人说的?”
  长髯老者目瞪如铃地道:“听谁说?还须别人说么?”
  吴弘文期期地道:“晚辈今晚来的目的,便是要解释这场误会。”长髯老者“砰!”地拍了一下桌子,道:“人都没了,还解释什么?”
  吴弘文心想:“若非祝龙来过,便是他已传来了讯息,不然老人不会知情,怎不见她的母亲‘紫衣罗刹’出面呢?奇怪,梁小玉怎没提过她的父亲?对方不听解释,该怎么办?”
  心念之中,道:“令千金只是失踪,目前还不能断言发生什么事。”
  长髯老者陡地站起身来,嘿嘿一阵冷笑,道:“废话不必说了,你说如何了断?”
  吴弘文道:“老前辈不容晚辈解释么?”
  长髯老者道:“根本就不必解释,你毁了她,等于毁了老夫!”
  吴弘文砍了咬牙,道:“老前辈,这档子事完全与晚辈无关,只是在道义上晚辈不能袖手,同时晚辈是防被人诬栽,所以不揣冒昧,前来说明事实真相。”
  陈家麟忍不住插口道:“老前辈何妨让这位老弟把事实说完?”
  长髯老者凌厉的目光在陈家麟面上一绕,道:“你也想插上一脚?”陈家麟冷冷地道:“晚辈只是尽朋友之谊!”
  长髯老者声音一寒,道:“好一个尽朋友之谊,一丘之貉,都不是好东西,你小子是助拳的。”
  陈家麟道:“晚辈与吴老第不是打架,谈不上助拳,至于是不是好东西,也无关紧要,反正话说明了便告辞!”
  本来他刚进庄时是心怀忐忑,因为吴弘文把“紫衣罗刹”的为人作风说得太神奇太恐怖。
  现在由于长髯老者的蛮横,使他大起反感,把原来的戒慎之念冲淡了。
  长髯老者冷冷地道:“告辞?来时由得你们,去时恐怕就不由你们作主了。”
  陈家麟道:“老前辈的意思要留客?”
  长髯老者目芒一闪,道:“留命!”
  陈家麟不由心火大发,口角一披,道:“我俩虽是江湖小卒,但要留命恐怕没那么简单!”
  长髯老者眉毛一挑,道:“小子,事实会告试你的,现在到外面去,免得污了这厅堂。”
  看样子,这一架是打定了,吴弘文目注陈家麟,面上现出十分为难之色,陈家麟内心也不希望出手,但事逼处此,根本没有转寰的余地,即使不想打也不成,对方不会放自己安然离开的。
  当下一偏头道:“吴老弟,事与愿违,没得话说了,到外面就到外面吧!”
  说着,昂然举步出厅。
  吴弘文也只好跟着出去。
  姓邱的管家紧随着长髯老者,来到院地里。
  情况演变成这样,是始料所不及的。
  就在此刻,一个白面劲装少年,匆匆来到,看他那一身尘土,是奔行了长途来的,他高叫了一声:“师父!”
  然后目光朝两人一扫,又道:“师母到家了么?”
  长髯老者道:“刚到不久,你辛苦了!”
  顿了顿,手指吴弘文道:“这就是勾引你师妹,破坏你终身大事的人!”
  这话,使陈家麟与吴私文齐为之一震,想不到“紫衣仙子”梁小玉还有师兄,而且两人似已订了终身。
  其中又夹上了个表兄“花太岁”祝龙,一个其貌不扬的女子,竟然有这多情感上的纠粉,实在令人想不透?
  一望而知,这年轻武士是个工于心计的人,他长得很俊,但面带阴沉,目光流转不定,鼻尖带钩,口唇单薄?
  年轻武士陡地转向吴弘文,冷阴阴地道:“在下符兆丕,朋友如何称呼?”
  吴弘文道:“在下吴弘文!”
  符兆丕微一颔首,目中杀机一现而隐,仍是那副令人莫测高深的神情道:“吴朋友,幸会,想不到朋友公然找来。”
  吴弘文正色道:“在下与令师妹毫无关系可言,只是在江湖道上偶尔认识罢了,今夜来此,是要说明一件事实,以免发生误会,别无他意!”
  符兆丕冷极地一笑,道:“朋友,多余的话不必说了,照武林惯例,手底下见真章,今晚算是死约会,不死不散,请!”
  说完,拔剑在手,目中杀机重现。
  吴弘文脸色一紧,道:“在下不是来打架的!”
  符兆杰薄薄的口唇一披,道:“大丈夫敢作敢当,俗语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两种仇怨是无法消解的,你就是跪地求饶也不成,拔剑,可以死得像个汉子,否则便像条狗。”
  即使摆明着是死路,也得去走,何况并非如此,吴弘文当然忍不受不了这种侮辱,对方师徒同样的不可理喻,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了。
  当下也拔出剑来,沉声道:“在下并非怕事,只是觉得无谓,既然符朋友不愿讲理,在下奉陪就是!”
  陈家麟冷眼看着对方,一言不发,他知道今晚非流血不可,事情已经挤到头上,想逃避也不成。
  如果吴弘文胜了姓符的,长髯老者必然会出手,怕的是“紫衣罗刹”也出头,那将是不了之局,后果无法逆料。
  符兆丕冷哼了一声,发剑便攻,一出手就是杀着,显然他存心置吴弘文于死地。
  从剑势上看来,他是个一流剑手。
  吴弘文执剑相迎,双方一搭上手,便打得火织万分。
  十余个照面,双方势均力敌。
  长髯老者大声道:“兆丕,这不是比武过招,留什么情,斩了他。”:
  符兆丕剑势一变,表面看来没方才那么火辣辣,但毎一式都阴损诡厉无毒,吴弘文顿被迫得步步后退,险象丛生。
  “呀!”栗叫声中,符兆丕施出了一记怪招,把吴弘文的剑直荡开去,回转剑尖,刺向吴弘文的“喉结穴”快、狠、准、辣,间不容发。
  陈家麟心头大震,他身手再高,也救援不及,眼看吴弘文非死即伤,这一惊,使他全身都散了。
  毕竟吴弘文是“血神东方宇”的传人,一式“弱柳临风”,身形藉势向后平塌,足跟为轴,旋了开去。
  这瞬息,给了陈家麟机会。
  当符兆丕换式下扫时,一道黑色的剑影,闪电般迎向剑锋。
  “铿!”地一声,符兆丕倒弹五尺,一看,剑身已崩了半寸大一道缺口。
  吴弘文一拧身站了起来,这一个照面,真是险而文险。
  符兆丕怒目切齿,瞪着陈家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长髯老者向前跨了两个大步,怒声道:“小子,你出手了?”
  陈家麟抖了抖手中墨剑,道:“是不是非流血不可?”
  长髯老者道:“一点不错!”
  口里说,目光却直盯在陈家麟手中的墨剑上,这罕见的兵刃,他从没见识过,窒了窒,接着道:“你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陈家麟淡淡地道:“既然存心要流血,不必管什么来路了!”
  蓦在此刻,一声清越的佛号倏告传来。
  陈家麟扭头一望,目光突地直了。
  一个美极的妙龄女尼,幽然而现。
  陈家麟一眼便认出这妙龄女尼赫然是九岭山笔架峰,绝世庵怪尼的门徒,奇怪,她怎会在此现身呢?
  符兆丕激动地叫了一声:“师妹!”
  姓邱的管家也跟着道:“小姐,你回来了?”
  长髯老者却在发抖,两眼瞪得好大,半晌才道!好哇!你这不肖的丫头,你们是约好了来的?”
  陈家麟与吴弘文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搞不清是什么回事,难道是撞错了门,还是这妙龄女尼是梁小玉的姐姐?
  但符兆丕分明叫她师妹……
  妙龄女尼目光一扫全场,然后合什垂眉道:“女儿业已皈依我佛,俗尘已断,此番回家,是要了因圆果。”
  长髯老者倾足道:“气死我了,你……你……不孝的丫头!”
  妙龄女尼脸上一无表情,平静得近于冷酷,幽幽地道:“爹,女儿法名“却尘”,今夜最后一次称呼您……”
  长髯老者栗吼道:“丫头,你誓死不回头?”
  “却尘”合什道:“阿弥陀佛,女儿业已皈依我佛,岂能回头,请爹恕女儿不孝之罪,请问娘安好么?”
  长髯老者咬牙道:“你娘病了,躺在床上,全是你气的。”
  陈家麟忍不住问道:“小师太是梁小玉姑娘的什么人?”
  “却尘”转头道:“贫尼俗家姓徐!“

相关热词搜索:金剑残虹

上一篇:第二十三章
下一篇:第二十五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