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二章 铁军纵虎去 兽环惹魔来
 
2019-11-05 11:20:16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就是打死了他,他也就是那翻来覆去的几句话。
  只气得那山主板起面孔,冷哼一声,道:“你不说,你有种,天都,把他带到”轮回室“去,看他还说不说!”那老人被带出去时,宋晓峰只听他传音道:“牢内没有人,铁门便不会上锁,这是你的机会来了。”
  宋晓峰竖起耳朵,运转神功,待得下面一切归于平静,以脚一顿,裂石而下,他不稍犹豫,便向外面冲去。
  几道铁门果然都是虚掩没有上锁,本来每道铁门都有守门的人,但这时也不在门边了。
  想必是因为人的离奇失踪,那些人都受惩处去了,宋晓峰通行无阻的直到最外面那道铁门附近,才见铁门外散散落落的在纷纷议论不止,做梦也想不到宋晓峰还在里面。
  宋晓峰计算好了地势方位,暗中把全身功力提足到十成,轻轻推开铁门,接近到适当位置,突起发难,长身疾射而出。
  宋晓峰这出人意表之外的奇袭,果然人人都无防备,只觉头上风声响过,一条人影已飞出数丈之外,待得惊觉呼叫,宋晓峰已是几个起落,钻入树林之中,宋晓峰已经知道这里的厉害,把一身功力发挥到极至,又无生事,恋战之心,志在图逃,所以其快如风,毫不迟滞。
  一路上伏椿暗卡,来不及阻止就被他闯出山谷而去,这次的成功,完全就是一个“快”
  字,“快”得出奇,“快”得令人意想不到,“快”得人家分辨不出他是什么人,虽说脱困的侥幸,但却是功力和智慧结合的高度表现。
  宋晓峰经此一来,也似完全变了一个人,知道什么是谦虚和忍让了。
  宋晓峰照着那救命老人的指示,一路上尽量收敛锋芒,戴月披星,横跨三湘,奔向名闻天下的庐山奔去。
  这天,他平安无事的到了九江,下榻在万安客栈,他由于深感那老人相救之德,一路上都是猛追急赶,所以到了九江,已是相当疲累。
  此时,庐山已遥遥在望,眼看休息一晚,明天便可入了山,完成使命,紧张的心弦,不由暗暗吁了一口长气,放松了下来。
  心中一高兴,晚饭时,不由多喝了二杯。
  回到房中,坐在面临大江的窗前,被江面晚风一吹,不知不觉的瞌上了双眼,沉入了梦乡之中。
  忽然,他觉得脸上一凉,有人在他脸上洒了几点凉水,把他从梦中惊醒,他伸手向脸上摸去,水渍犹存,缩手间,不由大叫一声,跃身射出窗外,脚尖一点实地,立时又腾空而起,落在屋面之上。
  原来,他这时发现那老人给的那枚戒指,就这疏神之中,被人从他手指上取去了。
  他跳上屋面,遥见前面二三十丈远,有一道黑影闪了一下,心中一动,疾身飞掠了过去。
  这间,不过是初更时分,华灯高挑,夜市正闹,街上人,接重擦肩而过,非常热闹。
  宋晓峰掠过几座屋面后,下面正是一条最热闹的大街,瞥眼间,只见人群之中,有一个年十五六岁的大孩子,走在人潮街中,抵隙穿行,快捷异常。
  宋晓峰心中一动,人已疾跃而下,沿着街边,向那大孩子单拣行人众多的地方奔走,走了一阵,突然身子一闪,滑溜无比的脱出人群,向一条模街而去。
  宋晓峰他现在已略有江湖经验,知道在大街之中,无法向那孩子出手,于是不动声色的始终跟在那孩子身后,两人穿行了几条大街,那孩子忽然穿城而出,向一座菜园奔去。
  菜园之中有一座小房子那孩子一矮身入了那房子,宋晓峰知那孩子的身手不弱,料定那房子里的人,一定也差不了,暗想道:“我且暂莫惊动他们,看个究竟得说。”
  于是,轻身屏息,藏好身形,向屋内望去。
  果然不错,他的那枚指环,正是被这孩子偷去了,这时那孩子正把那枚指环交给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
  宋晓峰一见那指环,便怒火直冒,再也沉不住气,闪身而出,举起右手,暗运内劲,用力在门上一指喝声道:“还我指环来!”
  一声蓬然大震,门闩已被震断,两扇门立时大开,宋晓峰身闪形动,人已到了那二人面前。
  这时,那老人一点也不慌乱,面色一正,这是你的指环么?说道,已把手掌伸了过来。
  宋晓峰双目一怔,话也说不出来了。
  原来,那老人这时手中不错正有着一枚戒指,可是形式完全不同,根本不可能是他失去的那枚。
  宋晓峰眨了一下眼睛,自信刚才绝没有看错,更不甘心被人愚弄,当下冷笑一声,道:“朋友,希望你把招子放亮一点,明眼人面前,少来这些花招,拿来!”右手微带颤抖的伸了出去。
  才不久受了一次永世难忘的挫折,现在这些跳梁小丑,竟然也吃起他来了,是以气得手都发抖起来,可是,人家却把他当做荏,其实,完全在唬人,随之双眼一翻道:“你少来这一套,这里是有王法的地方,快给老子滚出去。”
  宋晓峰要是依着刚出山的脾气,那人就得马上就有好看,可是这时,他忍了一忍,又正色道:“朋友,你要知道那指环对在下非常重要,你要再放刁不将指环还给在下,那就不怪在下出手不留情了。”
  那老人哈哈一笑道:“年青人,你想撒野,那可找对人了,老夫十年没和人动过手,今天有你朋友指教,老夫倒可活动筋骨了,请!咱们到外面去。”
  宋晓峰抱着不得回指环,绝不罢休的主意,莫说到外面去,就是上天入地,他也不会罢手,当下冷笑一声,便向外走去,在屋前小空地上一站。
  那老人可真没把宋晓峰放在眼里,随步走了出去,站在宋晓峰对面,不屑的指望宋晓峰道:“年青人,老夫劝你,现在收手,夹着尾巴走,还来得及。”
  宋晓峰怒笑一声,“在下也再忠告你一次,这时快把那指环交出来,是你唯一的生路。”
  那老人沉声道:“那你是自讨苦吃,不给你一点厉害看看,你也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宋晓峰冷笑一声道:“你有多少厉害,使出来吧。”
  那老人道:“老夫让你先出手。”
  宋晓峰懒得和他啰嗦,道了一声:“在下一出手,你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举手一挥,似真若假,迫得那老人疾步向后连退了几步,脸上出现了惊骇之色。
  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宋晓峰这轻描淡写的一挥手,那老人除了退让别无他途。
  那老人惊骇欲绝,知道这次看走眼了,但形势虽然如此,他却无意把指环还给宋晓峰,暗中一咬牙,向身旁那半大不小的孩子,使了个眼色。
  那孩子点头会意,叫道:“大叔,我替你取兵刃去。”头一低,回身就向屋内走去。
  宋晓峰身形一幌挡住了那孩子道:“你少动心机!”
  那孩子一挺胸道:“你要以大欺小。”
  宋晓峰道:“少来这一套,在下除了要那指环外,什么都不在乎。”
  那孩子年纪虽不大,人却极是鬼灵精,见识得也多,知宋晓峰看出他的用心,眼睛一转道:“你这样蛮横,我们找人来评评理。”说着,射身向外,落荒而去。
  宋晓峰这倒没有再阻止他,只冷笑了一声,道:“定下决心,非追回那指环不可,你再约多少朋友来,都没有用。”
  突然,身形一转,向那老人的肩头上抓去,那老人但见漫天指影,迎面而来,虚实莫测点足幌身而退,可是宋晓峰如影随形,任他退得再快也是枉然。
  只听宋晓峰暴喝一声道:“你还不给我躺下。”五指一落,已抓住了他肩头,一抡一抖,已把那老人翻倒在地上。
  宋晓峰右脚提起,点在那老人胸口上,厉声道:“快把我的指环还来。”
  那老人双目一闪,道:“什么指环?老夫不知道。”
  宋晓峰见他如此无赖,气得全身皆颤,道:“你真要少爷下毒手?……”
  那老夫急然大叫道:“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你无赃无证,就凭着功力,硬指人为盗么?”
  宋晓峰冷哼一声,冷冷道:“好!好!好!我要搜出了我的指环,我就一掌毙了你,以消我心头之恨。”
  手起指落,先点了那人穴道,然后,俯身在他身上搜寻起来,找遍了全身,可是竟没找到那指环,宋晓峰暗忖道:“一定是藏在屋内了,可是……”想起那零乱的房子,真不知怎样着手找寻,眉头一皱,着难了。
  这时,忽然传来一声轻咳,宋晓峰转头望去,只见一人身穿兰色长衫的,年约三十左右的斯文人,从一棵树身后面走了出来。
  宋晓峰暗暗一皱眉头,那人已抱拳一笑,先说话道:“这些人实在可恶,小弟替台兄略效微劳如何?”
  宋晓峰一怔,道:“兄台……”
  那人身形微动,已到宋晓峰身前,分明也是武林中人物,截口微笑道:“兄台可还记得脸上的水渍?”
  宋晓峰“啊”了一声,张目道:“原来是台兄仗义相助。”接着,抱拳施了一礼。
  那人点头含笑,伸脚踢了踢地上那老人道:“睁开眼来,看看在下是谁?”
  那老人双目一睁一震道:“阁下是兰鹰武中秀!老夫没说错吧!”
  兰鹰武中秀微微一笑道:“你认识我,那很好,现在你可将这位朋友的指环交出来了。”
  宋晓峰因从他们谈话中,知道了兰鹰武中秀的姓名,于是,他就趁这机会接口说道:“小弟宋晓峰。”
  那老人望了宋晓峰一眼,冷笑一声,转向兰鹰武中秀道:“武朋友,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一语未了,兰鹰武中秀截口道:“这件事,在下是管定了,你先把指环交出来,以后的帐,我武某人一肩承担。”
  那老人一翻眼道:“你承担的了么?”
  兰鹰武中秀发出一阵朗朗大笑道:“朋友,你怎样称呼?”
  那老人道:“老夫范青,人称……。”
  兰鹰武中秀冷笑一声,道:“原来你就是双尾蛇范青,哼!你还没有和我讲话的身份。”
  双尾蛇范青道:“老夫身份不够,自有够身份的人,出头找你武大侠。”
  兰鹰武中秀道:“那是你将来的事,现在言之过早。”右手一抬,骈指如戟,就要落指而下……
  双尾蛇范青大叫一声,说道:“你真要惹火烧身……”
  兰鹰武中秀冷哼一声,冷冷道:“废话少说,你不交出宋兄的指环,就只有尝尝我武中秀的‘冷焰搜魂’。”
  话声一落,出指如风,一连点了双尾蛇范青七处穴道。
  双尾蛇范青起初是一脸悻悻之色,但过了没多久,他全身就渐渐收缩起来,脸上布满了黄豆大汗珠。
  又过了片刻,他实在挺不住了,杀猪也似的叫了起来,道:“好!好!我说了。”
  兰鹰武中秀向他胸口拍了一掌,道:“放在哪里?你说!”
  双尾蛇范青缓了一口气,道:“放在我自己腹中去了。”
  宋晓峰蹙眉想了一想,道:“他骗人的。”
  双尾蛇范青道:“我说了实话,你们又不相信,那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兰鹰武中秀道:“我要开膛破肚,马上验过。”说着手一并,直立如刀,向他胸口插了下去。
  兰鹰武中秀形凶像恶,看来不是装模作样,双尾蛇范青脱口大叫道:“我说……。”
  同时,更有人大声喝道:“住手!”
  兰鹰武中秀收掌望去,只见四条人影,如飞而来,片刻之间,就到了眼前。
  那半大的孩子,带着一个人,便向屋内冲了进去。
  宋晓峰大喝一声,横臂挡住他们道:“谁也不准进去。”
  那人扬眉大声喝道:“闪开!”举手一掌,向宋晓峰当胸拍到。
  宋晓峰冷漠的一笑道:“你还差得远哩!”挥动左手,硬接了那人一掌。
  那人但觉心头一震,气血翻涌,立脚不住,不由自主的后一连退了七八步。
  那人微微一怔,忽又大喝一声,道:“照打”左手一扬,一蓬银雨,向宋晓峰当头罩去。
  宋晓峰斜身飘了出去,接着右袖向上一挥,一股无形罡气,随袖而出,把那一蓬银雨,震向一旁了。
  但这时,半大孩子,认为时机可乘,一式“飞燕投林”,两臂一振,双腿一收一伸,人已像急矢一般,擦着地面,向屋内射去。
  那孩子贼滑无比,时间又配合得非常准确,已进了屋。
  宋晓峰冷笑一声,身子反弹而起,旋身向那孩子背后扑去,他身法迅如闪电,那孩子虽然已先到门口,但宋晓峰却随后抓了他的衣领,大喝一声:“去你的吧!”振臂一抖,把那孩子甩了出去。
  宋晓峰含怒发力不由出手重了些,只把那孩子甩起一丈六七,向七八丈外翻滚了出去。
  那孩子似是已吓得魂飞魄散完全失去了展开轻身功夫之能,身子迅速的向一口粪池落去。
  就在这时,落身兰鹰武中秀身前来人之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已点足直冲而起,凌空抓住了那孩子,跃落实地。
  那老人放落那大孩子,发出一阵震天大笑,举步一面向宋晓峰走来,停身在六七尺外,笑言一敛上下打量着宋晓峰,半天没有说话。
  兰鹰武中秀从地上提起双尾蛇范青,飘身与宋晓峰会合在一起,告诉宋晓峰道:“宋兄,当面这位就是威震武林铁臂苍龙丁大昌大帮主。”
  这铁臂苍龙丁大昌,乃是独霸江西水道铁船帮的帮主,兰鹰武中秀是怕宋晓峰不识其人,所以先点醒他。
  铁臂苍龙丁大昌当然也听到兰鹰武中秀的话,对兰鹰武中秀的当面褒扬,心中大是受用,目光一转,落到兰鹰武中秀脸上,怒容稍敛的道:“朋友怎样称呼,如何识得老夫?”
  兰鹰武中秀微微一笑,抱拳一拱道:“区区武中秀……。”
  一语未了,铁臂苍龙丁大昌脸色微微一动,截口抱拳道:“原来是武大侠,久仰!久仰!”
  兰鹰武中秀含笑道:“区区对大帮主是心仪已久,惜未谋面,今天可说是幸会了。”
  铁臂苍龙丁大昌眼光转向宋晓峰,说道:“这位是……”
  宋晓峰一扬头兰鹰武中秀已抢先接住话道:“在下一位肝胆兄弟,姓宋名晓峰,此次特从三湘而来,看望在下。”
  宋晓峰一扬眉,耳中已传来兰鹰武中秀的话声,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宋兄请忍耐片刻,现在彼此已名号叫开,看他顾不顾身份,好不好意思硬吃。”
  宋晓峰可没想到这一点,一经武中秀提起,不得不佩服人家,当下改容一笑,道:“原来是丁大帮主,在下失敬了。”
  他江湖经验差,但却一点就透,而且反应奇快,做得更大方,屈招连弹,把双尾蛇范青的穴道也解了,接着又一抱拳道:“得罪贵属之处,尚请帮主见谅。”
  铁臂苍龙丁大昌老脸红了一红,怒目一瞪,射向双尾蛇范青,沉声喝道:“范青,你什么事得罪了宋大侠?”
  双尾蛇范青举目偷看了帮主旁边一五十多岁的汉子一眼,在那汉子暗示之下,走到铁臂苍龙丁大昌面前,垂手恭说道:“启禀帮主,属下无意间拾到一枚指环,这位宋大侠说是他的,双方相持不下,是以起了冲突。”
  铁臂苍龙丁大昌沉声道:“什么指环?还不快拿出来。”
  双尾蛇范青应了一声:“是!”望了宋晓峰一眼,意欲进入屋内。
  宋晓峰移步让开当门,双尾蛇范青进入屋内,不久,把那指环取了出来,双手呈给铁臂苍龙丁大昌。
  铁臂苍龙丁大昌接住那指环的右手,微微的抖颤了一下,但接着脸容现出坚决的神色,将那指环一举道:“宋大侠失落的可是这枚指环?”
  宋晓峰一看那指环正是自己的,点头道:“不错,就是这枚指环。”
  铁臂苍龙丁大昌跨步向前,将那指环交还给了宋晓峰,哈哈一笑道:“大侠,请好好收妥这指环,不要再失落了。”
  宋晓峰微微一笑道:“多谢帮主高义。”
  兰鹰武中秀接口道:“帮主盛情,容当改日登门致谢,今日时已不早,不敢多扰帮主,就此告辞了。”
  两人同时一举手,抱拳为礼,转身大踏步出了菜园。
  铁臂苍龙丁大昌望着宋晓峰与蓝膺武中秀快疾的身形,怔了半天,一挥手喝道:“跟下去!”
  他带来的另外二人,身形一起,紧跟宋晓峰与蓝膺武中秀而去。
  宋晓峰与蓝鹰武中秀出了菜园,这时已是三更过后,城门早关了,两人功力都高,越城而入。
  回到客栈,两人正谈投机当儿,一时又没有睡意,于是蓝鹰武中秀请宋晓峰到他房中,备了一些酒菜,临江把盏,浅斟漫谈起来。
  忽然,蓝鹰武中秀凝目望着宋晓峰讪讪一笑,道:“宋兄,小弟心中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宋晓峰停杯一怔道:“武兄,我们虽然萍水相逢,却是一见如故,有什么话,请不要客气,但说无妨。”
  蓝鹰武中秀指着宋晓峰仍然戴在手上的指环,道:“请问宋兄,这指环宋兄是那里得来的?”
  宋晓峰双眉一皱,道:“武兄问我指环么……。”神态非常作难。
  蓝鹰武中秀没让宋晓峰有思考的余裕,接口又道:“如果小弟推测不错的话,你宋兄对这指环只怕知道得还不大清楚。”
  宋晓峰点头道:“武兄说得不错,小弟对这指环实是一无所知,只因受人之托,所以万万失落不得。”
  兰鹰武中秀笑了笑,说道:“宋兄真是道义君子。”
  宋晓峰听他话出有因,一愣道:“难道这指环有何不妥?”
  兰鹰武中秀道:“这指环倒没有什么不妥,只是太使人心生占有之念了吧。”
  宋晓峰取下那指环,重新仔细看了一遍,觉得这指环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只兽面指环,做工比较精细而已,不由摇头一笑道:“小弟看不出这指环有什么了不起。”
  兰鹰武中秀道:“这指环本身原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它的背景可就不等闲。”
  宋晓峰一笑道:“小弟敬请指教。”
  兰鹰武中秀脸色一正,道:“宋兄可听说武林之中有一位非常特出的怪杰,人人称他为‘一线天’而不名?”
  宋晓峰思忖一下道:“小弟听家师提过此人,他与这指环有什么关系?”
  兰鹰武中秀道:“因为这指环,就是他的信物呀!”
  宋晓峰一慌暗忖道:“敢情,他就是武林怪杰一线天……。”想起牢中难友,不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兰鹰武中秀望了宋晓峰一眼,微微一笑道:“宋兄想起了什么事?”
  宋晓峰可不便将石牢中事说了出来,真真假假的道:“小弟想起那将这指环托付小弟的人,他没有告诉小弟,有关这指环的来历。”
  兰鹰武中秀察言观色,眉头一皱道:“他似乎也没将自己姓名身份告诉你?”
  宋晓峰点头道:“正是如此。”
  兰鹰武中秀怔了一怔,道:“你没有弄清前因后果,就这样接受了他的付讬?”
  宋晓峰脸色红了一红,道:“小弟没想到这枚小小的指环,会无端的生出事故来。”
  话声顿了一顿,讪讪的笑了一笑,接道:“这枚指环充其量不过是一线天的一件信物而已,小弟不明白……?”
  兰鹰武中秀道:“事实本来也是这样,这指环只是一件信物,不过它与别的不同,因为它同时也是权势与财富,尊敬与仇恨的替身。”
  宋晓峰一愣,道:“这话怎样说?小弟实在听不懂。”
  兰鹰武中秀一笑道:“容小弟慢慢说来,宋兄就会明白了。”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一章 肩负血仇债 智查杀父凶
下一篇:第三章 巧设擒龙计 妙排插赃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