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七章 考较成功去 寿宴恶客来
 
2019-11-05 11:57:05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口气说到这里,笑面天王曹晋点头截口道:“小弟同意宋兄这一点推断。”
  一线天接口又道:“既不是小弟从前的仇家,小弟被袭击的原因,原就与桑林二老之死,完全相同了,想桑林二老当时对小弟含糊其词,已然意味着这里内部的事,否则,也不必对小弟有所隐瞒了,那人要杀死桑林二老,自是有握把落到了桑林二老手中,不得不出此下策,但他们却没想到,我们叔侄并没见到他,桑林二老也没对我们说,否则,小弟相信他一定不会对我们下手,小弟想不出还有别人这样畏忌小弟叔侄,区区之见,曹兄以为如何?”
  笑面天王曹晋沉吟了一阵,勉强笑了笑,说道:“宋兄说得有理,不过小弟还不相信,会是自己人。”
  话声方了,一个汉子走进来报道:“岳麓山那片竹林已失火烧尽,什么也没查到,笑面天王道:”继续追查。“
  那汉子欠身应声:“是!”转身退了出去了。
  笑面天王曹晋蹙眉凝目思忖了一阵,道:“我们在此地立寨不易,非到万不得已,小弟不愿放弃,因此小弟决定,即日起,大家不得随意外出,待一切澄清后,再恢复正常活动。”
  说完起身便待离去,一线天急口道:“曹兄,请稍留片刻,小弟有事相商。”
  笑面天王曹晋身形一顿,缓缓落回坐上,道:“宋兄,有什么事?”
  一线天目光转向宋晓峰身上望了一眼,道:“小弟这次携带舍侄出山,最初的目的,只在一尝绿林盟主宿愿,舍侄既蒙曹兄垂爱,前途光明已可预期,舍侄有托,小弟心愿已了,因此小弟想告辞而去,请曹兄俯允。”
  笑面王曹晋道:“宋兄天才,小弟正欲借重,何以便要言去,难道怪小弟……”
  一线天摇手截口道:“曹兄,请不要误会,小弟本来无事,很可以就在曹兄左右照料舍侄,但今日之事,小弟非查出对方,-泄心头之气不可。”
  笑面天王曹晋一笑道:“宋兄之意原来如此,小弟有此是不敢请耳……宋兄准备何时起程?”
  一线天哈哈一笑,说道:“曹兄可要替小弟送行?”
  笑面天王曹晋道:“宋兄水酒也不喝一杯,叫小弟如何过意得去。”
  一线天抱拳道:“但得曹兄好好看顾舍侄,便感激不尽,小弟告退了。”
  作了一个四方揖,长身欲起,笑面天王曹晋忽自怀中掏出一物,向一线天打去,道:“宋兄,先请你看点东西,再走不迟。”
  宋晓峰心头一阵紧张,不知笑面天王曹晋真意何在,张大着一双眼睛,只见一线天伸手接住那东西,打开一看,原来只是一个纸卷。
  一线天当场速快的看了一遍,微-疑思,接着又看了一遍,随之双掌一合,把那纸卷震得粉碎,接着起身形一幌,顿失人踪。
  一线天离开笑面天王曹晋等人之后,一步不停,立时又渡江上了岳麓,他在岳麓山现了几次身,立又潜踪敛迹,摆脱笑面天王曹晋的眼线,突然向武当山疾迭而去。“
  一线天对武当山地形极其熟悉,他从一条密道上了武当天柱峰,武当群百上千的弟子,竟没有一人发现他。
  天柱峰之阴,有一块武当弟子不得擅入的禁地,一线天却举步入了那块禁地,不过他的神态极其严肃,耳听八方,眼观四向,正是午夜三更时分,碧空如洗,一轮明月斜斜挂在天边之上,照得一线天一道影子,成了一根竹,远远的印在地上。
  一线天忽然停下身来,面对着一道山壁,站在一块青苔盈寸的石头上,月光从身后照来,他的人影子,也就落在对面山壁上。
  月移人影动,一线天的人影渐渐横移到山壁上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上。
  这时,一线天忽然抬手一掌,发出一道劈空掌力,向那岩石之上劈去。
  他掌力奇劲,打得那岩石一沉,那岩石沉落后,现出一个乌黑黑的洞口,那洞口大不过尺许,深不见底。
  一线天一长身,便向那洞口之内投去,一线天的身裁不算小,但人到洞口处,忽然小了下去,小得似乎比那洞口还小,一闪便不见了人影。
  入洞不远,洞身忽然变大,一人可以直立行走了,一线天轻车熟路,三转二转,走到一扇石门之前,伸手一拍石门,喝道:“三光日月星,浩气定乾坤,值年弟子开门来!”
  喝声一落,那石门忽的敞了开来,门口垂手肃立着一个三十多岁的道士,那道士执礼甚恭,但并未发言问一个字。
  门内是一间珠光照耀的石室,室内没有家具,但地上摆了七个蒲团,蒲团是按北斗七星方位而列,摆得很别致。
  一线天一言不发,走去向天枢位置上的蒲团一坐便合目打起坐来。
  石室之内,就只一线天和那三十多岁的道士,两人都沉得住气,彼此保持着沉默,一线天去那蒲团之上,大约一盏热茶时光,石室的一道侧门,忽然打了开来,匆匆走出来一位白发皤皤的老道士。
  那老道士一定神,向一线天稽首道:“贫道有待居士经年,居士何以迟迟而来?”
  一线天张目望了那道士一眼,冷冷的道:“各位还希望老夫回来?”语气之中,充满了气恼和忿忿的不平。
  那老道士愣了一愣,道:“居士何出此言,贫道等居士数十年如一日,信心永固不变。”
  一线天闪目道:“此话当真?”
  那老道士道:“贫道以武当派为誓。”
  一线天暗吁了一口,歉然道:“掌门道兄请坐。”
  敢情,这老道就是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玉虚真人微微一笑,落坐在天机位置的蒲团,轻叹一声,道:“居士如此盛怒而来,必有原因,贫道洗耳一听。”
  一线天道:“在下正要请教掌门道兄,是何人下令,要置在下于死地,又在下有何失职之处?请掌门道兄见示,在下如有该死之道,在下立时引颈受戳。”
  玉虚真人猛然一震失惊道:“有这种事,贫道为何一点不知道,其中一定出了差错。”
  一线天沉思了一下道:“如果掌门道兄也不知道,那就一定出了问题了。”
  玉虚真人也神色凝重的道:“此事太严重了,居士请道其详。”
  一线天于是把在岳麓山下险为所乘之事说了出来,接着道:“桑林二老,分明是死在我们特制的‘天绝针’之下,小弟要不是见机得快,亦难逃毒手。”
  一线天话声已完,但一双眼睛却仍然定在玉虚真人脸上,一动也不动,玉虚真人如有言不从心之事,绝逃不过他的观察力。
  玉虚真人脸上一开道:“他们动用了‘天绝针’,那就不难追根索源了。”
  一线天道:“‘天绝针’现在由何人掌管?”
  玉虚真人道:“仍由丐帮施帮主掌管?”
  一线天道:“管制规定可有变动?”
  玉虚真人道:“没有!但近来丐帮帮主获得一项使用‘天绝针’的特权。”
  一线天道:“此话怎讲?一切照规定行事就是,又来什么特权?”
  玉虚真人道:“居士有所不知,自居士音讯杳然,生死不知之后,经大家决议,培植一位后起之秀,准备将来接掌居士绿林盟主之任,化杀劫于无形,丐帮帮主受命暗中负责保护,为了维护那后起之秀的安全,丐帮帮主有权随时启用‘天绝针’,这件事可能因此发生了误会。”
  一线天道:“小弟可得与闻那后起之秀的姓名吗?”
  玉虚真人笑笑道:“居士理当知道……他目前在绿林中的姓名叫朱五绝。”
  玉虚真人本来不想将朱五绝姓名告诉他,因为这是最高的机密,全武林之中,算来只应有八人知道,那八人:一个是朱五绝自己,另外七人,就是有资格坐在这七个蒲团上的七人。
  一线天当然是七人中之一,但情势千变万化,一线天是否还保有这份特权,他也没有自信,因此有一问,同时也暗含着自明之意。
  一线天的误会,现在是完全澄清,同时也深幸自己仍被深信不疑,他长吁了一口气,道:“原来,就是那朱五绝呀!”
  玉虚真人道:“居士认为他如何?”
  一线天个人看中的却是宋晓峰,但宋晓峰未经大家的公认,在法理上说,他的地位,反不如朱五绝了。
  一线天点了一点头道:“那朱五绝很不错,但与小弟看中的那位,还差了一段距离。”
  玉虚真人双眉微微一皱道:“居士也看中了一位?”
  一线天道:“小弟所选中的那一位,就是宋大侠宋本一孤子来晓峰,其人天资秉赋,无一不高出朱五绝之上,他们两人,在笑面天王曹晋的一次比武会上,一经动过一次手,朱五绝还非宋晓峰之敌。”
  玉虚真人道:“居士所选的人,当然错不了,只是朱五绝乃是大会决定之人,如有所变更,仍应由大会决定才是。”
  一线天点了一点头道:“掌门道兄所言甚是,小弟一定向大会提出,但不知会期可有变更?”
  玉虚真人道:“一切仍照往例,会期就是下月十五,至今不过二十多天了……。”
  话声微微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居士如无别事,即请暂驻侠驾,略息征尘。”
  一线天道:“小弟专为会期而来,自当留候,掌门道兄请便。”
  玉虚真人也不客气,微微一笑,稽首而退。
  一线天怎样又和当今最大门派的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有了关连?
  说来其中大有文章,原来,这一线天的出身,大有来头,乃是武林中近百年来一代奇侠优优上人的嫡孙,本姓赵,真名日新。
  优优上人在世之时,一生忧天下之忧,苦天下之苦,行侠数十年,为天下忧瘁而死。
  到了一线天出世行道的时候,又是一个忧忧上人的化身,义之所在,粉身碎骨,在所不顾。
  当时有识之士,深觉黑白两道,正邪之间,在武林之中,形成两大壁垒,终始无法扫荡妖氛,澄清天下,于是,想了一个斧底抽薪之计,由正直心性坚定之士,打入绿林之中,诱导管束绿林群凶,以代强力制裁。
  一线天就是自告奋勇,舍身深入地狱的第一人,因此,他当上了绿林盟主,获得了极美满成绩。
  当时首倡此议的,共有七人,一线天自然是其中之一,此批人便是少林掌门人百空禅师,武当掌门人玉虚真人,丐帮帮主施一平,华山掌门人陈名远,南方侠隐李公旦,北地潜龙万空山。
  因此,他们定名“七星会”,会地就秘密的设在了武当山,约定每年集会一次,商议解决重大的事件。
  平时由少林掌门人等六人,轮流值事,驻会理事。
  因为这“七星会”包括了当代四大门派的掌门人和武林道上三个顶儿尖儿的高士,是以这“七星会”虽不为世人所共知,但却是维持武林和平的中流砥柱。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线天当了两届绿林盟主,维持武林和平不足二十年,武林之中就发生了极大的动乱。
  一线天也因此饱受了牢狱之苦,但又因祸得福,一身修为已到达了极高的境界,远出其他六人之上。
  一线天留居武当山,等候其他六人,前来开会,暂且不提,却说笑面天王曹晋送走一线天后,他口中虽说舍不得离开长沙基地,事实上却立刻带领宋晓峰与朱五绝,连同除去桑林二老的九位老魔,迁到一个极其隐密的地方,开始督导宋晓峰与朱五绝日夜练功。
  笑面天王曹晋倒不经常和他们在一起,只是每两个月来检查他们的进境一次,他不在时,除了按照预定进度,由九位老魔传捻武功外,并特别指定谷中鹤照管宋晓峰,杜伐照管朱五绝。
  宋晓峰与朱五绝一见面,心中各怀鬼胎,彼此都有除去对方的存心,因此明争暗绝方兴未艾。
  表面上,朱五绝对宋晓峰可真好,大哥前大哥后,把宋晓峰当作是亲兄长一样尊敬一样侍侯。
  就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老魔头见了,也无不交口说朱五绝一声:“这孩子知道守份,将来一定忠诚可靠。”
  常言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听说天下最直的关老爷守南门时,就被人送了一顶高帽子,而将那人放进了南天门。
  连关老夫子都不免偶然被那人拍上一记,而捋髯含笑,普通凡人,那就很少有人不乐于受用。
  朱五绝施用这一招,把几个老魔头拍得云里雾里,又定宋晓峰拍得几乎改变了对他的观感。
  要不是谷中鹤的一句话,宋晓峰可能真的改变对朱五绝的视感,而把他引为知心助手。
  那是在一天做完功课的下午,谷中鹤望着朱五绝离去的背影,忽然摇头一叹道:“这孩子笑里藏刀,叫人太可怕了。”
  宋晓峰似蓦地听到一声惊雷,全身陡的一震,道:“谷师伯,你也觉得他可怕?”突然之间,清醒过来,他因早有此念,所以,一开口就说出这种话来。
  谷中鹤讶然道:“你也不糊涂?”
  宋晓峰讪讪的一笑道:“小侄一上来就觉得他有点可怕,但近来又忘记了他的可怕。”
  谷中鹤道:“他能叫一个人忘记他的可怕,你道可怕不可怕。”
  宋晓峰仰面望着谷中鹤道:“他到底未能逃过你老慧眼。”
  谷中鹤道:“老夫是别有原因。”
  话声顿了一顿,但不待宋晓峰再问,接着又道:“老夫今天是你的保护人,你将来的成功,也就是老夫的光荣,本能上老夫就对他有着一层防范之心,所以常能保持一份清醒。”
  宋晓峰暗叹一声,忖道:“我所为何来,但却不能保持灵明清朗,看来还是修为不够……”
  忖念中,谷中鹤忽然话声一转,指向他道:“老夫看你也不简单!”
  宋晓峰暗中一凛,说道:“小侄有什么不对?”
  谷中鹤咀角含着微笑道:“你很会保留实力,每次考验你只是虚应事故,适可而止,你说老夫说错了没有?”
  宋晓峰知道既已被看破,再加否认,便会越叫人起疑,只得点头道:“保留一点,免得被朱五绝追得喘不过气来,只不知曹师伯于朱五绝看出来没有?”
  谷中鹤道:“朱五绝不会比你笨,他会看不出来,你曹师伯要看不出来,他能够被大家尊为老大么!”
  宋晓峰止不住提心吊胆的道:“小侄可弄巧反拙了,这却如何是好?”
  谷中鹤一笑道:“你曹师伯没有怪你,朱五绝奈何不了你,你怕什么?”
  宋晓峰长吁了一口气,道:“曹师伯不会因此对小侄改变心意?”
  谷中鹤道:“他不在乎这些,只要你能替他争到武林盟主候选人代表权,他就高兴了。”
  宋晓峰酸溜溜的道:“曹师伯既选定了小侄,为什么又把朱五绝也留了下来?”
  谷中鹤道:“他最初的意思,是利用朱五绝刺激你,要你发奋用功,现在看来,他已真的喜欢朱五绝了,说不定你们将来得再分一次高下。”
  宋晓峰蛮有自信的一昂头道:“小侄自信在一年之内,他还赶不上我。”
  谷中鹤笑了一笑道:“不见得……老夫问你,鬼影子单老儿的‘百变游身’教给了你没有?”
  “教给小侄了!”
  “吴老儿的‘丧门七杀’,杜老儿的‘摧心白骨掌’,连老儿的‘临门三叩’,郑老儿的‘阴磷子母弹’,童老儿的‘一点红’,温老儿的‘酥心蚀骨吹’,樊老儿的‘飞星快斩’也都教会你?”
  “也都教给小侄了。”
  谷中鹤冷笑一声道:“但你得的只是皮毛,朱五绝却把精髓吸去了。”
  宋晓峰淡淡的一道:“小侄不在乎这些。”
  谷中鹤道:“你这一年岂不白过了?”
  宋晓峰道:“那也不尽然,小侄的收获,并不比朱五绝少。”
  谷中鹤道:“你有什么收获?”
  宋晓峰道:“认识你老人家!”
  谷中鹤一笑道:“你少来这一套,朱五绝在你面前都玩不出名堂来!”话虽是这样说,但他那一笑,无异自己承认有点飘飘然了。
  宋晓峰接着又道:“艺不在多,有你老人家的传授,如果都能练到家,小侄相信这一辈子也够受用了。”
  一提一线天的传授,谷中鹤忽然“哦!”了一声,道:“提起令叔的武功,老夫倒有一句话要问你了。”
  宋晓峰与一线天显然早就有此顾虑,当下非常自然的道:“什么话?”
  谷中鹤道:“令叔有一套名震天下的绝学,为什么没有教给你?”
  宋晓峰说道:“你老人家说的,可是‘怒海扬波’?”
  谷中鹤点头道:“正是那套‘怒海扬波’,当年令叔就以那‘怒海扬波’和一线天打了三百多招,然后一掌落败,痛失绿林盟主宝坐。”
  宋晓峰道:“家叔一败之后,早已摒弃那套‘怒海扬波’不用了,他老人家认为一线天既然能够破他的‘怒海扬波’,‘怒海扬波’对他便毫无意义了,所以发誓不再使用‘怒海扬波’,同时发誓,非报一线天一掌之仇不可。”
  谷中鹤道:“照你这样说,令叔是练成了更厉害的绝学。”
  宋晓峰点了一点头道:“只可惜一线天又失踪了,否则不用家叔出手,小侄也要斗一斗他。”
  谷中鹤打破沙锅问到底,道:“承志练成了什么绝学?”
  宋晓峰坦然中略带机密地道:“不瞒你老人家说,家叔找到一本前人留下来的武功秘笈,所以小侄所学都是武功秘笈而来,家叔之所恃,也就在此。”
  谷中鹤心胸为之一释,恍然一哦,道:“原来如此……”
  宋晓峰不待他再问武功秘笈名称,自动接口道:“谷师伯,你听说过‘太白秘笈’没有?我们得到的就是‘太白秘笈’。”
  谷中鹤敞声一笑,忽然一扭头,只见远远走来一人,向谷中鹤一礼道:“谷爷与宋少爷,曹大爷在青龙厅有请两位。”
  谷中鹤微感奇讶的道:“曹大爷回来了?”
  那汉子欠身道:“刚回来那这次还带来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客人!”
  谷中鹤轻“啊”一声,道:“承志,我们快去!”
  谷中鹤与宋晓峰两人急急赶到青龙厅,在厅前正好碰见武林恶客也带着朱五绝赶来。
  进得厅中,大家只觉一阵眼花撩乱,精神立时抖擞起来。
  现在厅上不但来了十几个外人,而且竟还是女多于男,年纪轻的多于年老的,这在人迹罕到的深山中来说,简直比什么都叫人兴奋。
  宋晓峰不敢正目去看那些女人,但觉全身都似患了感冒,发起烧来。
  他偷眼向朱五绝望去,只见朱五绝两眼发直,张大着一张大嘴巴,竟然站在厅中发了呆。
  那副丑像简直比自己差多了,自己只不过是红红而已,宋晓峰深幸自己心中也有点荡然,但幸未失态,微低着头,向曹晋见一礼,又向大家拱了一拱手,在谷中鹤身侧坐下。
  朱五绝突然清醒过来,慌慌张张向大家抱拳喝了一声,也忘了向笑面天王行礼一点也不生气,依然不带微笑,环顾左右,摇头道:“失礼!失礼!请各位不要见笑。”
  他左手边一位吊眼眼,哈巴狗面孔的老人,翻着眼睛望了宋晓峰和朱五绝一阵,道:“曹兄,你所说的就是这两位年轻人?”
  笑面天王曹晋指着他们道:“这位是宋承志,那位是朱五绝,杨兄,你看有没有希望?请你多多指教。“
  同时谷中鹤神色不动的传音告诉宋晓峰道:“坐上一左一右两个老人,一个叫狮王杨藩,一个叫虎霸康腾,都是山主左右的亲信,对他们回话,要特别小心。”
  宋晓峰与他们相处半年多以来,所谓耳濡目染,对他们这批人的作为,更是有了一个概念。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六章 玄功惊四座 绝艺服群雄
下一篇:第八章 双掌满染血 只手难遮天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