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十六章 一往情深爱 更番噩运临
 
2019-11-05 13:05:20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山主又转向宋晓峰含笑说道:“老夫也赏你一杯,鼓励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来荣任武林盟主。”
  宋晓峰欠身一礼道:“多谢山主厚赐!”也取了一杯当众饮下。
  “碧玉春”入口,芳香无比,饮入腹中之后,但觉一股热气,冲鼻而上,直达脑门,同时感到一阵轻微的昏眩。
  宋晓峰怔了一怔,但那昏眩的感觉又立时消失了……
  宋晓峰心中动了一下,举目向笑面天王曹晋与谷中鹤偷偷望去,只见他们两人一切如常,并无丝毫异状,当下,宋晓峰也就未把昏眩之事放在心上。
  这时,趟在地上的赵灵燕忽然手脚一动,发出一声轻吁,张开了秀目,作势想坐了起来。
  莫天倚走过去,一面伸手去掺扶赵灵燕,一面无比关切的道:“灵儿,你没有什么吧!”
  赵灵燕轻声道:“我很好,请您在我‘凤尾’‘封口’‘脊心’三穴上,各拍一掌,灵儿就可以自己起来了。”
  莫天倚三掌一落,赵灵燕精颜陡然一振,脸上立时恢复了原有的娇艳,娇躯一弹,轻灵巧快的站了起来,向宋晓峰一笑道:“宋兄,多谢你手下留情了。”
  宋晓峰对赵灵燕的态度,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纵是笑脸相向,也只是保持应有的礼貌。
  但,现在宋晓峰自己都觉得奇怪,陡然之间,对赵灵燕产生了从未有过的亲切之感,而一向用来抗拒赵灵燕灵儿的影子,也忽然淡漠了下去。
  宋晓峰只觉丹田之下,涌起一股热流,片刻之间,遍布全身,双目之中,顿时变得无限温柔,向前抓起赵灵燕的玉手,说不出的关注道:“刚才我没伤着你吧?”
  宋晓峰的态度改变得几乎使赵灵燕大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愣了一愣。
  山主望他们,微微的一笑道:“你们两人过来!”
  宋晓峰与赵灵燕并肩站在山主面前,山主笑向宋晓峰道:“你与灵儿,都是老夫极为喜爱的英才,老夫有意把你们两人,配成一对,你们可愿不愿意。”
  山主的目光,随着话声,转到了赵灵燕身上,赵灵燕过去对宋晓峰的追求,可说到了疯狂的地步,如今水到渠成,心愿得偿,深心之内,忽然兴起了一种凄凉的感觉,双目一垂,没有立即答话。
  倒是宋晓峰接口说道:“属下是一万个‘愿意’!”
  山主轻“吁!”了一声,目光仍然凝注在赵灵燕身上,语声微微一沉道:“灵儿,你在想什么心事?”
  赵灵燕娇躯微微一震,仰起脸来,娇笑一声,道:“灵儿是太高兴了,想不到他会答应的这样爽快。”
  山主收回目光,哈哈一笑道:“以后宋承志就交给你了,你要替老夫好好照顾他啊!”
  赵灵燕星目流转,对宋晓峰望了又望,脉脉含情的道:“你是真的喜欢我么?”
  宋晓峰目中热情如火的道:“我一见你就喜欢你了……”
  山主微微一皱眉头,含笑道:“这里没有你们的事了,你们俩人就此先回武昌去吧!”
  宋晓峰与赵灵燕双双谢了山主,仍由那名叫燕山的少年,送出谷口,这时赵灵燕的态度,忽然变得冰冰冷冷,与宋晓峰一时变得热情如火的态度,正好完全相反。
  两人一头热一头冷的走了一阵,宋晓峰忽然身形一停,张臂一把抱住赵灵燕,道:“灵妹,我想死你了……”话声未了,身子一斜滚入草丛之中。
  赵灵燕出其不意,惊叫了一声,叫声未了,人已被拉着进入草丛之中,这时只见宋晓峰,双目之中火焰熊熊,百脉贲张,呼气如牛,一股浓烈的异香,喷口而出,双唇如火,猛然压了过来……。
  同时,“嘶!”的一声,中衣也被撕开了……
  宋晓峰一个翻滚,便把赵灵燕,压倒在他下面了。
  可是,宋晓峰压倒赵灵燕之下,身子忽然一僵,他在赵灵燕身上,一动也不动了,似乎并无再进一步的行为。
  敢情,赵灵燕忽然下定决心,在那紧要关头,出手一指点住了宋晓峰“志堂”穴,宋晓峰穴道被制也就只有望洋兴叹了。
  赵灵燕也任宋晓峰压在身上,抬着失神的眼光,望着一朵浮云,掠过了冰轮玉兔,长长的于了一口气,这才轻轻翻开宋晓峰身子,从怀中取出一粒药丸,纳入宋晓峰口中,接着举起玉掌,在宋晓峰“丹田”之上一印,吐出一股真力,渡了过去。
  半盏热茶时间以后,赵灵燕玉掌一收,轻轻在宋晓峰身边呼道:“宋大哥,你现在觉得怎样?”
  宋晓峰缓缓睁开星目,迷惑的望着赵灵燕,愣愣的道:“燕,燕妹……你……你……”
  赵灵燕幽幽的一叹道:“你忘了你的灵妹?”
  宋晓峰这时的脸色,已由红转白,但又闪过一抹红晕,道:“灵妹!……。”愧歉的低下了头。
  赵灵燕突然轻叹一声,道:“刚才我并不怪你,你喝了山主的‘碧玉春’是不是?”
  宋晓峰一转头,眼睛正好落在赵灵燕胸前,只见赵灵燕凝脂如玉,双峰耸立,不由双眼一直,叫了一声:“灵妹…。”心猿意马,又蠢蠢欲动。
  赵灵燕玉面一沉,冷声喝道:“宋晓峰,你要再不能自持,你就只有堕阿鼻地狱了。”
  “宋晓峰”三个字,有如睛天霹雳,震得宋晓峰头脑一清,翻身跳了起来,右手一探,便向赵灵燕抓去。
  赵灵燕一个翻身,让了开去,随声喝道:“你想要干什么?”
  宋晓峰剑眉一挑,双眉之中杀机隐现,道:“你不该知道我就是宋晓峰。”
  赵灵燕微微一笑,道:“我早就知你就是宋晓峰了。”
  宋晓峰猛然大震道:“你早就知道我是宋晓峰,有多久了。”
  赵灵燕淡然一笑道:“有不少时日了。”
  宋晓峰紧张得跳了起来道:“那是你们都知道我的身份来历了。”
  赵灵燕道:“别人知不知道你,我就不清楚了,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的,山主已看破了你的行藏,知道你绝不是宋承志了,至于他知不知道你就是宋晓峰,那就不得而知了,所以,你现在就是杀我,已达不到杀人灭口的目的。”
  宋晓峰愕然做声不得,沉吟了一阵,道:“你们既然知道了我,为什么还放我出来?”
  赵灵燕一笑道:“你以为你脱得了身么……”
  宋晓峰哈哈一笑道:“我要去就去,谁还挡得住我。”说着,转身起步,幌肩之间,人已射出去了六七丈。
  赵灵燕娇叱一声:“站住后发先至,横身阻住了宋晓峰去路。”
  宋晓峰冷笑一声,道:“姑娘,你可是认为我真的不忍心杀你,那你就完全错了。”目射厉芒,杀气腾腾,看他样子,决不是虚声恫吓。
  赵灵燕眉毛动动不动一下,静立如山地,缓缓说道:“小妹只问你,你知道不知道‘碧玉春’的厉害?”
  宋晓峰叱笑一声,道:“碧玉春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催情乱性的春药而已,有了一次经验,在下相信还克制住。”
  赵灵燕笑了笑道:“碧玉春,本来没有什么可怕的,但如果另外加了别的成份,那可怕的程度,简直不可想像了,而且,小妹可以大胆的说一句,里面一定加了别的成份,包你不出一个月,你就要迷失本性,誓死为山主效力了。”
  宋晓峰耸然动容悚然道:“你不是唬人吧!”
  赵灵燕道:“是不是唬你,你自己想想也该知道,山主要没有控制你的把握,他会任你脱身出来么?”
  宋晓峰心胆皆寒,但又还抱着一线希望,希望她的目的是在恫吓,试探性的冷笑一声,道:“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呢?”
  赵灵燕轻叹了一声,黯然道:“因为我是真的喜爱你,所以不愿你迷失本性。”
  宋晓峰心烦意乱,再也保持不住平静,冷笑一声,道:“说得倒好听……。”
  话声未了,但见两行泪水,已顺着赵灵燕的粉颊流了下来,嘴角间发着轻微的颤动,宋晓峰住口一顿,皱起了双眉道:“你再会演戏,也别想叫我相信你。”
  赵灵燕幽幽怨怨的长叹一声,道:“你就这样厌恶我?……”
  宋晓峰“嗯!”了一声,话声懒得答了。
  青色的月光,由一片浮去缝隙边斜照下来,树影人影倒现,赵灵燕望着那倒现的人影,忽然微微一笑,仰着脸儿道:“你不相信我的话,不知你相不相信另外一个灵儿的话?”
  宋晓峰双目一亮,道:“你知道她?”
  赵灵燕道:“当然知道,要不,我怎提起她来。”
  宋晓峰激动地道:“她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她一面。”
  赵灵燕闇然神伤地道:“要见她,只怕很不容易。”
  宋晓峰急切的道:“只要你带我去就行了,另外的事不劳你担心了。”
  赵灵燕摇了一摇头道:“带你去见了她,我有什么好处?那时,恐怕你更不会要我了。”
  宋晓峰面色一冷道:“我本来就不会要你,但你可因此捡回自己一条命。”
  赵灵燕秀目一翻,道:“你在威胁我?”
  宋晓峰道:“这是你们告诉我的,只讲目的,不择手段,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不是空口说白话虚声恫吓。”
  赵灵燕突然挺起胸膛,逼向宋晓峰道:“反正我已活不了几年,你既然不喜欢我,活着也没意思,你就现在杀了我吧!我宁愿死在你手中,也不能让那灵儿再得到你。”
  宋晓峰一怔,赵灵燕已逼到了近前,宋晓峰既怕她出手暗算,又不能真的就此杀了她,只有幌身退出一丈,长叹了一声,一言不发,忽然顿足射身而起……
  赵灵燕这人也奇怪,见宋晓峰不顾而去,脸上忽然泛起一抹微笑,又飘身而起,追了上去,一面叫道:“好,不要跑了,我带你去找她就是。”
  宋晓峰折身而回,一抱拳道:“在下感激姑娘,但希望姑娘不要再戏弄在下,否则,在下耐性有限。”
  赵灵燕面色一板,点一点头,说道:“好,我带你去,但我不能白带你去,你总得多少给我一点好处吧!”
  宋晓峰道:“姑娘要什么好处,只要在下能办得到的,但凭吩咐。”
  赵灵燕沉吟了一下道:“现在我也不知怎样说才好,我要保留这权利,你肯不肯。”
  宋晓峰道:“只要在下不死,你永远有这个权利。”
  赵灵燕转身走了出去道:“好!我现在就带你去。”
  说罢,身形加快,疾行如飞。
  宋晓峰紧随在赵灵燕身后,这时,两人都不再说话,只见两条人影,在丛山之中飞掠奔驰。
  奔行了一阵,宋晓峰不由生起疑来,暗暗忖道:“她奔行的方向,好像漫无目标,时东时西,莫非又在捣什么鬼不成。”
  赵灵燕显露在外面的绝世才华,精灵鬼怪,固然是令人惊服,相反的,也叫人深怀戒心,警念高张。
  宋晓峰警念一生,便悄悄的取出了“紫彩玉箫”,以备随时应变。
  正当宋晓峰疑念正炽之际,赵灵燕身形忽然一住停了下来,道:“到了。”
  宋晓峰一看这里环境,怪石如林,草木不生形同鬼域,令人有一种阴气森森的寒悚感觉。
  赵灵燕回过头来,见宋晓峰玉箫在握,凝神戒备,微微笑了一笑,道:“宋兄,你那梦里情人,就在群石之中的一座石洞之内,但你不能进去,只有小妹替你进去,把她弄出来,不知你信不信得过小妹。”
  宋晓峰道:“我到了洞口再说吧!”
  赵灵燕不再答话,举步向石林之中走去,石林为阵,宋晓峰目光转动,紧随着赵灵燕而行,一阵转折之后,前面果然现出了一个洞口。
  宋晓峰这时暗自思量忖道:“我本来就没在她身上存多大的指望,决心弃她而去,是她自己把我叫回来,就要捣蛋,也绝不会是逃跑……”
  正转念中,赵灵燕已出声问道:“洞口到了,打定了主意没有?”
  宋晓峰一挥手道:“我就相信你一次,你去把她弄出来吧! ”
  赵灵燕也怕宋晓峰反口,不敢再挑逗池,一伏身进入了洞口,那洞口只有半个人高,一次也只能进去二个人。
  宋晓峰如果不让她一个人进去,不论自己先进去或后进去,都有很多不便之处。
  他立时席地坐下,默运神功,展开天视地听之术,竭尽所能的注意着洞内的动静。
  过了将近半盏热茶的时间左右,洞内忽然传出灵儿的声音,说道:“峰哥哥,是你来了么,请进来吧。”
  宋晓峰一想这声音,便不由得梦魂颠倒,神思不已,这时亲聆之下,那还管赵灵燕的什么阴谋诡计,一声道:“灵妹!”人已势同急矢,射入洞内。
  洞角一旁,现出一个打坐的人影,宋晓峰运功逼目光,射出两道精芒,已认出那人正是自己苦思长念的灵儿。
  可是,她为什么全身赤裸裸的一件衣服都没有穿呢?
  宋晓峰射到灵儿身前,愕然不知该不该把她拥抱在怀中。
  灵儿的目光闪烁着道:“峰哥哥,你不认得我了么?”
  宋晓峰“啊!”了一声,再也抑止不住心中渴念,一把抱住灵儿,道:“你……真是灵妹!”他抱起灵儿,伸手摸到了灵儿身上一处暗记暗暗的吁了一口气。
  灵儿也紧紧的抱住他,偎在他怀中道:“你不敢相信我是灵儿是不是?”
  宋晓峰点了点头,道:“事情来得太容易了,我真担心这又是一个诡计……”
  话声一顿,突然接口问道:“那赵灵燕怎样不见了?”
  灵儿轻笑一声,道:“我把她杀了。”
  宋晓峰一皱眉头,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灵儿咬得牙齿格格的发响,恨恨的道:“峰哥哥,你不知道她害得我多苦,她把我关在这人迹不到的地方,还把我的衣服脱光了,让我受那子午两时,际风寒潮的折磨。”
  宋晓峰摇了一摇头,不以为然的道:“她诚然该死,但你不该这时杀死她。”
  灵儿忽然酸溜溜的道:“我杀死了她,你心痛,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因为这样非杀死她不可。”
  宋晓峰道:“我不相信你能杀得了她。”
  灵儿道:“我有什么杀不了她,明的不成,我暗中下手。”
  宋晓峰脑中灵光忽然一闪,接着哈哈大笑道:“灵妹,你要再开我的玩笑,我就要打你屁股。”
  接着,果然响起了清脆的响声……
  同时,一阵和谐的笑声,从石洞之中传了出来……
  宋晓峰轻笑的声音道:“我早就该想到你就是她!”
  灵儿的声音忽然又变成了赵灵燕的声音,呢声啐了一口说道:“我要不是衣服被你撕破了,没有换得,只怕你这一辈子,也想不到……不!……你……。”
  宋晓峰呼吸沉重,而微带喘息,相求道:“灵妹……”赵灵燕的声音忽然一冷,叱声道:“你真不要命了!”
  接着,一声脆响传了出来,宋晓峰似乎是挨了一个耳光。
  宋晓峰先是一怔,继之惶惑的说道:“灵妹!你……”
  手中拥抱着一条赤裸裸的玉美人,腹内“碧玉春”的药力又开始作祟了,难怪宋晓峰意马心猿,又蠢蠢欲动了,奇怪的是赵灵燕为什么现在还拒绝他,宋晓峰不仅是惶迷,而且心中也是一凉,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赵灵燕,羞恼交集,转身向洞外走去。
  赵灵燕愣了一愣,叫了一声:“峰哥哥,你听我说……。”纵体投怀,双臂一圈,抱住了宋晓峰。
  宋晓峰凝立着,也没有回抱赵灵燕,这时他双目平视,目色却是一片空茫,说不出是什么心理,呐呐的道:“你还是让我去了的好。”
  赵灵燕紧紧的抱住他,道:“峰哥哥,我今生今世都是你的人,我不会无缘无故的拒绝你,其实,我又何尝不愿……可是,这样就害了你的了。”
  声声如泣,切切动人,宋晓峰眨动了一下眼睛,渐渐冷静下来,叹息一声,道:“灵妹,你知道我这个时候很需要么!”又回手抱住了她。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十五章 箫声满天啸 掌风遍地生
下一篇:第十七章 少侠随风去 柔丝缚伥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