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四章 装死逃虎窟 拚命救男人
 
2019-11-05 11:24:03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宋晓峰长长吐尽了连日来藏在胸中那口闷气伸手取出那妇人给他的那一小纸片,随意的望去。
  那是三招连贯的擒拿手法,宋晓峰本身武学素养极高,一看就发现这三招手法,奇奥无比,威力大的不得了。
  有了这三招奇学相伴,短短的三天时光,不知不觉一眨眼就过去了。
  兰鹰武山秀如期赶了回来,看他的神色,疲劳已极,这三天来,他一定赶了不少路。
  兰鹰武中秀需要的是休息,没有精神多谈自己的事,宋晓峰更不是一个爱问东问西的人,一宿无话,第二天一早起来,兰鹰武中秀已完全恢复了原来的神采,笑问宋晓峰道:“峰弟,你下一步行动,有计划没有?”
  宋晓峰道:“洪立宇为人不错,今天是他寿旦正日,小弟想和他拜个寿。”
  兰鹰武中秀神秘的一笑道:“敢情好,小兄也有此意。”
  于是二人连袂下山,过江到了石钟山。
  到得石钟山时,正是黄昏时分,木角寨处处悬灯结彩,贺客盈门,大厅之上,已摆好了百多席酒席。
  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不愿惊动洪立宇,受那迎接的烦恼,趁着人多,走进了大厅。
  这时,洪立宇正出现在寿堂之前,接受各方友好的道贺,宋晓峰与兰鹰中秀的出现,使他惊愕了一下,接着,抛开一切宾客,哈哈大笑,向他们迎来。
  同时,一面扬声高宣道:“各位高宾贵友,道上同源,宋法主贺到了!”
  所谓“树影人名”,洪立宇这一高嚷,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们身上,全厅也颇时为之一静。
  末晓峰俊脸红了一红,抢步向前,高揖过顶道:“洪寨主,在下是以个人身份,前来向寨主祝寿,请寨主不要多礼。”
  洪立宇欲待不依,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已双双躬身回洪立宇行起祝寿礼来。
  这是天大的面子,洪立宇脸上神光奕奕,一中呵呵,笑得合不拢嘴了。
  宋晓峰行完寿礼,忽然手伸怀出,取出“兽王环”,高举过顶,向大厅上首一站,朗声喝道:“木角寨洪立宇接令!”
  洪立宇全身一震,垂指恭应道:“属下洪立宇在!”
  宋晓峰肃然道:“足下行为力正,是非分明,堪为绿林道上表率,在下今以贵总盟主之‘兽王环’转授足下,望足下能为贵总盟主代劳分忧!”
  洪立宇显然受受不住这天飞来的洪福,人己呆了,张口结舌,半天说不出一句活来。
  宋晓峰是有意成全他,所以当众给他这份光荣,这种众目共赌之下领受“兽王环”,其影响力,自远非巧取豪夺得来所能比拟。
  宋晓峰见洪立宇简直不知如何是好,更相信他原无半点贪心,自己也觉得没有选错人,自是不容他不接受,声音一沉,威严无比的道:“洪立宇还不依礼领受法环!”
  洪立宇脸上现出一种被迫无奈的神情,咀角微动,嗫嚅的道:“属下……属下,能力薄弱……难当……”
  宋晓峰截口道:“法旨已下,洪寨主不得有辞重任。”
  洪立宇无奈,只好向法环按绿林规矩,行了大礼,接着法环,取代了宋晓峰的位置。
  宋晓峰交出法环,侧身退出三步,向洪立宇长揖道:“在下原非道中人,恕不能以贵道大礼参见贵法主了。”
  洪立宇目光闪动中,脸上掠过一道讶然之色,这才知道宋晓峰不是绿林道中人,但他为人厉练,应对得非常得体,微微一笑道:“少侠是我绿林道上贵宾,请不要客气。”
  宋晓峰转身退过一旁,这时只听铁臂苍龙丁大昌大喝一声道:“大家还不参见法主!”
  一阵欢呼,大厅之上拜倒了一地绿林中好汉。
  其中只有几个人没有拜倒,那只是洪立宇的朋友而非绿林道上人物,但也抱拳为礼,同声庆贺。
  洪立宇受过道上同源拜贺,现在已是法主身份,心中高兴得翻倒了五脏腑,脸上不露一丝得色,收起法主身份,先谢了大家的祝贺,又请宋晓峰坐了首席,自己主位相陪。
  酒过三巡,大厅外面忽然进来一阵嘈杂的人声,洪立宇双眉一皱道:“外面有什么事?”
  立在洪立宇身后之人,立即应声道:“属下出去看看!”转身向厅外走去。
  不一刻,那人回来禀道:“是九江宏达镖局的总镖头朱宏达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
  洪立宇道:“什么叫不三不四,凡是前来木角寨祝寿,就是木角寨的贵宾,快吩咐下去,放他们进来。”
  那人轻声又道:“那些人不像是来祝寿的。”
  一语未了,宇立洪一挥手道:“去,请他们进来。”
  那人不敢多言,转身又向厅外走去。
  一阵杂乱的脚步之声,进入了大厅之中,宋晓峰举目望去只见当先走着一个年约六十多岁的红面老人,目射精光,脸带怒容,带着一群老老幼幼妇孺,哭哭啼啼而来。
  那群人走到厅中,宏达镖局总镖头朱宏达叫他们先侯在一旁,自己直起洪立宇面前,抱拳道:“在下恭祝洪寨主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洪立宇呵呵一笑道:“朱镖头大驾光临,洪某愧不敢当,请入席喝二杯水酒。”
  一挥手,旁边就另外摆上了四桌酒席。
  朱宏达又一抱拳道:“酒席不敢领受,但在下有几句话,请洪寨主容在下申诉。”
  铁臂苍龙丁大昌横身过来道:“已来寿堂,岂有不喝酒之理,有话喝了酒再说不迟。”
  不由分说,推着朱宏达进入了席,其实这时他不入席不可能,他带来的那些人,早已被别的人请到席上去了。
  铁臂苍龙丁大昌陪宋宏达谈了一阵话,喝了几杯酒,摸清了他们来路,回到洪立宇身旁,耳语了几句话,递给他一张纸张。
  只见洪立宇全身猛震了一下,接着脸色迅变。
  宋晓峰只觉他的目光,一连向自己偷看了好几眼,心中不由一阵纳闷。
  接着,只见洪立宇一面看那纸上的字,一面连声道:“有这种事,不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来生事扰乱的吧!”
  铁臂苍龙丁大昌说道:“看情形,不可能是假的……”
  洪立宇紧锁着双眉道:“你回去好好的按抚他们,本座要多多的想一想。”
  铁臂苍龙丁大昌回到朱宏达桌上去后,洪立宇又强打精神敬了大家一轮酒,然后就东一句西一句,说了一些闲话。
  这时,谁也看得出,他正心事重重,藉着闲话消解心中的紧张。
  过了一阵,洪立宇忽然向宋晓峰道:“洪老弟,这次前来敝地,是从何处而来?”
  宋晓峰蹙眉暗忖道:“奇怪,是什么事,好像和我有了关系?”
  宋晓峰坦然道:“从三湘地面而来。”
  洪立宇接着又问道:“少侠可是一路经过了万载,上高,四溪,南昌,永修等处地方?”
  宋晓峰皱眉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不错,在下正是走的这条路。”
  洪立宇又问道:“有人见到少侠在四溪一家饭店之中,一口气买下了四斤卤牛肉,不知道有无其事?”
  宋晓峰一笑道:“洪法主好灵通的消息,这些琐细之事,洪法主都知道了。”
  洪立宇苦笑了一声,道:“宋少侠,你看,老夫该怎样办才好?”
  说着,将铁臂苍龙丁大昌送过来的那张纸,转到宋晓峰手中。
  宋晓峰一看之下,只觉一种无名怒火冲脑而起,忍不住发出一阵震人心弦的怒笑,道:“洪法主,你看该怎样办,就怎样办吧!”
  洪立宇摇手轻声说道:“少侠,不要冲动乱嚷,老夫相信你的为人,可是你这一嚷,老夫就为难了。”
  宋晓峰心中说不出的忿怒,道:“常言道:”纸包不住火‘,洪法主用不着顾虑在下,理当秉公办理。“
  兰鹰武中秀听得莫名其妙,不禁一皱眉,插嘴道:“峰弟,什么事?惹得你如此恼怒。”
  末晓峰随手将那张纸递给兰鹰武中秀道:“大哥,你自己看吧!”
  兰鹰武中秀看后脸色一变,向洪立宇道:“洪法主,你看峰弟是这种人么?其中只怕是一件诡计阴谋。”
  洪立宇点头道:“老夫也有此想,所以请宋少侠不要激动,容老夫慢慢处理……”
  一语未了,那边桌上朱洪达已离座走了过来,一抱拳道:“谢过洪寨主酒宴,但不知宋寨主对在下的申诉如何处理。”
  洪立宇以容忍的态度,含笑道:“朱老镖头,这件事,我们等一等再谈好不好?”
  朱宏达干笑了一声道:“在下听说洪寨主现在已是法主身份了,可是想只手……”
  洪立宇浓眉一挑,怒喝一声,道:“朱总镖头,你说话可要有分寸。”
  朱宏达长啸一声,接着沉痛的道:“在下镖银被劫,镖师五死三伤,宏达镖局马上就要关门大吉,我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当着千万宾客之前,我朱宏达只请教你洪寨主一句话,只要你洪寨主一摇头,我朱宏达立时拔腿就走,而且,从今以后,连贵友这笔仇恨,也永远不再提。”
  洪立宇气呼呼的一连道了几声“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但最后终于压住火气,悻悻的道:“好!好!你有什么话?你说吧!”
  朱宏达颤声道:“老夫请问你洪寨主,敝局开业行镖以来,可一向按照规矩向你洪寨主孝敬,如今事出在你洪寨主辖区之内,老夫请问你洪寨主,受不受理?”
  “老夫自然受理。”
  朱宏达道:“这就好,在下有候你洪寨主给我们一个公道。”
  洪立宇点头道∶“老夫答应你,但目前……”显然,他是想帮宋晓峰的忙,先把情势缓冲下来,然后再图化解之计。
  宋晓峰一肚子怒气,快要把肚子气炸了,他更不愿洪立宇为他有损威信,当下勉强压住怒气,笑了一笑,道:“洪法主,可容在下请教朱大镖头几句话?”
  朱洪达不待洪立宇答宋晓峰的话,抢先冷笑一声,道:“谅你也躲不了。”
  宋晓峰心中激动万分,但极力保持住表面上的平静道:“朱镖头可是认定在下就是劫镖杀人的凶手?”
  朱宏达道:“难道你还狡辩得了。”
  宋晓峰道:“在下希望你朱总镖头说话要有根据。”
  朱宏达哈哈一笑道:“你要证据么,老夫有的是……小二子,你过来!”
  那边桌上,跑过来一个脚夫模样的汉子,朱宏达指着宋晓峰,问他道:“小二子,你可认得高高上坐的那人?”
  小二子眼皮一翻道:“你就是烧成灰,小二子也认得他,他就是杀人劫镖的独脚大盗。”
  宋晓峰全身拌颤了一下,道:“你不要血口喷人。”
  那小二子“哼!哼!”二声,道:“血口喷人,我还有物证哩。”
  话声中,从怀中取出一包东西,向桌上一放,接着,大声道:“你看看,这是不是你失落的那包卤牛肉。”
  宋晓峰再也忍不了,一拍桌子,道:“你完全在胡说八道,我买的牛肉,早就吃光了。”
  那小二子张开双手道:“你要张眼说瞎话,死不认帐,那我就没办法了。”
  话声甫落,只见那边桌上,站起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泪眼婆婆的娇叱一声:“你这杀千刀的,是不是连我也不认了?”
  宋晓峰正色道:“姑娘是什么人,在下确不认得。”
  那少女跳起来,指着宋晓峰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你那天晚上哄得我好苦啊……”
  一语未了,接着,又有人站起来,指认宋晓峰强奸了她,又杀死了她丈夫,一时,这个也指认他,那个也指认他,非奸即杀,真是千手所指,宋晓峰有口难言,气得几乎闭了气。
  一时群情激忿,有人大声道:“我们盗亦有道,向有要命不要钱,要钱不要命的规矩,可他又奸又杀,犯了绿林戒律,这种害群之马,千望法主不要徇私……”
  洪立宇一看情形不妙,现在已经动了公愤,忙跃身站在椅子上,喝声道:“大家不得喧哗,本座自有道理。”
  洪立宇一声大喝,群情立时被压制了下去。
  洪立宇接着又向朱宏达带来的那些人,一抱拳道:“诸位既然来到我木角寨,那就是看起我洪某人,洪某人绝不会辜负各位盛情,此事老夫一定会给各位一个公道,尚望各位给我洪某人一个面子,不要扫了大家喝酒的兴致。”
  洪立宇这一发话,接着就有他的心腹手下,纷纷出动,向激愤的人群,劝说开导,使群情冷静了下来。
  一些苦主,也渐渐安静下来。
  洪立宇又想到宋晓峰高坐首席,容易激起另一次纷乱,转向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婉言道:“宋少侠与兰兄,今之事老夫可以断言,明的是指宋少侠,其实完全是冲向老夫来的,老夫心里已经有数了,但为避免刺激群情,老夫想请两位暂行退席,内院另宴款待不知两位老弟以为如何。”
  话不但说得委婉,而且在情在理,又兼顾大局,兰鹰武中秀接话道:“洪老兄说得是,峰弟,咱们委屈一下吧!”
  宋晓峰无可奈何,只好站了起来。
  洪立宇一招手,铁臂苍龙丁大昌跑了过来,洪立宇就要铁臂苍龙丁大昌代他先到内院去陪宋晓峰他们。
  铁臂苍龙丁大昌领着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穿堂入室,不见天日的在房子内过了十几重门,最后到了一间房子之内,请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坐下,一抱拳道:“两位请稍坐坐,老朽吩咐酒菜去。”
  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表示可否,就匆匆的留下他们两人而去了。
  宋晓峰与兰鹰武中秀干等了一阵,不但不见酒席送来,铁臂苍龙丁大昌也不见再回来。
  兰鹰武中秀江湖经验丰富,心中一动,暗忖道:“问题莫非还是发生在洪立宇身上?”
  他念头动了一动,但却没有说出心里的感觉,因为他也如宋晓峰一样,对洪立宇观感不坏,所以不敢轻率出言,怕言而不中,徒落笑话。
  但他口中虽不说,人却采取了行动,他望了宋晓峰一眼,只见他正凝眉沉思,也就不惊动他,独自一人,向室外走去。
  出得第一道室门,当走到第二道门户时,他的想像完全证实了。
  敢情,那道门户,已从外面关死了,而且,那还是一张钢门,牢固非常,用暗力试了一试,纹风不动。
  兰鹰武中秀暗中震骇无比,回到房中,只见宋晓峰兀自沉思不已,他走到窗前,一掀窗帘,只见窗帘后面,并没有窗户,只是一堵死墙。
  那窗帘原来是个幌子,兰鹰武中秀不禁发出冷笑。
  冷笑惊动了宋晓峰,宋晓峰一震道:“大哥,你是不是也怀疑小弟?”
  兰鹰武中秀摇动着手中的窗帘,道:“峰弟,你看这是什么?”
  宋晓峰一时没有领会兰鹰武中秀话中含义,直觉的道:“那不是窗帘么?”
  兰鹰武中秀笑声道:“我说只是墙上的一块布,只怕我们现在已是洪立宇阶下之囚了。”
  宋晓峰双眉一皱道:“不会吧?”
  兰鹰武中秀道:“外面有一道钢门,已被关上了,这些墙壁,你听听,是什么声音……?”
  说话中,屈指弹在墙壁上,墙壁发出坚实的“卜,卜,卜……”之声,一点震荡的回力都没有,不知这墙壁有多厚。
  宋晓峰还抱着万一的希望道:“也许他别有用意,警如御防……”
  一语未了,兰鹰武中秀截口道:“峰弟,你这人太死心眼,事到如今,你会还相信洪立宇么?”
  宋晓峰叹息了一声道:“就算洪立宇真把我们关了起来,站在他的立场,也有他的苦衷,不能完全怪他。”
  兰鹰武中秀道:“峰弟,你就算有嫌疑,非关起来以平群怒,但,我可没有嫌疑,为什么也被关了进来?”
  宋晓峰一愣道:“这……”他那能说得出原因来。
  兰鹰武中秀一笑道:“这叫一网打尽!”
  接着,又发出一阵苦笑道:“我对他本来深怀戒心,想不到还上了他伪仁义的当。”
  宋晓峰道:“你是说,他一开始就没有安好心了?”
  兰鹰武中秀道:“正是如此。”
  宋晓峰道:“虎毒不吃儿,他难道比老虎还毒,把自己的女儿都做了牺牲品?”
  兰鹰武中秀道:“谁知道他女儿是不是真的死了,你我又没见到,还有,你见的那女人,是不是他的女儿,谁又知道。”
  宋晓峰被兰鹰武中秀说来说去,又从头仔细一想,恍然而悟,道:“这样一说,那就说得通。”
  接着,叹了一口长气,苦笑道:“可惜明白得的太迟了。”
  兰鹰武中秀笑了一笑道:“你现在能明白,还不算太迟。”
  宋晓峰听出他话中隐含玄机,精光一闪,道:“大哥有了脱困之法?”
  兰鹰武中秀点了点头道:“小兄身上带得一点东西,正好相助我们脱困。”
  宋晓峰道:“什么东西?”
  兰鹰武中秀道:“毒药!”
  宋晓峰道:“我们还有机会能向他下毒。”
  兰鹰武中秀道:“不是向别人下毒,而是自己服用。”
  宋晓峰一笑道:“人死之后,一了百了,只是这样一死,小弟是心不甘,情不愿。”
  兰鹰武中秀道:“你以为是真死么?”
  宋晓峰道:“如果不是真死,只怕骗不了洪立宇那些老奸巨猾。”
  兰鹰武中秀道:“你放心,他再老奸巨猾,骤然之间,也料不到我们会来这一手。”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三章 巧设擒龙计 妙排插赃人
下一篇:第五章 苦修成绝艺 谈笑惩魔徒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