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十七章 少侠随风去 柔丝缚伥来
 
2019-11-05 13:06:35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老花子公孙元接着他也向大家一抱拳道:“各位也请散了吧!”
  那些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还是没开口,只见他们纷纷抱拳为礼,星离雨散而去。
  老花子公孙元扬声叫进来四个花子,搬走了椅子,带去火炬,大厅之中立时又恢复了沉寂。
  第二天,朝阳初升不久,土地堂突然出现了不少生面孔的人,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
  所谓“留园”的那座空房子,不久就被谷中鹤和赵灵燕找到了。
  以他们两个人的经验和智慧,立时就确定宋晓峰到过这里,而且也是从这里失踪出事的。
  赵灵燕大为忿怒,忽然冷笑了一声,口不择言,道:“谷师伯,这一定是你们朱五绝捣的鬼,你们要不能还我一个活生生的人来,那就莫怪我要不客气了。”
  谷中鹤与赵灵燕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真正的身份,这是因为一线天因恐一旦失了手,都被牵连,所以非到不得已,总不叫他们互相知道之故。
  赵灵燕说话的语气,很使谷中鹤生气,他虽然也对朱五绝印象不好,但赵灵燕更是忌惮,不过他修养功夫深厚,仅只皱了一下眉头道:“赵姑娘,你说这话经过考虑没有?”
  赵灵燕对宋晓峰确是真正的关心,所谓“关心则乱”,道一向的机敏灵智,也因此大大的打了折扣,任性的道:“一定是他,丐帮约的是朱五绝,朱五绝为什么不自己来,却骗着志哥哥替他来赴约。”
  谷中鹤道:“不会的吧,我为什么不知道?”
  赵灵燕冷笑一声,道:“那你是不相信我的话了。”
  谷中鹤并不是完全不相信赵灵燕的话,但赵灵燕的语气太叫人反感了,谷中鹤被激得冷笑了一声,话还没有出口,只见叟叟!一条人影,飞射而到。
  两人同时转目望去,只见来人正是朱五绝,赵灵燕“哼!”了一声,道:“现在好了,你可以当面问问你们的朱五绝了。”
  朱五绝飞身落在他们面前,接口道:“赵姑娘,有什么要问我?”
  赵灵燕瞪了他一眼,一扭头,没有答理他,朱五绝满不以为意,笑向谷中鹤道:“谷师伯,是有话问小侄么?”
  谷中鹤也没有好气的道:“赵姑娘说,你宋大哥是替你来赴约的,昨天下午和晚上,你既然一直和老夫在一起,为什么不将与丐帮订约之事,告诉老夫?”
  朱五绝一怔道:“小侄没有和丐帮定什么约呀!”
  话声一顿,转过头来,望着赵灵燕正色道:“赵姑娘,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这个罪名小弟可担当不起。”
  赵灵燕亲眼看到了丐帮的“富贵令”,又亲自从宋晓峰口中知道宋晓峰要来赴约的事,她自己的眼睛不会骗自己,宋晓峰也自不会骗她,如今朱五绝竟然矢口否认,只气得精灵无比的赵灵燕七窍生烟,娇躯猛颤,张口指着朱五绝,骂道:“你……你……你……”骂了三个“你”字,她这样古灵精的人,竟找不出可以骂他的话了。
  赵灵燕口中你!你!你!“你”了半天,最后,才骂出一句:“你不是人!”
  朱五绝既然不是人,赵灵燕知道再说下去,只有更生气,恨得一跺莲足,厉笑了一声,娇躯一射而起,含恨带恼而去。
  赵灵燕这种强烈的表现,流露着真挚的感情,看在谷中鹤的眼中,心中大是震动,不由得愣了一愣。
  朱五绝暗笑了一声,道:“谷师伯,我们也回去吧,宋大哥既是来赴丐帮的,我们怕丐帮不交出人来么?”
  谷中鹤忽然回目凝注着朱五绝道:“你刚才没说谎话,你没请你宋大哥替你赴约?”
  朱五绝笑脸相迎道:“谷师伯,丐帮没有什么了不起,他们就是约了小侄,小侄用得着请宋大哥代理赴约么?……老实说,小侄还怀疑丐帮那来这大的力量,能奈何得了宋大哥?”
  谷中鹤点头道:“老夫同意你这点看法,以你宋大哥目前的成就,莫说丐帮奈何不了他,就是武当少林,他也一样进出自由。”
  朱五绝接口道:“何况丐帮在土地堂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实力,别说宋大哥,就老方一个人,也可把丐帮打得落花流水,全胜而归。”
  谷中鹤表情迷惘的一叹道:“暂时,我且慢轻举妄动,等你曹师伯回来之后,再从长计议!”
  话声顿了一顿接着又道:“我们也别因此停止搜查,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的资料。”
  朱五绝欠身道:“谷师伯说的是!”
  谷中鹤一挥手道:“你去吧!”
  朱五绝又是躬身一礼,应了一声:“是!”转身飞纵而去。
  谷中鹤目送朱五绝远去之后一路沉吟,一路张目四搜,不知不觉接到了“留园”后面,接着,身形一隐,失去了踪影。
  殊不知他藉着地物的掩蔽,折回向另一个方向奔了出去,他一口气,奔出约六十多里地方,然后停身在一处水道之前,目前是一丛高与人齐的芦荻,钻身入芦荻之中,找到一艘小艇,跳入艇中,划起小艇,向纵横交叉的河道中驶去。
  最后驶出河道,到了一口湖泊之中,湖中有一艘大船,谷中鹤驶进大船,船上伸出一个头来,见了小艇上的谷中鹤,神色一惊道:“谷贤弟,出了什么事?”
  敢情,伸出头来的那人,正是谷中鹤要找的一线天,一线天曾与谷中鹤有约,事非紧急,绝不要亲自来找他,此刻谷中鹤亲身来到,一线天那能不紧张了起来。
  谷中鹤手中小艇划行如故,道:“宋晓峰出了事了,对方可能是丐帮。”
  话声中,他的小艇又驶离了大船,远远望去,他的小艇不过是在那大船船边驶过而已。
  当晚三更时分,一线天突然出现在远离武昌数百里外的一座庄院门首,也不叩门传话,身形一起,便入了那座庄院,他轻车熟路,如入无人之境,停在一间灯光外射的房间之外。
  这时,房中正有两人将坐谈话,其中之一,就是昨天晚上计赚宋晓峰的丐帮长老公孙元,另一位黑黑胖胖,不就是丐帮帮主施一平。
  一线天今天出奇的急躁,冷笑一声,忽然现身而出。
  一线天有如天际神龙,见首不见尾,他的身份,也只有几个人认得出来,一线天认得丐帮长老公孙元,公孙元可就不必得一线天了。
  他这时正向丐帮帮帮主报告大事,忽然闯进一个外人来,这还不得,脸色一变,喝道:“什么人妄闯丐帮秘室,其罪当死!”喝声中举手一掌,向一线天当胸劈到。
  一线天含怒而来,心中正没好气,冷笑一声,道:“竖子敢尔!”挥袖一拂。
  两人出手都快,丐帮帮主施一平看清来人,欲待喝止时,他们两人所发的劲力,已然相撞。
  只听一声闷哼!公孙元的一条身子已被震得倒飞而起,撞向墙上,落回地上,张口吐出一口鲜血,奄奄待死。
  一线天正是心中有气,没想在手得这样重,暗中也是怔了一怔,但表面上却显得更是严厉,冷笑一声,向房中一站,就像一尊石像一样,冷然道:“老花子,言犹在耳,你有什么话好说?”
  一线天得信之后,自又亲自调查了一番,发现事情确是丐帮所为,这才怒火上冲,前来质问丐帮帮主施一平。
  丐帮帮主施一平脸上泛起的,不是忿怒,而是一脸歉疚之色,神色出奇的冷静道:“天兄,请暂息雷霆之怒,老花子自会给你一交待。”
  说着,走到公孙元身前,俯身察看了一下伤势,摸出一粒药丸纳入公孙元的口中,道:“尽速调息,压住伤势之后,还有话要问你。”
  接着,回到一线天的身前,一抱拳,说道:“请坐。”
  一线天出手伤人之后?心气也渐渐平息了下来,道:“在下很是抱歉。”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他这一袖挨得不冤,请不要放在心上。”
  一线天面色一正,道:“言归正传,请问你施帮主一声,紫彩玉箫现在那里?”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没你的事,你去吧!”脚步又渐渐的走远了。
  那脚步声走远之后,丐帮帮主施一平才回话道:“人,你放心,他不会有任何损伤,朱五绝把他安置在一处隐密的地方,你要看他,随时可以去看他。”
  一线天说宋晓峰安然无恙,先是一喜,脸上有了笑意,一听说把人交给了朱五绝,不由大吃一惊叫道:“你们怎可把他交给朱五绝?”
  丐帮帮主施一平说道:“交给朱五绝,有什么不妥?”
  一线天道:“要是朱五绝把他暗害了呢?”
  丐帮帮主施一平摇头而笑道:“赵兄你对他成见太深了,你也不想想,他要是暗害了他,他怎样向老花子交待?”
  一线天长一声道:“我真奇怪,你为什么这样死心塌地的信任他。”
  丐帮帮主施一平:“这是对一个人了解的问题,正如你‘紫彩玉箫’的情形一样。”
  老花子这样解释,倒真把一线天的嘴巴堵住了,说得他无词以对。
  丐帮帮主施一平忽然望着一线天笑道:“兄台一来,就只知道发脾气,你却忘记了一件必需问的大事。”
  一线天怔道:“什么事?”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们为什么要对付‘紫彩玉箫’?”
  一线天冷笑一声,道:“在下正要请问,希望你能说出个道理来。”
  丐帮帮主施一平微微含笑的,望了一线天一眼道:“说来,只怕你又不会相信。”
  一线天道:“说!老夫还不致于是非不明。”
  丐帮帮主施一平面色一正,道:“老实告诉你,我们这次的行动,完全是为了拯救‘紫彩玉箫’才发动的,你相不相信?”
  一线天现在完全冷静了下来,心中却是并不见得相信丐帮帮主施一平的话,因此,也没做声,只举一双精芒电射的眼睛,望着丐帮帮主施一平,等着他的下文。
  丐帮帮主施一平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道:“事情是这样的,朱五绝得到一个消息,莫天倚要对‘紫彩玉箫’有所不利,请示老花子,要不要利用这个机会,从中策反,争取‘紫彩玉箫’,他当然并不知‘紫彩玉箫’就是我们自己的人,据他的看法,他觉得‘紫彩玉箫’此人,大有利用价值,如果能争取到他,自是最好,否则,他也建议就此对‘紫彩玉箫’除去,以免后患……。”
  说到这里,换了一口气,又望了一线天一眼,不见一线天有打岔的意图,接着又道:“老花子因知道‘紫彩玉箫’与你的关系,所以就答应了朱五绝的建议,向‘紫彩玉箫’采取了行动,本来马上就可以和你同去看他,把他交给你。”
  一线天静静的一面听着丐帮帮主施一平的叙述,一面暗自分析忖道:“当日在七星会上,老花子只是勉强同意将宋晓峰纳入旗下,却坚持应以朱五绝为主,宋晓峰为副,那时因大家对宋晓峰毫无认识,所以通过了老花子的意见,但近来事实上的表现,宋晓峰处处都比朱五绝优良,下次年会一经提出,宋晓峰的地位,不难脱颖而出,压倒朱五绝,如今年会在即,老花子是不是存心掉花枪,先把宋晓峰挤了出来,这样,不就保持住了朱五绝的地位了……。”
  丐帮帮宋主施一平的话,在可信与不可信之间,一线天心中虽然有所感触,却未就此自以为定,但他很担心,丐帮帮主施一平有此存心。
  因为,据他的看法,朱五绝此人是不大可靠。
  丐帮帮施一平说完之后,又特别强调道:“说来说去,这次‘紫彩玉箫’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怕他中了莫天倚的暗算,所以变着战法,助他逃出莫天倚的毒手。”
  一线天蹙着眉头,问道:“朱五绝说明了莫天倚准备用什么手段对付‘紫彩玉箫’没有?”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朱五绝暗中查出莫天倚最近得到一种奇药,用在人身上,可以使一个人移情变性,永为所用,所以迫不及待,也来不及会你,就先自向他下手了。”
  这倒与宋晓晓中奇毒事,像是有点关系,虽然事实上有出入,时间也有明日黄花之感,朱五绝能捕捉到这种风影,倒非常难能可贵。
  一线天轻叹一声,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他?”
  丐帮帮主施一平望了一眼,仍在调息疗伤的公孙元道:“只等公孙长老伤势略好,能够行动,他就可以带我们去了。”
  一线天歉然道:“是在下太鲁莽,待在下助他一臂之力吧!”说着,走到公孙元身前,一掌贴在公孙元背心之上,一股真元内力,已缓缓渡入公孙元体内。
  一线天虽然双手被残,装的是一对假手,由于他功力深厚无比,假手一样可以隔传功,与普通人手无异。
  公孙元的内伤不轻,经一线天内力相助之下,却不知他简直高想像之上,暗中甚是惊凛。
  公孙元站身起来,他因不知一线天真正身份,由中仍自有气,双目一瞪,还想说两句话,丐帮帮主施一平截口阻止他道:“公孙师弟,见过赵大侠,赵大侠是七星会派来的特使,你刚才太鲁莽无理了。”
  公孙元是丐帮帮施一平的同参师弟,师兄是帮主,自己自然成了心腹,丐帮帮主施一平虽没有将七星会的组织完全告诉公孙元,由于公孙元是一切计划的执行人,他当然也知道七星会的名称和七星会的目标宗旨。
  公孙元一听一线天是七星会派来的特使,当下心气一平,向一线天抱拳道:“老花子是既失敬又鲁莽,请多多原谅。”
  一线天与公孙元应酬了几句道:“公孙兄,你现在的伤势怎样了,可以赶路么?”
  公孙元一挺,笑道:“没有关系了,特使有何吩咐?”
  一线天道:“在下姓赵……。”
  公孙元了然地一抱拳,叫了一声,说道:“赵兄!”
  一线天道:“在下奉命前来带走‘紫彩玉箫’,有请公孙兄,一同前往。”
  丐帮帮主施一平接着说道:“本座也陪同一齐前往。”
  一线天一欠身道:“马上就起程?”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立时起程!”
  公孙元应了一声,“是!”领先带着一线天与丐帮帮主施一平向囚禁宋晓峰的地方赶去。
  三人奔行与荒山野原之间,最后来一处人迹罕见至深山之中,停在一座奇特的山峰之下,公孙元一指山峰,道:“‘紫彩玉箫’就藏在这山峰之上。”
  一线天举头望去,只见山峰奇挺峻拔,高出云表之上,有如一只石荀玉柱,四周光滑平直,攀登无路……。
  公孙元微微一笑道:“赵兄,请走这边来。”绕着山脚,向后山转了过去。
  转到后山之后,形势忽然一变,峭立的山坡,有一个缓缓的斜坡,上了斜坡,是一片嶙峋的山石,穿过山石,已高接云表了,迎头望去,一块突岩,臂伸而出,距离立脚之后,约有七八丈高下。
  三人停在突岩之下,公孙元道:“这里就是唯一上下山巅之途了,不过一跃七八丈,在下却无此能耐,这也就是为什么非将‘紫彩玉箫’交给朱少侠的原因之一。”
  话声一落,忽然张口发出一声长啸,啸声穿云而上,三扬三抑,然后一止。
  公孙元发过啸声之后,接着又道:“敝帮派有二位弟子,住在峰巅之上,照料‘紫彩玉箫’日常生活,少顷,他们就可以放下吊绳接我们上去。”
  可是等了一阵,山巅之石毫无动静,似是根本没有听到公孙元的啸声,公孙元微微怔了一怔。
  公孙元脸色一变,说道:“奇怪,为什么没有回应……”
  一线天的心里比谁都更急,未发一言,身形已冲天而起,向突岩之上射去。
  一跃七八丈,别说公孙元,就丐帮帮主施一平也差得太多,施一平虽知道一线天功力奇高,也不相信一跃而上突岩,因此,他们两人确替一线天捏了一把冷汗。
  但他们空替一线天白担了半天心,只见一线天身子上升五六丈之后,忽然施展梯云跃的奇妙身法,右脚一点自己左脚面,身子又高升了二丈多,接着,双臂向后一抖,飘飘的落在岩边之上,接着身形一闪而没。
  一线天上得突岩,突岩之上倒是一片平坦,行约二十多丈,地势一陡,又极险峻了。
  一线天攀登而上,忽然云层里看见一条人影,一线天叫了一声,未见答应,身形急掠而上,飞到那人影身前,只见那人双眼眼球突出,一脸惊悸之色。似是已经失去了知觉。
  一线天伸手一拉那人,那人也应手而倒,再仔细一看,那人早已气绝多时,身子早凉了。
  一线天心头猛然一震,疾起急掠,猛扑而上,上得四五丈,看见一个洞口,洞口也另外倒卧着一人。
  这时,一线天再顾不得看那人的生死了,护掌当胸,冲入山洞之内,可是洞内空空的,除了几堆干草,和一些食物之外,那还有宋晓峰的人影。
  一线天心中一凉,又疾扑而上,一面大叫:“晓峰!晓峰!……”一面满山寻找,结果是什么也没找到。
  一线天回到洞口,准备细心的查看一番,以便找出蛛丝马迹,另行计较,当他回到洞口时,不料他以为死了的那人,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之声。
  一线天暗中吁了一口气,忖道:“真是上天有眼,留下此人来给我。”俯身托起那人,一掌印在那人丹田穴,一股真元力传掌度了过去。
  那人原已受伤甚重,死后返魂,气若游丝,一线天因来得正好,及时吊住了他一口气。
  约有半盏热茶时间之久,那人在一线天真力相助之下,睁开了双眼,望了一线天一眼旋又闭上了眼,没有任何表示。
  一线天又从怀中取出一粒丸药,纳入那人口中,道:“朋友,你受伤极重,心脉已断去了十之五六,老夫这粒丸药只能维持你多活一二个时辰,你有没有什么话,老夫替你效劳的?”
  一线天不直接开口就追问宋晓峰的下落,这是他经验过人,目光锐利之处,因为,那人睁开眼时,眼中仍充满了疑虑之色,料想他绝不会回答自己问话,所以用另外一种方式问话。
  那人眼睛又睁了开来,轻声道:“朋友如果有心帮在下的忙,请你把在下送到土地堂,在下便感激不尽,永铭大德了。”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一线天知道此人必定受过严谨嘱咐,守口如瓶,多问无益,当下便抱起那人,飞身下了突岩,把那人向丐帮帮主施一平面前一放道:“贵帮认识此人?”
  丐帮帮主施一平尚未答话,公孙元已是脸色一变,接道:“他便是敝帮派在峰上的两位弟子之一,他们怎样了?”
  一线天冷冷的道:“你们自己问他吧!”
  那人睁开眼来,一见眼前的就是帮主与公孙长老,叫一声,说道:“帮主,‘紫彩五箫’被人劫走了。……”
  他目睹帮主与公孙元长老,心情十分激动,触动伤势,一时忍不住,“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公孙元俯身一掌贴在那人心口上,度过去一口真元内力,压了他的伤势,道:“他是怎样被劫走的?快快说来!”
  那人缓了一口气,道:“来人黑衣蒙面,身裁适中,也不知是怎样上去的,弟子们发现他时,他已带了宋晓峰到了洞口,弟子去拦阻他时,被他一掌就打倒了,山春追下结果如何,弟子就不知道了。”
  一线天接口道:“他比你更不幸,早已死去多时了。”
  公孙元摇头一叹道:“当时你们为什么不在洞中?”
  那人道:“弟子与山春原本都在洞中,因发现山峰上传来一阵异声,因此一同出去察看,不意便被人偷入洞中,将宋晓峰劫去。”
  公孙元怒骂一声,说道:“糊涂东西,为什么一出去就两个人同时去,你们不会留一个人守在洞中么?”
  丐帮帮主施一平紧锁双眉,摇了摇手,道:“不用骂他了,他们两人就是留在洞中,也远非来人之敌……”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十六章 一往情深爱 更番噩运临
下一篇:第十八章 暴戾冲霄汉 氤氲弥满园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