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三章 巧设擒龙计 妙排插赃人
 
2019-11-05 11:22:14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宋晓峰错得太厉害,不但入错了房,而且还错入了一个女人的闺房!
  最糟糕的是,那还是一个脱光了衣服的女人,只见酥胸藕臂,清溪成草,尽收眼底。
  那女人手中原提了一条大毛巾,吓得毛巾也掉了,反用一双空手抱着胸前,缩在一团。
  宋晓峰微一迟,房外已是一片娇咚怒叱,两道精光剑芒,疾射而入,向他当头卷到。
  宋晓峰羞愧难当,几乎失神伤在冲进来的两个丫头之手,但就此一逃,又有失身份,而且也更难表白,只好先飘身跳出窗外,摇手急叫道:“两位姑娘住手,这完全是误会。”
  那两个丫环追出窗外,一面冷笑道:“好不要脸,把我们小姐的衣服都剥光了,还有什么误会。”一面双剑合璧,把宋晓峰死死的缠住。
  宋晓峰打又不能打,跑又不能跑,处境尴尬到了极点,片刻之间,便被逼出了一头大汗。
  蓦地,一声怒喝传来道:“好大胆的丫头,还不住手领罪。”
  声到人到,洪立宇已带着二人,飞掠而到。
  那二个丫头,收剑而退,欠身头为礼,道:“启禀寨主,这个小贼。”
  洪立宇暴吼一声,道:“冒犯法主,其罪当死,文虎!文豹!”
  “有!”身后两人应身跨步而去。
  洪立宇沉声道:“把那两个丫头处置了。”
  文虎文豹一声:“领命!”人已向那两个丫头扑去。
  宋晓峰抬臂挥出一股劲力,挡住文虎文豹,一面发话道:“洪寨主,不要错怪了这两个姑娘,他们没有错。”
  文虎文豹被宋晓峰一挥之力,挡住了身形,他们可不敢发横,奉命唯谨,收剑退过一旁。
  洪立宇也是一肃,说道:“法主大量宽宏,可是纵容了这种目无尊长之徒……”
  宋晓峰羞愧地道:“事情实在是小弟的不是……”
  洪立宇道:“法主纵有不是,那两个丫头,也不能目无尊长。”
  宋晓峰苦笑一声,道:“事实是这样的,小弟酒醉醒来,心头烦闷,出去走动一下,回来时一时大意,走错了房间,所以才激怒两位姑娘。”
  洪立宇几乎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原来如此,想当初盖这几栋房子时属下也经常走错门户。”
  宋晓峰宽心地,暗暗吁了一口长气。
  这时,那被喝止在一旁的二个丫头,脸色连变,终于气愤愤的一扬头,躬身道:“寨主,婢子心郁气难伸,有一句话不吐不快,请寨主想准婢子放肆,如有不是,纵获分尸之刑婢子亦心甘情愿。”
  洪立宇怒“哼!”一声,道:“这里那有你说话的余地……”
  宋晓峰心中虽是羞愧,但却光明磊落,有话总该说明,摇手截口道:“洪尊主让她说吧!”
  洪立宇怒目望着那丫头道:“丫头,你要不知分寸,就是法主容得你,老夫也容不得你,你要小心了。”
  那丫头似是抱着豁出去的心理,秀目一横,道:“走错了房子,总不该把小姐的衣服也剥光了吧!”
  洪立宇闻言之下,全身猛震了一下,虎目暴睁,吼声道:“你胡说!”
  洪立宇话是这样说,但没再骂那丫头了。
  他以极大的自制力,尽量压制着心中的忿怒,望了宋晓峰一眼,一言不发独自走进那房子而去。
  宋晓峰站立当地,心中却是七上八下,提心吊胆不已,如果人家硬要说他怎样怎样,他是跳在黄河也洗不清。
  不久,洪立宇从屋内走了出来,宋晓峰见他面色愁苦但没有了忿怒之色,宋晓峰算是松了口气。
  洪立宇挥手喝道:“可不许你等胡说八道,还不滚回去。”
  那两个丫头,虽不敢再说话,却还是恨恨的瞪了宋晓峰几眼,才悻悻而去。
  洪立宇喝退两丫头,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向宋晓峰一抱拳道:“法主,你请回房吧。”
  宋晓峰看了眼前几栋房屋一眼,勉强笑了一声,道:“请寨主指点一下,小弟不敢再乱闯了。”
  洪立宇笑一道:“法主住的是第三栋房子。”
  宋晓峰不得他把话说完,接道:“小弟知道了。”他实在不好意思,只有赶快的与他们分手了。
  宋晓峰回到房中,兰鹰武中秀接着他走了进来,道:“峰弟,外面人声鼎沸的,出了什么事?”
  宋晓峰打量了兰鹰武中秀一眼,见他穿的也是睡衣,很显然他也住在这栋屋子之内,但宋晓峰还是忍不住问道:“大哥,你住在哪里?”
  兰鹰武中秀道:“他们安排得很好,我的房子就在你隔壁。”
  宋晓峰心中记着刚才他呼号的事,冲口而出,问道:“你刚才没有碰到什么麻烦吧?”
  兰鹰武中秀一笑道:“我睡得很好,刚才醒来,那有什么麻烦。”
  眨了一下眼睛,接着反问道:“你没有出什么事吧?”
  宋晓峰叹息了一声,道:“大哥,刚才发生的事,小弟真羞于出口。”
  兰鹰武中秀一震道:“你出了什么事?”
  宋晓峰把刚才发生的事,一一说了出来,接着,道:“我现在只奇怪我房中的灯,原是点得好好的,为什么会忽然熄灭了,否则,小弟就不会误闯到洪小姐房中去了。”
  兰鹰武中秀双眉一蹙,眼睛望着桌上那盏琉璃灯,道:“这是一盏琉璃灯,照说就是有一点风,也吹不息,除非有人故意把它弄息……”
  说话之间,兰鹰武中秀才想起,桌上的琉璃灯未再点燃,于是伸手揭开琉璃灯罩,一火摺子,向灯芯上点去,那知灯芯烧红了,却是点不亮灯。
  兰鹰武中秀淡淡的道:“灯油没有了。”
  宋晓峰“嗯!”了一声,道:“那是说这灯是油尽而息灭的,不是人为的了。”
  兰鹰武中秀一点头道:“不错,看来我刚才推论的话,被当前的事实推翻了。”
  宋晓峰沉思了一阵,轻轻的吁了一口气,道:“如果没有人从中弄鬼,小弟就宽心了。”
  兰鹰武中秀皱了一皱眉头道:“你不觉得事情发生得太巧了么?”
  宋晓峰道:“事情或许有点巧,但小弟一生遭遇的巧事,还有比这更巧的,比这更不可理喻。”
  话声忽然一顿,沉吟了一下,接道:“大哥,你说洪立宇的人到底如何?”
  兰鹰武中秀道:“洪立宇能崛起江南绿林道上,自然不偶然。”
  宋晓峰道:“小弟觉得他这人还不错。”
  兰鹰武中秀一笑道:“你是说他今夜没有借题发挥,为难你?”
  宋晓峰道:“大哥,你想想小弟当时的处境,多尴尬!多难过,他只要说一句重话,小弟便无容身之地,就凭这一点,可以看出他为人分是非,明事理。”
  兰鹰武中秀无法反驳宋晓峰的活,但心里总不以为然,只好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宋晓峰一早起来,梳洗完毕,外面厅中就响起了铁臂苍龙丁大昌撩亮的笑声,道:“丁帮主,起来了么?”
  宋晓峰迎出房外,只见铁臂苍龙丁大昌竟然穿了一身长袍马挂,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宋晓峰因对洪立宇有了主观上的改变,便收起了撩扬面的架子,微笑道:“丁帮主这身打扮,洪寨主可是又要举行什么大礼?”
  铁臂苍龙丁大昌见宋晓峰改换了和易迎人的态度,大受感染,恢复了鲁莽英雄豪放,哈哈一笑道:“法主,您猜猜看?”
  话声方落,兰鹰武中秀掀帘走了出来,笑口接道:“想不到丁大帮主你也学会了卖关子了。”
  接着双目一亮,怔怔的望着铁臂苍龙丁大昌:“啊!”的发出一声惊讶之声,道:“丁帮主,你这是做什么?”
  话声疑讶之中颇有调侃的意味,最是那两道眼神,看得铁臂苍龙丁大昌通身不自在。
  铁臂苍龙丁大昌打了一个哈哈,自嘲的道:“老夫是沐猴而冠,脱不了贼胎……可是,今日是小弟最光荣的日子,武兄不要见笑。”
  兰鹰武中秀笑道:“原来如此,小弟先向帮主道贺了。”接着,双拳抱了起来,就要行礼。
  铁臂苍龙丁大昌摇手不迭的道:“现在且莫忙道贺,小弟的”光荣“还没到手哩?”
  兰鹰武中秀哑然而笑道:“你丁大帮主的‘光荣’,什么时候才能到手?”
  铁臂苍龙丁大昌含笑道:“快了!快了!”
  忽然,抱拳向宋晓峰作了一个揖道:“属下这‘光荣’尚恳法主恩赐。”
  宋晓峰一愣道:“什么‘光荣’?这话从何说起?”
  铁臂苍龙丁大昌面色一正,道:“洪寨主有一位千金,年方二九,长得貌若天仙,性情温和,文才武功,无一不佳,洪寨主有意高攀,请结秦晋之好,尚望法主,把这大媒的光荣赐给屑下。”
  宋晓峰心中一沉,投目向兰鹰武中秀望去,兰鹰武中秀微微一笑,笑意中,似乎说:“你看,现在拐着弯来了吧!”
  宋晓峰对洪立宇刚改变的观感,也随之动摇了起来,剑眉轻轻一轩,咀角上掠起一道冷笑,道:“洪寨主一共有几位千金小姐?”
  铁臂苍龙丁大昌道:“洪寨主一共有三位千金小姐,属下作媒的这一位,就是法主昨晚见到的那位。”
  宋晓峰冷冷的道:“你们想逼婚!”
  铁臂苍龙丁大昌脸色大变,悚然道:“不敢,属下与洪寨主如有此心,那是罪该万死了。”
  宋晓峰“嗯!”的一声,道:“你不觉得这媒不是时候么?”
  铁臂苍龙丁大昌呐呐地道:“但法主也要替洪小姐想一想啊!”
  宋晓峰剑眉一轩道:“你们心中想的是什么?难道不相信我说的话。”
  铁臂苍龙丁大昌道:“洪寨主就没有怀疑法主的话。”
  宋晓峰心中一动,道:“小弟倒是怀疑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巧了,怎会在那时候,洪二小姐正好……”话是点到为止,再说不出口了。
  走错房子,可说是自己不小心,三更半夜,一个大闺女,通身脱光光的,那是什么意思。
  铁臂苍龙丁大昌笑了一笑,道:“对于那件事,法主纵不怀疑,属下也觉得大有问题,因此属下曾请示过洪寨主。”
  宋晓峰道:“洪二小姐怎样说?”
  铁臂苍龙丁大昌道:“据洪寨主告诉属下说,洪二小姐那时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白额大虎,追得她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吓得满身大汗,她因起来换衣服,却不意被法主撞上了,你说道不是天缘巧合么!”
  宋晓峰一愣道:“此话当真?”
  铁臂苍龙丁大昌道:“洪二小姐作梦是否真实,属下不敢担保,但洪二小姐半夜起来换衣服的事,属下认为应非设词,尤其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
  话声顿了一顿,一叹接道:“洪寨主深明事理,所以对法主毫无怨尤之心,法主也尽可问心无愧,可是,以一个女孩子的二小姐来说,露体之羞……唉……”
  话声一顿,忽然笑了起来,接着又道:“这才真叫做奇缘巧合啦!”
  仁至义尽,情理皆兼,宋晓峰哑口无言,不但没有话说了,而且对洪寨主委屈求全的苦心,也有同情之感。
  宋晓峰脑中迥旋着昨夜惊心动魄的奇妮风光,娇羞动人的倩影,叩动着他的心弦,跳烫不已,俊面不由一下子变得通红。
  宋晓峰心里摇曳的举着失去了定力的目光,向兰鹰武中秀望去,他是一点主张也没有了,想请这位江湖经验比他丰富的大哥,给他拿一个主意。
  兰鹰武中秀也被铁臂苍龙丁大昌说得不由不同情,他到底不是当局者,尚能冷静思忖,喑叹了一声,笑道:“这件婚事,在情在理,小弟看看晓峰是非答应不可,不过,我想事情不要决定得太急,太急了……”那是“欲速不达意,但他没有说下去。”
  话声一顿,接着哈哈一笑,道:“丁大寨主以为小弟一见如何?”
  铁臂苍龙丁大昌接着也是一笑道:“武兄说得是,小弟想起我自己的一件事了,我和我那老伴,最初有人提媒的时候,小弟心中已是一百二十个‘高兴’,但却说了更多的‘不’字,哈哈!哈!哈!我看武兄你已是过来人吧。”
  兰鹰武中秀微微一笑道:“小弟现在是一个后悔无及的人。”
  铁臂苍龙丁大昌笑了一阵,语声一低道:“不会拖太长的时间吧?”
  兰鹰武中秀道:“煮熟的鸭子,还飞得了么,急什么?”
  铁臂苍龙丁大昌轻声道:“你不知道,再有半个月,就是洪寨主五十大寿,我们替他做个双喜临门,岂不更好。”
  兰鹰武中秀拍了铁臂苍龙丁大昌一下肩头道:“包在小弟身上,你放心,保证误不了事。”
  铁臂苍龙丁大昌笑呵呵的道:“事成之后,小弟另外请你……。”
  一语未了,门外忽闪出了洪立宇的影子,他一人独自而来,来得无声无息,大出人意料之外。
  朗朗的笑声,因他的出现,而冻结住了。
  洪立宇的神情显得有点哀伤,但他很有自制力的,向大家笑了-笑。
  铁臂苍龙丁大昌顿了一顿,向洪立宇道:“小弟……”
  洪立宇摇手止住铁臂苍龙丁大昌的话,接着向宋晓峰一抱拳道:“法主的心意,属下感激无比,只是属下那丫头,福薄不足以配法主……”
  话声未了,长叹一声,又一抱拳,转身匆匆而去。
  出奇的言行,把大家都愣住了,等到大家收回神思来,洪立宇已走得不见人影了。
  铁臂苍龙丁大昌迷惘的大叫一声,道:“这是怎样一回事,他难道疯了不成。”
  兰鹰武中秀道:“小弟看他伤痛逾重,必定发生了什么事故,丁兄最好回去看看。”
  铁臂苍龙丁大昌一点头说道:“对,小弟这就回去看看。”说着,转身就去也忘了向宋晓峰告辞。
  兰鹰武中秀中声道:“丁兄,别忘了来告诉一声。”
  这时,铁臂苍龙丁大昌走出屋外,只听他回声道:“小弟知道,我会尽快回来。”
  宋晓峰心乱如麻的道:“大哥,你看出了什么事故?”
  兰鹰武中秀道:“这很难说,我们还是等丁大昌的消息吧!”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二章 铁军纵虎去 兽环惹魔来
下一篇:第四章 装死逃虎窟 拚命救男人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