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血雨随风逝 温馨抱满怀
 
2019-11-05 14:15:48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线天冷笑一声,道:“这就是相信你的结果!”弦外之音,实乃对“七星会”上座中五人而发。
  抬眼间,只见少林掌门人与武当掌门人一无表情,依然端坐不动,倒是南方侠隐李公旦与北方潜龙万空山神情震动,显露出惊愕之色。
  朱五绝随后到了那白衣少年面前,喝声道:“来人,把这恶徒拉了下去。”
  一个丐帮弟子奔了过来,正要抱起地上那白衣少年尸体,一线天一挥手道:“且慢!”
  朱五绝抱拳向前道:“老前辈有何吩咐?”
  一线天震声道:“老夫要看看他身上带了些什么绝毒暗器,竟敢存心暗算于老夫。”
  朱五绝道:“老前辈说得是,敝帮对于此事也必查个水落石出,才能对在座群雄作一交待,晚辈就亲自动手了,查给老前辈一看。”
  话声中,他已一伸手,把那白衣少年的身子翻了一个身,但他把那白衣少年身子翻过来之后,忽然心有所思的轻“啊!”了一声,停手道:“晚辈身处瓜田李下,应请老前辈命人检查才是!”
  朱五绝手法奇快,翻动那白衣少年尸体时,已把不能见人的东西收回了,一线天看得清清楚楚,但东西已然被他取去,再查下去,不过是普通兵刃而已,普通兵刃,对一个武林人物说业,那是不值一提了。
  一步被朱五绝抢先,一线天凝视了朱五绝一下,哈哈大笑道:“好一个‘瓜田李下’,如果老夫派人检查,岂不更有栽脏之嫌,不用检查了……”
  话声微微一顿,脑念电转,暗暗忖道:“老夫如果发话要检查其他所有的送菜白衣人,那些白衣人闻言之下必然会将身上所带之物,迅快的暗中递去,结果倒成了老夫无事生非了,这小子的反应真快,便宜他了。”
  一线天略一检讨,便微微一笑,坐了下去,不再说话。
  朱五绝再吩咐那丐帮弟子,把死去的白衣少年抱了下去,他自己也跟着走出去了。
  送菜的白衣少年依然川流不息,不外一线天传音告诉宋晓峰道:“那些白衣少年,每人身上至少携带‘天绝针’和‘天毒磷火’两样东西,现在都被朱五绝命他们暂时交回去了,这样他们要动手前势必将那两样绝毒暗器再发给他们,以后我们做好掌握他们的行动了。”
  宋晓峰想了一想,说道:“孩儿还担心的一件事,就是怕朱五绝在饭菜之中下毒。”
  一线天道:“这一点,小珠儿早有准备了。”小珠儿一直都没现身,宋晓峰算是明白她没现身的理由了。
  忽然一声呼唤,起自宋晓峰身侧,回头望去,只见一个小老头子,右手端着一支酒杯,向他嘻嘻一笑道:“陈老儿咱们好久不见了,来!来!来!老夫敬你三杯!”
  宋晓峰和他糊里糊涂喝了三杯酒,那老头子真是海量,绕桌一圈之后,敬到别的桌上去了,他人眼也熟,张三李四,个个都叫得上号来,最后,连少林武当二位掌门人都不例外。
  那小老头敬过正中座席上的高手之后,忽然又来了一个人,此人身高八尺,但高而不胖,瘦得像一根竹竿,脸色白里带青,像是棺材里才走出来的死人,身上穿着一件灰白色的长衫,腰中束着一条白色腰带,腰带背后叉插着一对蜈蚣拐,拐上蓝光闪闪,看上去,定不是好人。
  那人幽灵般突然出现在赵灵燕身边,冷冷问道:“请问姑娘,上姓芳名?”
  赵灵燕望了她一眼,冷然一笑,抬头望对面树上一支离巢的乌鸦。
  那汉子冷“哼!”一声,声音一沉,又问道:“请问姑娘上姓芳名?”
  赵灵燕收回目光,对视着那汉子,冷冷的道:“你在和什么人说话?”
  那汉子阴恻恻一笑道:“自然是姑娘你。”
  赵灵燕冷哼一声,道:“我已不是姑娘了。”
  那汉子一时转念不过来,一怔道:“你……。”
  旁边的春昶一笑接口道:“‘紫彩玉箫’宋大侠的夫人!”
  那汉子冷笑一声道:“就是‘紫彩玉箫’的夫人又如何,总不成嫁了‘紫彩玉箫’,就把眼睛长到额头上去了吧!”
  “紫彩玉箫”维持江湖正义,讲究的是“循理行事”,贵人先律己,所以在江湖上以公正无私著称。
  那汉子口之的话,虽然说得十分难听,但赵灵燕不答他的话,失礼在先,有违“紫彩玉箫”素行。
  赵灵燕却也知过即改,歉然一笑,道:“对不起,因为席上女客不仅小妇人一人,而壮士称姑娘,所以小妇不便贸然接答。”
  话声微微一顿,接着嫣然一笑道∶“壮士有何见教?”
  赵灵燕这一开口带笑,声音娇柔动人,笑眼生花,那来势沉沉的汉子凶威顿减,自己都觉得唐突了佳人,不好意思的呆呆一笑,讪讪的道:“夫人从前是不是号称迷幻仙子?”
  赵灵燕道:“那是江湖朋友,背后对小妇人的称谓,小妇人自己,并未以此为号。”
  那汉子陪笑道:“在下星池雷迅,不知夫人耳闻过及没有?”
  星池二怪,闪电追风,雷迅雷速兄弟,潇洒上声名不小,由于他们兄弟一向独来独往,身手快捷无伦,江湖上能识他们卢山真面目之人,实是少之又少,想不到却在这里出现,找上了赵灵燕。
  大家闻言之下,不由引起了一阵阵的交耳细谈。
  赵灵燕摇了摇头道:“小妇人孤陋寡闻,很是抱歉。”
  闪电雷迅似是因赵灵燕不知他大名,甚为不满,但他忍下心中之气,干笑了一声,道:“在下有一位兄弟,名叫雷速,夫人难道也不知道?”
  赵灵燕微微一震,抬头思索了一下,点头道:“他是你的兄弟么?我记起他了,他似乎长得……。”
  闪电雷迅脸色陡然一变,厉声道:“你知道他就好了!”“好”字出口,忽然左手一扬,一股白雾向赵灵燕迎面掩去,赵灵燕“唉哟!”一声,挥袖掩面不迭。
  闪电雷迅真的出手如电,右手一探,便扣住了赵灵燕腕脉,接着,大喝一声,道:“谁要动,老子就和她同归于尽!”
  说时迟,那时快,与赵灵燕同桌而坐的宋晓峰在狡不及防之下,都没来得及出手,赵灵燕便落到了闪电雷迅掌中。
  大家一惊之下,只见闪电雷迅右手扣住赵灵燕脉门,左手握着一瓶黄色的药水,高高的举在头顶上。
  宋晓峰一按桌面,站了起来,那边朱五绝却已先他一步,转身过来,向他使了一个眼色,制止他出手过问,朱五绝以主人身份,向闪电雷迅一抱拳,说道:“雷大侠,在下朱五绝久仰之至,但不知雷大侠与宋夫人有什么过节,当着少林、武当等大掌门人在此,雷兄请放手,好好一谈如何?”
  闪电雷迅回目一瞪赵灵燕,悻悻的道:“你是随老子走呢?还是当着天下群豪之前,大家来谈一谈?”
  赵灵燕似是有什么隐私,不慰公开谈,问道:“你要我到哪里?”
  闪电雷迅冷然道:“见我兄弟去!”
  赵灵燕无可奈何的点了一点头,道:“好,我随你去!”
  这时王大娘与赵灵燕的贴身四女,已围了上来,守住了四方,赵灵燕落在闪电雷迅的手中,投鼠忌器,不敢现手救人。
  闪电雷迅一举手中黄色药水,向朱五绝说道:“宋夫人自愿随老子同去,希望各位让出一条路来,否则,老子手中化肉息形水,伤了宋夫人,可是各位逼出来的。”
  闪电雷迅一带赵灵燕,也不管大家让不让路,直向外面去闯。
  朱五绝还在有所犹疑,赵灵燕却叫了一声,说道:“王大娘,你带四女前面开路!”
  王大娘似有话要说,叫了一声:“姑娘……”
  赵灵燕低叱一声,道:“听我的话做去!”
  王大娘忍住一肚子气,死瞪了闪电雷迅一眼,重重的一跺脚,大步向前走去,四女不再待吩咐,左右一分让着赵灵燕与闪电雷迅,一路随在王大娘身后。
  朱五绝显然不愿多生枝节,一挥手道:“传话下去,既然宋夫人自愿,各处不得阻拦。”
  放着这多武林豪强在场,竟被闪电雷迅单枪匹马的得手而去,当闪电雷迅带着赵灵燕身影消失之后,全场哄然起了一阵骚动。
  宋晓峰假扮的莫天倚也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忽然喝了一声:“老夫不能任他将人带走!”点足长身而起,向闪电雷迅所行方向追了下。
  莫天倚与赵灵燕有父女之情,他的不顾一切追了下去,朱五绝虽然暗中恼怒,却并未因此引起疑心。
  这边宋晓峰一走,邻桌上的真莫天倚假宋晓峰也是大喝一声,掠身而起,随后走了下去。
  朱五绝狞笑一声,暗中一挥,他的人也暗中走下去了。
  一阵骚动之后,谈论之声虽然不绝于耳,但是酒菜都已陆续送上,各人狼吞虎咽,大吃大喝起来。
  朱五绝本来有一个很好的安排,准备在酒至半酣之时,在酒中暗下强烈的毒药,不管你是一线天的人也好,七星会的几位大头也好,丐帮邀来与会各路英雄好汉也好,甚至丐帮帮主施一平也好,一网打尽,然后,便把几个强敌除去,胁迫其他的人相从为用,横扫天下,独霸武林。
  朱五绝野心勃勃,计划周详,第一个丐帮帮主施一平堕入他计中而不自知,第二个山主郭慕陶更是被他整得一生心血齐付东流。
  山主郭慕陶所有从独目圣母手中弄来的一些毒药,也尽转到了朱五绝手中,可说什么都被朱五绝柞干了。
  但朱五绝得意头上,还是疏忽了一点,没追出山主郭慕陶心中最后一点秘密,那就是他的那些奇门毒药,还有一个大克星黄小珠也在一线天手下。
  山主郭慕陶数十年经营的一片心血,败在朱五绝与剑魂剑魄二兄弟手中,当然心不甘情不愿,只因许多事情想瞒都瞒不过,因为剑魂剑魄兄弟,随侍他太久,大小事情都知道一点影子,剑魂剑魄知道有独目圣母其人,却不知道她还有一个衣钵传人黄小珠。
  他们也知道独目圣母被山主郭慕陶一把大火送进了鬼门关,却不知道独目圣母的传人已庆生还。
  话又说回来,山主郭慕陶自己也不知道黄小珠的确实情形,只是心中恨极了朱五绝,能保留的,就尽量藏在心中不说出来。
  场中情形,大家已经喝得半酣,该是下毒的时候了,可是,宋晓峰与莫天倚一去之后,还没有回来,尤其宋晓峰在朱五绝眼中的份量,重到使朱五绝对他十分畏忌,铲草不除根,这次要被宋晓峰因此逃出手去,后患无穷。
  因此,朱五绝在种种顾虑之下,等了又等,拖了又拖,没有及时发出下毒的暗号。
  正当朱五绝暗暗着急之际,他已得到秘报,闪电雷迅乃是蓄意出来,暗中早有脱身之计,他带赵灵燕等人离开不远之后,便杳如黄鹤,失去了踪迹,宋晓峰与莫天倚都搜索不出下落来,现在已在回程途中了。
  朱五绝暗暗吁了一气,向旁边侍候的一个少年人,暗中传音吩咐道:“进毒!”那少年人-点头:转身向置酒之处走去。
  不久暗讯回报,“一切进行顺利”,同时也见莫天倚败羽而回,朱五绝过去敷衍了一下,暗中对他擅自离开,表示了极度的不调,传音训了他一顿。
  朱五绝在训示莫天倚的时候,只见宋晓峰也已回到自己的席上,向一线天报告经过情形。
  朱五绝暗笑了一声,回到丐帮帮主施一平身前,低声道:“师父,差不多是时候了。”
  丐帮帮主施一平站起身来,端起酒杯,向大家一举道:“各位请干了杯中酒,在下有一件大事向各位报告。”他先自己干了杯中酒,向大家一照。
  这杯酒大家自是非干不可,少林掌门人也端起酒杯干了一杯。
  看少林掌门人与武当掌门人那付饮酒的样子,个个眉花眼笑,自是早就知道丐帮帮主施一平要说的话了。
  丐帮帮主施一平请大家喝了一杯之后,接着又倒满了自己杯中之酒,离席走到一线天席前,向一线天一举杯道:“赵兄,请为你我数十年交情饮下这杯酒,算是小弟向你老兄先赔个‘不是’,同时,把今天的宴会,化戾气为详和,干戈为仁义,为后世江湖开太平。”
  一线天哈哈一笑道:“好说!好说!这杯酒老夫自是该饮,只是在饮这杯酒之前,老夫问施帮主一句话,不知施帮主可当着群雄之间坦诚见告。”
  丐帮帮主施一平含笑点头道:“老化子事无不可对人言,赵兄有什么话,我老花子言必由衷,字字可誓天日。”今天施帮主的态度,出人意料的好。
  一线天扬声道:“据小弟调查所知,就离此不远之处,有一座山洞,洞中隐伏着无数江湖好手和黑道巨擘,不知此事是否当真?”
  丐帮帮主施一平坦然直认,点头道:“赵兄的调查不错,是有那么个地点。”
  一线天想不到丐帮帮主施一平竟然一口承认了下来,凝目望了丐帮帮主施一平一阵,大感意外的道:“不知那些人与帮主有无关系?”
  丐帮帮主施一平又点头道:“那些人不但与小弟有关系,老实说,正是小弟准备与赵兄你意气相争的援兵。”
  一线天忽然仰天一阵震天大笑,笑声穿云裂石,万物皆颤,久久不绝。
  虎眉一扬,歉住笑声,正要开口说话时,丐帮帮主施一平微微一笑,抢口道:“不过小弟现在不准备与你赵兄作那意气之争了。”
  一线天一怔道:“你想明白了。”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小弟早就明白了,只是没早告诉你赵兄而已,今日请赵兄来,正是要向你赵兄说个明白。”
  一线天举目向“七星会”席上少林武当等掌门人脸上望去,只见他们也向他望来,目光一接,只见他的脸上尽是笑意。
  一线天暗忖道:“老花子的话,自是错不了,他们相信老花子的话,出自必有因,可异的是,只怕老花子本人都落到朱五绝套中了。”
  一线天听宋晓峰的消息,判断朱五绝一定另有野心,当然,这时他无法把朱五绝的阴谋发出来。
  如果没有铁一般的事实作证,一线天就是把自己知道的说出来,除了打草惊蛇外,可说没有半点好处。
  一线天暗笑一声,道:“施兄请说,老夫洗耳恭听。”
  丐帮帮主施一平一口干了杯中酒道:“请赵兄干了这杯酒,接受小弟的道歉当再详细奉告,同时,也请座上各方朋友指教。”
  他首调锵锵,朗朗而谈,虽是面对一线天,但一字一句,无不送满声场,到达群雄耳口。
  一线天一仰首,干了杯中之酒,哈哈一笑,伸出手道:“好,过去的事,我们一笔勾销,谁也不再提了。”
  丐帮帮主施一平退回自己席前,转面现着全场群雄,又扬声说道:“各位想必都已发现近二十年来江湖上表面虽然平静无波,其实隐忧重重,正有某些人士暗中图谋不轨,近年来更为燎原之火,一触即发,危机隐现,迫于眉睫。”
  话声微微一顿,停下来向全场群雄扫视一下,当发现了全场之人,无不全神贯注时,大为满意的笑了一笑,精神陡增的继续说道:“近年兄弟与一线天赵兄,有感于江湖危机日甚,乃各派手下门人,分别打入那意欲危害江湖的集团之下……”
  这时,忽然有人打断话声,问道:“不知那秘密集团叫什么名称?”
  丐帮帮主施一平道:“那秘控集团极大,因为只在暗中活动,所以尚未正名,他们的首脑自称山主,乃是一位名不见经传,但他一身功力与心智堪称高手中的高手,阴谋家中的阴谋家。”
  接着又有人问道:“贵帮主打入魔党之中的自是朱大侠朱五绝了,但不知一线天门下的那位又是什么人,江湖上好像从来没有听说有那样一位年青的高手。”
  丐帮帮主施一平反问那人道:“各位在江湖上,可曾听说‘紫彩玉箫’其人其事?”
  此话一出,只见全场哄然,那人更是一怔,道:“‘紫彩玉箫’宋大侠!”
  丐帮帮主施一平点头一笑,伸手指着宋晓峰道:“‘紫彩玉箫’宋大侠,也就是目前坐在一线天赵兄身旁的宋晓峰宋大侠。”
  全场轰然,不知是谁想鼓起了几声掌声,那掌声一起,接着全场响应,掀起了一片掌声。
  宋晓峰在此情此景之下,只好起座抱答掌礼,相谢全场热烈的掌声。
  一阵掌声过后,丐帮帮主施一平高举双手,请大家肃静下来,接着又道:“那山主的势力,极为庞大,手下尤多江湖上积年大盗,一旦举事,江湖浩劫难免,兄弟与一线天赵兄,都有防患于未然,先下手为强的看法,不幸的是宋大侠的身份被那山主所发,因此迫得宋大侠只待中途抽身而退,那山主深心之中极是畏忌一线天赵兄与宋大侠,因此,兄弟乃将计就计,藉故与一线天赵兄反目成仇,订下今日与赵兄的约宴,一面暗结那山主,请他全力相助……。”
  一语未了,有些心性急燥之人,已是断章取义,不待丐帮帮主施一平把话说完,便勃然变色,大叫道:“好呀!老花子,你敢情人面兽心,与那山主联手一气了……”丐帮帮主施一平哑然失笑,摇手道:“朋友,请不要怪急,兄弟绝不是那种人,自有下情奉告。”
  同时,有那听话仔细的人,指摘那人道:“朋友,你听话也不用用心,你不叫施帮主说过那是‘将计就计’么,快坐下来,不要打岔了。”
  那人一想,确是自己没把话听清楚,涨得满绯红,讪讪的默不作声了。
  丐帮帮主施一平笑了一笑,接着道:“那山主在小徒朱五绝怂恿之下,认为有机可乘,乃率领大批手下,前来敝帮相助,现正被敝帮安置在一山洞之中。”
  话声又顿了一顿,转头又向一线天笑道:“这也是赵兄你适才提起的那些人,不过目前他们已不足为祸,统统被小徒朱五绝略施小计所制服,马上就可将他们带来此地,听候大家公议发落了。”
  丐帮帮主施一平话声一落,全场立刻欢声雷动,刚才那还在想骂施帮主的汉子,抓住了这补救过的机会,跳起来站在凳子上,大声叫道:“施帮主,手不刃血,就消弭了一场江湖大劫,真是全江湖的救星,兄弟提议,大家为施帮主欢呼,并共敬他一杯。”
  一呼百应,大家都举起了酒杯,场面热烈感人到了极点,丐帮帮主施一平,端着酒杯在手,不自觉的抖得把酒溢出杯外。
  一线天望着宋晓峰又是苦笑,又是长叹,但在礼貌上,他还不得不举起酒杯,向丐帮帮主施一平致敬。
  蓦地,忽然有人大叫一声,道:“大家看,那边来了很多人!”
  全场突然静寂下来,转头注目望去,见上山路上,黑压压的来了一大群人,已向望仙坪飞奔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阴损斗阴毒 诡才击诡谋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