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五章 苦修成绝艺 谈笑惩魔徒
 
2019-11-05 11:54:05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宋晓峰接口道:“不错,有这四个人。”
  一线天回问宋晓峰道:“你知道?”
  宋晓峰道:“晚辈不认识他们,但令……”
  一线天向那汉子一挥手,道:“你去吧!”
  那汉子捡回一条命,跑得比什么都快。
  一线天也不再问那四人是谁,只道了一声:“老弟,这倒省了我们一番力气,我们走吧!”
  宋晓峰历经挫折,现在也知道养气功夫的重要了,他现在是旁观者清,真担心一线天,忍气不住,非闯进谷内不可,这时,大大的吁了一口气,道:“老前辈有过人之能,过人之忍……”
  一线天一笑道:“你不是因为我这双手残废了,安慰我的吧!”
  宋晓峰正色道:“晚辈是言出至城,因为晚辈不是空口说白话,而是深切的有此体会。”
  一线天凝目注视了宋晓峰点了点头道:“这话倒不错,你将来想报父仇,就非先具备有百忍的功夫不可……我们以后再谈吧!”
  他是念动即行,忽然迈开步伐,移动了身形,宋晓峰紧随在他身后,走了一程,一线天忽然折身向深山之内行去。
  宋晓峰一怔,道:“老前辈,你要哪里去?”
  一线天身形方向不变,笑问道:“你以为老夫要到哪里去?”
  宋晓峰道:“难道你老人家不到东安去与大家会合?”
  一线天道,“她说过这话?”
  宋晓峰道:“没有,晚辈是想当然耳。”
  一线天忽然道:“你知不知道老夫是谁?”
  这话问得叫人好笑,但他既然问了出来,那就不但不好笑,而有点高深莫测,叫人皱眉头了。
  宋晓峰无从揣测,只好以最基本的了解,说道:“你老人家不就是一线天。”
  一线天道:“在绿林总盟主座上时,老夫是一线天,老夫现在已不是绿林总盟主了。”
  宋晓峰“啊!”了一声,道:“晚辈还知道你老人家又叫三元丈人。”
  一线天笑了笑道:“你还知道什么?”
  朱晓峰道:“晚辈所知就是这些了。”
  一线天道:“老夫身份复杂,要说一时也说不清,不过现在老夫什么也不是了,所以也不能再到东安去。”
  宋晓峰知道一线天是因这次摧心残肢的打击,使他丧失了万丈雄心,不由喟叹一声,道:“老前辈,晚辈有一句话想说。”
  一线天笑道:“你不用说,老夫知道,你对老夫认识还不清楚,不要胡思乱想,老夫要去一个地方,你愿不愿随老夫去?”
  宋晓峰舒肩朗笑道:“晚辈深受东方前辈重托,不把老前辈交回给东方前辈,晚辈随你老前辈到那里去,晚辈都有不能放手的责任。”
  一线天脚步一快,道:“那就废话少说,随老夫去吧!”
  一线天越走越快,追得宋晓峰上气不接下气,但他又不敢落后,凭自己这么一个人,总不好意思叫一线天再回头来找他。
  一线天只顾向前奔行,头也不回,宋晓峰又不好意思开口请他慢一点,只有咬紧牙关死挺。
  真也亏了他,一线天疾奔了三个时辰,宋晓峰就硬挺了三个时辰,口中没说半个告饶的字。
  只是,当一线天说:“到了”的时候,他却虚脱得倒在地上,一阵舒畅无比的感觉,袭上心头,便万事不知了。
  一线天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笑了笑,右脚脚尖一挑钩住宋晓峰腰部,以脚代手,带着宋晓峰进了一片密林之内。
  宋晓峰被放在一块清凉的石板上,清凉的石板,使他很快的恢复了神智,睁开双目,羞涩的一笑:“晚辈惭愧,见笑。”
  一线天摇头道:“你已经很不错,老夫当年在你这年纪时候,比你差得太多了。”
  宋晓峰勉可自慰的笑了一笑,挺腰座了起来,举目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只见四周都是高与天接的峻峰,自己处身的位置,仰头望着高高的苍穹,正有坐井观天的感觉。
  周围是一片二三十丈方圆的荒草地,一圈枣树林,隔断了荒草地以外的视线。
  坐身的右侧,有一块盖过房屋的基地,那上面也生满了杂草,但还有几根东倒西斜的屋柱,和一堆倒塌的屋顶。
  宋晓峰停住目光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一线天道:“今后我们的家!”
  宋晓峰迷惘的一怔道:“我们的家?”
  一线天点头道:“老夫想在这里停留些日子,不知你老弟,愿不愿和老夫作伴?”
  宋晓峰望着没有了双手的一线天,暗道:“你的双手都没有了,我能不陪你么?”
  这是一种不容考虑的义务,宋晓峰立即答应道:“当然愿意……不过,晚辈有点儿想不通……”
  一线天翻动着眼皮道:“什么地方想不通?”
  宋晓峰皱着眉头道:“你好像不在乎东方老前辈他们担心你?”
  一线天一笑道:“他们不会担心老夫的。”
  宋晓峰笑道:“这不大合情理吧。”
  一线天道:“我们之间有这份了解。”
  宋晓峰“啊!”了一声,道:“原来如此,那是晚辈空替东方前辈着急了。”
  话声一顿,接着问道:“老前辈今后之计,晚辈可得预闻?”
  一线天道:“当然可以……外面枣林之中,结实累累,我想你也饿了吧,请你先去摘些枣子来如何?”
  经他这一提宋晓峰也顿觉饥饿了起来,跑到枣林之内,摘了一大堆枣子,逐个拭抹干净,一线天叫他放在石板上,一张口,那枣子就自动跳入他口中。
  两人就用枣子当晚饭,吃了一个饱。
  他们又累又饿,吃东西的时候,谁也顾不得说话,吃饱了枣子,接着天色也暗下来了。
  一线天笑道:“在这里,没有适合的山洞可以过夜,住的地方没有弄好以前,我们只有坐在树底下暂避风霜了。”
  宋晓峰经过一阵休息,体力已完全恢复了过来,接口道:“没关系,我们正好作竟夜之谈。”
  一线天道:“老夫这一生,有如二十四史,复杂了,叫我自己说,真不知从何说起,你想知道些什么,还是你想着问吧。”
  宋晓峰凝眸集中了一下思维,道:“晚辈已知老前辈既号一线天,又称三元丈人,不知老前辈真名实姓能否见示?”
  一线天哈哈一笑道:“我的真名实姓么?老夫自己也忘记了,但老夫还有二个名号,不妨说与老弟知道。”
  话声顿了一顿,接道:“老夫在绿林总盟主座上,是以一线天的名号发号施令,白道上的称谓便是三元丈人了,当老夫是天禽七子的师父时,他们只知老夫是一心居士,但老夫和内人一起时,大家只知老夫是兰衣神剑。”
  宋晓峰双眉一皱道:“老前辈也不怕麻烦,取这样多名号?”
  一线天道:“因为老夫有四种不同的身份,就是再麻烦,也没有办法。”
  宋晓峰道:“你为什么要自找麻烦呢?”
  一线天苦笑道:“那也没有办法,老夫不得不这样做,譬如,老夫和我内人来说吧,内人是江湖上有名的武林世家出身,她总不能嫁个夫婿是强盗头子,所以老夫不得不变为兰衣神剑了。”
  宋晓峰一笑道:“但你的绿林总盟主身份,并没瞒住东方老前辈。”
  一线天道:“但老夫现在也告诉你了,过去只有内人知道老夫有四种身份,现在又多了一位你老弟了。”
  平平凡凡的一句话,听到宋晓峰耳中,顿然兴起一种知遇之感,不由激动地道:“晚辈承老前辈这样看得起,至感荣幸。”
  一线天道:“更可以说是老夫的幸运。”
  宋晓峰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道:“老前辈太看得起晚辈了。”
  一线天忽然面色一正道:“老弟可知老夫为什么落到那些人手中?”
  宋晓峰肃然道:“有请老前辈指教。”
  一线天指着宋晓峰道:“就是为了令尊的事。”
  宋晓峰愕然道:“老前辈为了家父的事?”过份的惊讶,所以不自觉的重复问了一句。
  一线天道:“令尊之被害,乃是武林之中一大公案,与绿林道上不无关系,老夫身为绿林盟主,责无旁贷,所以展开了调查,唉……”
  这筋斗栽得太大了,被人关了六七年不说,结果连一双手也送掉了。
  宋晓峰很快能了解一线天这时的心情,没有接着再问下去,两人默然相对了片刻,一线天一昂头,发出一声豪笑道:“七八年的囚禁算得什么,一双手臂又算得什么,可是老夫还有一双脚,还有一口气,老夫就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宋晓峰面对着这位坚毅无俦,不屈不挠的老人,又是感动,又是激动的道:“晚辈面对老前辈这种高义薄云天的侠行,晚辈感愧之余,真不知说什么才好。”
  一线天惭惭冷静下来,一笑道:“不要这样说了,否则老夫更是汗颜了。”
  宋晓峰道:“老前辈对先父事查出多少?”
  一线天道:“说来惭愧,老夫知道得并不多,只知道那是一个包括黑白两道高手的大集团,为了向令尊追索一样东西不遂,而致对令尊下毒手。”
  宋晓峰道:“晚辈也略有所闻,晚辈一出山,他们就找到晚辈身上来了。”
  一线天说道:“你知不知道,那是件什么东西?”
  宋晓峰摇头道:“晚辈一点也不知道。”
  一线天道:“令尊对你有没有什么暗示?”
  宋晓峰道:“没有!”
  一线天沉思了一阵道:“你还记得令尊出事那天的情形么?”
  宋晓峰点头道:“杀父之仇,毁家之恨,晚辈无时能忘,当日情景,至今思之,历历在目。”
  一线天道:“请你把当日的事,说一遍给老夫听一听。”
  宋晓峰道:“遵命!”于是尽其所知,统统说了出来。
  一线天全神贯注,听得很仔细,宋晓峰说完之后,好半天,他都仍在苦思之中。“
  宋晓峰心中亟想知道一线天的看法,迫不及待的道:“老前辈听出什么端倪没有?”
  一线天摇头一叹道:“令尊真是个怪人,叫人摸不着一点头脑。”
  宋晓峰道:“晚辈怀疑那所谓‘某种东西’,是子虚之言。”
  一线天道:“据老夫的调查,确有其事,我们如果能找出那件东西,一切疑难,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宋晓峰长叹一声,沉沉说道:“这要到那去找呢?”
  一线天一笑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老夫就不相信找它不出来。”
  宋晓峰面对着这个钢一般意志的老人,不由得大是振奋道:“老前辈说得是,晚辈也立誓,非把它找出来不可。”
  一线天抬头望了一望天上的月亮,已横过山峰,将隐于山峰,打了一个呵欠,道:“我们今天谈话就到此为止,我们好好调息一番,准备迎接明天的工作吧!”
  说罢,便闭目调息起来。
  宋晓峰其实比一线天更累,只因谈得兴起,忘了疲累,这时一线天闭上眼睛,他也不言不语调息起来。
  第二天一早醒来,只见一线天已以脚代手,把原来盖屋子的地基清出了一大片。
  此老的干劲,实在感人,一点不以残废自居,坐享其成,宋晓峰更只有全力以赴了。
  三四天的工作,他们就盖起了一座茅屋,不到十天工夫,整个地区的荒草都铲除了,半个月不到安定好生活,一直过了十多天,宋晓峰仍不见一线天有下一步行动,忍不住问道:“老前辈,下一步,我们干什么?”
  一线天吁了口气道:“练功夫,老夫不甘就此认命,你要成大事,现在这点艺业,也嫌不足,所以,我们两人都要埋头苦练这就是老夫带你来此的目的。”
  宋晓峰张目一愣道:“你老人家,原来是诚心成全晚辈!”
  一线天道:“谈不上‘成全’,只能说是互助合作,你要报仇,老夫要雪耻,我们的对相一致,目标一致,自然成败也是一致……”
  话声顿了一顿,接着道:“老夫七八年来的石牢生活,倒给了我一个练功的环境,领了不少武学上的精义,正好和你互助研究,互相切磋。”
  宋晓峰手足无措的讪讪的道:“晚辈劣质庸材,只怕要使老前辈失望。”
  一线天一笑道:“老夫双手断了,眼睛可没瞎,老夫对你有信心,你为什么自己信不过自己。”
  宋晓峰眼中滚动着热泪道:“可是晚辈已经有了师父了……”
  一线天道:“老夫没指望你拜师。”
  宋晓峰嗫嚅地道:“晚辈与令徒兰鹰武大哥,墨鹤古二哥,已是口盟兄弟,晚辈意欲拜在老前辈膝下,作一义子,不知老前辈可愿收下晚辈。”
  一线天哈哈一阵朗笑道:“老夫与你义母平生唯一遗憾就是膝下空虚,难得你有这份心老夫就生受你的了。”
  宋晓峰扑地拜倒,道:“义父在上,请受孩儿一礼。”
  一线天满面笑容受了宋晓峰一礼,笑声又响彻了云霄……
  一年之后宋晓峰是锦上添花,功力绝技,又不知比初下山时,高明了多少。
  一线天也装上了一双假手,这是他别出心裁,自己设计,教宋晓峰制作的,做得谁也看不出他这双手是假的。
  一线天,真是一个胸罗万方的武林怪杰,武学上的造诣不说,医卜星算,诸子百家,他是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也不知他这身本事是从那里来的。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四章 装死逃虎窟 拚命救男人
下一篇:第六章 玄功惊四座 绝艺服群雄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