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东方英 心祭 正文

第六章 玄功惊四座 绝艺服群雄
 
2019-11-05 11:55:59   作者:东方英   来源:东方英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洪立宇一震道:“桑老有何吩咐?”
  桑老大道:“来人的身份,你想起了没有?”
  洪立宇道:“想起来了。”
  桑老大点了一头道:“你能知道这魔头的厉害,那就好了,用不着老夫多饶舌了……”
  洪立宇一听他语气,似有示弱之意,忍不住截口叫道:“老前辈对于这次的绿林大会,已经不知费了多少心力……”
  桑老大一摇手道:“不用你说,老夫也知道,所以老夫兄弟也决定斗一斗他,倒要看看他这二十年来,又有什么了不起的成就。”
  洪立宇吁了一口气,道:“老前辈准备如何斗他,但凭吩咐,晚辈立刻就去布置。”
  桑老二一笑道:“你以为我们兄弟能当天下绿林群雄之前,使用阴谋诡计?”
  洪立宇讪讪的道:“老前辈的意思是……”
  桑老大道:“我们兄弟要斗他,就要当着天下绿林群雄之前,用真本领打败他。”
  桑老二接着又道:“而且老夫兄弟,自信要收拾他,还不必费多大的劲。”
  话声顿了一顿,一皱眉头接道:“只是那小的,老夫兄弟却不屑向他出手……”
  话声又是一顿,目光一转,环扫了所有的人一眼,嘿嘿干笑了二声,接道:“那小的身手,你们都已见过了,你们自己想想,有哪一位能是他的对手。”
  那些人沉默了一下,显然桑老二的话没有说错,所以大家才忍气吞声不说话。
  过了半响,一个人鼓着勇气道:“一个对一个,或许我们谁也不是他敌手,但我们大伙儿上……”
  桑老二长眉一蹙道:“在绿林大会上,你们还能群斗群殴?”
  那人满面通红,说不下去了。
  洪立宇嗫嚅的道:“也许我们用车轮战法,把他累倒。”
  桑老大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办法,未尝不可一行,只是还有几个问题,你想到了么?”
  洪立宇这是信口说出来的主意,当然没经过深思熟虑,怔了一怔道:“什么问题?请老前辈开导。”
  桑老大道:“万一车轮战法累不倒他,你能把绿林总盟主之位让给他么?”
  洪立宇应声道:“当然不能让给他!”
  桑老大道:“当着天下绿林群雄之前,众目所视之下你有什么办法不让给他?”
  洪立宇眉头一皱道:“这……”
  桑老二笑道:“老夫想,到了那时候,谁也阻不住他登上绿林总盟主宝座了。”
  洪立宇又想了一想,实在想不出好办法来,只得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问题要考虑?”
  桑老大道:“刚才我们是用正常的法,去推测不幸的结果,现在我们再用另外一种看法看看了,譬如你是那小子,如果你发现了对方用车轮战法对忖你,你会怎样办?”
  洪立宇道:“当然用最厉害的手法,速战速决,保持自己的体力。”
  桑老大道:“你认为他会不会这样做?”
  洪立宇道:“那小子出手就不饶人,遇上车轮战法,其出手只怕还要狠,还要毒。”
  桑老大目光一扫室内众人道:“能替你用车轮战法出战那小子的,不外就是在座的各位了……”
  接着,摇了一摇头,道:“就凭在座这几个人,只怕发挥不出车轮战的效用。”
  洪立宇道:“晚辈还可调集一些人手,临时出场。”
  桑老大问道:“那些人的身份地位,和艺业如何?”
  洪立宇道:“自然无法和在座的各位相提并论了。”
  桑老大一笑道:“派一些阿猫阿狗上台凑数,就算把那小子拖倒了,你不怕人家说你无赖下流么?将来你又怎样叫人家尊敬你。”
  面色一正,沉声又道:“你这绿林盟主当得没有价值,也就失去了我们支持你的愿意了。”
  洪立宇惶惊地道:“老前辈意思如何?晚辈但凭吩咐。”
  桑老大道:“老夫不反对你用各种阴谋手段争取绿林盟主之位,但有一点,你的阴谋手段不能落人口实,要假成得真,你办得到这一点,你便可放手做去,那老魔头自有我们兄弟替你对付,否则,你要慎重考虑。”
  洪立宇点头道:“老前辈说得是,容晚辈下去想一想。”
  桑老大道:“现在离大会时间,只有一个时辰了,老夫希望半个时辰之内,能得到你的回信。”
  洪立宇起身一礼道:“晚辈很快就会回来回复两位老前辈。”转身匆匆的出室而去。
  事情的变化,大出意料之外,他暗中预想的敌手,早由桑林二老替他暗中一一威服了,想不到会突然跑出这二个厉害的人物来。
  洪立宇一时真没有了主意,他退出休息室,就找到老二曹家雄商量起来。
  他先把一切经过情形和桑林二老的谈话,说给曹家雄听了,接着,长叹了一口气,道:“老二,你看,怎样办好,就这样放手,愚兄实是心不甘情不愿。”
  一线天与宋晓峰走出休息室时,又露了一手,他们话是说得好听,骨子里却是充满杀气。
  两人回到场中,一线天还是高处首席之上,那场中负责接待的老人,现在是大气也不敢哼一声。
  全场绿林人物,也对他们肃然起敬,疑神疑鬼,不知他们是什么来头。
  这时,洪立宇为免多生枝节,已暗命下手开始上酒上菜,用酒菜来堵大家的嘴巴。
  但见广场一角,急步奔出来一些身穿白衣的侍者,各自端着菜肴,健步如飞的送到各桌之上。
  接着山角后面,那些被洪立字特别接待的绿林雄枭,也大伙儿走了出来,落座在一线天附近那特别席位上。
  那些豪强之中,有一半是一线天在休息室见过的,他们见了一线天,心理上产生一种非常不自然的感觉,故意避开他们两人视线不敢与他们对面正视。
  他们分坐在另外六张桌子上,一线天他们那张桌子,仍然只坐着他们二人。
  桑林二老与洪立宇还没有露面一线天笑了一笑,向宋晓峰道:“承志,咱们也不用客气,吃饱了,喝足了好耍猴子吧!”
  他与宋晓峰两人,便旁若无人的,自顾吃喝起来。
  这些绿林人物,原来各方而来的乌合之众,平时就不讲究礼貌,见一桌上的酒菜,已有迫不及待之感,这时有人先动了筷子,那还管他三七二十一,哄然一声,都吃喝起来了。
  大家刚吃喝的兴起,忽闻一阵啸声起自峰下。
  啸声来势奇快绝伦,倏忽之间,已达峰上,大家各自心头一震,不约而同,转脸瞧去。
  只见从山峰之下,飞纵上来了五个叫花子。
  大家不由一阵纳闷,暗忖道:“丐帮不算武林人物,来这绿林大会何事。”
  大家正在纳闷间,只见洪立宇突然现身出来,在入口处挡住了那五个花子,喝声道:“五位可知此处已在举行绿林大会,如此闯上峰来意欲何为?”
  那五个花子,年纪都在四十以上,领头的那位,已是五十开外,将近六十的人,个个太阳穴高得像馒头一样,眼中光芒似电,都是修为极深的丐帮高手。
  那为首的老苍子一抱拳道:“老花子丐帮金眼神雕邱豪有事情见贵大会主持人。”
  洪立宇惊“啊!”一声,道:“敢情尊驾是丐帮副帮主邱大侠,久仰了,在下洪立宇,不知邱大侠有何见教?”
  金眼神雕邱豪张目一打量洪立宇道:“原来是洪寨主,久仰!幸会!”
  洪立宇蹙眉冷笑一声,说道:“贵帮与我绿林道上,向来和平相处,井水不犯河水,在下实不明白……”
  语气之中锋芒毕露,站在绿林同道立场,大有不惜开罪丐帮之势,可是丐帮金眼神雕邱豪不待他把话说完,又抱起了双拳,表示歉意的道:“老花子也自知来得不是时候,老花子先向洪寨主告罪,请洪寨主容老花子说明下情。”
  洪立宇冷然道:“告罪不敢当,但绿林大会乃是绿林朋友的大会,请邱大侠的话,能对全绿林朋友交待得过去。”
  金眼神雕邱豪道:“这个当然!”
  洪立宇道:“在下洗耳恭听!”
  金眼神雕邱豪朗声道:“老花子此来,并非对贵会有所不敬,实是奉了敝帮主之命,前来搜捕敝帮一名叛徒。”
  洪立宇哈哈一笑道:“这里都是我绿林道上的朋友,副帮主不要找错了地方。”
  金眼神雕邱豪笑了一笑道:“老花子绝不会找错地方……”话声顿了一顿,接着扬声又道:“敝帮那叛徒居心险恶,他不但背叛了敝帮,而且还冒充绿林好汉,准备在这次绿林大会上,闹事生非,不瞒洪寨主说,敝帮不惜冒犯绿林道上各路英雄虎威,前来捕捉叛徒,主要的原因还是怕敝帮叛徒优乱了贵会,将来被贵会误会蔽帮对贵会有所不敬!”
  洪立宇愕然大惊道:“有这等事?”
  话声未了,已有一个花子大叫一声,指向宋晓峰道:“副座,你看,他竟高据首席之上。”
  洪立宇急口道:“那是宋少侠,各位不要认错了人。”
  金眼神雕邱豪精光陡射,凝视有顷道:“就是他,绝对错不了。”
  接着,面怔一怔,又一抱拳,说道:“敝帮自在清理门户,与道上各路英雄好汉无关,更无藐视贵大会之意,请洪寨主包涵。”
  他高声朗语,声达全扬,先向大家打了招呼,这在江湖规矩上说,他已先站住脚步,谁也不能说他不是了。
  纵然有人要挺身而出帮宋晓峰的忙!那完全是个人行为,丐帮就是手下不留情,也不能再说与绿林道为敌。
  这时,洪立宇也不便再说什么但他却抢先一步,到了一线天桌前,抱拳道:“这是宋少侠与丐帮个人恩怨,请恕晚辈不便多言,一线天忽然打了一个哈哈,向宋晓峰道:”小子,你要想当绿林盟主,就看你过不过得这一关了。“
  宋晓峰一笑接道:“谁是老子,谁是孙子,咱们走着瞧吧!”
  话声中,只见金眼神雕邱豪已带着四个花子到了桌前,那四个花子,暗中取位,形成了包围的形势。
  金眼神雕邱豪,先不理会宋晓峰,却向一线天抱一抱拳,说道:“敝帮清理门户,请尊驾方便一二。”
  一线天这时忽然非常好说话,笑着点头道:“理当!理当!”起身站过一边去了。
  姜是老的辣,别想这时拿到他的话柄。
  宋晓峰视若无睹,任由他们调度,自己只顾喝自己的酒,吃自己的菜,眼睛望也不望金眼神雕邱豪一下。
  洪立宇再向另外六桌一拱手道:“丐帮清理门户,与我绿林道上无关,各位也请让开一步。”
  宋晓峰轻轻笑了一声,暗中运集功力,蓄势以待。
  六席一撤,中间空出了一大片。
  金眼神雕邱豪大喝一声,道:“叛徒,还不下座领死!”
  宋晓峰端坐桌上,也不承认丐帮的说法,也不否认丐帮的说法,因为这都是多余的,只有手底下见功夫,谁赢了,谁的话就有理,何必现在多费唇舌。
  宋晓峰抬起头来,用极度轻蔑的眼光,望了金眼神雕邱豪一下,冷冷的说道:“你自己敢不敢上来!”
  金眼神雕邱豪怒笑一声,道:“叛徒,你是自速其死!”一个虎扑,双手齐伸,屈指如钩,向宋晓峰扑去。
  宋晓峰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嘴角含着淡淡笑纹,看定来势,举手相迎。
  金眼神雕邱豪见宋晓峰坐着不动,心中甚是恼怒,暴吼如雷,身子忽起忽落,就在宋晓峰前后左右扑击不休。
  宋晓峰一支手握着酒杯,一支手随意挥舞,就挡住了金眼神雕邱豪的激烈功势,使他难越雷池的一步,金眼神雕邱豪久攻不下,忽然大喝一声,身形陡然加快起来,人影向宋晓峰身上一扑,便分不清他们两人谁是谁了。
  但这形势维持的时间并不久,大约也就是三四招过后,只听金眼神雕邱豪闷哼一声,一条身子便凌空向外飞了出去。
  金眼神雕邱豪向外飞射的身形,忽然凌空一翻,双手齐扬,发出两点兰光,劲急生啸,直向宋晓峰前胸射去。
  宋晓峰剑眉一轩,道:“你如此恶毒,在下可容不得你了。”话声中,陡然一抬手,遥向金眼神雕邱豪点出一指。
  金眼神雕邱豪人已受伤,身子又在空中,刚才发出两件带毒暗器,已是用尽了余力,宋晓峰指力飞来,那还躲让得开,只听他半空中发出一声惨号,身子一坠,落在地上,一动也不能动了。
  宋晓峰左手一指点落金眼神雕邱豪,右手顺手拿起桌上筷子,迎着飞到面前的两点寒光一夹,夹住了两枚兰芒闪闪的“天狼钉”。
  同时,站好了方位的那四个花子不声不响的手一抬,但听一阵卡簧发射之声响起,四蓬针雨,齐向宋晓峰当头罩去。
  针雨带着黑雾,一股腥恶之气,已向四周进射,有人已中了那毒气,倒了下去。
  众雄一阵大乱,纷向四外疾退。
  那四个发射暗器的花子,更是早就退出数丈之外。
  四股针雨黑云一合,只听宋晓峰大叫一声,头就伏在桌子上,动也不动了。
  看来,他已是一命呜呼了。
  洪立宇首先忍不住,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四个还退出数丈之外的花子,这时又折身而回,扬手打出一股白粉,扬声喝道:“大家且慢过去,那剧毒沾不得。”
  白粉与黑雾一合,天空一清,那四个花子已回到了宋晓峰身前,目光落处,四人不由全是一怔。
  只见桌上宋晓峰伏身的两边,一边放着一支碗,碗里乌光泛泛,各盛着半碗漆黑的绣花针。
  那些毒针,竟被他收到碗里了!
  那四个花子头一震,宋晓峰忽然一挺腰抬起头来,冷笑一声,道:“四位这点点鬼画符,岂能奈何得了在下,四位也未免太小看在下了。”
  那四个花子大惊失色,回身想逃,宋晓峰冷哼一声,右手一扬,四支筷子,脱手而出,劲急生啸,分向那四人身后追去。
  那四人闻声辨位,闪身急让,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让开宋晓峰的手法,四支筷子,分别打在四人“志堂”穴上。
  那四个人都有一身不弱功力,又都各尽所能避让中,不但无一能避开那筷子,而且所中的穴道,仍然还是一样,宋晓峰这种旷绝的手法,简直是罕见,只看得大家一呆,连好字都不知叫了。
  宋晓峰离座飘身而出,把那四个花子一一放在桌子两旁坐椅上,伸手取下了他们“志堂”穴上筷子。
  他取下筷子,大家才用真切的看出,他那筷子出手看似劲疾无比,其实那四人的衣服都没射穿,不过是打了穴道而已,这种功力运用之巧,简直令人不敢想像。
  这时群雄,才回过神来,轰!的一声,叫了个“满堂红”。
  宋晓峰接着连连弹指解去了他们四人穴道,沉声道:“四位相不相信,在下如要取你们的命,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那四人不明白宋晓峰用意何在,俱吓破了的胆,再也振奋不起来,低头默不作声。
  宋晓峰又道:“各位如果想逃,在下还可以给各位一个逃跑的机会,在下可以任由各位先走出三十丈外,在下再出手取各位之命,各位,想不想试一试?”
  谁想拿自己的生命赌这口闲气,那四人大气也没哼一声,他们心中都有数,就五十丈远,也不一定逃得了。
  宋晓峰点头一笑道:“很有自如之明,在下也不为难你们,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回答在下几句话,各位就可以安全下山而去……各位愿不愿回答在下的话?”
  其中一个花子硬着头皮道:“少侠如果要我们出卖朋友,在下等唯求一死而已。”
  宋晓峰一翘大姆指道:“四位够朋友,在下也不为难四位,绝不会要四位出卖朋友。”
  那花子一点头道:“少侠有什么话,问在下就是。”
  宋晓峰单刀直入的道:“第一,请朋友告诉大家,在下是不是丐帮的叛徒?”
  那汉子扬声说道:“不是,少侠并非是丐帮叛徒。”
  那人说话声音很大,全场之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立时又掀起了阵阵议论之声。
  宋晓峰微微一笑,道:“在下如果没猜错的话,我想四位与那倒地上的丐帮副帮主金眼神雕邱豪,都不是真的丐帮弟子,是不是?”
  那汉子长叹一声,道:“少侠没说错,我们都不是丐帮弟子。”
  宋晓峰道:“请四位给在场的各位朋友作个交待!”
  那人点头道:“好!”首先脱下了花子装,里面现出一身青缎子的劲装疾服。
  另外三人也一言不发,脱去了外面花子装,所现出的也都是劲装疾服。
  宋晓峰一挥手道:“带着你们地上的那位去吧!他还没有死,各位带回去,还来得及救治。”
  那四个汉子想不到宋晓峰真是一诺千金,不但没有追问他们幕后主使人,甚至,连他们的身份也没追问,愣了一下,以为耳朵听错了。
  宋晓峰再次一挥手道:“各位还不走!”
  那四个汉子眼中突然现出了泪光,同时一抱拳,道:“愚兄弟永世不忘少侠今日之德。”扶起地上那老者,四人飞驰下山而去。
  宋晓峰突然朗朗大笑了起来,笑得有些人脸上热辣辣的,提心吊胆的,真不知如何是好。
  宋晓峰大笑了一阵,接着道:“在下请问各位,在下有没有夺绿林盟主的资格?”
  洪立宇真怕宋晓峰的攻击箭头指向他,不由暗中吁了一口气,为表示自己的清白,首先应声,道:“如今真像大白,少侠的资格绝无疑问,我们更希望少侠一帆风顺,以少侠的才慧功力,替我绿林道上扬眉吐气。”
  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口中不说,心里都有数,尤其对宋晓峰表现的功力,和过人的才智气度,内心之中,都生了响往之心,都希望他能当上绿林盟主。
  大家反应够热烈,就像春雷一样,轰然道:“少侠当然有资格!”
  蓦地,一声劲而不扬,凝而有力的喝声传来,道:“老盟主所派特使驾到!”
  全场群雄突然寂静下来,纷纷转头望去,只见峰顶一角突岩之后,转出四个人来。
  当先一人年约二十左右,长得剑眉星目,俊逸非凡,他身后,紧随着两个黄袍老人,再后是一位身穿兰衫的青年侠士。
  有人认识他们的,便低低的告诉左右的人道:“当先那年青人,姓宋名晓峰,洪寨主的兽王环就是他送的,他与老盟主的关系,非常密切,随后那二位老人,可了不得,就是道中鼎鼎有名的桑林二老,后面那穿兰衫的是天禽七侠之一的兰鹰武中秀,一直随在宋晓峰身后,想必与老盟主多少有点关系。”
  宋晓峰是自己看自己,心里好笑,但却止不住的一阵纳闷,不知他们又要玩什么花样。

相关热词搜索:心祭

上一篇:第五章 苦修成绝艺 谈笑惩魔徒
下一篇:第七章 考较成功去 寿宴恶客来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