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2019-11-30 18:55:30   作者:独抱楼主   来源:独抱楼主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顿了一顿,连老魔自己,似乎也开始有点信心动摇,把握不定。
  难道那少年欧阳漱石,进入禁区之后,真能得以不死,而且自冷松夫人处,学会了发射松芒针的独家本领,赶来此间,向自己寻仇报复?
  是否会有可能呢?以那少年不屈不挠的性格,极其优秀的禀赋根底,虽然他在滚入禁区之前,曾被西鬼狼心伯勾一炜的夺命双环击伤,进入禁区,十之八九曾被性情乖僻的松夫人发现,将来充作她松芒针的活靶子,打死泄愤。
  可是九华山魔不曾亲见欧阳漱石身死,若说这少年还有活命的希望,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想着想着,九华山魔心中暗惊。
  侠义中人一方,高手如隐魂岛女主、天山大侠、幻人萧史、六虺靳芷等七人,此时俱已察觉得出,九华山魔的惶恐不安。
  萧史领先跨上一步,准备乘机发难。
  突然间九华山魔色厉内荏,高叫一声:“你们还犹豫什么,还不快快决定与我合作!”
  幻人萧看透了他的心理,冷冷说道:“我们在等……”
  “等什么?”
  “等那能克制你的人来到……”
  “谁?”
  “欧阳一家,世子欧阳漱石……”
  “哈哈哈哈”,众侠已可听出,九华山魔的笑声之出已有勉强。九华山魔喝道:“欧阳漱石早已死了,你们还等什么?”
  “老魔头你能肯定他死了吗?”
  说话的是天山大侠孤愤君,此言一出,九华山魔立刻答道:“如果他没死,为何到现在还不曾出现……”
  一方未结,蓦听秘窟中层之间,一个极清朗的声音响起。
  “欧阳漱石来也!”
  欧阳漱石石破天惊,群侠惊顾,但见那俊逸出众的欧阳漱石,宛如飞将军从天而降似的,此时猝然出现,定立秘窟之中,神清气爽,宛如玉树临风。
  众人这一惊喜,其中玲玉与嘉芙两位姑娘,心情激动,喃喃祷祝:“老天啊!你待我恁厚……”
  看那欧阳漱石时,劲气内蕴,双目炯然有光,分明不但毫无损伤,而且功力还有了进步。
  众人这一喜,何异是天降奇宝,啊地一声,发自心底。
  男女群侠,不约而同叫出:
  “欧阳漱石”。
  “欧阳公子。”
  “哥哥!”
  欧阳漱石俊脸之上带着微笑,又手抱拳行礼,朗声发话,道:“诸位大侠,恕我欧阳漱石来迟一步,且请稍让,待我与九华山魔算清血账之后,彼此再细叙不迟。”
  七大高手,闻言立刻闪开,欧阳漱石赤手空拳缓步向前。
  经过六虺之末与幻人萧史身旁,两人禁不住关心,悄道一声:“欧阳漱石,你可得当心他的无形掌奇功啊!”
  欧阳漱石微微一笑,低声道多谢大哥、六姊、小弟自有克他之法,可请两位不要担心。”
  此言一出,萧史、靳芷喜上眉梢,禁不住地互瞥一眼,已可料到,欧阳漱石吉人天相,真个已是学会了专克他无形掌奇功的松芒针绝技。
  只见欧阳漱石大踏步向前,来到那水阱之前,与九华山魔对面而立。
  九华山魔眼中惊奇之光一闪即逝,故作镇静,笑道:“少年,你来了吗?”
  “不错,我来了!”
  “你是来准备与我合作的吗?”
  “不是!”
  “少年,你知我对你的一番心意,喜爱你绝佳资质,有意收你为徒。
  你可以试想,做了我的徒弟之后,功力盖世,宇内无敌,何等威风……”
  “如他们这些人!”九华山魔指着勾漏五兕中的东囚、西鬼,五通中的韦佯说道:“全都是你的仆从。”
  又指着六虺四个,聂妫、陶妩、龙婉、西门媛,说道:“若干美女,都是你的妾侍……
  大西王府的宝藏,全是由你继承。以后你富可敌国,手下有奇材异能之士,供你驱策,为你奔走效劳,娇艳美女,充作下役,你的奇功盖世,天下无敌,何等威风,何等得意。
  只消你答应一句,做我的徒弟,这一切当可垂手而得……”
  一番话说毕,群侠只见老魔秀美的脸上,充满着诚恳之色,分明他真是倍爱欧阳漱石,此言确是发自于肺腑不假。
  而在六虺四个的脸上,此时充满着欣羡之色,秋波儿频送,在向这位未来的小主人邀宠。
  东囚、西鬼虽然尚有忿忿之色,却是无奈,垂首听命,何敢反抗。
  群侠内心暗自打鼓,但不知这位欧阳一家的世子,能否抵挡如此有力的诱惑?
  只见欧阳漱石俊脸之上,微微而笑,毫无激动之色。
  突然间他脸色一正,凛然正气充满,朗声发话道:“九华山魔,我欧阳漱石不才,幼承庭训,粗知诗礼,长成行走江湖,窃慕侠义之行,痛恨那为非作恶,倚势凌人,贪财好色之徒。
  大西王府非我一人私有,即使可得,亦将秉承祖先遗命,充作正当用途,反清复明,完成我川中四家,先祖未竟之志。
  我欧阳漱石不好女色,不须伥狗驱驰,更决不会威武所屈,富贵所淫,做你的徒弟。
  我是顶天立地的侠义汉子,年事尚轻,今后决意献身人群,勉力作侠义中人的一份子,偕同我侠义同道行走江湖,除暴安良,伸张正义。
  即使餐粗宿露,跋涉关山,栉风沐雨,将要饱受风霜之苦,但那是我侠义中人的本份,欧阳漱石不才,不敢妄想苟安逸乐,愿意追随我侠义同道,诸君子之后,共同努力以赴……”
  一番话,堂堂正正,慷慨激昂,句句字字,宛似金石,掷地有声。
  说毕之后,群侠大大敬佩,欣慰无比,采声而起,掌声雷动。
  九华山魔身旁的走狗们,惭愧低头,老魔头脸色大变。
  欧阳漱石踏上一步,冷冷喝道:“九华山魔,如今是你我一清血账的时候到了,请你还我二哥息悉、十手龙女、黑孩儿、独角蟒,四位同伴的命来……”
  九华山魔冷声一笑,喝道:“无知小辈,不识抬举,我今叫你后悔不及。”
  缓缓扬起手掌。
  群侠看得清楚,知道这是他将要发出那无形掌奇功的先兆。
  禁不住齐齐退后一些,幻人萧史连忙脱下绵袍,拉起鲲鱼皮衣面罩,跃来欧阳漱石身边,低声问道:“鲲鱼皮衣可抗这老魔头的无形掌奇功,适才间已经试过。
  贤弟,你要不要先换上此衣?”
  欧阳漱石摇头道:“多谢大哥,小弟已有把握,不须此衣,请大哥为我掠阵,看我取他性命。”
  萧史答应一声,递过西飞宝剑,欧阳漱石接来手中,准备发动!
  九华山魔道:“欧阳漱石,你敢冲过这水阱来吗?”
  欧阳漱石立刻答道:“有何不敢!”
  须知以他原先功力,本来尚难有把握,但自从在那隐魂岛华表之后,墓圹之中,得那白发老人青城一叟,牺牲自己,救活之后,功力移转,已具有了先天真气能力,功力大进,今非昔比。
  此时估计,足有把握,当下清啸一声,右手执着西飞宝剑,左手紧握,飞身跃出。
  但见他身轻似燕,瞬息之间,掠来九华山魔面前,声势夺人。
  九华山魔用手一挥,两位走狗退后,眼光一转,恨恨喝道:“少年,你自取灭亡,休来怨我!”
  扬手虚虚飘来,无形毒掌发出。
  电光石火之间,群侠眼睁睁地注视,只见欧阳漱石竟不闪躲,大喝一声,左手一拳,突然间放开。
  群侠连看都没看清楚,悄没声息,毫无威力,不知欧阳漱石此举是何意思。
  蓦然之间,奇事发生。
  九华山魔突然间凄惨叫一声,彷佛在刹那之间,他已受了极重的伤。
  踉跄倒退两步,“咕咚”一声,栽倒在地。
  变起仓促,六虺中的聂妫、陶妩等四个,齐声惊呼,勾漏五兕中的残党、西囚、西鬼,惊见主人如此,分明是靠山已倒,自忖决不是群侠敌手,慌忙溜向大西王府秘窟外层。
  散花仙子、天山大侠、峨嵋一鹤等人瞥见,孤愤君大喝一声,叫道:“恶贼,哪里走!”
  王者剑扬起,偕同散花仙子、峨嵋一鹤,急急追踪而出。
  此间,五通第三韦佯,见势不佳,连忙示意六虺中的四个悄悄溜走,又恐群侠追赶,聂妫等人机警无比,溜了不远,立刻藏在暗处,等待机会。
  这且按下不表。
  且说九华山魔倒地之后,群侠欢呼一声,再无顾忌,纷纷围将上来。
  地上躺着的老魔头,苦笑问道:“少年,是那贱人叫你来的吗?”欧阳漱石答道:“不错,正是冷松夫人指示我九曲堡路径,叫我来向你算帐!”
  “她要怎么样?”
  “你昔年狠心残去她双腿,如今她一样的,要我砍断你的两腿……”
  “少年,你已知我决活不了多久,松芒针人体,无形掌已破,落到如此下场,真不是我九华山魔始料所及……”
  这位昔年叱咤江湖,作恶多端,杀人不眨眼的魔君,此时奇功已失,身带重伤,面色苍白,躺在地上强忍痛苦,冷汗迸出。
  英雄末路,可悲可叹,群侠均是至情至性之人,虽然对他切齿痛恨,便在此时,却没有一个愿意去下手九华山魔。
  欧阳漱石虽然答应了冷松夫人,待要残去九华山魔两肢,作为报复,但在此时,却也不便下手,手执西飞宝剑,怔怔注视。
  但闻这老魔头喃喃自语道:“少年,你知道不,我一点也不恨你!”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妻子派来的,不瞒你说,我虽与她反目,一怒之下,残了她的双肢,将她永久禁锢,但在不久以后,我已醒悟后悔。多年来,我曾想过,去到禁区中去看她,向她忏悔,乞求她的饶恕,重新言归于好,作恩爱夫妻。
  但我又知道,她的生性倔强,必然对我深恶痛绝,我不去则已,去时只要一走近她身时,必然会被她以松芒针活活打死。我死而无憾,但她不容我解释,又何能知道我痛悔之心……”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老鹰头此时一心忏悔,脸上露出一片虔诚之色,说明他人虽暴戾,行事乖张,但对他的妻室,却正是一往情深。
  群侠不由得都大为感动,欧阳漱石声音变得十分柔和,起言说道:“你错了,我曾与冷松夫人盘桓多日,由于夫人谬爱,认为我诚实,向我吐露一切,是以我能尽知你们两人之事。
  虽然她恨你,但却仍对你眷恋,多年来她肢体残废,幽居寂寞,无日不思你能去向她忏悔,言归于好……”
  说到这里,地上的九华山魔陡然间精神一振,叫道:“少年,你此话当真?”
  “谁还骗你不成,只因你始终不去,是以她误会你毫无悔念,又知你最近准备再度出山,役使群魔,荼毒生灵,夫人痛心之下,决意要制服你,为民除害,授我松芒针绝技赶来此间,奉命要将你残去双腿,永久禁锢,不许为恶……”
  一番话说毕,九华山魔面上满是虔诚渴望之色,叫道:“贤妻啊贤妻!原来你仍是爱我的,啊啊!只要我知道了这一点,我便已万分满足了,我当如你之愿,以求博得你的欢喜。
  少年,请你借剑一用!”
  欧阳漱石犹豫着尚未有行动,地上的九华山魔,突然出手,一把夺过欧阳漱石的西飞宝剑,向下一撩,登时砍断了自己的双腿,鲜血迸流。
  弃剑于地,欧阳漱石与群侠大惊失色,一时纷乱,不知如何是好。
  幻人萧史急叫道:“前辈,你既有悔改之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便是我辈中人,放着有举世闻名的名医在此。韦兄,你快来救九华前辈。”
  老丹童韦修急急应一声,奔将过来,方欲先行为九华山魔止血急救。
  地上的九华山魔,委实功力高绝无比,身中松芒针重伤,残去双腿,人已奄奄一息,兀自尚能咬牙忍住,勉强坐起。
  苦笑着断续说道:“不……不必……欧阳漱石……我托你……归告我……我妻……就说我……诚心悔……悔改……永……永远……爱她……盼她……珍重……多……多谢……诸位……”
  一言说毕,气绝身死……
  群侠大为感动,问韦修道:“还能有救吗?”
  韦修俯身一探,黯然摇头。
  群侠立在九华山魔遗体之前,默然获致哀悼之忱,幻人萧史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就改,善莫大焉。九华前辈身后之事,理当代了。欧阳漱石贤弟,愚兄以后当伴你再走那九华山九曲堡中一次,面谒冷松夫人,转达她丈夫临终之言……”
  欧阳漱石凄然说道:“大哥,不必了……”
  “为什么?贤弟……”
  “那冷夫人深爱丈夫,虽命我下手代为惩罚,为民除害,又觉心有不忍,估计夫妻万难和好再会,是以她竟在交代了一切之后,乘我不防,自尽而死……”
  “啊”地一声惊叹,发自于群侠之口。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唉唉!但愿他们夫妇,死后阴灵有知,地下能够双方曲谅和好……
  我们当设法将他们夫妇遗体,葬在一处……”
  幻人萧史说出此言,群侠均表赞同。
  一番惊险过去,欧阳漱石得便,来与众人欢聚,玲玉姑娘首先扑到哥哥怀中,叫声:“哥哥!”
  禁不住喜极而泣,嘉芙姑娘,虽是欧阳漱石的未婚妻室,但因尚未圆房,难免腼腆,此时虽然一心想与心上人亲热,便又羞答答地办不到,只以一双秋波,脉脉含情,凝视着欧阳漱石。
  欧阳漱石笑着向她走来,喜鞭芳心,如同小鹿乱撞。
  玲玉一心是帮着嘉芙的,此时一旁悄声说道:“哥哥,你该当好好地去安慰她啊!”
  欧阳漱石微笑道:“是的!我该安慰她,如今一切都好了。”
  蓦然间忽然止步,转过身来,说道:“但我该谢谢琳姊。”
  缓步向六虺之末的靳芷走去,气得嘉芙双目蕴泪,玲玉连忙揽住。
  只见欧阳漱石行来靳芷面前,忽见这位美丽的六虺之末,不知是什么意思,娇躯向身旁的幻人萧史一靠。
  萧史身上犹穿着那件鲲鱼皮衣,此时惟恐妨碍了欧阳漱石、靳芷,慌忙向旁一闪。
  但急剧之间,忽觉自己的一条臂膀,竟被靳芷牢牢挽住。
  欧阳漱石已行来靳芷面前,看到靳芷如此突然的举动,难免一怔。
  心中立刻转念:“她不是爱着我的吗?为何会对我这样呢?唉唉!我是比不上萧史大哥,只要她与萧史良缘和谐,我欧阳漱石虽然情难割舍琳姊,但却仍须忍耐牺牲啊!
  只愿她幸福快乐,我又岂是那自私自利的人……”
  愣了一阵,心中一时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抬起头来看时,美丽的靳芷,一身绿衣,依然是十分动人,光采逼人。
  向着自己盈盈而笑,但在她的秋波之中,欧阳漱石已再找不到昔日的那种爱恋之光。
  此时只是一种温柔,普通美女们对待普通朋友们的一种温柔眼光。
  欧阳漱石顿觉,有一阵惘然若失的感觉掠起心头。
  上前一步,将那亲热的举止语调,改为恭敬的行动与语声。
  一揖说道:“多谢琳姊……”
  靳芷笑着还礼,由于她的手臂仍挽着幻人萧史,是以连萧史也不由得弯了弯腰。
  欧阳漱石心下暗道:“好哇!如此亲热,连还礼都一致行动。”
  只听六虺之末,靳芷笑道:“欧阳贤弟不必多礼,阿史与我、与你友谊深厚,区区身劳,何容挂齿……”
  欧阳漱石心中一惊,哎呀!女人善变,真是太快,短短数月,竟然连称呼都改了,欧阳漱石已改为欧阳贤弟,还有什么话可说。
  勉强一笑,转身走开。
  六虺之末,美丽的靳芷,尽管她玉容之上,始终带着微笑,但在她的芳心之中,凄苦又有谁知?
  此时她望着欧阳漱石怏怏离去的背影,满眶泪珠,几乎忍不住要落下……
  暗暗在心中说道:“欧阳漱石啊!我宁愿你现在怨我,也不愿你以后为难,你我虽然相爱,但却不是佳偶,日后你会明白我的苦心……”
  耳边忽起悄悄一声:“阿琳,你搞什么鬼!”
  幻人萧史已放下了鲲鱼皮衣的头盖,在她耳边悄问一句,声中还有责怪之意。
  靳芷咭的一笑悄道:“阿史,只要你爱我,琳琳今后永远也不离开你了,我不能辜负你啊!”
  “可是我不愿勉强你,报答式的爱情,不会有幸福与快乐的!”
  “谁说我这是报答你,我……我真的是爱你……”
  幻人萧史此时难免心中欢愉,微微一笑。
  靳芷挽着他的手臂,笑道:“我们走吧!别妨碍人家久别重逢。”
  两人悄悄退下,吕梁英与况秋莉一对,玲玉与嘉佐一对,韦修偕同毕尉,也都走开。
  只剩欧阳漱石嘉芙姑娘,嘉芙亲见靳芷所为,几疑是梦。
  此时未婚夫婿来到自己面前,从他的眼中,嘉芙见到柔情万千,禁不住叫道:“哥哥,杨氏兄妹与我嘉佑哥都死了!”
  欧阳漱石柔声说道:“我知道,嘉芙……”
  想起杨冉、嘉佑,昔日曾阴谋陷害自己,但此时欧阳漱石对他们已无半点怨恨,杨小珩对自己的一番情意,自己是白白辜负了,如今她已香消玉殒,绵绵悼恨,如何可以消除!
  双目凝望,只见嘉芙姑娘,楚楚娇怯,想到她受尽惊恐折磨,直到如今方始灾难过尽。
  欧阳漱石忽觉,自己一向冷落了这位未过门的娇妻,心中柔情大起。
  且喜四面无人,欧阳漱石张开双臂,嘉芙小鸟似的扑进夫婿怀中。
  娇怯的姑娘,泪珠兀自在睫,但突在泪光之中,迸出了欣慰的欢容!
  欧阳漱石揽着她的纤腰儿,低低说道:“在关外暴风牧场,有一位阮姓少女……”
  嘉芙立刻接口道:“我已知道,她是妥娘妹妹,我想我与她以后一定会相处得很好的,如同姊妹一般……”
  欧阳漱石心中大慰,禁不住低下头去,亲吻这位温柔的娇妻。嘉芙又惊又喜,温柔承受夫婿的亲吻,芳心之中怦怦然作跳。
  两人温存了一阵,互谈别后,欧阳漱石告诉她自己受伤,滚入九曲堡禁区之中,惊觉怀中绢册已失,走了一段路,忽然阴阴冷风一阵飘过,有一只毛茸茸的怪手伸将过来。
  原来这是一头人猿,侍候幽居在禁区中的冷松夫人已有多年,忠心护主,此番伏在暗处,猝不及防出手,点中了欧阳漱石的穴道。
  也亏得人猿有此一举,及早将受伤的欧阳漱石制住,不然欧阳漱石若是再进去一些,极可能就会丧生在冷松夫人的松芒针下。
  当人猿带着欧阳漱石去见冷夫人时,这位夫人见欧阳漱石仪表堂堂,不像是奸宄之人,而且身上带伤,令人想到,他可能是侠义中人,被九曲堡中人所伤,误逃进入禁区,夫人同情之心一起,竟将欧阳漱石救醒。
  问起情由,方知一切,夫人极是钦佩欧阳漱石的正直生性与勇敢,代为医治伤处,传授那破解无形掌毒功的惟一松芒针绝技,交代任务,指示出路,自绝而死。
  欧阳漱石含泪离开九曲堡禁区,誓必找到九华山魔,完成夫人嘱托,赶来此间,正是时候。
  如今将一番经过说给他的未婚妻室欧嘉芙姑娘听,听得嘉芙杏眼圆睁,惊奇不已。

相关热词搜索:迷魂劫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染指西王府
下一篇:最后一页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