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一章 七槐镇上
 
2019-07-28 17:16:53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步夺魂”朱清白胖的面孔铁青,唇角也在不停抽搐着,他冷毒的盯视着厉绝铃,阴森地道:“老魏,我们还有什么好等的?”
  厉绝铃冷峻地道:“不错,你们还有什么好等的?”
  “大钩爪”魏朋气极反笑:“厉绝铃,你这算有种?”
  厉绝铃静静地道:“至少,不算歪种吧?”
  朱清的神色在愤怒中尚夹杂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憎恶神情,他额下的三绺长髯无风自拂,咬着牙,他道:“厉绝铃,我已看够了似你这一类的跳梁小丑,稍有了点名声,就自以为是,趾高气扬,视天下人如无物,那种不入正道的跋扈,凡是武林之辈,俱曰可杀,如今,你也正走上了这条不值一笑的可悲路途!”
  一斜眼,“大钩爪”魏朋冷嘲道:“哪一路角色便是哪一种德性,一辈子也别想投胎换骨,这有句俗语形容他们‘吃屎的狗就窜不上高墙’。姓厉的可不正是这个调调儿?”
  漠然的,厉绝铃问:“那么,二位真是那一种人物?一代宗师?武家始祖?侠义道的豪士?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一群落草为寇的猪狗蠢贼,匪头儿手下的喽罗爪牙,妄想仗着那块泛绿的发臭的烂招牌唬人罢了,半文铜板不值!”
  大吼一声,魏朋双目尽赤:“你想死了!”
  冷冷一“呸”,厉绝铃道:“你娘的头!”
  双手一抄,魏朋已将斜背背后的那支雪亮泛光的钩爪现出,那是一支以精铁打造,形同尖利五指般的弯曲长兵器,有着一双鬼爪子,后连短柄半尺,柄尾尚紧连着一条皮索,索口便套在魏朋右腕之上,只要打开一看,便晓得这是一具既可近攻,又可远搏的犀利家伙。
  厉绝铃稳如山岳不动,他的那柄“生死桥”便定定拄在身前,目光闪耀如电,他淡淡地道:“这阵势唬不着谁,老狗操的!”
  魏朋大喝道:“厉绝铃,你今夜能出生天,我的魏字就倒过来写!”
  厉绝铃古井不波地道:“只要动上了手,你的后果已不仅是将姓氏倒过来写而已了!”
  正在厉绝铃说话的时候,“三步夺魂”朱清突然行动,左袖猛挥,右手骈指如戟,罩向厉绝铃上中下三盘!
  那柄通体透泛着汪汪蓝芒,上雕龙图,背略厚而刃锋薄利无匹的“阎罗刀”,几乎像一抹鬼影般比朱清的攻势更快,如此突如其来的脱鞘而出,只见光芒倏闪,已逼上了朱清的眉心,而朱清抢先发动的攻势尚未够上打击位置!
  怪叫一声,朱清仰身暴退,“大钩爪”魏朋的兵器已兜头击向厉绝铃的脑门,同一时间,“金衫客”
  孟彦出掌如刀,眨眼里七十七掌恍若七十七柄刃口,疾厉至极的飞劈向对方半侧的身体!
  于是,厉绝铃双手紧握刀柄,仿佛那刀在翻腾似的,平地凌空,“霍”、“霍”、“霍”身随刀转,旋滚成一道由光与刃组合成的形象——看上去就似是一轮水桶般粗的,射耀着眩目蓝焰碧芒的森寒火球!
  “当”声长颤,魏朋掖着手跃向一侧,孟彦则贴地倒射——他的一块袍袖业已被削落地下!
  蓦地——那位形容英俊的年青人暴起发难,他右手一溜寒光猛刺已经落地的厉绝铃,在厉绝铃微微一闪中,他的左手忽然伸缩,好像蛇信吞吐,一柄又细又窄又锋利的短剑毫无征兆的一十二剑连连飞戳而到!
  重重一哼,厉绝铃的“阎罗刀”飞旋流绕,“叮当”连串交击声中硬生生将敌人攻势磕截开去,他口中冷冷的吐出几个字:“雌雄剑潘俊!”
  是的,这个剑术十分精湛的年青人,便是武林中颇负盛誉的“十全派”十全之一,“雌雄剑”潘俊!
  就在厉绝铃道这五个字甫始发自口中,一条青影凌空又至,身法捷疾无匹,搂头盖脸便是十腿九十掌——掌形微凹如铲,竟是内家正宗的“大挫骨”手法。
  目梢一带,厉绝铃已看出这人便是方才被自己逼退的“三步夺魂”朱清,嗯,他这副身手之佳,可不真有点“三步夺魂”的声势?
  一抹残酷的笑意宛如血痕般泛上了厉绝铃弯薄的唇角,他不退不闪,反而拔身猛迎而上,就在他身形发跃的一刹那,“阎罗刀”在他的手掌中“削”的一声抖旋起百圈光弧仿佛百圈流转如电的森森蓝焰,环环相套,上下相连,那股强劲凛烈的刀气,简直像是一个大旋涡在室中流回激荡一样!
  此乃厉绝铃的杀手式之一,名为“轮回”——是他六杀刀法中的第二式,方才,他抡刀滚翻的一式“反照”!
  朱清无法进招,忽然翻起,但是,厉绝铃却不让他再出生天了,“轮回”之后,他的“六杀刀法”的第三式“投世”猝展——在滚旋的光弧中,一芒如电,猝然流伸,朱清凌空的身影猛地撞上屋顶,在一片“哗啦啦”的砖瓦碎裂声里,这位“鹰堡”的好手又被反弹下来,重重摔落地上,身体内的肚肠腑脏与殷红的鲜血喷溅得满地皆是!
  狂吼如雷,魏朋的“大钩爪”挥舞扫打,呼轰卷土,在一片爪影光芒中,他目眦欲裂的嚎叫:“狼心狗肺的畜生……我今天和你拼了!”
  刀芒闪映穿刺,厉绝铃半声不响,陡然一百七十五招反攻,在参差射旋的刃闪里,魏朋一路踉跄后退,捉襟见肘,斜刺里,潘俊接近,雌雄剑交相挥舞,一长一短有若翩鸿般连连攻击敌人!
  “呼”的转身,厉绝铃刀往地插,藉势后扳,以刀身反弹之力暴射向前,人刀合为一体,险极的从对方雌雄剑的锋口中间掠过,“察”的一声,潘俊左腰已裂开一道血痕,他大叫后退,厉绝铃的纯钢刀柄就像雷轰雷挚一样敲在潘俊的牙床上,在潘俊满口血糜碎牙狂喷里,这位出身“十全派”的能手业已一头仰倒——。
  那粗矮的仁兄一个虎跳扑来,上手就是贴身肉搏的摔角式,他猛力抓住厉绝铃的肩头,双腿飞快的盘绞——好快的身法!
  方以“六杀刀法”的第四式“落尘”重创潘俊的厉绝铃,连眼皮子也不撩一下,刀刃斜提,翻挑对方,那粗矮的角色低叱一声,急速收手,却横身腾起,撞向厉绝铃腰际!
  同一时间——
  “金衫客”孟彦也由一侧逼近,他手上握着家伙,那是一柄霸道十分的“千菱锥”!
  厉绝铃右手刀暴劈孟彦,其势如电,左手却在一幌之下由胁内往外猛抛,孟彦挥动着“千菱锥”硬架,那粗矮汉子一咬牙关,闪电也似抓住了敌人抛来之裳——“喀嚓”一声,骨骼折断之声响起,这位仁兄的右腕立被震碎——他如何知道厉绝铃这一抛之势内含至刚至纯的“韦陀力”呢?但他却狠狠不吭不响,依然以左手之劲猛往回带,同时一脚已迅速至极的插进厉绝铃的两腿之间!
  此刻,厉绝铃劈向孟彦的一刀在对方举锥硬架之时,已倏的往后暴缩,他的虎口隔着刀刃只差半厘,“嚓”的一下刀身缩尽,他两指捏紧刀尖,以半圆弧疾抡,纯钢的刀柄闪过一溜乌光,“碰”声闷响砸在孟彦的左肋上面,才举锥往上的孟彦做梦也想不到人家竟会来上这么一记“怪招”,当下便被砸出五步,撞翻桌椅,全身瘫了一阵闭过气去!
  就这一刹那的工夫,那粗矮汉子已霍然依肩发力:“呸!”
  他肉束似的一转,竟将厉绝铃整个身体抓起,“呼噜噜”倒掷出去,恰在此际,“大钩爪”魏朋人在屋角,蓦地挥爪进袭,寒闪闪的铁爪,就如同一支鬼手般划空而过,疾击厉绝铃的背心!
  变化是在眨眼间形成的——。
  眼看将要跌落地下的厉绝铃,猝然以刀插地,刀身猛弯倏弹,于是,对了,又是他的那招“落尘”——他滴溜溜的反势回来,“阎罗刀”在一片耀目的蓝芒闪处,一条痉挛的人臂已洒着鲜血弹上了半空!
  “噢……噢……”
  狂嚎着,痛彻心脾的魏朋几乎眼前全黑了,他似一头疯虎般的撞向窗口,在一片窗格框槛的碎裂声中,这位“鹰堡”的“金鹰”竟宛如失了魂一样奔进了沉沉的夜黯里!
  那粗矮汉子本想再来一次扑击,但是,他一见魏朋的惨烈情形,不由顿时也寒了心掉转身来,他拔脚便跑!
  目光是生硬木然的,厉绝铃冷森地道:“逃么?”
  “么”字甫始自他的舌尖跳跃在血凝的空气中,“阎罗刀”上的龙纹闪眩,“削”的一声蓝光如流,正奔至门口的粗矮汉子已被刀刃透心而过,“夺”的一声死死钉在门上!
  强健有力的四肢猛然抽搐了一下,这位粗矮汉子发自喉头的痛苦惨嗥咽噎似的咽回了他歪曲的嘴巴里,以那种怪异可怖的形态蜷缩在门板上。
  厉绝铃冷酷环视屋里,五个敌人,两死,两晕,一逃,他残忍的笑了,纵然那个逃走的,也不是完整的了!
  缓缓地,他举步想拔回插在尸身上的那把刀,但是,寒冰冰地,一声冷笑发自左侧屋角那沉黯的横梁上!
  静静地站住脚步,厉绝铃那双尖锐冷凛的目光投注向笑声传来的地方,同时全神戒备,浑身的每块肌肉全在暗里紧绷起来!
  就在屋角左侧那根横梁与墙隅之间的三角空隙中,一个浑身黑衣,但身段儿却十分窈窕娇小的人影伸开双腿坐在那里,那地方原本阴暗而且避光,加以这人又全身一片黑——黑丝帕包裹着头发,黑色紧身衣裤,黑色小蛮靴,所以不是那人自己出声,可还真不易察觉,尤其是在厉绝铃面对强敌,心无旁骛之际。
  当然,厉绝铃知道对方那一声发自鼻腔的冷笑不会是代表善意。
  而且,在此时此地此情以此种方式出现,就更不会有什么善意了!他冷漠的端详着那个隐在暗处的人,厉绝铃很快的发觉,那还居然是个女人!
  生硬的,厉绝铃开口了:“这种场面,你觉得好笑?”
  那人的面庞在黑暗中,声音却冷脆寒瑟得似冰珠子:“你是个天生的杀胚,厉绝铃!”
  瞧着那张脸,虽然她是在暗影里,但厉绝铃仍然看得出轮廓甚美;有些不耐的挥了挥手,厉绝铃道:“男人的事,你们这些耳朵穿眼、身着两截的娘们,最好不要管,尤其我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在我动火之前,你用你最快的法子离开!”
  那女子冷凄凄的一笑,道:“姓厉的,你狂你那把火?别人含糊你‘阎罗刀’,怕你那把劳什子破铜烂铁‘生死桥’,可是我却不在乎,你少发你的虚威!”
  厉绝铃薄薄的嘴唇微抿,冷峻的道:“如此说来,你像是个人物了?”
  那女的哼了哼,道:“别以为只有你才是个人物!”
  瘦削的双颊泛出了苍白的颜色,浓黑的眉毛聚扬,厉绝铃生硬的道:“你是谁?”
  不带丁点笑意的笑了一声,她道:“很好,姑娘明人不做暗事,‘石女’白莲萍就是我!”
  有些微的惊讶神色出现在厉绝铃那张棱角突出又线条鲜明的面庞上,但是立即又被他惯有的冷酷无情所掩盖,“哦”了一声,他淡淡地道:“原来是你,白莲萍,你不在‘留凤山’上和你‘大真派’的师兄弟们玩捉迷藏,却跑来这里做什么?”
  黑影一闪,白莲萍自屋角横梁上悄无声息的飘落,她一身纯黑装束,甚至还戴着一双黑软皮护手,但是,却偏生长了一张白净净宛如嫩葱似的脸蛋儿,眉目如画,可圈可点,不折不扣是位大美人!而且,还真有那么股子“出水白莲”的韵味。
  唯一令人觉得不安的,却是她神态之间所透露的那种阴冷之气,以及眉梢唇角所隐含的泼野精狠之态——这是一朵白莲,只是,带着毒,生着刺罢了……。
  打量着她,厉绝铃阴沉地道:“久闻你的大名了,看来却有点不像。”
  白莲萍柳眉带煞,冷冷地道:“怎么不像?”
  厉绝铃道:“在你这张白嫩脸蛋上用刀划一道十字也就像了!”
  黑白分明,有如黑水晶中嵌着两粒白水银的大眼一瞪,白莲萍冷峭地道:“什么意思?”
  厉绝铃道:“那会使你名符其实,有如传闻般又狠又毒又刁泼,不似你现在的模样,太过俏媚了些!”
  白莲萍轻蔑地说道:“俏媚不俏媚是我的事,你也想沾边?”
  木然笑了,厉绝铃道:“有什么好沾的?你号称‘石女’,根本此路不通,中看不中吃,男女大欲,周公之礼,在你来讲不过只是说词而已。瞧着你,好有一比,望梅止渴罢了,真办事是不行的!”
  脸不红,气不涌,白莲萍静静地道:“明知你这些污言秽语是想激怒我,但我并不生气,厉绝铃,因为你本来就是这一类人——粗鲁,暴戾,残酷又蛮横的这一类人,我不打算和你争辩为什么人家称我为‘石女’的原因,我有唇舌,但不是为了与你这种屠夫型的刽子手争论的,你除了鲜血和死亡,你还有点什么味道?”
  冷森地,厉绝铃道:“你除了阴狠和贪婪,又有什么味道?”
  白莲萍沉沉地道:“姓厉的,你是头恶狼!”
  厉绝铃反唇相讥:“你也只不过是个毒妇而已!”
  神色微变,白莲萍怒道:“你真要激怒我?”
  一挺胸,厉绝铃夷然不惧:“如何?”
  冷冷的笑了,白莲萍道:“如果我一怒而去,姓厉的,你这后悔,就是一辈子的了!”
  微微迟疑了一下,厉绝铃道:“你假如是指我没有接受你的投怀送抱的话,我告诉你,我不后悔,尤其对你这种‘石女’更无兴趣!”
  厉绝铃当然知道“石女”白莲萍这“石女”的称谓因何而起,此乃意指白莲萍的狠、倔强、刁泼、无情与刚烈而言,表示她心如铁石,为人冷酷,自非影射她生理上有什么毛病,而厉绝铃故意一再调侃戏谑于她,也不过只是要给她点颜色瞧,叫她尝尝下马威的味道而已!
  果然,这一次白莲萍真的勃怒了,她恶狠狠地道:“死不要脸的下三滥,双手染血的活赖皮,你少在这里臭美,你以为你自己就是潘安再世,呸!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那副尊范!”
  厉绝铃阴恻恻地道:“在我把你那张小娇脸弄得不像人脸之前,你还是赶快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为妙!”
  白莲萍忽然冷厉的一笑,道:“我根本不在乎你,姓厉的!”
  厉绝铃沉沉的道:“何妨一试?”
  眼珠子一转,白莲萍冷然道:“你以为我不敢?”
  点点头,厉绝铃冷冷的道:“我可以断言,你决不是我的对手!”
  白莲萍勃然大怒:“真是笑话了,姓厉的,若我含糊你,我何须在此窥伺守候?而更出声露迹?一个在乎你的人岂会如此?”
  淡淡地,厉绝铃道:“拆穿了半文钱不值,白莲萍,你也只不过想隐匿于此,瞧机会来个渔人得利,或者捡点残羹冷饭吃吃而已!”
  白莲萍尖叫:“放你的狗屁!”
  冷冷一哼,厉绝铃道:“那么,你也是想来插手分一份的喽?”
  白莲萍用力颔首:“当然!”
  一仰脸,厉绝铃道:“凭什么?”
  白莲萍泼野的道:“自有所凭;但是,在你没有答应我肯付多少代价以前,你是做梦也不要想知道!”
  略一踌躇,厉绝铃有些迟疑了,他凝视着对方那张又美、又狠、又冷、又野的面庞,缓缓地道:“你说的话,可有实据?”
  白莲萍重重的说道:“对一个似你这种恶毒暴戾之人,我不得不承认欺骗你并非是一桩可庆之事!”
  厉绝铃冷漠地道:“你若能清楚这一点,那乃是最好不过。”
  白莲萍大声道:“我没有这么多闲工夫和你罗嗦,你说吧,你肯付多少代价来买我的这点‘凭藉’?”
  厉绝铃暴烈地道:“先告诉我,你‘凭藉’什么向我要代价?”
  双目霎时冰冷如霜,白莲萍道:“这样说来,你是不想谈交易了?”
  冷冷地,厉绝铃道:“我不知你的‘凭藉’是什么?值多大代价?又如何开条件给你?”
  白莲萍狡诈地道:“包管你认为值得就是了!”
  考虑片刻,厉绝铃终于点点头,道:“好,希望你不要想欺骗我或占我太多便宜,否则,你就知道,‘后悔’是一种什么滋味了!”
  顿了一顿,他又道:“你先开出代价来吧!”
  白莲萍似是早已胸有成竹了,她毫不思索地道:“那一箱‘猫眼玉’的半数!”
  断然摇头,厉绝铃道:“不行,太多!”
  一拍手,白莲萍道:“吹啦,我们不谈了!”
  怒火暴生,厉绝铃叱道:“白莲萍,道上混也该有个混法,闯江湖一样有规矩,你什么天大不得的‘凭藉’敢向我要半箱‘猫眼玉’?你知不知道那箱中的‘猫眼玉’全是上上极品的透明碧绿翠玉,粒粒全为八角形,晶莹无暇,半点杂质不掺,且大小相同,迎着阳光可幻七彩虹霞?每一粒的市价全在黄金百两以上!你狮子大开口,一下就要半箱,你可知半箱有五百粒之多?这是我拼了老命还不一定分得着的数目,你竟想空口说白话便捞了去?简直做梦!”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快刀如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