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二章 快刀如云
 
2019-07-28 17:21:52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怔了怔,白莲萍咯咯笑了:“唷,你还舍不得呀!瞧那肉痛的样子!”
  厉绝铃面无表情的道:“你是一头母狼!”
  白莲萍似笑非笑,答非所问的一伸手:“先给我几颗过过瘾,煞煞心火,行吗?反正有一半是我的!”
  用力摇头,厉绝铃断然道:“不可,在我和娄子硕当面分配以前,绝不能少一颗!”
  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白莲萍道:“好吧,你这也叫‘道义’;我先走一步啦,别忘记我们的约会!”
  厉绝铃冷森森地道:“希望你在几天内得场急病死掉!”
  咯咯一笑,白莲萍往窗口走去,边道:“就那么狠心?你舍得叫我‘香消玉殒’?”
  一扬脸,厉绝铃冒火道:“去你娘的!”
  拈拈钉在门板上的人和刀,白莲萍依然笑的花枝招展:“别忘了你的家伙哟,叫你钉死在门上的那位也该下来歇歇啦,他叫何长庚,人称‘沾出’,是有名的摔跤名手呢。这一下,他被你‘钉死’,再也‘沾’不‘出’了!”
  厉绝铃寒着脸没有说话,于是,白莲萍娇笑一声,越窗而出,眨眼即已无踪。
  喃喃咕噜了一声,厉绝铃过去拔出‘生死桥’,当何长庚的尸身“咕咚”坠落,他侧首望了望兀自在那咬牙垂目的孟彦,然后,还刀入鞘,挟着木箱启门而去。
  野地是一片沉暗,空中也只有疏星眨眼,有微风,风吹在旷野林梢,特别有那么股子阴寒的意味,虽是暑天,这当儿却觉得凉凄凄的……
  闭闭眼,厉绝铃快步行向侧面那处杂树丛附近,他的坐骑便在那里;但是,他走出没有多远,便蓦地觉得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太沉静,太死寂,宛如胶合的空气中泛着点什么熟悉的东西……是了,那是血腥与尖锐!
  突然,他猛地站定回身,目光掠处,七条黑影正形成半圆之势跟蹑着他,而且,七个人更全部以黑色布罩蒙着面孔!
  微微摇了摇头,厉绝铃不禁叹了口气;但是,他的面庞上却仍然一片冷漠森酷之色,凛烈的面对那七名蒙着头罩的不速之客了!
  于是,那七个人也停了下来了,他们站在七个不同的,却显然是极为有利出手的位置上,七双闪烁的眼睛里的表情,全带着那么一股子谨慎、警惕、又戒备的意味。
  厉绝铃左腋下挟着那只红木雕花小箱,右手的“生死桥”斜扛在肩,他凝视着他们,铁铮铮地开了口:“想干什么?朋友们!”
  七个蒙面人沉默无声,既无动作,也不回答,就像七根木桩一样挺立在那里不动。
  厉绝铃竭力忍住心头火,道:“半夜三更,你们这一群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怪物,尾蹑于我之后,总不会只是为了要似七只呆鸟一样站在那里发愣吧?有什么主意不妨抖明了,行的自然行,不行也有个不行的法子,我没这么多闲工夫和你们干耗!”
  对方七个人迅速互觑一眼,但仍半声不吭,却齐齐往前围拢了些。厉绝铃怒道:“怎么着?你们全是天生的哑巴?三棒子打不出个狗臭屁来?”
  突然,七人中站在当中的一个魁梧角色往前踏进半步,声音阴沉低哑地道:“好,姓厉的,打开天窗说亮话,咱们全不绕弯儿——放下你挟着的红木箱子走路,大家方便省事!”
  怔了怔,一怔之后随即笑了,但是厉绝铃那笑声却宛如虎啸狼号:“呃,这算什么?打劫么?”
  那人重重地道:“就算是打劫吧,厉绝铃,东西你放是不放?”
  斜眼瞧着对方,厉绝铃缓缓地道:“你既知我名,想亦知道我是吃哪一行,干什么的了。论到‘强取豪夺’这个门径,我是这一门的老祖宗,你们他娘的居然脑筋动到我身上来了,岂不是有点自找罪受?成天在打雁,还能让雁啄瞎了眼么?”
  魁梧汉子冷冷一哼,道:“不要自视太高,姓厉的,黑道上并非全叫你一个人全包了,你能发横财到别人身上,我们也可以从你身上找点油水!”
  厉绝铃冷森森地道:“你打听过没有?普天之下,有哪个王八羔子敢在我身上沾过油水?我看,你们真是‘利令智昏’,鬼迷了心窍啦!”
  那人微一扬脸,双目中光芒如焰,冷冷地道:
  少来这一套,你唬不住谁!“挥挥手,厉绝铃带些厌倦地道:“好了,你们统统夹着尾巴滚他娘的吧,别在这里惹我心烦,用不着我动手,我就知道你们不是材料,你们七个,一个也不行,加起来也不行,我看你们年纪全不大,都还有几年活头,还是乖乖回去活些阵子吧!别迷迷糊糊地全栽在这里了……“说着,他回身便走,但刚一挪步,后面立即传来一阵细碎快速的脚步移动声,夹杂着一声厉叫:“站住!”
  目芒一闪,嗯,七名蒙面人在这刹那之间竟又已变了阵形,半弧成了全圆,业已将厉绝铃包围在中间了!侧回身来,厉绝铃怒喝道:“娘的,你们真想试上一试么?”
  魁梧汉子暴烈地道:“再问你一次,东西留不留下?”
  厉绝铃阴恻恻地道:“你们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
  那人大声道:“少罗嗦,你放下就滚!”
  一弯腰,将挟着的红木雕花小箱放下,厉绝铃沉沉地道:“好吧,东西放下了。”
  那人往前凑了凑,厉喝道:“滚!”
  薄薄的嘴唇边浮起一抹寒酷的笑意,厉绝铃道:“你是一个瞎了眼的野种,在我的行当里想打我的主意,算你霉头触到了家,你来吧,东西就在我脚下,哪个愿意,哪个就来取!”
  魁梧大汉略一犹豫,恶狠狠地道:“厉绝铃,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厉绝铃冷冷地道:“去你娘的!”
  猝然间,在厉绝铃背后,一个蒙面人俯身前进,两柄“分水刺”划地两道寒光,暴戳他腰骨!
  “生死桥”的赭红色皮套“呼”的抖上半空,蓝芒如电回斩,“括”的一声闪过,那名偷袭者业已拦腰砍成两半,惨号方起,蓝光上冲,“噗”声微响,早已鞘套现刀身,而厉绝铃左手点出,刚刚窒逼住那名正想夹击的魁梧大汉!
  从开始到结束,厉绝铃出刀的那种快法,简直只是瞬息也不到的时间,人们只见鞘飞芒闪,一条人命却已陨灭!
  扛刀在肩,厉绝铃毫无表情地道:“一个了,这个人成长的时候需要多少年,而死亡仅需一霎,哪一个再上来试试?试试由生到死的最快途径!”
  面罩后的双眸看得出其中所流露的惊怒与震骇之色来,魁梧大汉不由自主的感到背脊发凉,血液几凝,他深深吸了口气,强自镇定说道:“姓厉的,你好歹毒的手段,我们发誓不会放过你!”
  冷冷一笑,厉绝铃道:“同样,我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了——从我挥刀染血的时刻开始!”
  魁梧大汉咆哮一声,双手在腰间一探,“嚓”的一声,一条紫蟒皮长鞭已出来,他大叫:“厉绝铃,你狂也狂够了,狠也狠绝了,江湖道上有你这杀胚在一天,便一天不得安宁,一般苦哈哈们的生路也就被你堵截一天,今夜我们正好为同道除害,替夥友复仇!”
  厉绝铃皱眉道:“得了得了,别来这一套高调啦,你他娘的如此个慷慨激昂法,算是表演给谁看的?你这几个伙计想早已大都不耐,而我更没有这个兴趣,要打就打,要杀就杀,吆喝什么劲?长不了你的志气,亦灭不了我的威风!”
  咬牙切齿地,那人道:“我会活剥了你,我会的……”
  厉绝铃勾动了一下唇角:“这是另一回事,在动手之前,我总该知道你们是哪个窝里钻出来的绿毛兽吧?”
  魁梧大汉愤怒地道:“你永不会知道!”
  厉绝铃冷冷笑道:“原来是群见不得人的畜牲!”
  ——一声大叫出自左侧:“你他奶奶再嚼舌头——!”
  叫喝声里,一溜白晃晃的光芒直戳而来——那是柄“三刃剑”,厉绝铃连正眼也不看一下,猛抖腕,“嗖”的一声,赭红色的皮鞘套已暴射过去,几乎不分先后,一条紫蟒皮鞭“劈啪”尖响着凌空抽到,而厉绝铃的“生死桥”也同样不分先后的飞迎上去,眨眼一百九十九刀将对方逼得鸡飞狗跳,那边,猛力射出的刀鞘亦把那手执“三刃剑”的角色迫得贴地溜滚!
  于是,另外四个蒙面的同伴的兵器此刻亦全部展开,凌厉凶狠的齐齐朝厉绝铃招呼过来!
  刀身仿若千百条匹练般回绕在厉绝铃全身,上下左右腾跃飞舞,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里顿时将六件兵器全部格开,蓦地一道蓝芒如电暴射,“吭”的一下子已将六人中那个使短柄银枪的仁兄开了喉!
  是的,这是厉绝铃“六杀刀法”中的“投生”一式!
  当那人的尸体甫始横着摔出,厉绝铃的“生死桥”已闪电般荡开另五件兵器,同时顺着其中一个瘦小汉子的“方天短戟”戟杆上快贴疾削,“嚓”、“嚓”两声轻响扬起,第一声是削掉了那人手臂上一大长条皮肉,第二个“嚓”声却是刀身上挑切去了那人的半边面孔!鲜血狂喷中,夹杂着那人几不似人声的悲嚎:“噢……哇……”
  紫蟒皮鞭霎时有若狂风骤雨般落下,厉绝铃原地不离,却竟在鞭与鞭那细微得不能再细微的缝隙中闪晃,在快速得几乎连成一片的鞭影里缩避,一百刀分成一百个迥异的方位往四周穿出,逼退了其他三件兵器,蓦地他又是一记“投生”自光芒弧里透射,可是,那使鞭的魁梧大汉却在千钧一发中出人意表的猝然缩身塌肩,长鞭怪蛇也似一弹倒卷——“阎罗刀”,“嗡”声斜扬,那人闷吭一声被撞滚六步,肩胛处喷血如泉,但,他居然躲过了这原是致命的一击!
  一丝诧异神色浮上厉绝铃的脸庞,但他却来不及思索,刀身飞旋,“当”的一下震开了一柄大砍刀,往回猛带,又砸掉了另一柄刺来的“三尖叉”,蓦然间,刀锋居中暴出,将那名使“三刃剑”的大块头一家伙通了个透心穿!
  “坛主,李香主也完啦……”
  手执三尖叉的仁兄惊恐慌乱的怪叫着,一边往后便退,正在艰辛爬起的大汉不由咬牙大骂:“叫,叫你娘的头……”
  “阎罗刀”电光石火般碰开了那柄大砍刀,飞扬蓦沉,“咔嚓”一声,使三尖叉的那人一颗戴着头罩的脑袋已滴溜溜上了半空!
  “我的天啊!”
  一舞大砍刀,这位朋友约莫已魂飞魄散了,他竟口中哀号着返身便跑,厉绝铃目光凝聚,左手猛向自己右肘弯拍出,于是“阎罗刀”凌空而去,闪电般划过半道蓝色尖弧,“括”的一记将那里奔逃着的半个头颅削落,然后,刀身又宛若带有灵性倒转而回,恰巧被厉绝铃接住!
  猛转身,厉绝铃的刀尖那么快得无法形容的顶住了使鞭大汉的咽喉——他才刚刚站稳,连一口气尚未及喘!
  方想闪避,冰锐的刀尖已刺破了这魁梧大汉的喉咙表皮,摇摇头,厉绝铃狠酷地道:“我用刀抵住一个人的致命部位,如果那个人还挣得出,我就不算人生父母养的!”
  颓然垂手,那人任凭肩头鲜血流淌,绝望地一言不发,瞪着他,厉绝铃森厉地道:“现在,我问你,你是哪一条路上的?”
  这位大汉就像聋子一样,不吭不响,目光盯注地下,除了粗浊的呼吸外,没有任何动静!勃然大怒,厉绝铃吼道:“你们瞎了狗眼朝我刀头上胡撞,莫非这一剑连耳朵都聋你娘的!”
  对方沉重的抬起目光,沙着嗓子道:“杀剐听便,却休想逼出大爷一句话来……”
  厉绝铃怪笑一声,道:“这算什么?有种?”
  那人阴冷哼了哼,道:“随你讲吧,如今你有这么个威风……但你却不要以为能叫我泄底……”
  厉绝铃大声道:“以你这种畏首畏尾的窝囊模样,亏你还有脸在道上混哩,娘的,你们既敢来找我架梁,就该敢表明身份才是,否则,你们这股子勇气,不也太显得有始无终了?”
  那人扬扬头,道:“你就杀了我吧,我不会告诉你什么的……”
  猝然间,抵住对方咽喉的刀尖一闪,那么准又那么有分寸,“括”的一下已将这人所戴的黑布面罩割裂挑开——却未伤及他肌肤分毫!惊得这位仁兄猛地一退,脱口叫出:“唉唷!”
  冷笑着,厉绝铃道:“别紧张,现在还不到宰割你的时候!”
  那人生了一张宽大的国字脸膛,倒八眉,三角眼,狮鼻之下是张阔大的嘴巴,面貌在粗悍中隐带阴鸷之气。
  这时,在那张脸上泛着苍白,浮淌着冷汗,阔大的嘴巴也微微地歪曲了。端详着对方,厉绝铃对这张脸却十分陌生,他沉沉地道:“你这副尊范,我委实不曾瞻仰过,就是说,咱们也是素昧平生;既是素昧平生,你他娘为什么来截我的道,打我的劫?”
  三角眼中凶光倏现,这人咬牙道:“厉绝铃,江湖同道中,有多少人想取你性命呢!”
  坦然点头,厉绝铃道:“这话倒不假,因为我是吃这行饭的,而吃这行饭便免不了与人结仇,并不令我感到惊异,你更犯不上如此激昂。”
  接着,他又道:“方才那个死鬼称你‘坛主’,料想你也是帮会组合的人物,而且地位也不会太低了;但是,你是哪个帮会的呢?”
  重重一哼,那人道:“不晓得!”
  厉绝铃浓眉倏挑,厉声道:“你他娘真以为我不能整治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到了那时恐怕你就吃不了兜着走啦!”
  这位肩肋受创的坛主强硬地道:“悉随尊便,想我泄底却是不用做梦!”
  逼近了半步,厉绝铃狠毒地道:“你一定不说了?”
  一挺胸,这人道:“当然——”扬起一掌挥去,厉绝铃狠狠的给了那人一巴掌,对方迅速闪开,他已陡然横身凌空,双腿飞蹴,斜掌猝劈!
  闪电也似侧转半尺,厉绝铃左手吞吐崩击,刹那间已将对方攻势全硬硬封出,同时九十七掌在一片舞掠的光影中暴取敌人,当那位“坛主”匆忙跃退,斜刺里,厉绝铃的“阎罗刀”沉重钢柄已猛地砸上了对方的胫骨!
  “噢——”的一声,那人落地踉跄,痛得整张脸全然扭曲,一屁股坐了下来。
  厉绝铃闲闲的走近,慢吞吞地道:“以七敌一,你们犹非敌手,以一对一——你还带了伤,其结果当然就更不用提了,怎么这个道理你都想不通?”
  那人的左胫骨业已碎裂了,他双目赤红,全身抽搐,痛苦得汗下如雨,额头青筋暴浮,连舌头都宛似涨大了。来至身边,厉绝铃道:“第一,你是谁?第二,哪个码头的?第三,谁主使这桩向我拦劫的行动?说完了我放你走,不说,你零碎罪受够之后尚得挨一记断头刀!”
  呻吟了一声,那人嗔目切齿地自齿缝中迸出几个字:“你……你……妄……想……”
  轻轻地,“生死桥”的刀尖抵住了对方的膝盖骨,厉绝铃缓缓地道:“真要卖狠?”
  干脆闭上眼睛,这个“坛主”就像入定般不言不动了,厉绝铃冷森地道:“好,看你熬得住还是我耐得久!”
  说着,他慢慢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尖锐的刀尖便缓缓透过那层薄薄的表皮肌肤,一点一点往膝盖骨深处扎了进去!
  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一刀斩落一条腿的痛苦有人可以忍受,但像这种缓慢的折磨,逐渐加强的痛楚,却很难有人能撑持下去,那就宛似将人的心一丝丝割裂,将人的意识也弄到紧绷得要断折了,当然,厉绝铃是十分明白这个滋味的,因此,他并不着急,仅是慢条斯理的一分一分加重劲力而已。于是,刀尖已接触上膝盖骨,于是刺进骨面了——。
  浑身剧烈哆嗦着的这位“坛主”,终于干嚎一声,沥血摧肝的哀叫:“停止……停止……我……说了!”
  并不抽刀,但却停止了继续用力的动作,厉绝铃严峻地道:“那就快说!”
  泛紫的嘴唇在抽搐着,那人抖索地说道:“我……我是……‘大蟒鞭’……郝孚……我属于——。”
  猝然间,就在他正说到这里的瞬息,左边的黑暗里,一点绿光倏闪,射飞向此人后脑!
  厉绝铃反应如电,“生死桥”狂旋猛削,“当”声震响,那点绿光已被击向一边,但是,紧接着又有三点绿光流星也似连串飞来!大吼一声,厉绝铃跃掠向前,刀挥如虹,蓝芒匹练也似回腾,边厉喝道:“杀人灭口么?狗杂种!”
  “叮”、 “当”、“叮”,三点绿芒已在眨眼间激震上半空,微微一闪动即已落向黑暗,在这短促的一刹那,厉绝铃已看出是三枚“毒绿星”——一种喂有剧毒,见血封喉的星形暗器!
  盛怒之下,厉绝铃向那暗器发来之处猛扑过去,口中大叫道:“有多少再施呀!你他娘的!”
  跃掠一半,他猛地醒悟了什么,立即凌空倒翻,往回折返,而就在这一丁点空隙里,来自另一个方向,一蓬密集的“多棱铁砂”又快又猛的罩向地下的郝孚!
  郝孚显然也为这突来的变化惊窒了,他尖叫着,拼命翻动沉重带伤的身体冀图躲避,一面骇然又愤怒的喊叫:“你们……好狠……啊……”
  他原就伤得很重,甚至连站全站不稳了,像这样吃力的滚动又能滚得多快多远?才自翻了两翻,一阵“噗”闷响,早已有十几粒“多棱铁砂”嵌进了他的体内!
  “狼……心……狗肺……的东……西……”
  抽搐着,郝孚那双眼翻转,口吐白沫,痛苦的咒骂也变得那么含糊了!
  回援不及的厉绝铃一看郝孚的情形,便知道他恐怕不行了;八成,那“多棱铁砂”里也沾着极厉害的毒药!
  隔着郝孚还有五尺,厉绝铃已突地斜飞而出,他的那把“阎罗刀”在左掌猛拍右肘的刹那,脱手暴射,宛如蓝电闪挚,“削”声飞旋,只听得七丈外的一片草丛惨号蓦起,刀已划过一道弧线血淋淋的回至厉绝铃手中!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一章 七槐镇上
下一篇:第三章 人心难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