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四章 力搏群丑
 
2019-07-28 17:24:1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厉绝铃不带一丁点笑意的笑了笑,道:“我要赞美你的聪明,因为你说对了,我真是正有这个意思!”
  奚仁坚的面孔肌肉僵硬的扯动了一下,他缓慢的道:“很好,你果然没有出我们预料——厉绝铃,你一向是狂妄凶狠惯的,你当然不会束手就缚,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这才会令我们觉得惊异!”
  点点头,厉绝铃道:“不错,你们早早就有了这种打算,到了时候便不会太过惊惶失措了!”
  奚仁坚冷冷的道:“你把自己抬得太高了,厉绝铃。”
  厉绝铃生硬的道:“在这种节骨眼上,就算我把自己强按在你脚前叩头,恐怕也挽不回你们要收拾我的心意吧?”
  奚仁坚沉稳的道:“你说得对!”
  微微摩挲着乌黑的刀柄,刀柄是光滑又冰冷的,厉绝铃低沉的道:“方才,我被困在那天杀的石室中,你们业已展现过几次你们传统的家法了,现在,还有什么手段何妨一齐抖出来也叫我见识见识?”
  奚仁坚颔首道:“不会叫你失望的,厉绝铃。”
  唇角露出一抹寒森森的笑意,厉绝铃将扛在肩头的“生死桥”往对方点了点,冷峻的道:“哪一位先上?”
  下颔微抬,奚仁坚道:“朝锦,你去收拾他!”
  那瘦小枯干、细眉深眼的包朝锦回应一声,身形动处,就好像飘在地面上一样往前行走!奚仁坚又像想起什么似的叫道:“记住,要活的!”
  包朝锦站住了,细声细气的说道:“四哥放心,错不了的!”
  笑了笑,厉绝铃道:“口气却是不小,‘要活的’,像我厉某人已成了你们囊中之物啦,喜欢怎么摆弄便怎么摆弄?”
  包朝锦上下打量了厉绝铃一会,尖刻的道:“怎么着?你还真当你是个玩意?给你说些顺耳的是叫你找个台阶下,好跟着我们走,你不受抬举,硬要充人王,那就没这么多话捧你啦!”
  厉绝铃瞪着他,阴森森的道:“你也别这么似模似样的强扮成一副狠像来,其实你什么也不是,倒像只剐了的小雄鸡!”
  干黄起皱的面孔一紧,包朝锦愤怒的吼:“恐怕你要受点罪了,姓厉的!”
  厉绝铃昂然道:“好极,我正骨头在痒!”
  快得就真有那么的速度!只见包朝锦身形微晃,人已到了厉绝铃的面前,一只右手鸡爪似的抓向厉绝铃脸庞,另一只手却神鬼莫测的劈向对方小腹!
  敌人的来势之快,也是厉绝铃颇觉意外的,他狂风一样往旁卷出,而包朝锦的身形却好似影子般紧紧附随,这二人一来一往之间,包朝锦的双掌已疾若翩鸿也似闪电挥劈了九十一掌!
  是的,“黑楼”中的高手,到底不同凡响!
  厉绝铃在急速的回腾中,猛然定住,紧紧附随进击的包朝锦反应之快无与伦比,他那飘飞追击的势子也突而掠开,就这一刹之间,蓝汪汪的刀光已像炸裂了一枚小晶球似的爆射四周——有如一大蓬圆轮状的参差光箭!
  不愧有“千里一瞬”的称号,包朝锦尖啸入云,连连翻滚,他的翻滚速度是那么快捷又连贯,以至看上去只见一团黑影在极目力所能追蹑的角度中腾旋——这种轻功的修行,真是上道了!
  厉绝铃没有追,他稳如山岳般站立原处,就在他注视着对方甫始凌空滚动的瞬息,包朝锦竟又不可置信的折返左边,同时,一条粗长的黑影也怪蛇似的猛卷而来!
  出刀的劲与狠是不必说了,厉绝铃最能发挥的便是一个“快”字诀,近着卷来的粗长影子,“生死桥”奇幻的映起一片寒芒,寒芒方始逼向人头,却自另一个几乎决不可能的角度闪射出了真正的刀锋,等到包朝锦察觉之际,业已来不及收回他的兵器“蛟鳞鞭”!
  “括”声暴响,长有九尺的“蛟鳞鞭”顿时被硬生生斩掉了三尺长的一截,包朝锦蓦地贴地扑落,厉绝铃又跟着施展了同样的一刀,包朝锦脚才沾地,鞭才扬起,只剩六尺的残鞭猛地又被斩了一半!
  这一记绝活,乃是厉绝铃“六杀刀法”之外的三大散手之一:“虚型之斩”!
  包朝锦心中的这股子惊怒与羞怒简直就不用提了,他尖叫着倒射而起,猛将手中残鞭抛向厉绝铃,同时不分先后的运起“黑毒爪”功以闪电般的手法扣向对方胸腹!
  现在,一瞬的满足充满了厉绝铃的心头,他就是要敌人这样做,比对方更快的,他插刀向地板猛弹,人与刀溶成一道流光暴射,立迎向包朝锦!这一刹间,奚仁坚惊怒的口音急切响起:“侧滚——”
  “滚”字刚刚飘扬在空气中,包朝锦已令人毛发悚然的尖嗥着与厉绝铃交擦而过,厉绝铃以一个优美的身法站住,包朝锦却一直飞出丈外才一头撞向地下——自胸口至小腹,全已被划剐开来,血与肚肠拖扯了一路!
  这是“六杀刀法”中的“落尘”一式!
  顿时,四周鸦雀无声,一片死寂,“黑楼”及“丹冠门”的每个人脸孔上全像蒙了一层白灰!
  缓缓的将刀刃上的血渍拭在靴底,然后,又将刀插回地下,厉绝铃冷沉的一笑,道:“现在,还有哪位?”
  奚仁坚的一张黑脸上泛着灰白,他唇角抽搐了几下,阴沉沉的开了口:“你惹下大祸了,厉绝铃!”
  瞅着对方,厉绝铃道:“这是你们的责任,硬逼我上梁山!”
  奚仁坚的双目中透露着无比的愤怒之色,光芒如火:“厉绝铃,‘黑楼’不是这么容易被唬住的,而‘黑楼’更没有仇恨的积结,因为我们立即便会报仇泄恨!”
  厉绝铃平静的道:“很好,你我的观念不谋而同,你们原无须有所保留,姓奚的,并没有人在求你们慈悲!”
  缓缓往前踱去,奚仁坚的目光越过厉绝铃肩头,投注在对面神色惶惶的娄子硕脸上,他提高了声道:“娄掌门,我们是唇亡齿寒,利害攸关,我建议不如合我双方之力摘拿此獠!”
  娄子硕急忙点头,声音里透着极大的不安:“当然,这个当然,我完全同意奚兄卓见!”
  不屑的笑了,厉绝铃道:“姓奚的,怎么不好种啦?也不怕你们曹大老板回去刮你胡子么?这可不大光彩呀,居然要求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帮会插手相助……”
  眼眉俱挑,奚仁坚冷森的道:“你激不动我,厉绝铃,我不会因为你这句话便白白给你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你的如意盘算敲错了!”
  一扬头,厉绝铃淡淡的道:“在我来说,对你们这种死不要脸的做法并不感到意外,你们原就是这类下三滥的材料;反正,随你们怎么个打法全差不多,车轮战与群殴战哪一样来得更高明!”
  奚仁坚狞厉的道:“随你说吧,姓厉的,我们只问能不能达成目的,我们不管什么手段,只要摆平了你,任何方式我们全不去计较!”
  厉绝铃道:“所以,我对付你们也便要不计较手段了——大家全豁上干,也叫有来有往!”
  那边,娄子硕紧张的叫:“奚兄,小心这家伙,他可歹毒得紧呢!”
  奚仁坚傲然道:“我们也不是善士,娄掌门!”
  厉绝铃狠狠的道:“快不要在那里装他娘的人熊了,姓奚的,你们扛着那块‘黑楼’的腐朽招牌在外头吃酸喝辣,横行霸道,其实拆穿了半文鸟钱不值,你们除了巧取豪夺,以众欺寡,你们还有个屁的本事?”
  奚仁坚厉烈的道:“你以为你又有什么大不了?”
  重重一哼,厉绝铃道:“老子不靠人多取胜,不找帮手,不捻股子不找后台,就凭单刀匹马在道上闯,闯到如今依然是我,谁也动不了我半根毫毛,这就是我比你们这群垃圾高明之处!”
  按说,厉绝铃这一番极具侮辱性的言词,乃是这位“黑楼”高手所断断忍受不了的,但是奇怪的是奚仁坚却竟硬生生忍住了!
  他的黝黑面孔很明显的扭曲了一下,呼吸也顿时粗重起来,但他却没有即时动手,一双巨目却宛似泛出了血光:“厉绝铃,你会后悔的,你永远不知道你这番狂言会为你带来如何惨痛的后果!”
  厉绝铃冷森的道:“干下这一遭,即算与‘黑楼’结定梁子了,梁子既已结下,姓奚的,便顾不得后果,没什么好斟酌的了……”
  神色是凶暴又残忍的,他接着道:“我奇怪,你们还在等什么?”
  一抹阴毒诡异的表情掠过奚仁坚的双瞳,他阴恻恻的道:“你已迫不及待了么?”
  厉绝铃斜眼看着他,轻蔑的道:“姓奚的,我是迫不及待了——我非常惊异于你的涵养,你原不该有这样的涵养的,嗯,莫不是你们有所期待?”
  奚仁坚冷木的一笑:“你的聪明过份了!”
  迅速转动念头,厉绝铃捉摸着对方为何迟迟不肯动手的原因,他知道,奚仁坚先前之所以命令“千里一瞬”包朝锦出面与他拼斗,主要是想确实获悉他本人所具有的功力火候如何,显然奚仁坚业已得到答案了,但这答案却是令奚仁坚惊愕忧虑的,所以他才不惜纡尊降贵,以“黑楼”的威名做担待出言请求“丹冠门”合作——“丹冠门”利害相连,已经答允与他们合作联手了,可是,奚仁坚却仍在拖延些什么呢?
  突然,厉绝铃想起了一件事——莫非奚仁坚在等待他“黑楼”的夥伴?记得白莲萍曾经说过,“黑楼”这次对他的追捕,乃是出动了颇多人手的,“天”、“玄”两组的二十名硬把子全部派遣出来了,他们分成五组,每组四人相互搭配,很可能,另外一组,或一组以上的“黑楼”好手便也在附近,若是如此,奚仁坚早自娄子硕口中得悉厉绝铃将要来此的消息,那么,他们从昨晚到现在应有充裕的时间去通知他们亦正在附近搜寻的人手前来会合——如果真有“黑楼”的另一组“猎杀手”在附近的话!
  思虑及此,厉绝铃不禁有些心里发毛了,他非常清楚“黑楼”所拥有的巨大力量,他更明白对方形成那种力量的若干特性——那是因为他们具备有许多邪异的人才,有雄厚的财富,再用阴险毒辣的手段和毫无道德观念的思想去操纵这种特性,使其汇成了一股汹涌浩大的洪流,这股洪流无疑是荼毒人间的,是龌龊又卑劣的,但是,它却是一股实质的可怕的力量。
  厉绝铃同时也知道自己本身所能发挥的牵扯力有多大——他不怕和任何一个“黑楼”的好手单挑独斗,亦不含糊他们所能使用的任何诡谋,但是,他可以在“黑楼”力量分散的时候与其抗拮,却断然无法面对面的应付整个“黑楼”那种雷霆万钧的优势!他只是一个人,就算是一个超人吧,亦总有其精竭力疲的极限啊!
  打定了主意,厉绝铃不再犹豫了,他不能叫对方如了心愿,不能叫敌人聚齐了力量再来活坑他,如今,他唯一的方法也就是最正确的方法,先动手,先搏杀,先求胜,各个击破,分批残灭,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活下去,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在与“黑楼”的艰苦对抗中不被对方掩覆!
  这时——。
  奚仁坚还在不落痕迹的往下拖宕着,他故意沉吟道:“厉绝铃,是黑道上的同行,以你这样强横粗暴又愚蠢痴傻的人物,我还真是少见,你以一己之力,居然就狂妄到要想与整个‘黑楼’的威望挑战,甚至还自认有求胜之望,说起来,岂非一桩天大的笑话?我怀疑你是不是心里也真的这样以为……”
  厉绝铃漠然的望着对方,漠然的道:“你说的废话太多了,奚仁坚,在这样的场合,你不觉得有点太过无聊么?胜负是手底下分的,霸道是强者占的,你们这群王八兔子贼,光凭了一张鸟口便想压下人家一头?光想扛着‘黑楼’的招牌便待扬威耀武?我去你每个人他娘的,厉大爷从小就不吃这一套!”
  冷峻的一笑,奚仁坚道:“直到如今,怕你不吃也得吃了!”
  “呸”的吐了一口唾沫,厉绝铃道:“那就拿出功夫来呀,站在那里装老熊算是什么英雄好汉?——”
  “汉”字不轻不重的,带着几分讥诮意味的自他唇缝中溜出,而就像是人们的眼眩花了一样,厉绝铃头上戴着的那顶竹笠竟“呼”的在他左手猝挥之下飞快闪向右边,竹笠旋射如电,只见一团青光倏映,“圣猿”杜广才怪嚎着扑地躲避,却已在“嚓”的一声血光暴涌中被削起了一大块红颤颤的肩肉,约莫有半斤沉!
  和头上青竹笠的飞出是一个动作,厉绝铃身形猛向奚仁坚扑去,“生死桥”翻掠,赤皮刀鞘已立击“泼风棍”徐昆,徐昆慌忙跃闪中,厉绝铃的刀刃已在向奚仁坚电挥一百九十刀后,偏斜一侧,几乎连看也没看清他的刀路子是怎么个走法,站在徐昆身边尚未转过脑筋的那位“丹冠门”香主业已被兜胸捅穿出七步之外!
  奚仁坚面色紫红,神情狞厉,一个翻滚之下右手中的一柄尺半短蛇矛已精光刺目的飞刺厉绝铃,同时口中大喝:“并肩子上!”
  第一个冲过来的是徐昆,他狂舞着他的那根生铁棍,棍长八尺,粗若鸭蛋,挥抖成一轮轮的棍山风柱,搂头盖顶便罩向了厉绝铃。
  厉绝铃移动的快法简直匪夷所思,他一下便站出五步,凌空跳跃,“生死桥”蓦地从右手到左手,一蓬刀芒逼退了大出意外的奚仁坚,这时“擒龙手”彭少山刚好扑来,厉绝铃的左手刀在闪电般的一挥之后贴肘臂滚到他的肩头,他霍然回身与彭少山连对十七掌,彭少山的“擒龙大九式”方才疾速展至第七式,厉绝铃已咬刀在口,猛扑急攻,八十二掌分成八十二个不同的角度有如一朵莲花往外翻叠,挟以“韦陀力”强浑的罡劲,能将人挤扁了!
  肥大的彭少山刚由他的“擒龙大九式”第七手“乘风驭龙”转到第八手“排云搏龙”,这片层叠又绵密的掌影已经将他扣住,他立觉口鼻皆窒,招术难以展开,更感到一股宛若怒涛巨浪般的力道由四面八方向他挤涌而来——突然的惊惧令他心胆俱裂,脱口嚎叫:“掌门救我——。”
  不错,娄子硕已来了,只是在厉绝铃身后三步,奚仁坚,徐昆也正拼命往上拢截,但是,高手相搏,一粟千里,就这丁点的空隙,他再也救不了彭少山,在厉绝铃掌影包围下的彭少山,只在惊恐欲绝的盲目抵挡敌人那眩目迷神的连翩掌势,却不料厉绝铃在身形的斜旋中,以衔在口中之刀猛的划过了彭少山的咽喉。
  一溜鲜赤的、红艳的血水溅向一边,彭少山的喉咙被割划开一条与头项平齐的裂口,气管与食道便在翻卷的皮肉白脂中往外插伸,像两条颤动的血虫,这位有“擒龙手”之称的“丹冠门”坛主甚至连一声呻吟也未发出,仰头翻倒,立即气绝。
  没有正视一眼彭少山中刀的情形,因为厉绝铃知道自己这一刀斩上之后必定会是一种什么结果,他脚步倏错,避开了自身后砸来的十一棍,于是尘土飞扬中,闪电一百刀串成一排刀影劈向双臂抡翻的娄子硕,娄子硕慌忙的后撤,那一排刀影已倏而罩向奚仁坚!
  “畜生!”
  奚仁坚怒骂着,短蛇矛被闪成一片寒光硬迎上来,于是震耳的金铁撞击声响起,两人同时跃退,“泼风棍”徐昆又疯了一样,挥棍横扫厉绝铃腰际。
  跃闪中的厉绝铃面色僵冷,毫无表情,他猝然凌空滚截,在回转四射的光华中,猛地一芒暴伸,当头一刀将徐昆旋得横着飞出——左胸口上破开了一个拳大的血窟窿,腑脏立溢体外!
  “嗷……”
  徐昆痛苦的惨嗥着,弃棍掩胸,在地下连连翻了几滚。
  ……随即寂然……
  是的,这就是厉绝铃“六杀刀法”中的第三式——“投世”。
  就在这一刹那的变化里,娄子硕掠身急进,运起他独门的“铁臂功”,又狠又快又准的自十六个方向挥出十六臂,铁杵般的长臂带着“呼”、“呼”风声猛砸厉绝铃。
  全身微蹲,厉绝铃双目冷酷嘴唇紧闭,他的“生死桥”“刷”的一声舞成一个蓝汪汪、灿闪闪的全弧,于是,娄子硕大吼着狼狈退下。
  宛如来自九虚的寒虹,斜刺里一抹冷电,当头插下,正好接着厉绝铃那一个全弧的刀圈收敛的瞬息。
  姿势不动,厉绝铃眸瞳定凝,“嗡”的一刀挥去,“当……”
  声颤震交击,扑来的那人尖啸着站起,业已虎口崩裂——是“冷面一尊”奚仁坚。
  仿佛是两抹淡淡的鬼影,从厉绝铃的身后掩了上来,一刀逼退奚仁坚的厉绝铃甫始觉得手腔酸麻,却已查觉这又起的危险,他借着身形的反挫之力,猛然翻刀由肋侧倒飞,左右斩杀,那两条人影却立时分开,在他们分开的眨眼间,两蓬青灰灰的粉砂状物体已散扬空中。
  这两条人影,就是“黑楼”、“玄组”的“猎杀手”,“双幻影”章明、章光一对孪生兄弟。
  厉绝铃目光才一触及这两蓬青荧荧的粉砂状物体,倏然以刀拄地,藉刀旋飞,而就在刚刚身形射出的俄顷,扬散空中的青莹粉砂已蓦地极轻极轻响了一声:“哺”,接着便“霍”的一声燃烧起来,布成一面奇形怪状的青绿色火网,宛如一条扭动的火蛇一样卷罩到厉绝铃头顶。
  堪堪掠动的厉绝铃,但见眼前青绿色的焰舌扩散围罩,一片火毒的热力像千万朵衔连在一起的鬼火似的罩落,业已知道不妙。
  他不回头,不犹豫,身形仍然照原势掠飞,“生死桥”却旋风般挥舞绕回,刀光胜似一圈圈的碧波,一阵阵的狂飚,一条条纵横的流虹,就这样,漫空的青绿色火焰被搅动切割,化为零落分散“波”、“波”飘地,但是,厉绝铃拔升七丈,突破火网之后,肩腿上却也沾着了几点青焰。
  纷纷飘落地下的青绿色焰火依旧在“哺”、“哺”的燃烧,而沾在厉绝铃肩腿上的两处火焰也依旧在燃烧,厉绝铃清楚这东西,这是名叫“焚魂火”的一种歹毒玩意,是以青磷、硫磺为主要材料另以秘法制成的火器,这种东西见风便燃,只要有空气便不会熄灭,沾哪里就燃烧透到底,且蕴有奇毒,沾上人畜肌肤,非但可以烧得骨肉成灰,便是弄熄之后,其毒性也能随着伤处血液流入肺腑,令中毒者周身溃烂浮肿,黄水津津,五官变形,痛苦哀号而亡,那种阴毒,那种霸道,可以说再难找到几样相同的火器可以与之比拟了!
  这一刹里,厉绝铃业已感到肩腿处炙烫攻心,着火部位似在用锥子在剜,简直痛得像将肌肤全撕裂了,他悬空滚动,口中大骂:“给我记住,你这两个狗娘养的!”
  一边咒骂着,他的刀刃猝然回翻,“嚓”的一声,肩头着火之处的一大块皮肉已被削落,跟着又“嚓”的一声右大腿侧的另一处着火肌肉也被他自己削去。
  鲜血四溢中,掉在地下的两块人肉,火仍未熄,依旧在“吱”、“吱”有声的继续燃烧个不停,青烟袅袅,一股刺鼻的焦臭味迎风四扬。
  厉绝铃切割掉自己着火的肌肤,刀身尚未及拢回,娄子硕与奚仁坚二人已觑准了时机,从前后猝然扑至,来势之快,无与伦比。
  现在,厉绝铃人还没落地,业已被挟在两名武林高手的中间——他顿时成了这两个人倾力一击的焦点。
  短柄蛇矛的光辉耀着眩目的寒芒猝吞猝吐,仿佛舌信伸缩又快又急的暴戳过来,娄子硕的坚硬双臂也在一片声中从后抡落,但是,厉绝铃没有躲闪,亦没有避让,他反而飞快暴迎向前,同时身形竭力往右挪开——
  蓦然,锋利的蛇矛贴着他左肋的皮肤穿过,“吱”的一声扯破了他的衣裳,厉绝铃的左掌并拢狠插,猛的插进了奚仁坚的肚腹之中,他的“生死桥”却在一抹蓝光中往后猝挑——刀刃挑起,破空之声方才锐响,娄子硕的“铁臂功”刚刚沾上他的背脊,业已“括”的一下被他开了膛:“哇……嗷……”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三章 人心难测
下一篇:第五章 龙浮浅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