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妙手拔须
 
2019-07-28 17:50:20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摇摇头,赵仲山又感慨的道:“厉兄,你那把刀,简直玩出神来了,握在你手中,只那么随便一支一竖,便像山挺岳峙,浑然一体,无懈可击……一旦使动,却又千变万化,神鬼莫测;玩刀能玩到你这样的火候,恐怕已至止境了……”
  厉绝铃笑道:“你这不是把我夸成仙啦?”
  赵仲山正色道:“厉兄,我言自由衷。”
  这时,池恭插进来道:“我的赵老弟,咱们是越谈越投缘,越拉越近了,由仇人变成了朋友,这个结局就好像落难公子后花园与千金小姐私订终身,又中了状元回来迎娶心上人一样,先苦后甜,够美满了,可是,唯一不美满的是我还有二十来名手下被你摆在那里动弹不得,就像二十几个活死人一样,你总能发发慈悲,救救他们吧!这些天来,他们的家属所流的涕泪几能装满几个大水缸哩!”
  赵仲山立刻道:“当然,我是义不容辞的。”
  厉绝铃问道:“赵朋友,你把池兄的手下摆弄成了那种动弹不得仿若中风瘫痪似的模样,用的是什么手法?”
  赵仲山干笑道:“说来幼稚,‘错筋手’与‘结脉指’的混合运用而已,其实不用医治也会在一月之后渐次康复,只是身受者要多遭点罪而已……”
  深思的点点头,厉绝铃道:“你能将‘错筋手’与‘结脉指’糅合使用,伤人于一刹之间,这份能耐,也是够得上灵巧了!”
  赵仲山道:“班门弄斧,贻笑方家。”
  厉绝铃平静的道:“不要客气,换了我们,不一定有你玩得这么俐落,武技千门百类,错杂繁复,武术之道浩瀚如海,谁也不敢说门门通!”
  申昌玉道:“这是真话,所以练家子就传下了两句格言鼓励我们了——不怕千招会,只要一手熟。”
  吃吃一笑,厉绝铃道:“扯远啦,池兄还急着要赵朋友替他的人治伤哩。”
  池恭忙道:“不急,不急,反正我们赵老弟一时半会也走不了。”
  挪动了一下身体,赵仲山不由疼得咬牙微喘道:“看样子,可真一时半会走不了——稍稍一动,整个背后就像要裂开一样,似是把脊骨直通肺腑里了……”
  若有所思,厉绝铃道:“干脆,赵朋友,你在这里养伤吧。”
  接着,他问申昌玉:“你看怎么样?”
  申昌玉笑道:“我正好有这个意思,胖子你呢?”
  池恭颔首道:“没有问题,如果赵老弟一时没地方去,我也欢迎在我这里屈就一阵子,帮我个忙,有了他这把好手,我就一切放心了!”
  赵仲山异常感激的道:“多谢各位盛意——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内心的铭感才好……各位对我太宽厚太宽厚了……”
  池恭眯着眼道:“别客气,赵老弟,我把我这两家买卖的‘总稽查’之职委托你,只不知……你干不干?”
  赵仲山嗓音有些沙哑:“承蒙重待,但,池兄,我却受之有愧。”
  “嗳”的一声,池恭大声道:“不用这么婆婆妈妈的,有道是英雄不打不相识,识英雄才重英雄;我知道这个鸟蛋的‘总稽查’之职太委屈你,但这却是我所能给你的最好的位子,好在你主要是帮我的忙,也不会在乎是什么职务,平时我大都在城外,大小事体全请你代劳了;我说赵老弟,本来么,我这点买卖是留不住你的,好比小庙供不了大菩萨,不过目前你的情况不同,横竖暂且无处好去,这里对你现下的情形也合适,怎么样?我看你就屈就吧,当然,你愿意什么时候离开我也绝不羁住你!”
  双颊的肌肉不住牵动,赵仲山的眼眶中竟然已泛现了泪光:“池兄……如此厚待于我,我已不知说什么好……我这真是因祸得福了!”
  用力一搓手,池恭大笑道:“好啦,我们就这么说妥了!”
  赵仲山几乎是以他全部的挚诚微颤着道:“谢谢……谢谢……谢谢……”
  一挥手,池恭吆喝着:“来人呀,把赵老弟抬到后头的客房里养息,再派两个人专门侍候着,一面通知那些日前受了伤的混蛋们,告诉他们马上就可以获得医治了!”
  于是,苟家兄弟立即指挥一干手下忙碌起来,有的过来抬着赵仲山往后走,有的匆匆奔出传报喜讯,这一忙一乱,便把方才的紧张气氛冲除一空了。申昌玉满意的道:“皆大欢喜,可不是?”
  厉绝铃低喟的道:“多少年没逢着这么完美的结局了。”
  池恭得意洋洋的道:“二位,我这个决定,还高明吧?”
  厉绝铃笑笑,没有说话,哼了哼,申昌玉道:“别往自家脸上贴金,若依得你,早已将赵仲山砍了头啦,怎会有眼前的美满法?”
  池恭急道:“我只是一时气恼呀,其实我也做得蛮漂亮,这样的安排还能说我没有义气,不够味道么?”
  嗤之以鼻,申昌玉道:“那不过是人家给你留的路,你只不过顺着路朝前走罢了,有个屁的眼光!”
  搔搔后脑,池恭打着哈哈:“好,算我狗屁,算我昏庸,行了吧?”
  望着业已入黑的天色,申昌玉摸摸肚子道:“喂,姓池的,帮你又拼命又出力的,搞到这等时分我哥俩犹饿着肚皮,你这是待客之道么?”
  池恭又猛的一拍自己脑门:“糊涂糊涂,罪过罪过,我真是叫这档子事搞昏了头了,居然忘记这已是到了晚膳的时分啦!”
  池恭一回头,大吼道:“苟老二哪,你这个楞头青,什么时候啦?还不快去交待厨下办一点上好酒席出来招待二位贵客?任什么事都要老子费心吗?调教你这许多年,一点长进也没有,怎么得了啊?”
  正在忙着指挥收拾善后的苟伟,闻言之下,立即连声回应,一面朝前走,边笑道:“不急,当家的,咱们前头就开的是馆子,一切现成,交待下去马上就能把酒席整治出来!”
  望着苟伟奔出的背影,池恭吼道:“交待下去你可也得交待呀,还用得着我来吩咐?他奶奶长这么大,就是生了一张巧嘴!”
  申昌玉笑道:“胖子,你黑店不开多年了,一副嘴脸摆出来却仍然似当年卖人肉包子时的不堪亲近!”
  尴尬的咧咧嘴,池恭道:“我的申老祖宗,你就喜好揭我的疮疤。”
  望了厉绝铃一眼,他又干笑道:“厉兄可别相信老申说的那一套,我呢,黑店是开过,人肉包子却没卖,那是以前江湖上的古老传说。其实,开黑店的并不都卖人肉包子,就好像执刑的刽子手,也不一定个个横眉竖目一样,我又不是水浒传里的孙二娘,哪会来那些邪门儿?”
  厉绝铃笑道:“我明白。”
  叹了口气,池恭又道:“说到我以前的黑店行当,也是叫老申给搞垮弄散了的;那个时候,做的生意是说不出口,见不得人,但却比现下的人手足,力量大,千不该万不该一棒子敲到老申的手下头上,演成了一场倒金山,所以说,老申搞垮了我的买卖,今天我出了岔子他就脱不开手,非得帮我不行!”
  申昌玉失笑道:“你这老小子居然会歪缠活赖,你说说,我这是不是为你好?等于替你正了名,修了身,拖你出苦海孽山!”
  池恭嘿嘿一笑:“不管你怎么说,我是赖定了你,我今天这点老根,你再怎么也得帮我维持下来!”
  申昌玉道:“好了好了,我也没有袖手旁观,是不是?胖子,别再唠叨个没完啦,准备进屋去填祭五脏庙吧。”
  肥壮的门板身材一偏,池恭一伸手:“请,二位先请。”
  笑了笑,申昌玉道:“绝铃,我们进去吧。”
  厉绝铃与申昌玉移步先行,池恭跟在后头道:“等一歇,我可得先敬厉老兄十大杯,今天厉老兄帮了我这个大忙,还不知怎么个谢法呢。”
  厉绝铃忙道:“池兄别客气,这样说就见外了。”
  抢上一步,池恭笑道:“好,我便不多说了,但十大杯你必得喝,这表示我一点小小的敬意,我——”
  他才说到这里,回廊那边一声叫嚷,两条人影匆匆忙忙的如飞奔来,前头的是方才出去的苟老二苟伟,苟伟后面则紧紧跟着一个身穿宝蓝福寿团字衫,胖墩墩的中年人,那位形似生意店掌柜的仁兄尚未到,已经仓仓惶惶的叫了起来:“当家的哪,不好喽,我那里又出纰漏啦!”
  有些心惊肉跳的站定脚步,池恭又惊又气又恼怒的咆哮:“又怎么啦?你看看你那副有如丧家之犬的狼狈相,真是丢他娘的人!别瞎嚷嚷,给老子清楚点说话,唉,不成气候,半点风浪也经不得啊……”
  厉绝铃同申昌玉也回身站住了,他们静静的等待着那中年人开口述说事情经过。这位仁兄约莫是太急太慌了,只一个劲的喘着粗气,抹着额头的汗水,老半天尚放不出一个屁来……。
  池恭的心里又是忐忑,又是焦虑,又是急迫,他暴辣的吼道:“你倒是说话呀,光喘你娘的哪一门子?‘适味楼’那边又出了什么事啦?叫天火烧了?还是房子被震塌了?你他奶奶的!”
  胖墩墩的仁兄越发面青唇白,索索抖个不停,他的汗水淌得更急,太阳穴上也鼓起青筋,结结巴巴的,他挣扎着道:“回禀……当家的……我我……我那里的后凉阁上,叫人‘出千’了……几个档面上,不到一个时……时辰……便输掉了七千多两银子……。”
  怔愕是怔愕,但池恭的一颗心却好歹定了下来,只是赌场里输了钱,总比再度发生像赵仲山这样的情形要好,固然这类的枝节,在他们这个行当里也是大忌,但和赵仲山所惹的麻烦一掂量,却要轻松多了。“呸”了一声,池恭沉下脸叱喝:“没出息的东西,就这么桩事就哧得你魂飞魄散啦!吃我们这行饭便免不了出这些麻烦,有什么好慌张的?”
  频频抹汗,这位仁兄嗫嚅着道:“当家的……那厮……那厮来意不善啊……”
  池恭翻着眼皮子道:“什么来意不善?我们开的是赌档,走进来的人哪一个也想捞两文再走出去,当然来意不善,善了他们还来么?”
  胖墩墩的中年人急了,他忙道:“业已输出去七八千两现银啦,当家的,那人还赖着不走呐,看情形,是有意要榨干我们,出我们的丑啊……”
  重重一哼,池恭怒道:“杨大财,你他娘是‘适味楼’的总管,在这行门径里你滚进滚出也有二十来年了,阅历经验不可谓不丰,这点小事也应付不了,还急毛窜火的跑来找我,你不觉得丢你娘的人么?”
  “快回去处理一下,照规矩办事就行,叫苟老二陪你去看看,我这里事忙,有贵客得招呼,没有工夫去理这些闲篇——奶奶的,你该知道我们刚刚才算解决了一件大麻烦,如今连口气尚未喘过来呢,你却又来惹我动起肝火!”
  那杨大财急得连连搓手,哭丧着脸道:“若是我应付得了,当家的,我又怎敢来惊动你老人家,我们业已照规矩办啦,请了那人出来,说好说歹打了过门,可恨那臭娘们丝毫不搭理,柴老九他们几个一时气不过动了粗,却也叫那女混混打了个满地爬,我这一慌,才只好来求当家的作主啊,当家的,还是请你老亲自过去看看吧——”微微一楞,池恭道:“什,什么?那家伙是个女的?还动上了手?”
  一个劲点头,杨大财道:“可不是么?非但是个女的,还邪得紧呢,看样子,她的江湖门槛相当精滑,更具有一身好本事,柴老九他们五六个牛高马大的粗汉居然叫她只使一双手捣得东滚西爬,丢足了颜面,尤其她那一手赌技,高明无比,每注必赢,每赢必多,我们软的硬的全用上了,也搬不动她……当家的,我看她是存心来和我们过不去,非叫我们现眼不可,除了歇档关门,只怕她就将我们的本钱全刮净啦……”
  池恭这一下真动了肝火,他大叫道:“竟有这样的事?奶奶的,那臭婊子是吃了狼心豹胆啦?居然做手脚做到老子头上来?老子连关东鼎鼎大名的‘翼虎’赵仲山也能制伏,岂还在乎她一个身穿两件的贱妇?呸!”
  后面,申昌玉走了上来,轻拍池恭的肩膀:“不要毛躁,先把事情问清楚了再说。”
  池恭喘着粗气道:“娘的皮,一波方平,一波又起,真他娘流年不利;纰漏不出则已,一出起来就好像没有个完啦,你看看,这不是存心要来气死我么?他奶奶的!”
  申昌玉阴沉着脸,问杨大财道:“那个女人有多大年纪?”
  “二十郎当岁,最多不超过三十,生像很标致,不胖不瘦,不高不矮,尤其一双眼睛,水汪汪,俏盈盈的,媚得紧,一身皮肉是又白又嫩,似是一把能捏得出水来,她那……。”
  吼的一声打断了杨大财的描述,池恭咆哮着:“晕你娘的头了,你!又不是做媒牵线,又不是叫堂子里的姑娘来睡觉,你他娘啰哩啰嗦说这些废话干吗?真是混帐混到了家!”
  杨大财白脸一红,急忙噤口,又窘又迫的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申昌玉平静的道:“她没有透露什么足资证明她身份来历的口风吧?”
  摇摇头,杨大财道:“没有,那娘们口齿伶俐,言谈更十分尖刻火辣,说起话来相当刻毒,几个人讲不过她一个。”
  这时,厉绝铃忍不住问道:“有什么特征没有?”
  突然想起了什么,杨大财忙道:“有,有,我记起来了,她有一边的面颊上贴着一大块膏药,另外,脖颈上也涂了些红红紫紫的像是药水一样的颜色,人看上去是美,却叫这些玩意儿搞得有点扎眼,似是多少破坏了点情调……”
  池恭板着脸道:“这么重要的事,你不先说,却光顾着去描画那贱人长相,杨大财,我看你是糊涂了!”
  沉吟着,厉绝铃道:“这又不知是哪一路的牛鬼蛇神?”
  申昌玉摇摇头,沉吟道:“女人出来跑江湖的,近些年来像是多了不少,有的还有个耳闻,有的就摸不清来路了……”
  厉绝铃道:“不过,听这位杨兄说,那婆娘似乎相当老练精滑,尤其精于赌技,这就不会是初出道的雏儿啦!”
  申昌玉同意道:“是的,我也这样琢磨。”
  侧过头,厉绝铃又问道:“杨兄,那女人赌假钱,出老千,可被你们看出了破绽没有?”
  苦着脸,杨大财道:“就是看不出破绽,找不到她的毛病,这才越发奈何不了人家,她的理占得足哩,振振有词,口若悬河,却是又刁又损,顶得我们半天吭不出一句话来,唉。”
  厉绝铃思索着道:“哦,她的手法倒蛮灵巧……”
  顿了顿,他又问:“那么,依你观察,她最精的是哪一门?”
  杨大财懊丧的道:“可以说是门门皆精,无论是押宝、单双、掷骰子、牌九,哪一种赌她都是赢,大把大把的银子猛往里搂,我们派在那里做庄的弟兄几乎连眼泪都要输出来了,大伙围持四周,只有干瞪眼干着急的份,半点法子也没有……”
  厉绝铃皱着眉道:“竟有这么个邪法?”
  拭着汗,抖着腮帮子,杨大财焦急惶燥的道:“当家的,各位老爷子,请快点想个办法去应付一下吧,再拖下去,恐怕我们就输得更多了,就这一耽搁,那母老虎黑心肝业已不知道又赢了多少银子啦,唉,我这厢急得心似油煎,请行行好,帮帮忙,皇天啊……”
  池恭一瞪眼:“不用你来多嘴,难道我还不晓得该怎么做?”
  厉绝铃笑笑道:“也罢,我们顺便过去看看。”
  干笑一声,池恭不好意思的道:“这点小事,又要麻烦二位,实在是——”申昌玉一挥手,道:“别来这一套,走吧。”
  几个人匆匆往“甘怡轩”门外走,池恭一面歉然道:“二位老兄便勉为其难,好歹包涵则个,等回来之后再开怀畅饮,相信这件事很快就会办妥……”
  申昌玉笑道:“吃你一顿可真不容易,胖子,光是操的这份心,卖的这把力,已经叫做得不偿失了!”
  池恭打着哈哈:“包涵包涵,老申,咱们自家人嘛,你不委屈委屈,又叫谁来委屈呢?还有厉老兄也是一样,老申的好伙伴便是我的好伙伴,大家不分彼此,同舟共济……”
  走下台阶,申昌玉仰着脸道:“胖子,这些日来,你练就了一张巧嘴,我看你饭馆赌档全不用开了,干脆改行说书吧!”
  池恭笑道:“老申啊,饭馆赌档不开没关系,我只好带着我这一百多口近两百的手下到你那里嚼壳啦!”
  申昌玉笑道:“这也吃不垮我。”
  “适味楼”座落在“洪口埠”最热闹的街道上,两栋楼房打通合成一栋,高大而宽敞,布置也很华丽,相当够气派,此际甫始入夜,灯火明亮,行人熙来攘往,一片繁嚣,“适味楼”更是生意鼎盛,座无虚席,隔着老远,便听到一阵阵喧杂的猜拳行令声及笑闹腾嚷声,更有那股子酒菜香味扑鼻而来,闻着嗅着,就不吞口水也忍不住吞上两口了。
  原来就肚子饿了,一见到这光景,申昌玉更觉得饥肠辘辘,他叹了口气道:“有这样的事么?在菜馆酒楼之前硬饿着肚子,而这菜馆酒楼犹是自己开的买卖!”
  厉绝铃笑道:“别说,越说我便越觉饥火如焚。”
  池恭忙道:“罪过罪过,二位,要不要先来点什么玩意点心!”
  申昌玉摇头道:“算了,我要就一次吃饱,叫我一顿饭分成好几次吃我不习惯。”
  厉绝铃也道:“先办事吧,现在吃了,待会就吃不下啦。”
  “适味楼”前面这两栋合而为一的楼房是菜馆,门面摆在前头,房的后边另有一栋较小的阁楼,夏天称为“凉阁”,冬天叫做“暖阁”,那里,才是开设赌局的地方,楼上楼下分成好几个档面,各种赌具皆全,赌的人很多,通宵达旦,热闹非凡,其喧杂之处,较之外头的酒楼犹有过之。
  望着这楼上楼下明亮的灯光与拥挤转动的人影,耳闻那一片叱喝又喧叫笑骂之声,厉绝铃不由笑道:“人的天性中少不了一个贪字,因为贪就想容易的获得平时不容易获得的一些东西,于是,有人便创造了赌,这是个邪恶的陷阱,刻毒的诱惑,无底的坑,许多人就葬在里头了——身家、名节、以及性命!”
  “表面看去,赌的人有赢有输,实则没有人会赢,这些进进出出的人只是怀着一个空洞的梦而已,输的人,梦碎了;赢的人,另有了一个新梦,而迟早,这新梦也会破灭的。总之,赌这玩意,不是好事。”
  池恭干笑道:“其实,也有赢的……”
  摇摇头,厉绝铃道:“没有赢家,输到脱底只是迟早的问题,赢的人只有这掘坑的人——也就是开赌档的老板,池兄,干这一行的朋友有个最基本的折算项目,六进四出,再怎么玩,赌档老板也有赚头,除非是——遇上了像今晚上的那个高手!”
  池恭呐呐的道:“厉老兄,听你这样一说,你非但经验老到,更且内行得紧,莫不成你以前也搞过这等买卖?”
  厉绝铃道:“我没搞过,但我并不否认这一行中的窍门也多少知道一点,池兄,开赌场,是黑道里的生意经之一,历史悠久,传流远长,这也养活了一大群苦哈哈,唯一要谨慎的,就是不要吃得太狠,刮得太绝,宅心仁厚一点,看清对象,适可而止,这样,买卖才能做得长远……”
  申昌玉正色道:“胖子,你听着了,这些话全是经验之谈,肺腑之言,拿银子也买不到的善谏,道上跑久了,风霜经饱了,也才熬出这么点教训来!”
  池恭叹了口气,道:“我知道……”
  他们站在阁楼下,苟伟以及另几名大汉肃立于旁,这里是个周置盆景的大天井,杨大财早已上楼探风声去了,这时,又见杨大财匆匆下来,后头尚跟着一个又瘦又干,活脱皱皮老瓜似的猥琐人物,两个人全是满头大汗,气急败坏。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四十章 惺惺相惜
下一篇:第四十二章 江湖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