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断刃 正文

第四十二章 江湖儿女
 
2019-07-28 17:50:58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杨大财慌忙来到天井一隅,嗓眼里带着哭腔:“完了……当家的,这一下可真叫人当‘寿头’摆弄了,就这一会,那婊子又独吃了九千两银子,摇宝的兄弟连换了三名,牌九推庄的也换下来五个,却仍是输个不停,上头护场的老赵业已快发疯,抱台脚的弟兄全都围了上去,但在场子里谁也不敢乱动,稍一骚乱,今晚的生意就全砸不说,往后也难做了……”
  那形容干瘪的仁兄也沙哑的道:“禀当家的,那婆娘的门路极高,掷骰子由我亲自下场,却连输了十一把,骰子是我们的,道具也是我们的,她搞不了鬼,但却偏偏出鬼了,我用尽了功夫也看不出她是在耍什么把戏,今晚可真栽啦……”
  杨大财又心忧如焚的道:“当家的,我看非得马上动手不可了,否则整个赌档盘给她也不够输的,那婆娘也叫精,自被我们请出来又回去之后,便轮番到楼上四个台面去赌,其他的客人见她手风顺,也全眼红了跟着下注,有人围着她,我们连言语也拿不进去,方才经老赵暗里向些熟客递了点子,才有大部份的客人怕出事离开了,却仍有些想跟着发横财的瘪三生客不肯走,还在那里跟着打转,趁火打劫,不过人数已经很少,只有六七个,当家的,我看咱们干脆上去硬擒住那女混混暗里干掉,要不然,早晚会叫她拔了我们老根……”
  额上绽起了青筋,池恭咬牙道:“我操他大舅,这婊子居然这等狠法?这是在赶尽杀绝呀,她可真是半点情面不留了!”
  苟伟在旁也怒冲冲的道:“当家的,我们上去先放倒她捆起来再说……”
  杨大财迫不及待道:“这就去吧,事不宜迟——”眼冒凶光,池恭恶狠狠的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老子非给那婆娘颜色看看不可!”
  接着,他急忙向申昌玉与厉绝铃道:“两位,我们开始行动吧?”
  申昌玉淡淡的道:“别这么紧张,她跑不了的。”
  杨大财焦急的道:“大当家,那婆娘赢的全是银票,不是银两,她又是高来高去的人物,若是叫她一旦看出情形不妙,揣了银票就走,那些银票又全是十足兑现认票不认人的,到了那时,喊天天也不应了……”
  吃吃一笑,厉绝铃道:“犯不上担心,杨兄,就算她轻滑得一丝不挂,我也给你打包票——她绝对跑不了,否则,你唯我是问!”
  池恭忙道:“那么咱们这就上去吧?赶早不赶晚,他娘的,一万六七千两银子哇,叫她带跑了,就不是玩笑的喽……”
  耸耸肩,厉绝铃道:“好吧,我们上去。”
  一回头,池恭向那又干又瘪的仁兄道:“老瘪瓜,你别上去了,掷骰子你行,动粗你却只有捱打的份,好生待在下头听消息吧!”
  那“老瘪瓜”呵着腰道:“是,大当家。”
  于是,一行七八人,由杨大财领头带路,不顺门进,却转向阁楼后的一条便梯走了上去,楼顶是一扇窄门,杨大财轻轻一敲,立即便有人自内启开,他们才一进门,立即已感染了里面那种紧张窒闷的气氛——
  这是整层楼的一间大厅房,分成四个部份摆设着长条木桌、方桌、厚席,以及加绷着牛皮面的圆桌,上面有的是骰子、有的是牌九、有的是押宝的皮盒等等赌具,现在,整间大厅的其他部份都是空荡的,只有掷骰子的那张宽厚的草席四周围满了人——但却十分寂静。
  一个女人背身而坐,她的身边左右挤着六七个财迷心窍的赌客,对面便是赌场的“头手”——主持掷骰子的人。
  大厅四周,二十多名彪形汉子环峙把守,个个形色不善,虎视眈眈,目标全放在那背对着的女人身上;他们的衣衫之下全都有物隆起,显然都带着家伙,准备随时动手“开片”。
  那女人的面前早已堆满了一叠叠的银票,一把把的金叶子以及一堆堆的银块,但是,她却好像一点也不满足,仍然全神贯注的在下注豪赌着,似乎非要把庄家赢得精光净尽才称心;她的形态非常沉着稳定,聚精会神的在与庄家互掷骰子比着点数大小,好像丝毫也没发觉周遭情势的险恶,更好像丝毫也没感受到气氛的沉闷压窒一样,只是一心一意的在赌、赌、赌……
  在她两边的六七位赌客,当然早已看出情况的不妙来了,但他们实在舍不得走,实在叫那些金子银子勾住了魂,因此,个个虽是提心吊胆,却也硬着头皮留下来想跟着这位女福星沾沾光多捞两文,那女子押什么,他们便立即争先恐后的跟着下注。
  赌场的“头手”是个头皮刮得青亮油光的大块头,也不知是天气太热室中太闷还是心里发慌,他满头满脸的大汗,袒露着一条多毛的右臂,脚前把上衣扎了个大结,气吁吁、汗涔涔的在和那女人对赌着!
  厉绝铃、申昌玉、池恭他们几个露面之后,一个虎背熊腰的红脸大汉立即悄悄走近,他恭谨的施礼,压着嗓门道:“当家的,就是背对着这边的那个婆娘!”
  杨大财在一边咬着牙道:“这一阵又输了多少?”
  红脸大汉未语先叹:“一千二百两……”
  眼皮子下的肌肉跳了几下,杨大财喃喃的道:“看样子是存心要榨干我们……”
  池恭目光如火的注视着那女人的背影,阴沉的道:“老赵,铁头阿青上去也不行么?”
  老赵的红脸泛涩,他苦苦的道:“连‘老瘪瓜’都不是对手,阿青就更不用说了,他上去丢了四把骰子,便净输了四把……”
  池恭吸了口气,道:“这贱妇……她用的是什么邪法子?居然连一干老手都玩不过她?”
  正说到这里,那边,已传来一阵强行抑止着的、高兴地骚动:“一、二、三,六点,小呀!”
  “又赢了,这位姑娘又赢了……”
  “真灵啊,押小是小,押大是大……”
  只见铁头阿青的脸色也和他的头皮一样泛青了,面前的一叠厚银票,又在他颤抖的手里推了过去——到了那女人的面前,眼看着,铁头阿青的本钱越来越少,女人的底子也越来越厚了,堆沙搬泥吧,也没有这等快法!
  自大瓷碗里,阿青又一把将三颗骰子抓起投入一只小皮筒里,紧一阵慢一阵的握在手中熟练的摇晃着,边嘶哑的叫:“下注,押啦……”
  于是,那女人凝视着铁头阿青挥动的手臂与小皮筒上下的摆动,只听到一阵阵骰子在皮筒中的轻急的滚动声——“噗噜”、“噗噜”、“噗噜”……
  铁头阿青尽量变换手法,卖力的摇动着皮筒,终于,他一咬牙,双眼猛瞪,手一挥,“碰唧”一声将皮筒倒扣在大瓷碗的碗底!
  女人沉默了一会,突然吃吃笑道:“小!”
  铁头阿青扭曲着脸,汗水自眉往下淌,他狠狠的道:“又押小?”
  咯咯一笑,那女人又骚又媚的道:“我的哥,你们莫非另有规矩不准连续押小?”
  两边,那六七个赌客又是争先恐后,又是怯缩缩的各自将自己的本钿跟着也押在“小”上。
  铁头阿青双目似在冒火,他含混不清的骂了一句,猛然抬起皮筒大吼:“大啦,大、大、大、大……”
  “大”字像水里的波纹,飘散在空气中,一圈一圈的漾开,又一圈一圈的消失,最后弱袅袅的连点回音也没有了,铁头阿青两眼似要突出眼眶,僵了一样瞪着瓷碗,半张着嘴,脸如死灰,就宛如见了鬼一样……
  咭咭笑了,那女人道:“嗯,看清楚了,我的哥,四、五、幺,十点刚刚凑好那么一个‘小’,多一点也不成哪,你又输啦……”
  缓缓吁了口气,铁头阿青喃喃的,茫然的道:“输了?又输了?一个劲小?有鬼,这里面有鬼了……”
  那女人伸出右手,食指轻轻勾了两勾:“赔注呀,这一遭我押的是一千两,他们的你另算;喂,你干吗?发的什么楞?迟早也得给,肉疼吗?”
  铁头阿青如梦初醒,他猛的一机伶,两眼血红,全身肌肉紧绷,咬牙握拳,他大吼道:“你是老千,你他娘的在这里面做了手脚,你搞鬼,你骗人——”慢条斯理的抚了抚髻发,那女人神闲气平的道:“赌输赌赢不赌赖,输几个钱没有关系,可别把招牌也输了,朋友,赌场是你们开的,赌具也是你们自备,我押的多推的少,试问何处‘出千’?如何动其‘手脚’?”
  “这里各位朋友也亲眼所见,我在哪里搞过鬼了?你们先前着人请我出去,软哄硬逼,我不吃这一套,现在又想当面耍赖么?朋友,稳着点,别输红了眼,姑奶奶既敢来赌,就不会含糊你们这几手小把戏!”
  铁头阿青狂吼一声,口沫四溅的叱道:“老子和你拼了——”
  喊叫声中,他摸着中间的厚席便一头撞了过来,那女人“咭”一笑,出手如电,结结实实的一个大巴掌拍在阿青头顶,一家伙便打了他一个四仰八叉,怪叫如泣,他的头皮上,立时浮凸起五条清清楚楚的指痕!
  于是,一干的赌客惊呼着四散奔逃,围立周遭的二十多名大汉也纷纷怒叱,寒光闪耀中兵刃出鞘,一涌向前!
  场面乱了!那女人不慌不忙,袅袅娜娜的站起转身,这一转身,嗯——
  她不是别个,“小如意”何星莹!
  池恭、老赵、苟伟、以及他们身边的三四名大汉,立刻一阵风似的卷了过去,池恭气涌如山的暴喝:“好婊子,看你还有什么手段——”何星莹冷冷一哼,双手倏翻,每只手上已各挟着四枚青芒泛闪的“青铜如意”!
  于是——带着一丝森森的寒意与调侃的笑意,厉绝铃踏上几步,缓缓道:“小如意,真个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左颊上贴着一块手掌大小的膏药,颈项处靠近下颔的部位又涂了紫红色药包,形容俏里带煞,正待施展雌威的“小如意”何星莹,闻声之下不由一怔,一怔之后她的表情立时变得又惊又喜又兴奋,迅速放回了挟在她手指缝的“青铜如意”,这位方才还刁泼蛮横得无以复加的女光棍,竟然那么规规矩矩又轻轻柔柔的在那里向厉绝铃敛衽为礼,漾起满脸的甜笑:“好厉爷,可叫我找着你了,只是我却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这个场合找着你呢,申大当家——”
  不待她说完,申昌玉已闪身向前,静静的道:“我也在。”
  像是十分欣慰的抚着胸口笑了,何星莹道:“太巧了,两位都在,也省了我再长途跋涉寻找的工夫……”
  厉绝铃微带疑惑的道:“你在找我们?”
  点点头,何星莹道:“一路追一路找,如果路上遇不着,追不上两位,我就只好赶到‘中条山’区去了,说真的,我可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两位碰面呢!”
  申昌玉低沉的道:“有事吗?”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梭溜,何星莹浅笑道:“走,我们另找个地方谈话,这里可不是久留之所呢——。”
  咆哮声出自池恭喉底,他跨步一拦大吼道:“走?他奶奶的往哪里走?出老千诈骗了我们大把的银子,又打伤了我们的人,就这么便宜让你走了?”
  上下打量着池恭,何星莹冷笑道:“你这么横里朝外一长,再放几句狗屁不如的浑话,就当能唬住你家姑奶奶?这个架势姑奶奶可是见多了,不算什么!”
  池恭咬牙道:“娘的,你又算什么东西?耍赖使狠玩到爷爷头顶上来,你可叫瞎了那双桃花眼!”
  微微偏头,何星莹轻蔑的道:“想怎么样?说吧,你!”
  池恭大喝:“老子要活活吊死你这又骚又刁的烂污货!”
  何星莹咯咯笑道:“就凭你呀?我说,八戒哥,你省省吧!”
  “鬼头刀”一横,苟伟厉叱:“贱人,你对我们当家的说话嘴巴放干净点!”
  眼角一挑,何星莹道:“小兔崽子,哪里风凉你哪里去,姑奶奶在和你家老大搭腔,哪有你个雀上毛不全的生嫩小子插嘴的地方?”
  何星莹的言辞既尖刻又泼辣,荤素齐上,五味俱全,把个苟伟顶得面红耳赤,张口结舌了半天反不上一句话来!池恭跺脚大叫:“狗操的,这婊子好他娘的一张臭嘴,真正比起那窑子里的老鸨说起话来还荤腥,看老子不给她塞进满嘴的大粪去——。”
  护场头子老赵昂然请命道:“当家的,我上去收拾她!”
  何星莹眉挑眼笑:“来呀,大狗熊,姑奶奶等得心慌呢,咱们玩玩,也好给厉爷同申爷看着开开心,博个哈哈一笑!”
  池恭气得眼睁如铃,回头怪嚷:“老申,厉老兄,我们上了!”
  闻言之下,何星莹不禁微微一怔,她急道:“厉爷,申爷,这八戒哥认识二位?”
  厉绝铃点点头,申昌玉闲闲道:“非但认识,而且交情浓厚,其实我们到这里来,就是帮着他来对付你的——当然,我们起先不知道,在这里乱场子的人就是你!”
  狂笑如雷,池恭道:“小婊子,你以为你认得申老大、厉老兄二位,又向他们巴结过招呼过他们就会站着不管啦?你完全错喽,错到南天门去啦,任你跪下向他二位叩头,他们也一样要活剥了你这吃烂饭赌假钱不开眼界的臭娘们!”
  何星莹冷清的道:“别想得太美,八戒哥!”
  池恭大吼:“你还敢叫老子‘八戒哥’?”
  厉绝铃轻轻扯了扯申昌玉衣角,于是,申昌玉上前几步,和缓的道:“大家都不外,先别吵嚷,解决问题的方法很多,武力并不是最适当的一种,都抑止一下火气,好好商量一下,行不?”
  池恭急道:“老申,这娘们和你是什么交情?你他娘怎的话语里泛了‘瘟’啦?和她有什么好商量的?摆平下来才是唯一解决此事的法子!”
  当然,厉绝铃的神情,申昌玉的言语,全透着是有意在圆转此事,也就是替何星莹找阶下台,以便双方都不会“坐蜡”,何星莹久走江湖,精灵慧黠且玲珑透剔,这个事情她怎会看不出来?
  于是,咭咭的笑,她道:“八戒哥,你别叫申爷为难啦,我今夜所赢的钱,一文不要,通通退还给你们,另奉送五百两银子作为那几位受伤兄弟的一点汤伤药钱,这里,我再赔个礼,道个歉,成不?”
  何星莹的态度突然作了一个截然相反的转变,倒不由令池恭及他的手下人大大的发了楞,一边楞,一边迷惑,想不透为什么申昌玉才一发言语,这位泼悍倔强的女混混便完全换了一个样,并且甘心承允如此幅度的让步?
  他们当然不知道——不知道何星莹的一条命便是在厉绝铃与申昌玉二人刀斧之下留出来的。一个人当被人饶过命,只要他有点良知,还有什么事儿会不通融退让的呢?池恭“咯”的咽了一口唾液,呐呐的道:“呃,你,你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何星莹亲自回到厚席之前,蹲下,将所有银票、金叶子、碎银块用自己一条大手巾包起来,双手奉到池恭面前:“真的呐,我诚心诚意奉还所有自贵处赢得的钱;这是我今晚所赢的实数——一万八仟九百两银子,差不多全是银票,另外,我的一张五百两银票也在其中,作为对那几个小弟兄的一点小意思……”
  人家是这么个大方法,态度又转变得如此恳切与和煦,一时之间,倒令池恭有些慌了手脚,失去了主见,不知应该怎么办才好;人家高供在眼皮子底下的那只沉重布包,便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了……。
  申昌玉赞许的瞧着何星莹微笑点头,心想:“嗯,这‘小如意’可真是个识情知趣、心窍灵巧的活水人物,一点就透,手法也就落槛极了……”
  一边暗里称许,他一面过去拍拍池恭肩膀:“胖子,别客气了,僵持了这么久,搞得‘马仰翻天’,为的不就是这个么?收下吧,等会再细商过节。”
  胖脸一红,池恭朝旁边的手下叱道:“接下了。”
  于是,苟伟慌忙走前一步,也用双手接了过来。尴尬的打了个哈哈,池恭道:“呃,这个,真是有点……呃,有点冒昧,姑娘大度,我呢,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何星莹巧笑道:“别客气,当家的。”
  突然,池恭一拍自己脑门子:“糊涂,我真糊涂——姑娘的五百两银子怎么好受得?另外,照行中规矩,也不用尽退赢资呀,这样吧,姑娘,请你留下五仟两银子,就当是我们的一点敬意,也算是姑娘辛苦一晚的酬劳,好歹腥腥手,意思意思……”
  何星莹目光如波流盼,笑嘻嘻的道:“不用了,若要分是非曲直呢,我也不对,上赌档捞横财,有个‘三摊落地,转身离’的规矩,再贪也只等到开场子的打了‘过门’之后便该走路,不作兴我这样吃人,所以,我这里赔补。”
  申昌玉笑问道:“为什么在这里,你就不按规矩来了呢?”
  何星莹有些淡淡的赧然道:“这里对我是个生地方,也没听说有什么难缠的人物护场子,而我又好久没上阵狠捞了,因此,我才横了心——。”
  笑笑,申昌玉道:“横了心要连胖子的骨肉血筋一起吞了!”
  何星莹眨眨眼,道:“却没想到正好把二位爷引出来了——幸亏我们有过交道,换了别个,今晚就吃不了兜着走啦!”
  池恭又殷勤的道:“呃,何姑娘,你还是收下五仟两银子吧,这样我们也较安心。”
  何星莹忙道:“谢谢,我心领了,应该全数奉回的,好在我还不急着用,而且别的地方也尽多这种场合,只要我一进去,便可以稳着捞了。”
  一个坚持要给,一个又拒不肯受,推来让去,和方才为了这些银子要拼命的那种情况又自别有一番味道;现在,好像银子全像石头,不值半文,谁要了都会嫌累赘似的……
  厉绝铃开口道:“这样吧,我来做个仲裁;何星莹最好多少收下点,意思意思,也叫池兄安心,数目呢,也不用这么多,池兄拿出二仟两来,也算是慰劳何星莹半夜辛苦,也算是表示前怨冰释的诚意,如何?”
  申昌玉立即道:“好极了,我完全赞成。”
  池恭犹豫着道:“这个……”
  何星莹也不好意思的谦让:“太难为情了吧?”
  申昌玉正色道:“谁再推拒,就是矫情了!”
  于是,池恭与何星莹只好不再多说什么,两仟两银票,由池恭手里交到了何星莹手里,两人相视而笑,皆大欢喜。
  厉绝铃肚子里咕噜噜一响,他在那里揉了揉,道:“怎么样?打道回府吧?我这里,业已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申昌玉苦笑道:“有志一同焉。”
  连忙打躬作揖,池恭道:“怠慢怠慢,恕罪恕罪,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疏忽,走走,我们这就回‘甘怡轩’去——。”
  手里紧紧攥着装满银钱布包的杨大财这时红光满面,像换了一个人似的走了上来耸肩谄笑:“当家的,何必回‘甘怡轩’?‘适味楼’还不是一样开的是菜馆?就在前面摆起一桌岂不又快又方便?”
  池恭点头:“不错,我倒忘了,除了赌档,前面也是有吃有喝的——老申,厉老兄,二位意下如何?”
  申昌玉摇头道:“还是回‘甘怡轩’吧,那里清静点,我们好说话。”
  杨大财巴结道:“大当家,这里也有雅室啊……”
  微微一笑,申昌玉道:“别担心,老杨,下次来我再吃你一顿!”
  呵呵一笑,杨大财宠幸非常的哈腰道:“欢迎欢迎,无任翘盼之至——。”
  嘴里“嗤”了两声,池恭道:“瞧瞧这副德性,好像这买卖是他的,其实吃来吃去,还不全是吃我池某一个人的家当?”
  杨大财眉开眼笑的道:“可是到‘适味楼’来,吃大当家的,情却是承我的呢……”
  池恭笑骂:“你他奶奶端会‘慷他人之慨’,操你的!”
  厉绝铃催促道:“走吧?”
  悄悄的,何星莹拉了厉绝铃一把:“厉爷,我还有极重要的事对你讲——。”
  厉绝铃道:“你一起去。”

相关热词搜索:断刃

上一篇:第四十一章 妙手拔须
下一篇:第四十三章 以德报怨